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七十节 背后的阴影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这是一片满是鲜花的山谷。

    这个季节,原本不应该有鲜花。但是这里由于特定地形,加上温泉的缘故,导致这里的温度比外面高上了好多。原本不应该出现的鲜花此时都在绽放。

    男人迈动着蹒跚的步伐,挣扎向前。但是他的体力已经耗尽,曾经灵活自如的双足此时沉重的宛如铅块一样。其实何止是双足,就连身体,现在都迟钝得像是在海水里泡了上千年锈铁。

    他的脚磕到了一块石头,这让他的身体立刻失去平衡,向前扑倒。

    一朵鲜花就在他的鼻子,他能嗅到了一股混杂着血腥气味的馥郁芬芳,这是死亡的味道。

    他用力翻过身,正如他所猜测的,敌人已经在身后了。对方手里很无聊的玩弄着一把通用步枪。那是凡人军队中最常见的武器。在一对一的情况下,这种武器对于术士而言,和一把削水果的小刀一样无害。也就是说,只要你没有傻到啥也不干站在原地让对方为所欲为的话,或者是措手不及遭到突袭,这武器根本伤不了术士。

    当然,如果这种武器在另外一个术士手里,那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他挣扎着聚集起残余的魔力,红黑色的能量从他手上浮现,交织成一个隐约的图案。但是他疲惫也太虚弱,魔法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影响另外一位术士。在他的魔法能够造成任何效果之前,对方就挥了挥手,就像风吹走灰尘一样,把他的魔法消弭于无形。

    然后,对方举起了枪。

    就算是术士,就算是魔法,其力量也是有极限的。事实上,如果没有魔法守护,术士和普通人没有任何不同。枪同样也能打死。

    “为……为什么……”他挣扎着问道。不应该的,虽然他犯下大错,但是,哪怕是同病相怜的立场,他也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他应该可以逃走,他会隐藏起术士的身份,在普通人中间隐姓埋名多年,直到有一天他确认自己犯下的错误被人遗忘,或者至少不会像此刻一样触目惊心的时候再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

    所谓的追捕,可以当场格杀勿论等等,都应该是,也只应该是官方的台词。他不应该受到这种不死不休的追击,并最终落到这个结果。

    “为什么?”对方也很疲惫,但是脸上却露出一种无法形容的笑容。“因为世界改变了。过去杀不杀逃犯是看个人心情,现在么……不杀你对不起我自己!”

    他脸上露出无法形容的神情,然后想起了那个传言。

    一阵轻微而密集的枪声,夹杂着一声垂死的惨叫。几分钟后,山谷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欣喜的大笑。

    “果然是真的!真的会这样啊!”

    ……

    魅魔坐在两丛灌木中间,一边从身上清理金属的碎片,一边远远的看着山脚下人们的行动。

    说起来,人还真多。大概有上百号人了吧。不过这也没办法。人手不够的话,估计是不可能把那些穿着沉重的外骨骼装甲的家伙从山洞里搬出来的。比如眼下,没有五六个人是拖不动沉重的外骨骼装甲的。

    之前的爆炸真的是个出乎意料之外的的事情,给她造成了相当严重的伤害。直到现在,插在她身体之上的各种金属碎片都还没有被清理干净。

    特别是脸上,在她的脸颊之上,几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金属块嵌在那里。要说它们居然没伤到眼睛真的是她的运气。

    那个身影出现了。那个在武器上安装了陷阱,导致她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家伙!

    魅魔身体没有任何动作,但是她线状的瞳孔迅速扩大。只有这几乎难以察觉的细节才让人明白她此刻的心情。她回头看了看那只曾经握枪的手,此时虽然已经痊愈,但疼痛依旧在。

    这个家伙,居然给她设置了这么一个陷阱,而她居然也真的如同一个愚蠢的小傻瓜一样,轻而易举的上了当。

    她的手伸到自己肩膀的位置,从那里恨恨的拔下了一块边缘不规则,但既锋利又尖锐的金属碎片。如果是正常人类的话,估计鲜血会如泉水一样喷出来的吧,但是她的伤口只流出很少而且稀薄的血液。不会比一个削苹果却划到自己手指的伤口流出的血更多。

    而且就算是那种程度的流血,也在几秒钟时间就停了。

    大部分碎片已经清理干净了。对方肯定没料到她居然没走远,也许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偷袭机会?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突然之间,缈不可测的遥远虚空之外,某个意识忽有触动。接着,她感受到了一股力量从冥冥中降临。

    魅魔微微一怔,随即垂首静心,也将自身的精神彻底开放,任由那个意志进入她的思维之中。然后她听见了那位伟大存在的声音。

    其实也不能说声音,只能说对方把一段意识直接注入她的脑海之中。这种交流方式其实效率是远远超过语言的,因为语言可以被扭曲,可以被误解,但是这种精神上的沟通能够最清晰,最完整的传达信息。

    “原来如此吗?”魅魔看着远方的身影,发出一声用意不明的笑。

    ……

    上校在半路上就已经恢复意识了。

    大概是因为那个戒指的缘故,上校是所有人之中,受到影响最小的那一个。到了营地,也就是小镇上的时候,上校已经基本能够行动自如了。当然,其他人受到的影响要大得多,那些穿着外骨骼装甲的士兵绝大部分都昏迷不醒,少数醒过来,却处于极度虚弱状态,动弹不得,甚至连配合别人脱掉外骨骼装甲的能力都没有。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一次上校还是赢了。一辆有轮子的车装回了这次战斗的胜利证明:那就是增长天连着脖子的脑袋。

    必须要说,这件战利品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整个营地的人,不管是平民还是士兵,都蜂拥而出来看。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红衣和陆五“挪用”车辆的事情居然没有人追问,就这么顺顺利利的了结,没引起任何多余的麻烦。

    天黑下来的时候,陆五已经舒舒服服的躺在了自己的帐篷里。说句实话,他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全身放松躺在帐篷里。

    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很狭小很简朴的帐篷,但是所谓物由心生,只要心情放松了,平静了,那么不管什么东西其实斗能找到优点。就连帐篷上那些斑点(不知道是污迹还是染色不均匀造成的),都让陆五联想起了地球上旅馆地毯的花纹。

    当然,轻松只是一小会,他的心情又变沉重起来。因为他想起了增长天临死之前的话。

    虽然说感觉上那只是增长天临死充满怨恨的诅咒,但是不能否认的是,那番话让陆五很在意。

    确实,琥珀向他介绍魔法的时候,说过魔法可以影响人类的命运和灵魂——他们认识最初,事实上琥珀尚未事实上来到地球,她就能施展和命运相关的法术。虽然那是很简单,只能称为“观测运气”的能力,但是确确实实是这方面的能力。

    等到她来到地球上,要说她对陆五做了什么……那也很正常的。

    不过陆五又觉得自己的这个担心显得太荒谬。如果说增长天还有作为“内奸”的作用,那么陆五有什么价值,值得琥珀对他使用魔法呢?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地球人罢了。没有任何特殊能力,也不具备什么特别的权力或者掌握着特殊的知识和秘密。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已经不是能力的问题,而是需求的问题——琥珀压根没有这方面的必要啊。

    就像以琥珀过去的能力,杀死陆五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陆五相信她绝不会这么做一样。

    “在吗?”帐篷外响起了红衣的声音。

    “进来。”陆五从沉思中惊觉过来,赶紧爬起来。

    借着外面的灯光,陆五看到红衣站在帐篷外面,手里似乎拿着一个什么东西,身后还跟着那只丑萌狗。

    陆五已经知道这不是狗,而是拥有类人智慧的生物。但是他没有在这方面多说一个字。陆五看得出来,红衣也有很多的秘密。至少他绝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老兵那么简单。但这对陆五来说是好事,如果不是红衣帮忙,今天估计增长天就会偷袭得手了吧。

    陆五不是好奇心过剩的人。或者说,此时此刻的陆五心里只想着回到地球,对于这个世界的一切并不是真的关心。

    “我就不进来了。”红衣的影子投在帐篷上,看上去宛如一个巨人。“我只是有事从这里路过,顺带提醒一下我们的约定。对了,我得到内部消息了,由于你——和我——因为帮助上校消灭敌人有功,所以得到了特别的嘉奖,允许在自身所在部队提升一级……也就是说,明天或者后天,嘉奖令一到,你就是中队长了。还有,两天后,难民就会开始撤退。”

    “约定……”陆五想起之前的约定。“但是,其实我……我其实并不是一个军人。”

    军人应该受够足够的军事训练,除了装备之类的硬件之外,还应该要荣誉、纪律等等思想方面的软件。如果没有后者,那就只是一个武装的平民。陆五知道如果这次撤退行动中如果遇到任何危险,他能做的事情其实很有限。事实上,陆五完全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看得起自己。但是陆五自己可是一点信心都没有。在这次保护平民撤退的过程中,哪怕遇到很小的危险,他也不能肯定自己能做出正确应对。

    “人力终究有限,哪怕高阶术士也是一样。我只要你尽你所能。”红衣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