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九十六节 决心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诅咒如果彻底发作以后,我会有什么下场?”

    “就像我上一次分析的一样,”如果高手有身体,他一定做了一个耸肩的动作。“其实也没啥,就是睡觉的时候有很大的几率因为窒息而死。而且,就算戴上了呼吸机,”高手说道。“也得享受中风病人的感觉。”

    “那么,归根结底要怎么治疗呢?”

    “我不说过了吗?两个选项,要么找下咒者,凯查哥亚特,由他来解除,亦或者可以找术士们帮忙。但是我要说明,虽然我相信术士们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除非你能拿出足够的利益,否则他们绝不会在乎你的死活的。所以……还是按照我的计划来吧。”

    陆五苦笑了一下。高手的计划很简单,那就是回到瓦歌耐心的当一个看客——也就是凯查哥亚特所希望的。到时候,如果凯查哥亚特赢得了最终胜利,那么只要能让他龙颜大悦一下,估计就能把陆五当做一个屁给放了。反之,凯查哥亚特如果输了,一定会来找陆五谈判,让陆五带他去地球。

    “没有其他办法吗?”

    “要我说,完全没办法。地球上的人类科技中,根本没有超自然能力的成熟研究体系,想要对付这种高深层次的东西……其难度就相当于让原始人去造出天河一号计算机一样。可能性无限的接近于零。”

    “要是凯查哥亚特失败,而且来不及找到我,就被消灭了呢?”

    “搭档,我说你呀!”高手相当刻意的叹了一口气。“能不能认清事实呢?你问的这些问题,有什么意义吗?这就好比出门踩到了臭狗屎,不管你怎么后悔,怎么怨天尤人,踩到了就是踩到了,只要你没有超越时间之上的力量,把世界重置,你就只能承认现实。好吧,那么我给你最后一个坏消息,如果你所说的事情发生了,那么你就老老实实的一辈子离开地球,当一个异域移民吧。反正你都已经在异世界混到了正常身份了!”

    “但是无论如何,”高手强调道。“十五天内,必须重新启动徽章。”

    “那么,高手你说,”陆五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琥珀会帮我解除这个诅咒吗?我的意思是,我们把她送到异世界的时候,她或许能自己活着找人来帮我。”

    “搭档,那个小术士也许会帮忙,但是,其他人可能性不大。术士们可是出名的贪婪和无耻的,你觉得琥珀——虽然她也是一个术士——可以用什么代价来说服其他人帮忙呢?除非代价是地球。”

    高手的这个回答尖锐而无解,换来的是好几分钟的沉默。

    “那个……”陆五换了一个话题。“老兵的伤看上去相当严重,高手,你能治疗吗?”

    “我不能。”高手回答。接着一个概念,如一张画或者一页说明书一样传送到陆五的脑海里。“中等/高等神力:神疗。神可以直接灭杀弱小的细胞级生物来治疗疾病,或者刺激生体细胞生长,以此愈合伤口(高手注:我知道有这一招,但这一招我不会)。”

    “此外,搭档,”高手补充了一句。“给他治疗也压根不需要使用神力啊。”

    ……

    “所以你觉得,陆五他是……”

    “按照东方的话来说,就叫做修行者、居士、高人或者诸如此类,换做西方的话来说,叫做巫师、魔法师或者诸如此类,用科学的话来说,叫做超能力者,在中文里,最常用对这种人的称呼,就叫大师。”老兵说道。

    不出所料的,其他两个人都明显的露出了不相信的神情。

    “大哥你是不是发烧了?”小兵问道。“怎么说起胡话来了?”

    “我身体受伤了,但脑子可清醒的很。”老兵训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吗?别的不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怎么会吓得坐地上去?”

    “我不是怕啊,大哥,”小兵回忆着之前的感觉。“那个时候,我只是觉得很紧张……那种情况下紧张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等到汤玛士先生出面,让我确定他不是敌人的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啊。先是紧张,然后放松,如此一来,感到有些脚软也在常理之内。”

    切,果然,没办法说服吗?老兵在肚子里苦笑了一下,然后掉头看向边上的汤玛士。

    在那场战斗的时候,汤玛士可是在场的,至少也是看到了陆五做了什么吧。

    “可是,那不是神秘的东方功夫吗?”汤玛士虽然已经从老兵那里听说了“两个高人”的故事,但是看得出来,他始终是将信将疑。要说把故事中的人物和现实中的人物对照起来,对现在的汤玛士而言还是比较困难的。

    “不是功夫!”

    “可是,我看着他一下子将狗打倒……”

    “也许陆五会一些功夫,但是,他会的绝对不只有功夫!”老兵说道。“总之,你们按我说的去做!”

    “大哥,你总是相信那些神神鬼鬼的事情。别忘记了,可是上次你找过来的那个降头师,根本就是个骗子!说什么连着下咒七七四十九天就能把人咒杀,结果做了近两个月的法事,上头那个不怀好意的死老头半根毛都没掉,反而让你成了所有人的笑话。最后那个骗子还找到了一个机会跑了,可让你威风扫地了很长一段时间……”小兵有些急了,眼下这是什么时候?这可是生死存亡的关头了,老兵怎么还脑子犯傻呢?

    “那一次是我遇到骗子了,”老兵承认,“也是我疏忽了,真正的高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找到?但是这一次,我肯定不是,再说了,我现在这样的伤……这种情况下,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这一次,小兵也不说话了。

    快要淹死的人,哪怕是一根稻草都会去抓的,与其说这是人之常情,不如说这是别无选择的情况下的唯一选择。眼下就是这种情况。哪怕陆五是骗子,哪怕老兵判断失误,他们不照样要为了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试一下?

    “那么,具体要怎么做呢?”

    “所有的这些高人,都是很不情愿在我们这些普通人面前暴露他们的能力的。”老兵说道。“所以,第一要素就是尽量找借口离开我。不管你们看到了什么,千万不要露出一副好奇的样子,就装作不感兴趣好了。”

    “真的假的?”汤玛士处于职业的本能,非常的好奇。“我能不能把我的照相机放在边上?我会调整成自动照相模式……”

    “汤玛士先生,这不止是我死活的事情,也关系到大家的安危。如果没有我带路,你有信心逃出去吗?”

    汤玛士立刻不吭声了。人家可悬赏了五万美元要他的命,虽然汤玛士到现在还不了解是怎么回事。他真的只是一个记者啊!来这里只是做一次例行的采访——好吧,也许不能算例行,但是性质差不多。杂志社方面真心没打算弄到什么轰动性的第一手材料,汤玛士也只是把这个当做一次公费的东方之旅罢了。

    “就按我说的去做吧。”老兵说道。

    “那大哥,你小心点……”

    “这里又没有什么危险的野兽,放心好了。”老兵说道。

    两个人离去,老兵独自一个人坐在木桩上。他用手轻轻抚摸过伤口,隔着绷带,但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伤口传来的强烈痛楚。

    这个伤,其实远比看上去的严重。

    虽然定下了从森林中小路离开的计划,但是实际上,只要这伤还在,老兵知道自己没有半点机会。这样的剧烈的运动、出汗,伤口被污染发炎基本上不可避免。一旦伤口感染发炎,铁打的汉子也得趴下,到时候估计就完全走不动路,必须要人背着才能走——就完全成了大家的负担。

    更别说伤口的疼痛会消耗大量体力。事实上,要不是身上的伤,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休息。

    没想到,居然落到了这个地步……

    老兵有些自嘲的想着自己眼下的悲剧。哎,只能说自己这一次真的看走眼了,一下子惹上了太多的人,更加上自己内部的背叛,最终造成这种局面。想要他死的人太多了,不过也许真的像算命中说的一样,这一次他有一劫。

    但是,其实扪心自问,老兵真的没有半点自信。先别说陆五是不是一个“高人”,哪怕真的是高人,他也不一定能救他。但是正如他自己所说的,眼下这个情况,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里了。

    耳边,已经能听见人走路的声音了。

    四周地上都是干枯的树叶,在这种森林里,一个人如果没有刻意隐藏自己走路的声音的话,估计十几米外就能被人听见脚步声。比起被无数障碍物(主要树木)遮挡的视力而言,听力更加值得信赖。

    这个声音,应该是陆五回来了。

    老兵用手轻轻的摸了一下伤口,哪怕是轻微的触摸,身上依然能够感觉到明显的伤痛。他狠了狠心,将手指对着伤口的位置用力的插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