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八十四节 逢凶化吉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上一次的穿越给陆五很深刻的印象,那就是来回的定点问题。

    穿越归来,照理说是回到出发点的。但是这个“出发点”怎么判断似乎有着独特的规则。

    上一次陆五是被塞进某个车子后离开的,但是他归来的时候,人却依然回到车子里。

    呃,这种感觉,颇有些“刻舟求剑”的味道。根据高手的说法,在用穿越的方式离开一个世界的时候,“世界”会因为人的离去而留下了一个“印记”。然后回来的时候就会回到印记所在的位置。

    说起来神神秘秘的,但是陆五听了半天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也许根本就没办法弄明白。总之,根据高手的逻辑,假如一个人穿越到了异界,然后又有机会回来的话,那么他到底回到什么地方是很难确定的。

    理由么,很简单:世界的是运动的。在地球位面,任何东西,包括地球本身,都是在宇宙中不停的运动。所谓“坐地日行八万里”指的就是这种情况。所以整体上来说,大致上总是返回出发点的附近,但是这个“附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那就谁也搞不清楚了。而且这方面还有一个影响因素,那就是时间越长,“附近”所包含的范围就越广大。

    这一次陆五离开的时候是在那栋房子里(具体点说是二楼一个房间,靠路边的窗口边上),但是现在,他四周看不到任何建筑,连废墟也没有。

    当然,这可能和夜色有关。这里不是城市,没有路灯。在没有光源的前提下,人类的视野是非常有限的。

    “这里……是什么地方?”

    “只能知道距离我们上一次离开的地方很近,其他的都无法确定。”高手回答。

    夜空中,能够听见虫子的鸣叫声。再加上那种沉闷得仿佛会滴出水来的空气,足以说服陆五这里处于地球的热带地区,或者具体点说,热带丛林地区。

    在视野可及的范围,几乎都是各种杂草树木。他现在应该是在一个树林里,只是他不知道这个树林到底是在什么位置。距离他离开的地方到底是一公里还是五十米。

    “只能等天亮了。”陆五轻声对自己说道。也许他应该把行李中的帐篷拿出来,就地搭起来,然后钻进去安安心心的睡一个晚上。

    如果是过去的陆五,也许真的会这么做,但是现在,有些东西已经不同了。

    不真正的经历生死挣扎的话,是感受不到生命的重要的。

    如果在这里休息的话,如果这里还是武装冲突(那不叫战争,那确实只能算武装冲突)的第一线,那肯定会第一时间吸引来双方的士兵。

    虽然说从理论上而言,不管是哪一方都不会刻意去攻击伤害游客。但是陆五却很清楚,这些士兵可不是pla,要说纪律什么的到底是什么水准只有天知道了。万一遇到溃兵什么的就更加麻烦了,要知道,溃兵之流和土匪强盗完全是一回事。

    “搭档,我们两个选择,等天亮,亦或者趁着天黑查看一下四周。”耳机里,高手建议。

    “查看一下四周。”陆五回答,他的话音刚落,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天旋地转。整个世界似乎都颠倒了过来。

    怎么了?大脑一时完全回不过神。过了好一阵时间,他才发现鼻子里充斥着泥土和青草的味道。

    “搭档!搭档!快……”

    耳边传来高手急切的呼唤声,但是,这声音听起来好遥远,远得就像隔着一个世界一样。以至于虽然你能听的清楚他的声音,但是你要花好长的时间才能理解他到底在说什么。

    “……快……把神能结晶拿出来……”

    ……

    黑夜的森林,寂静又嘈杂。

    说它寂静,是因为此时正值深夜,除了极少数夜行动物之外,几乎没什么东西在活动。而众所周知,在人类活动的范围内,这种夜行生物是极少的。

    说它嘈杂,是因为温暖潮湿的自然环境滋生了大量的虫子。现在,无数的虫子正在发出求偶的欢快鸣叫,给寂静森林添加了额外的声音。

    几个黑影在山林之中穿梭着。具体点说,是三个身影。

    一个身影在前头开路,另外两个则跟在后面,似乎是并肩而行。但是这两个身影贴的太紧,以至于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其中一个人正在搀扶着另外一个人。在地球的绝大地方,这是只有伤病员和走路不便的老人小孩才会享受到的待遇。

    当然,三个人都是成年男人,也明显不是步履蹒跚的老人。这一点从他们又急又快的脚步就能看得出来。

    再加上时不时的能够听见其中一人发出轻微的痛苦**。每个人都能察觉两个并肩的人中,其中有一个是伤病员。

    “呜……”

    “大哥,没事吧?”说话的人虽然带有浓厚的地方口音,但是确确实实是普通话。

    “没事……”话音未落,前面的人突然向下一沉,消失不见,同时发出的还有半声惊叫。紧接着是轱辘轱辘的翻滚声。

    “怎么了?!”

    “这里是个斜坡……”前方不远处响起了一阵有气无力的声音。“小心点。摔下去会很痛……呜……要绕路……”

    “那个,你没事吧?”

    “没事,我们还是加快脚步……”

    天色已经慢慢的放亮了。

    不知不觉中,人类的视野变得宽广起来。悬挂于天空的明月不知何时已经悄然退场,将天地让给了东方露出的那一抹鱼肚白。如果说银月高悬的时候,四周可见度为一,现在已经提升到至少是十。

    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查看后方。但是昏暗中后面似乎非常安静,应该是没有追兵。

    “逃……逃出去了吗?”领头的那个男人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好像没有追过来?”虽然他使用的也是汉语,但是口音里却有着一种明显的生硬味道。

    “休息一下吧。”有人提议道。

    黎明的曙光穿透丛林,照亮了三个逃亡者的面孔。

    领头的那个人身材高大,有着白色皮肤和金色头发,一眼就能看出是西方人。他的胸口挂着一个照相机,看上去一副记者模样。另外两个人则是典型的东方人,而且皮肤黝黑,其中一个年纪较长,另外一个则年纪轻轻。如果细看两个人的相貌的话,能够看出有两三分相似,这说明彼此有一定的血缘关系。

    三个人都穿着迷彩服。不过说是迷彩服,但是迷彩服之间也是有着很大区别的。西方记者身上的衣服一看就属于那种第一次穿戴的“精制品”,业余爱好者的装备,甚至很多褶皱都还没理顺的那一种。而他的行动举止和这衣服也是完全不相称,差不多在向所有人宣告“我是第一次穿迷彩服”。而另外两个人的迷彩服则是旧的,其实也不能说旧,但是种种细节说明,这是他们穿惯了的衣服。

    那个年长的东方人身上裹着绷带。说不清楚伤在哪里,但是肯定是伤员无疑。

    “我们跑这么远了,应该不会追过来吧?”西方记者再次回头看向自己来的方向。从三个人神情就能看出截然不同。西方记者虽然是状态最好的一个,但神情之中确实一副心惊胆战的模样,而且在不停的左顾右盼。要形容的话,用“惊弓之鸟”这个词最合适不过了。另外两个人,特别是年长的那一个,别看受伤了,神情却很是镇定,一点也没慌张。

    “后面是不会追过来的。”年长的那个说道。“他们不会做那种蠢事。”

    “啊……蠢事?”

    “当然了,这种地形……”他伸手指了指身后的山丘丛林,“这里还不算什么密林,但是想要在这里找一个人,哪怕出动几万兵力都不够。更别说还在夜晚了。”

    “啊,那么……张上校,你的意思是我们安全了?”

    这一次就算那个年轻的都露出了鄙视的神情。

    “哈,汤玛士先生,你果然是一个在和平的大城市里长大的人。”被称为张上校的年长者不以为忤。“虽然你应该懂得用枪,但肯定从来没参加过战斗吧?”

    “那个……我虽然是一个记者,但我从来没想过当一个战地记者……”名为汤玛士的外国人用力摸了摸胸前的照相机。“这真的是……”

    这本来应该是一次和平的采访才对……虽然说这里是出名的不安全地区,但是自己也不是冒冒失失一头撞进来的,而是对方先答应接受采访才过来的……本质来说就如一次旅游一样,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嗯,可以理解。”对方说道。就是傻瓜也看得出来,这个洋鬼子记者已经被吓得够呛,没办法冷静理智的思考问题了。“他们不会跟着我们屁股后面追,但是他们会封锁几个关键的路口。”

    “啊?可是封锁路口……我们可以像刚才一样从森林中通过啊。”对面的洋鬼子露出一副迷惑的神情,让年轻那位更加鄙视了。看来这个洋鬼子不止胆量不大,脑子也不怎么聪明。

    “汤玛士先生,这种森林没那么简单。”张上校说道。“我们昨夜是运气好,这片林子不算茂密,而且什么都没遇到。但是,这里有很多毒虫和危险的野兽。别说我们没携带太多的物品,就算是装备齐全的整个探险家队伍,死在原始丛林里也很正常。”

    他叹了口气。“小彬,我突然想到那个老和尚给我算的命了。”他说道。“我今年命里有一大劫,可是却不必担心,因为会遇到贵人相助,最终有惊无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