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六十九节 诅咒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搭档,你想杀掉所有这些人吗?”高手问道。

    “当然不是,”虽然对于现在的陆五而言,这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这不是难度的问题,而是自身道德下限的问题。作为在地球上出生成长,三观比较正常的年轻人,陆五并没有邪恶到这个地步。“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了这件东西,就算是荒野求生过一个月,也是很值得的。而且,它也许能带回地球。”

    “搭档,这玩意确实可以带回地球,但是我提醒你,不值得。”

    “为什么?”如果它能带回地球,陆五觉得别说荒野求生一个月,一年都值。直接从凡人变超人了啊。如果不是这个力量太惊悚了一点,陆五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改行当运动员。这都跑出音速来了,什么奥运金牌不都跟玩一样?

    “我说它不值得,是因为它里面封存的魔力都快耗尽了。”高手说道。“也许就只能用两三个小时了也说不定……就算长一点,也有限的很。”

    “啊……”陆五恋恋不舍的看了手上的戒指一眼。

    “魔力这玩意,只能由术士自身产生啊。就算通过种种技术把魔力汇集、凝练并且交给非术士的普通人使用,那终究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会消耗掉的。所以说我们的那个徽章是非同凡响的宝物,而这枚戒指么……虽然也有价值,但就差远啦。”

    原来如此啊。陆五现在明白了。

    “不过,搭档,据我所知,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种类型此类物品。”高手突然说道。“这种戒指,是在打造的时候就融入相应的魔法,等到里面蕴含的魔力耗尽,它也就没有任何价值了,也就是说是一次性的,但确实有另外一种是‘可充电式’的哦。”

    “有什么区别吗?”陆五觉得完全没意义。也许琥珀可以帮忙,但是陆五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个徽章正是琥珀制造,用于让自己回到故乡的东西。也就是说,等到回去之后,就到了和琥珀说分别的时候了吧。

    如果说只能充一次、两次的话,那就没太大的意思了。

    “呃,如果得到那种戒指的话,我们可以把邪魅的核心放进去。”高手说道。“它在缓慢的释放魔力,可以用它‘充电’哦。”

    “可是怎么才能拿到那种戒指呢?”陆五问。刚才高手的话让他短暂的兴奋了一下,然后立刻就被现实的问题压倒了:怎么看此类东西都不可能是流通的大路货。以陆五现在的身份,能得到的东西得是大白菜档次才行,就算不是大白菜,也不能超过西兰花。

    “那个,搭档,只要你在这个世界呆下去,迟早会有这个机会吧!”高手的口气并不确定。

    “总之接下去二十多天内……是不可能的吧?”陆五叹了口气。

    高手沉默了,这个沉默本身就是最好的回答。

    算了,在这个世界,几条命都不够混啊。陆五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至少暂时,他还不需要考虑这些。

    放下其他人不管,转而走向增长天的身体。前面说过,陆五塞到增长天身体的炸弹效果非常好,直接把他的脖子和脑袋炸离了身体。照理说这样子肯定是死定了,但是不得不说,这个怪物别看已经身首分家这么长时间,但是巨大的残骸依然时不时的发出一阵颤动,充分说明他破碎的身躯里面还残留着最后一丝生命的火花。

    陆五走向怪兽的脖子和身体(这两者飞到了边上一个角落里),然后居然发现他还活着。

    呃,其实用“活着”来形容此时的增长天是不合适的,只能说他还没有死透罢了。

    巨兽的脑袋躺在地上,当陆五把他翻过来,面孔朝天的时候,他发现增长天的眼睛里满是泪水。

    这样的怪物,也会哭吗?

    “你……”增长天突然开口,让陆五都吓了一跳。没想到都到这份上了,这家伙居然还能说话?原本他觉得不必管等着增长天自己慢慢死透就行了,看这架势,还必须补刀。

    当然了,这种状态下的增长天已经没有任何威胁。虽然他依然还有一张满口獠牙的嘴巴,但除非陆五自己作死,把身体某部分塞进对方嘴里,否则增长天什么都干不了。

    “……原来如此,你身上有术士的味道。”增长天看着陆五,缓缓说道。“我居然……现在才发现……”

    “术士?”陆五认为增长天的意思应该指的是琥珀,因为陆五来到这个世界后,好像没遇到过哪怕一个术士。

    “原来如此……异域之人……你是被术士弄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吧?那些可恨的术士……”

    “我是自己来的。”陆五如此回答。当然,从某个方面来说增长天说的没错。没有琥珀制造的那个穿越的徽章,陆五可没办法出现在这里。

    “哈哈……你只是**控而不自知……”增长天笑着,但是眼睛里眼泪更多了。“诅咒那些该死的术士,他们以玩弄别人的命运为乐……”

    “你……在后悔吗?”

    “废话,我看上去像是无怨无悔吗?我被抛弃了……”增长天咬牙切齿,但是却是那种绝望之中的愤怒,夹杂着难言的悔恨。“我现在才明白真相。术士们先是欺骗了我,然后背叛了我,他们说他们修改了我的命运……但是,终究一切都是镜花水月。他们欺骗了我!你呢,”他的目光看着陆五。“异域之人,那个和你在一起,并且让你来到这个世界的术士,是不是也许下了什么动听的承诺?但是我向你保证,那些都是谎言!他们……卑劣而残忍,以玩弄凡人为乐……”

    鲜血从增长天的嘴角留下,估计,这也是增长天最后能流出来的血液了吧。

    “那个……你到底说什么?”陆五有些奇怪,照理说增长天不应该仇恨杀死他的自己吗?但是这样子,他好像完全不在乎陆五做的事情。他在痛恨和诅咒的是另外一些东西。

    “你知道我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吗?”增长天看着陆五。

    “你不是说,是自己自愿改变成这样的吗?”陆五想起之前增长天自己说的话。

    “自愿?对,就像我从前把货物丢进海里一样,那也是自愿的。因为我的船遇到了风浪,为了减轻重量,我不得不把它们丢进水里,免得让船只倾覆。船上都是最好的货物,全部是我亲手,或者是我的亲口命令下丢到海里去了。虽然这是自愿,我承认,但是这种自愿里,我能有选择的余地吗?!”

    他用尖锐的口吻说道。“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参加那该诅咒的实验,要么就是死刑。于是我‘自愿’的变成了这个样子。”

    “……”陆五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然后,就在我开始实验之前,”增长天继续说道。“一个术士找上了我。他告诉我,他可以修改我的命运,原本我只有几万分之一的可能不变成那种没有智商的怪物,也就是你嘴里的‘硬皮怪’,但是如果得到他的帮助,我就肯定能摆脱这种命运。但是代价就是,我得私下里为术士们效劳……他们向我保证,我可以不被发觉……”

    增长天笑起来,“但是他们低估了凯查哥亚特殿下的力量……他早就知道我的秘密。现在我明白了……从一开始,凯查哥亚特就知道一切。我根本就是他们彼此斗争的棋子……被玩弄,被欺骗,被侮辱,现在又被杀死的可怜虫……”

    陆五觉得脑子变大,好像这涉及很多高层次的秘密啊!脑补一下,是不是可以变成一本政治斗争的小说了呢?不过话说回来,虽然陆五是真心实意想要增长天死,但是出于一个地球人的道德水准,他觉得自己可以在对方临死之际当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好好听听对方临死之前想说点什么。地球人哪怕是生死大敌,只要对方将死,也是乐意听听他的遗言的。

    “之前过的那个……好像是你的同伴?”

    “同伴?她可不会这么想!你以为今天那个家伙为什么会特地过来?她是来亲眼看到我死的!所以她确定我死之后,就离开了。”

    “可这和术士们有什么关系?”

    “凯查哥亚特一开始就知道我的秘密……术士们也知道他知道。所以我的命运一开始就被注定了。术士们也想除掉已经没用的我……哈哈,我还以为术士们会自己拿刀子上。看起来这不符合他们的美学,利用命运之力来干扰和控制凡人,他们认为这才是优雅!哈哈……哈哈……呃……咳咳……”

    增长天猛的一口气没接上来,剧烈的咳嗽起来。简直无法想象就剩下一个脑袋和脖子了,他还能咳嗽。

    “看来我这一次是死定了……”增长天的目光迷离了一下,但是随即盯着陆五。“不过,你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叫陆五是吧?我现在给你一个预言,好好听着,我不知那个术士对你说了什么话,但是我保证那些话统统都不可信!哪怕那个术士看起来像一朵风中的小白花,那也只是他伪装的一部分罢了!千万不要以为你一路走来都是你自己的决定或者命运的注定,从你接触那个术士开始,你的命运就操纵在他的手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