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八十五节 贵人相助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贵人相助……”他重复了一次这个词,露出一个笑容。“汤玛士先生,这一次我真的亏你了。如果不是出来见你接受采访……我恐怕已经完蛋了吧?”

    敌人的攻势太突然也太猛烈……不,不是敌人太强,而是我太松懈了!不知不觉之间,他的部下居然被策反了那么多。他轻轻的摸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绷带。不过,还好,这不是致命伤。他这一次算是逃过一劫了,因为之前他很凑巧的决定接受美国记者的采访。

    接受采访不是一个什么大事,也就是抽一天或者半天的空档,和记者见一个面。用这种方式传播一点个人理念或名誉什么的——登上某个外国杂志的封面还是很有趣的。好吧,其实这压根没什么意义,但是也许能稍微满足一个人的虚荣。

    话说回来,这件事情正是因为只是一件小事中的小事,所以他反而事先谁也没告诉。去见这位记者的时候,他身边只有几个亲信卫兵,而且见面的地方也是一个没什么特别之处的小村子——防人之心不可无,他可不能冒险把外国记者带到自己精心经营的老巢来。

    于是,在面对着敌人突然而凶猛的攻势的时候,他这几个人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小村子几乎是瞬间就被攻占,几个部下或死或伤,剩下的,包括他在内,全部当了俘虏。他甚至还中了一枪。

    这很倒霉,但是也很幸运。因为敌人根本不知道他是谁。虽然他受了伤,但是却被当做普通的俘虏,随随便便被塞进战俘营里。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恐怕这次死定了。

    从这一点来说,这位看上去胆战心惊的美国洋鬼子记者汤玛士,倒真的是他的贵人。如果没有他的帮助,他是逃不出来的。就算逃出来,也没办法逃到这里。

    “有惊无险……还有惊无险呢!大哥,你都受伤了……”

    “这只是小伤罢了。”张上校回答。“小彬,这点小伤算什么?”说话的时候,他尽力压下了那一阵让面孔抽搐的剧痛。

    这不是严重的伤,这不是致命的伤,没有波及内脏而且进行了初步的包扎,但是……这伤还是很痛啊!每次牵动伤口,那疼痛简直让人肌肉都不受控制的抽动。

    “那个,大哥,下面怎么办?”休息了几分钟后,名为“小彬”的年轻人问道。

    “赌一把,”张上校指了一下前方,“那边是关卡要道……如果那边防备不严,在黎明之前也许能够找到一个短暂的换防空隙逃出去。”

    “大哥,平时的话还有可能,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呢?他们恐怕已经接到紧急通知,加强戒备了吧?!”小彬急了。“这简直是送羊入虎口啊!”

    “那你有什么办法?”张上校反问。

    “还是从那边过去吧!绕过那个山头,从那边过去……”

    汤玛士从身上摸出一张地图出来。作为体貌特征明显的外国人,在这个东方土地的冲突中,他还是有一些优待的。虽然他之前在采访的过程中就和这位张上校一起被俘虏,但是傻瓜也看得出来他是一位游客。所以么,他居然保留下了自己的随身物品,还有张上校放在他身上的这张地图。地图上,清楚的显示了两条道路的区别。

    一条就是走大路,路边有不少居民、旅馆和各色店铺,很快就能遇到车辆和行人。基本上不必担心有什么特别的意外。只要能上车,他们能够在半天之内离开这个地区。哪怕找不到能捎带一程的汽车,也能找到代替的其他代步工具,例如摩托车之类。总之,看上去是最方便最简单而且最安全的路了。

    但是反过来,天下没那么好的事情。这边上的关卡本来就是敌方的控制区域,要经过关卡就得冒着巨大的风险。而且哪怕混出了关卡,也有可能遭到地方机动部队的追击。

    另外一条路(其实那不能说一条路,只能说一个方向)则反其道而行之。穿过丛林向另外一边前进。这条路虽然看上去也不是很长,但是那可不是平原大路,而是密林啊。稍微有点经验的人就知道,人类在丛林里的前进速度不会比蜗牛爬快多少。

    当然了,走这条基本不用考虑来自敌人的威胁。正如刚才张上校说的,在这种丛林里追捕,出动个几万人都不一定顶用。

    “不可能的。”张上校直接的反驳了这个意见。“我们现在没有任何装备。”他看了一下三个人,汤玛士身上有随身的背包和一个照相机,他们两个人除了趁乱逃出来时候抢到的一把手枪之外什么都没有,就连这把手枪,子弹也不是满的。这样情况下的三个人怎么可能在丛林里走上十几、二十来天?

    更别说他身上还有伤。伤势不重,甚至让他还能勉强行动。但是如果不处理——天晓得后果会是什么。

    “只能赌一把了!”张上校说道。“而且,我不是说了,他们说我这一次劫难是有惊无险。我运气一直很好。喂,我们之中没有谁是倒霉鬼吧?”

    他这句话是开开玩笑,缓和气氛的。但是却不料这洋鬼子却点了点头。

    “张上校,在运气方面我是很有信心的。”他说道。“从小我就受到佛祖的保佑……”

    他话未说完,就被小彬打断了。

    “喂喂,什么佛祖?你不应该是说上帝保佑吗?”

    “这个,张上校,确实,我家族的人大部分都是基督徒,但是我是佛教徒。”汤玛士用生硬的普通话说道。“我向来很仰慕东方的佛教文化,这一次本来是想趁这个机会瞻仰一下这边的佛教文化的。最好能有机会见到一位活佛或者高僧什么的。不过这应该很难。”

    小彬一脸的不可思议。

    “不必这么好奇,其实美国也有很多佛教徒,好几百万,也有一些有名的寺庙,比方说纽约就有一座著名的寺庙庄严寺。”

    “那个,汤玛士先生,你刚才说你受到佛祖保佑是什么意思?”

    “那个,从小我的运气就很好。”汤玛士说道。“所以家里的人都这么说。”

    “运气是不错。”张上校不得不承认。别看汤玛士一副狼狈的样子,但是仔细想来,他也许是没受到任何损失的一方。他没有被流弹打中,后来被丢进俘虏营里居然部分随身物品都没有被没收(当然一些较大的行李恐怕没办法去拿了)。不,也许不止是没有损失。他在这场战斗中应该拍了很多照片。以他记者的身份,这些照片无疑是非常贵重的财产。

    换句话说,汤玛士在这次风波中是唯一一个大有收获的人。众所周知,战地记者总是极受欢迎的。这些照片带回去,也许这次汤玛士回去后可以名利双收也说不定,至少也是名利双收的可能性很大。

    “这一次非常危险,汤玛士先生,可以的话,等会你先过去。你是外国人,他们看到你不敢第一时间开枪的……”

    “对了,我这里有个好东西!”汤玛士突然从背包里摸出一个小小的机器来。“这是无线接收器,可以截获手机或者话报机的无线信号的……是我特意带过来的。”

    “带这个东西干什么?”

    “那个,我本来打算在这附近呆上一段时间。所以如果采访得到的材料不足的话,可以通过它来了解更多的信息。”汤玛士有点不好意思笑了一下。“就是窃听一下而已。至于能听见什么,就完全靠运气了。”

    “这东西是需要电的吧?”

    “是的,内部蓄电池,充一次能使用一个小时。张上校,我们逃走的消息现在应该已经传遍了吧。既然这样,现在他们来回的通话肯定和我们有关!”

    三两下之后,机器启动起来,而且马上就有反应了。喇叭里响起了夹杂着大量杂音,但是却能清晰可辨的通话声。

    “……对,那个美国国人!见到之后杀无赦!……沙……沙……沙……沙……事关重大,有杀错没放过……看到就要动手……沙……沙……对,绝不能放过!那个外国人很重要,一定要杀了他……所有关卡都要加强戒备……好的……绝不能让他们跑了……”

    所有的这些话并不是以汉语的方式讲出来的,或者具体点说,是以一种混合的方式,汉语、方言还有其他语言混杂而成的。如果不是本地人,或者是在本地呆了足够长时间的人,是极难听得懂的。当然了,这很正常。

    所以,汤玛士虽然距离那台窃听器最近,但是一脸疑惑,很明显他听不懂里面说的是什么。也许他的中文还过得去,但是想要听懂这种混合大餐真的是超乎他的能力了。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头了,因为两个同伴看着他的眼神都变了。不是变得凶恶,而是变的充满同情,当然还有其他一些东西。

    “那个……”汤玛士还没有理解发生了什么。他想说话,却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开口。

    “那个,汤玛士先生,”小彬首先开口。“你还是不要先过去了……”

    “为什么,他们看到我不会第一时间开火……”汤玛士纳闷的看着两个同伴。“等等,该不会是……他们刚才说要杀的……”

    “是你!”张上校说道。“他们说要杀一个逃跑的外国人,这附近,我估计逃跑的外国人只有一个你。”

    汤玛士脸色瞬间变得毫无血色,“不可能的,为什么?为什么会专门针对我?”

    “看来你不是我的贵人了。”张上校轻声嘟哝了一声,然后抬起头。“到这份上了,我的贵人再不来就没戏唱了。”当然,这只是玩笑罢了。自古以来,人类对于鬼神预言什么的,都是半信半疑的,现代更是如此。

    然后他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声音,那是地上的树枝被踩断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