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九十九节 异世界的急救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感觉怎么样?”陆五一边给绷带打了个结,一边问。

    如果给陆五在异界学到的各项技术(主要是那一天的训练)打个分,那么急救肯定名列前茅。这当然是因为陆五本身有这方面的基础——陆五的人生理想曾经是当一个探险家,对这些方面特别感兴趣。

    除此之外,因为先被增长天弄出一点小伤,后来大队人马长期跋涉不可避免的意外,所以陆五还有了多次难得的实践机会。理论和实践的结合让他初步掌握了这门技巧。在见识过老兵身上原先的包扎情况后,现在的陆五可以宣称自己的急救技术在水准之上了。

    “好多了!”老兵斜斜的靠在一棵大树上,用力的呼出一口气。伤口炙热的疼痛现在变成了一种淡淡清凉。比起之前,这种感觉简直就像在天堂。

    如果说现在他有什么心情,那就是庆幸和后怕。

    之所以后怕,是因为他现在才想起来这是一个多么危险的决定。如果这一把赌输了,也就是陆五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高人怎么办?如果陆五根本对他的死活毫不在意(老兵不觉得这种高人非需要一个向导不可——当然有向导更好,但没向导他们应该照样能行)怎么办?最重要的是,如果陆五没治疗的能力怎么办?他这么做简直是给自己脖子上套上一根绳索,还顺带着用力勒紧。

    不过庆幸的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他赌赢了。陆五发现他伤口崩裂之后,立刻进行了急救。虽然老兵伪装半昏迷的过程中,也没发现陆五到底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但是至少他的身体清楚的感觉到这一番急救,效果不同寻常。

    怎么说老兵也是身经百战的人了,受过大伤小伤不是一次两次。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他从来没感觉到伤口这么好过。

    “血已经完全止住了。”陆五看着绷带伤口,半天没看到变色。果然,异世界的医用喷雾剂在地球上依然有用,而且看上去效果非常完好——假如不是更好的话。

    这正是他从异世界带到地球的装备中的一部分。这些是一个士兵的随身装备,被陆五直接带到地球上来了。说起来,这个止血喷雾剂还不是普通的货色,而是那位逃走的大队长留下的高档货。也就是说,它的效果要超过一般的喷雾剂。

    必须要说,陆五得相当庆幸自己的决定。他把异界得到的装备(当然这些都是普通士兵的装备)全带过来了。

    老兵的目光停留在边上的喷罐上。不过陆五并不担心。在这方面,地球上有类似的科技产物,所以陆五可大大方方的把异世界的产品拿出来使用而不必担心被人察觉到什么。至于罐子表面的那些异界文字……地球上成体系的文字都有几十上百种呢,看到一个“外国生产”的止血剂喷雾罐不是很正常的吗?

    “双层防护,应该没问题了吧?”陆五问高手。在缠上普通绷带之前,陆五给老兵伤口贴上了异世界的黏贴式绷带——说是绷带,其实也就是超大号创可贴了。

    “没问题,伤口的情况良好。”高手回答。作为一个精神生命体,高手的感知能力是不会受到障碍物阻挡的,吃了神能之后更是如此。“血已经完全止住了,而且很重要的是,这种喷雾剂化为微粒,已经完全修复了血管,同时也对伤口周围起了消毒作用。不止如此,它还能产生一种很有力的黏连效果,差不多就是把伤口填补起来了。说实话,在地球上,它的效果出人意料之外的好。”

    “填补了伤口?”

    “嗯,是这样,但是这种粘合剂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然后分解,并在人体之内会随着新陈代谢慢慢排出的。”高手说道。“所以完全不会造成不良后果。搭档,他们两个回来了。”

    “大哥!”随着这个声音,小兵从树丛中钻出来,后面跟着汤玛士。他的目光在陆五身上只是略微停留了一瞬,立刻关切的转到老兵身上。

    “没事,我说过了……”老兵举起一只手,用微笑示意自己眼下的状态很不错。

    “张上校,你的伤口……怎么样?”汤玛士注意到边上换下来的绷带堆成一小堆,上面的血迹看上去触目惊心。虽然洋鬼子记者对于这方面一无所知,但是却也看得出这些血迹还比较新鲜。是刚流出来不久。

    说起来,虽然老兵用微笑和动作来表示自己情况良好,但是他脸色的苍白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

    “刚才你们离开后,我一不小心摔倒了,弄开了伤口?”老兵说道。“不过幸好,陆五身上带了止血喷雾,所以帮我处理了一下伤口,顺带着换了一下绷带。”

    “大哥,对不起,我不应该……”说话的时候,小兵用很复杂的神情看了陆五一眼。

    “是我自己不小心,怎么能怪你们?”老兵挥手示意,“而且你们又没有做错,必须有人回去看看踪迹,免得有人追上来。”

    “追上来?”陆五呆了一下。

    “大师,他们不会这么轻松的放过我的。”老兵傲然的说道。身体的感觉不会骗人,他知道自己身上的伤势已经不再是这趟逃亡之旅的障碍,这让他信心大增。“特别是张三友那个叛徒!”

    陆五觉得“大师”这个称呼让他很不自在,但是老兵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用这个词来称呼他。“张三友?那是谁?”

    “一个我曾经很信赖的部下,也算是我的远房亲戚,一个小老弟。”老兵说道。“我手下本来一共有三个营,他是第一营的营长,如果这一次不是他的话,我绝对不会输的这么难看。”

    他说话的时候,流露出一副深深的憎恨和延误。这个世界上,叛徒永远要比敌人更遭人恨,这一次也不例外。

    陆五现在倒是隐隐约约明白了一些背后的故事。好吧,其实想想,老兵的势力也算是盘踞一方多年了,怎么可能会对对方的突袭没有一点提防呢?也只有这种事情才能给这场“战争”胜负一个合理的解释。老兵这一次输得可是一点都不冤。要知道,不管是哪个指挥官,要是手下有三分之一突然加入敌方并且倒戈相向(特别是敌人本身实力不亚于你的时候),想要不失败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个,张上校,你的这个部下为什么会叛变?”汤玛士倒是非常有职业精神,他的手甚至悄悄的打开了随身的录音机。此时此刻,没人发现他的这个小动作,就算发现了,也没有在意。

    老兵本来不想回答,但是陆五也很好奇的看着他,于是叹了口气。“他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取代我。我的敌人们给他开出了很高的价码——等我完蛋了,这地方就是他做主……哎,知人知面难知心,我待他不薄,没想到他居然会背叛我。”

    “张上校,东方有句老话,叫做利令智昏,”汤玛士居然在安慰老兵。“这种人一定会为他的愚蠢付出代价的。”

    “没错,他迟早会后悔。”老兵冷笑了一下。“天底下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真以为所有人都在免费为他打白工的?”

    “你是说,他们会背信?既然打败了你,然后再消灭掉那个张三友?”陆五有点好奇的问。这是每个人都看得出来的风险,包括陆五这么一个普通人。他不觉得一个人会愚蠢贪婪到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

    “不不不,大师,您可能对其中的道道不清楚。事实上,按照我们的规矩,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因为首先,那个叛徒手中多少有那么一点实力,逼急了反咬一口也是挺麻烦的。第二,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想整个把我原本的地盘吞下去,别的不说,肯定会树大招风,成为众矢之的。最后,当初许下承诺的时候,肯定有很多人公证的。要是这点最基本的信用都不讲,那么多年积累的信用就会彻底被毁了,以后别说打仗,就连做生意做买卖都没了信用,会有很大的后遗症。”老兵冷笑着为陆五解释。“所以正确的做法就是,贼不走空门,每个参与者都多少分到一点,但是整体上来说可以被视为兑现承诺,让那个愚蠢的叛徒取代我。但是,”他特别强调了这个词。“这事背后当然没那么简单。”

    他没说下去,而是再次叹口气。

    “别的不说,现在最怕我卷土重来的,就是我那位小老弟了。他会不遗余力的追杀我的。大师,”他示意汤玛士把地图拿出来,然后在地上铺开。“乘此机会,我必须要把我们未来的要遇到的几个重大难关说明一下。

    “首先是这里,这是一段沼泽地区——这个沼泽不是很大,大概半天到一天的时间就能穿过,这段路会有一定危险,但是路程很短,能节约大量时间。”

    “不能从边上绕过去?边上就是大路吧,而且这里……”

    “敌人肯定在这条路上拦截的。正常情况下,傻瓜才会穿过沼泽,但我们眼下的情况,傻瓜才会走大路。”老兵说道。“他们有车,我们只有腿。一旦在路上被发现了,我们就死定了。但是我们走沼泽,直接节约了大量距离,他们开车走大路也不一定能追上我们。”

    “最后一个危险,”老兵意味深长的说道。“就是这片森林本身了。但是只要穿过去,那就是鹰翔长空鱼入大海,我们就彻底安全了。”

    “张上校,照你这么说,这条路也不好走啊。危险因素这么多……”汤玛士不禁犹豫起来。“而且,靠着我们手里这点东西,真的能穿越原始森林吗?”

    “汤玛士先生,危险肯定是有的。”老兵的目光情不自禁的看了陆五一眼。四个人中,只有陆五的背包最大最完整,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但是说句实话,我提到的那个小商队也和我们眼下的状况差不多。其实我别的不怕,只怕那个叛徒也知道这片森林里有条小路的事情。这样的话,他或许会不顾一切的追赶我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