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七十一节 旧相识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红衣走后,陆五闷闷的坐在帐篷里。

    “搭档,你是不是在担心?”高手突然说道。

    “嗯,是啊,虽然红衣这么相信我,但是实际上我……”陆五其实想说自己什么都不会,但是又觉得不好意思说出口。

    哎,这个世界一个人活着怎么这么不容易呢?要么是某个怪物要来杀你,要么就是别人把一个你毫无自信的重要任务委托给你。

    “啊,如果是安全的话,可以放心呢。”高手说道。“据我所推测,其实如果要安全的话,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跟着平民撤退呢。除了这个选择之外,不管我们留下来加入阻击部队,还是到野外当一个逃兵,估计都会很危险的。”

    “啊?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搭档,哪怕出自我们自身安全考虑,我们必须随着平民撤退。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不会遭到袭击。”

    “你怎么知道的?”陆五好奇的问道。

    “搭档,你就别问了,这事你就信我好啦!”高手说道。“而且,如果真的要防万一的话……可以把神能给我一块……不,不不,不必要,太浪费了。”

    陆五从随身口袋里拿出那叠宛如金色巧克力一样的神能结晶。不过话说回来,虽然高手说它非常珍贵,但是陆五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怎么使用它。也许可以拿出去换钱?但是理智和直觉都告诉他,这绝对是最糟糕的一种选择。

    “对了,高手,你要神能干什么?”陆五突然想起高手刚才的话。

    “我说了,我可以吃它。借助它的力量,我可以……呃,简单的说,我可以分析四周所有的能量……一时之间说不明白,总之你可以理解我有能够了解很大范围内的能量传输,并且破译其中的信息。”

    “什么意思?”陆五搞不明白。

    “就像我能够通过手机的无线信号链入中国移动的数据库一样,我也可以在这个世界里干同样的事情。虽然这里没有中国移动,但是通讯网络确实是存在的。不管哪个世界的智慧生物,只要文明发展到一定的高度,所有的智慧生物都会学会用能量变化的方式来远程传递信息,就如所有的智慧生物都将学会语言来彼此交流一样——唯一的区别只在于具体的方式。”

    陆五仔细的想了一下高手的话,还有这话背后蕴含的意义。

    “搭档,有兴趣在这个世界长期呆下去吗?”高手突然说道。“我的意思是,把这里当做第二个故乡,就像在地球上,一个人从中国移居到加拿大或者美国之类地方一样。”

    “啊,没有。”陆五立刻回答。

    “其实我们两个如果联手的话,可以在这个世界肯定有一番作为的。”高手用一种惋惜的口吻说道。

    “这是个术士主宰的世界吧?”陆五想起之前高手对他说的话。“我们能有什么作为?”

    “平衡之时到了啊,搭档。”高手说道。“晚上的时候,你也看到了吧。现在,双月各占半个夜空,两位至高存在的力量达到了一个平衡。这种情况下,术士们就会选择退出战斗……当然,不是说他们就不打战了,而是说他们交战的规模和频率都会大大降低。所以,接下去就是凡人崛起的时刻了。”

    “为什么会这样?”陆五还是不解。“双月平衡会有什么影响?”

    “我也不知道详情。但是好像是说双月处于平衡的时候,术士们诞生的几率会大大的降低。这个时候如果进行因为战斗而死很多人的话,伤亡就会没办法补充,甚至危及到种群的存亡的高度。这种情况下哪怕术士也是各有忌惮,不得不从主战场上退出。”

    “原来是这样啊。”

    “事实上,如果有机会,我在这个世界上有件事情要做。”

    “啊?”

    “在这个世界上,我可能有一件要做的事情。”高手说道。“不过其实也无所谓啦……算了,搭档,既然你铁了心要回去的,我们还是回去吧。”

    ……

    红衣倒是没有撒谎,因为他离开陆五的帐篷之后,并没有原路返回,而是走向营地的另外一边。

    在那边,是军队的营地。

    不是三个临时逐渐的大队那种名为军队,但是事实上和武装平民无异的军队,而是真正的军队。哪怕最临时补充的,最低级的新兵都要经过至少三个月训练。

    别的不用说,单单营地就完全不同。

    如果说新兵的营地可以用“杂乱无章”来形容的话,那么正规军队的营地则显得井井有条,而且戒备森严。除了巡逻队和哨兵之外,还安排了暗哨。如果不明底细的话,别说潜入营区,哪怕是接近都做不到。

    幸好红衣并不需要潜入营地,他只是来到营地外面一个空地。这里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了。

    那是一个穿着一身整齐军装的男人,此刻正背朝着红衣。如果陆五在这里,立刻就能认出这是上校,道尔上校。

    双月在两个人的脚下各自拉出两道影子,一道幽暗,一道朦胧。

    上校转过头,看着红衣。两个人的外貌和气质其实都很有特色,属于那种让人看了一眼之后就会留下深刻印象的类型。上校神情永远都是那么冰冷,灰色的眼睛宛如万年冰川一般。红衣则苦着一张脸,一副欠了三千万被人逼债的倒霉鬼。

    “你来了!”上校第一个开口说话。

    “是啊。”红衣笑了一下。“真没想到我们还能见面……还以这种方式见面。事实上,最让我意外的,是你还记得我。”

    “我永远不会忘记,”上校说道。“所以三天前,哪怕那只是我不经意的遥遥一瞥,我也立刻认出了你。”

    “非常荣幸。”红衣说道。“那么,上校阁下,可否为我解惑,将卑职约出来所为何事?”

    上校露出了一个毫无笑意的笑容,冰冷的双眼之中虽然没有敌意,但是也绝谈不上善意。

    “因为那一瞬间,哪怕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大名鼎鼎的红衣居然站在我的面前,穿着辉月阵营平凡小兵的服装,扛着一把通用步枪,孤身一人。而在数年之前,他还站在冥月阵营的顶峰,麾下有数百万大军追随。”

    “很高兴你没有第一时间就来确认你的疑问。”红衣说道。“因为现在的我已经走投无路,要是再被拆穿的话,也只能去死了。”

    “这不像你说的话,我记得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还是你的俘虏,生死存亡只在你一念之中。”

    “但是现在我们在一个阵营里,你是上校,我只是一个连军官都算不上的小队长。”红衣摊了摊手。“据说术士能够改变和控制命运,但是恐怕这种改动的程度已经超出了术士们的能力范围了。所以说,能不能看在当初我放你一马的份上,当做不认识我?桥归桥路归路。当然像现在这样也不错,我们可以在一个没其他人看见的地方叙叙旧,然后分手。就像向路边偶尔遇见的小商人买点饮料一样,银货两讫之后就自然而然地将彼此忘得一干二净。”

    “放我一马?我可忘记不了你害死了好几万个俘虏。我现在倒是很想问问,为什么当初你会放我走,然后屠杀了所有的俘虏。”

    “打败敌人的军队,那是因为那是我的职责这么要求我,放你走则是我的良知这么要求我。那不是我的错,”这一次,红衣的神色终于变了。“那是术士们的要求……他们要进行该死的人体实验,罪犯不够,他们就用俘虏来进行……我无法对抗术士们的要求。”红衣侧头深深的吸一口气,仿佛为了吐出积累在肺部的的沉闷空气一般。

    上校没有回答,只是把目光停留在红衣身上。

    “对不起。”一小会之后,红衣再一次把头转过来,如此说道。

    “你为什么在这里?”上校没有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迅速换了一个。“作为间谍吗?不,那不可能……倒不是说你做不到,而是像你这样的人作为间谍的话,那也未免太大材小用了。哪怕再愚蠢的术士们也不会这么浪费。”

    “我只是苟延残喘罢了。”红衣苦笑了一下,同时弯下腰,把自己的小狗抱起来。“只是发生了一些正常的事情,然后,冥月阵营就再也容不下我……就这么简单罢了。我本来应该已经死了,”他轻描淡写的说着,同时用手抚摸着怀里宠物的头,“可是,就像我说的,也许我的命运连高阶术士们也无法掌握。”

    两个人的目光正面相对。

    “既然现在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那么,至少我希望我还能做一点什么。所以,让我作为一个无名的,地方军队的小队长呆下去……这样至少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报答那些无私帮助了我的人。”

    “我不相信!”上校直接了当的回答。“平衡之时已经来临,术士们即将退到二线,接下去数十年,乃至于上百年,战争的主动权将转交到凡人的手里。这样的情况下,像你这样的人实在太危险了。不是我不愿意相信你,而是实在不敢相信,不能相信。”

    “那为什么还约我来一场私下谈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