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八十七节 相遇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破晓之前,也许是整个丛林最安静的时间点,也正是因为如此,枯枝被踩断的声音特别的响亮。

    从声音判断,来人的距离和这里不超过三十米。

    不过因为树林的缘故,这个距离还看不见发出声音的到底是谁。

    是追兵吗?这是三个逃亡者第一反应。这个时间点,应该不会有普通人走动的。虽然说三个人其实都不觉得身后会有追兵(因为正如他们刚才说的,在这种地方追赶,简直就像大炮打蚊子一样,完全得不偿失),但是真的听见人声的时候,三个人还是会很紧张。

    虽然知道前面不远有关卡,有驻守的兵力,但是,驻守的兵力是不会派出去搜索四方的吧?因为这样做的话,反而给了逃跑者机会……

    张上校转头向着小彬微微点头示意,后者慢慢从身后抽出一把手枪。

    这是三个人唯一的武器了。

    当了俘虏之后,他们原先的武器就被收走了。虽然他们趁着对方守备力量空虚的短暂间隙,发动了一场小小的战俘暴动并成功逃出来。但是混乱之中却只抢到了这把手枪,没得到更多的武器。最糟糕的是,这把手枪里子弹也不多。

    大概只有三、四发子弹吧,对一场战斗而言是远远不够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起码还能勉强战斗一下,不至于只能束手待毙。

    张上校迅速的找到了一个大石头,藏身在石头后面。小彬则用一棵大树作为掩护,将手枪枪口对准声音的方向。

    汤玛士则躲在一丛茂密的灌木后方,战战兢兢地的露出半个脑袋,看向前方。

    每个人都看了看其他人的藏身位置。小彬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汤玛士离开那丛灌木——因为灌木虽然看上去茂密,能容人藏身,但是却没有挡子弹的能力,哪怕找棵树都比灌木丛要好啊。可惜的是汤玛士看不懂他的手势,也完全不理解这里一旦发生枪战自己的藏身处到底有多危险,他只是傻傻的看着小彬。

    小彬很快就不理会这个洋鬼子了。他已经尽责了,这种傻帽洋鬼子,死了估计也不能向阎罗王喊冤。

    他们的前方是一片林间的空地,来客如果朝着他们这边过来,就一定会进入这片林间空地来。

    一个身影从森林里走出来。

    第一眼就让张上校松了一口气。因为来的人穿的不是军装或者迷彩服。来人上身穿的是一件常见的短袖衬衫,下身穿的是牛仔裤,背后背着一个包裹,手上看不到有武器。

    这种装扮,应该是游客吧?但是,在这个时间点上,怎么会有游客呢?等等,不止是时间的问题,关卡那边已经封锁,外面的访客现在可是进不来的——除非那个游客冒着生命危险,从原始森林里穿行过来……

    但是,穿着短袖衬衫和牛仔裤来穿越原始森林?怎么看都不可能吧?

    对方慢慢的走近了。也许因为此时光线昏暗的缘故,对方应该没注意到他们,因为他的步伐依然保持原本的节奏,没有变化。

    是敌人……还是游客?!如果此时有人在一边细看的话,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汗珠在名为小彬的年轻人鼻子上浮出来。

    “站住!不许动。”原本藏身在大树后的小彬冲了出来,手枪指向不速之客。他连续不断的用好几种语言重复了这个命令,其中有汉语也有本地的土话。“把手举起来!”

    陌生人停下脚步,并且举起了手。但是,就算是小彬也清楚的感觉到不对头——虽然对方做出了举手的动作,但是从动作上就能看出,对方并没有惊慌失措。

    正常情况下遇到一个突然冲出来的持枪者,小小的惊慌一下怎么说也是难免的吧?

    但是对方的动作非常的镇定。事实上,别看是小彬举着枪指着对方,但是其实他心头却是非常紧张的。

    此时东方的鱼肚白已经进一步放亮了。陌生人站在林间空地的正中央,双手高举,但是丝毫没有惊慌之态。他凝视着冲出来的小彬,还有跟着走出来的张上校,当然还有最后一个战战兢兢地走出来的汤玛士。

    “这个,是打劫吗?”陌生人开口了。

    这是非常镇定的口吻,让张上校感到一阵恍惚。然后突然之间,他意识到情况不对。

    不是对方做出了什么危险的动作,而是他意识到小彬不对头。小彬此时站在距离陌生人五六米的位置,单手持抢指向对方。照理说这没什么奇怪的,但是小彬的身体在微微发抖。

    如果是别人的话,或许会以为这是错觉或者其他什么。但是他很清楚,这个小兄弟对危险有着强烈的直觉。也就是说,虽然表面上是小彬用枪瞄准了对方,但是实际上,他正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以至于连握枪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不,不止是小彬,现在,他也感觉到了。

    这是没办法形容的感觉。虽然理智告诉他,他前方不远是对方是一个普普通通,没有武装的游客,但是却能感觉到一种压倒性的存在感,一种强大的气息,看到他,心灵深处就好像莫名的多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压得人连气都喘不过来。

    在他明白自己应该停下脚步前,他又惯性的向前走了三五步。但是就这三五步的距离,他就感到精神上承受的压力已经达到了一个难以言喻的高峰。

    怪不得小彬全身发抖,他承受的压力……应该快超出极限了吧?!

    不好!如果小彬承受不住压力,扣下扳机的话……

    虽然他的理智很清楚的告诉他,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皮肉都是抗不过子弹的——这是物理法则,绝无例外。但是这一刻却是直觉压倒了理智,让张上校感觉到了死亡的危机。

    如果开枪的话,会死的人不会是对方,而是他这边……

    “等等……”他喊道,然后惊讶的发现有人和自己异口同声的喊出了相同的话。

    说话的是正是原本战战兢兢地站在较远处的汤玛士。

    “那个,你不是陆五吗?”那个洋鬼子记者很兴奋的走上前去。他似乎完全没有察觉这个陌生人身上那种诡异的气息,“是我啊,汤玛士,五天前我们坐过一辆车的!”

    “汤玛士?”陆五原本已经忘记这个洋鬼子了,但是对方这么自我介绍一下,他又想起来了。对了,是那个一起坐过汽车的外国人。“啊,真的是你!?”

    汤玛士此时的情况可谓相当的狼狈,虽然说穿的是崭新的迷彩服,但是满头汗水,脸上粘了不少脏东西。

    “怎么回事,汤玛士,他们是谁?还有这个用枪指着我的。”

    那种强烈的压迫感和危机感迅速褪去,张上校情不自禁的后退半步,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仿佛是下意识的保护自己的心脏。而小彬则干脆一屁股坐到了地面上,大口的呼气。刚才在极度紧张之下,他连呼吸都做不到。

    这不是肉眼可见的力量,而是一种……心灵方面的压力。

    “那个,误会,误会啦!这一位是陆五,是和我一起来这里的游客……陆五,你应该是游客吧?”汤玛士非常自来熟的给两边介绍。“这位是张上校……这位叫小彬,他们是和我一样逃难的。”

    “我是xxx部队的上校,张志斌,别人管我叫老兵。”张上校说道。“和这位汤玛士先生算是患难之交了。靠他的帮忙,我们两个才逃出来。”他一时之间看不出汤玛士和这位叫做陆五的游客到底关系如何,所以先努力朝着汤玛士身上靠拢。

    这个洋鬼子,是装出来的呢,还是真的什么都没感觉到?刚才那个不是幻觉吧?他转头看了看依然还在地上大口喘气的小彬。不,不是幻觉!那么这个洋鬼子记者是怎么回事?正常情况下,同车也就是一个点头之交罢了,但是世界上确实有着“一见如故”这回事。最重要的是,汤玛士的动作太热情主动了,让人想不误会都难。

    “汤玛士,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你卷入战争了?”陆五问道。这个答案倒是不难猜,汤玛士这幅打扮,这个样子,再加上边上两个人,稍微用脑子推测一下就能看出来。

    “陆五,你从那边过来的吗?”汤玛士问道。“那边情况怎么样?”

    “嗯,那边情况不妙。”陆五说道。“那边看上去被封锁了,有很多哨兵和武器车辆,我还看到了重机枪、火箭筒甚至还有大炮呢。”

    当然,这不是他看到的,而是高手看到的。这就是为什么陆五朝着这边过来,主要就是为了找个大圈子绕过去。虽然凭借魔法戒指的力量,在情况危急下,他可以试一下从正面冲过去,但是有更好选择的前提下,他又何必冒险呢?

    汤玛士的脸色迅速变白了,他又想起刚才窃听到的东西。

    “那个,陆五,你有没有听说他们要杀一个西方人……”

    “有。”陆五回答。高手之前一直揣着神能正没地方用呢,所以无聊的一路截获这些短波信号什么的,顺带还翻译给陆五听。“他们好像受一个专门的委托,要杀一个外国人……一个金发碧眼,身高大概一米八左右的欧美男人……汤玛士,这个人该不会指的是你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现在陆五可不奇怪别人会这么做。因为很显然,这位记者卷入了这场军阀混战,这种情况下被追杀再正常不过了。也许人家一开始优待了他,然后被他放跑了重要的俘虏,现在气急败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