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104节 算命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黄昏时分,一辆旅游大巴又载来了一车客人。加上这辆车,寺庙外面的空地里已经有四辆车停在这里了。这并不是结束,按照和尚们的说法,今天迟点的时候,也许还有其他几辆车会到。

    就像很多人知道的,宗教旅游才是是旅游界真正长盛不衰的常青树。这座菩提寺虽然说地处偏远,但是它却从来也不缺乏游客,或者说,香客。要知道,真正只是单纯好奇心(而不是有着信仰方面的因素)的人,通常是不愿意浪费这么多时间跑到这么一处偏远的寺庙里观赏的,他们有更好更多的选择。

    因为有这么多访客的缘故,虽然说这座寺庙颇为古老,但是实际上内部却相当现代化了。它不仅通了水电,还安装了现代化的洁具,甚至还有不比旅馆差的客房,以供香客使用。事实上,不止是旅馆,寺庙里面还有几位商人常驻,他们出售各种东西,比方说衣服裤子之类。

    当然,除了要来的,还有要走的。路边停靠着一辆中巴车,车子已经发动了,目的地是边上的一座小城——名字陆五也记不清,反正是比例尺稍微大一点的地图上都没名字的那种小地方。但是,这个小地方却有着老兵布置好的暗手。现在老兵急切的想要去那里,调动自己的力量,用最快的速度东山再起。此时此刻,车里的乘客已经就位,但司机不知道是上厕所了亦或者去拿什么东西,暂时还没出来。

    老兵和小兵就站在车门边上和陆五、汤玛士道别,他们要坐这辆车离开。毕竟,对于老兵来说,时间宝贵。

    也许人类的悲哀就在于他们有限的资源和无限的**吧。三天之前,老兵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活着逃出生天,但是现在,他的希望却变成了用最快的速度恢复自己的权势和力量。

    四个人都已经洗过澡。老兵、小兵还有陆五都换上了一套普通的衣服(寺庙里就有卖),而汤玛士却是所有人中最显眼的一个:因为他体型较大,寺庙的小店没有合适他的衣服,所以他不得不换上一套灰色的僧袍。不过明显这洋鬼子记者不在乎这个,相反,他穿着僧袍还很得意,给自己自拍了好多照片。

    “那么,就此别过了,日后再见。”老兵对着汤玛士说道。他是真心真意的表示感谢。没有这位洋鬼子记者的话,他这一次恐怕难逃一劫。“这一路多蒙汤玛士先生照顾了。有机会的话,希望能再相聚。”

    “不客气,张上校,希望下次有机会再来这里的采访你。”汤玛士回答。

    “一定会有机会的!”老兵和他握了握手。

    “还有,陆五大师,”老兵把头转向陆五,现在老兵坚持用大师来称呼陆五,陆五现在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一次在下能够逃出升天,多亏了大师的援手。救命之恩,在下永世难忘。”他深深的行了一礼。

    “张某人虽然德行浅薄,交游不广,”老兵说道。“但是在东南亚地方,却有一点人脉,几分小面子。别说东南亚,在全世界范围内,张某人也能找到几个肯帮忙的朋友。陆五大师他日有用得到张某人的地方,张某人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陆五绝对老兵说话的方式有点夸张,但是并没有指出这一点。他们曾经因为共同的困难而结成一支队伍,但是现在一切已经结束,已经到了大家各奔东西的时候了。虽然四个人彼此保留了对方的联系方式——在这个年代,电话、邮箱和聊天工具是每个人都有的——但是陆五觉得他们未来再发生联系的机会不会很大。

    更别说他未来甚至可能不在地球上了。

    一个又矮又胖的司机从寺院里跑出来,爬到了这辆其实只有三成新的中巴车上。由于老兵和小兵依然在车外,司机的头钻出车窗,用陆五听不懂的本地话喊了一句。老兵再次行了一个礼,然后进了车。

    车子很快就开走了。

    汤玛士要走的时间其实只比老兵和小兵晚上那么一点点。虽然汤玛士来的时候偶然和陆五同路,但是走的时候却是另外一个方向。这是因为他这一路就是东转西转的一路玩过来的——前面说过,他本来就把这趟出差视为公款旅游的大好机会,自然不会傻乎乎的一路直行。其实汤玛士真心想在寺庙里多呆几天,但是他也急着去处理自己这次冒险得到了诸多资料。要知道,他虽然保留下一部分随身物品,但是也弄丢了不少东西,其中包括他的笔记本电脑。最重要的是,菩提寺虽然时不时有车来,但是它并不是公交站点。也就是说,什么时候可以搭合适顺风车是说不定的——香客多的时候,一天三四辆也有,反之,三五天没车也很正常。汤玛士如果错过这辆车,那么就算是和尚也不知道下辆车什么时候来。

    陆五目送汤玛士爬上车,然后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现在,菩提寺里,就剩下陆五一个人。其实陆五也很想急着离开,奈何能够顺路捎带他走的汽车明天才离开。所幸他还有时间。至少从理论上,他回到藏着holoera的旅馆还有充裕的时间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看着其他人纷纷离去,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惆怅。

    “居士,”身后突然响起张博的声音。说实话,从见面到现在,张博提供了他们几个人所需要的一切帮助——包括联系离开的车子,但是至今也没有提什么要求。当然,这很正常。这些事情对于这个和尚来说是举手之劳,而老兵怎么说也被他叫一声“哥”呢。“看你独自一人呢。”

    “那个……大师。”陆五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因为直到现在,陆五还不知道张博的法号,只能把老兵给他的这个称呼转到张博头上。

    “不必如此客气,居士,就想刚才那样,叫我张博就好。虽然是俗家姓名,但是却也不是能够说丢就丢的东西。”张博倒是毫不在意。

    “那个,是令师要见我吗?”陆五本来以为张博终于把要开始正题了。前面说过,虽然这个和尚自称是“奉师傅之命迎客”(毫无疑问这是高手干的),但是到现在为止,却完全没有对这个话题进行任何的深入。当然,他做的事情确实是“迎客”,就是迎陆五一行人。但是,那位老和尚迎客是迎了,见客却没见。事实上,从上午被接到寺庙里之后,他们做的事情就是吃饭、洗澡、换衣服还睡了个午觉,睡醒之后就很快被告知车辆的情况。老兵小兵和汤玛士都是今天之内要离开,而陆五则需要乘坐明天早上的车。

    虽然其他三个人并未起疑,但是陆五觉得这是和尚的有意安排。先送其他人走,然后再慢慢说陆五的事情。

    “除和尚之外,家师已经不见任何人了。”说这话,张博神情之中似乎有一点黯然。“我只是觉得居士似乎有点心神不宁。虽然和尚见识浅薄,却也原因为居士开导一二。”

    “那个……大智禅师不见任何人?”陆五被这个答案吃了一惊,忽略了其他的话。

    “恐怕年内,家师就要涅槃了。”张博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

    涅槃……这个意思是那位未曾见面的老和尚要死了吧?陆五有点惊讶。已经知道这个神秘的“大智禅师”在这个菩提寺里地位超然。因为这个缘故,张博在这里很吃得开,甚至能指使其他的和尚。但是老和尚居然要死了……

    “如果居士想要见家师,那恐怕是失望了。”张博说道。“家师已经不见客。”

    “高手?”陆五在脑海里问。不过也许是神能用完了(算算时间也应该用完了),高手毫无反应,至少没有再使用那种心电感应的能力。应该是下午睡醒后,高手就没什么动静了。

    “居士想见家师以求开导吗?”张博问道。“和尚不才,却也愿意代替家师一把。”

    “那个……”看着张博一脸笑容,陆五觉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他确实有烦恼,但是这个烦恼却是没办法拿出去说的。前面说过,最近一段时间他在真正意义上的走霉运,如果说去年他是吉星高照,那么现在他是霉运当头。他总不能说自己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然后卷入了一场又一场其实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风波,最终还被一个神给盯上了,还被下了诅咒。如果他真的这么说的话,那个老和尚会是什么反应不知道,但是这个叫做张博的年轻和尚(其实也不年轻了,起码三十多岁肯定有了)肯定会把他当做疯子。

    必须要说明的是,这位张博百分百是普通人(以高手的标准而言)。这一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高手就确认过了。按照高手的说法,假如张博未来有成为半神的可能性,那么这个可能性在目前可是半点都没显露出来。

    “居士是一时之间不知从何说起吧?”张博笑眯眯的说道。“这里人多眼杂,居士随和尚来吧。”

    有他带路,三转两转之后,两个人到了一个僻静的院子里。虽然僻静,但是院子本身打扫的很干净。院子四周都种了花草,中间是碎石小路,一角有一个水池,水池中间放了一座假山,水里还养了金红色的观赏鱼类。水池边上则是一套石桌石凳。整个格局可谓古色古香,而且是那种中国味的古色古香。

    张博就带着陆五做到了石桌边上。

    “居士这一次算是救了我堂兄一命吧。”两人坐下之后,张博开口了。“相关的事情,和尚已经从堂兄那里听说了。若非遇到居士仗义相助,他这一次就到不了这里。”陆五张开想说话,却被张博做了个手势制止住。

    “不过,居士看样子心中有几分烦恼,却不能与外人细说。”张博说道。“和尚虽然没学到家师多少本事,却自学了一点算命。居士愿意算上一卦吗?”

    这个……陆五觉得三观有点动摇。这个,如果他没弄错,算命应该是道门的本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