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五节 世界巅峰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不过上头根本没理会下面这些人的喧哗。你可以说他们决心已定,根本容不下反驳的声音,也可以认为他们根本没预料到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所以没有任何准备措施。

    接下去,放了一段录像。

    录像一开始的画面是一道墙:一道看上去应该是钢筋混凝土或者是类似建材做成的墙壁,有人在高喊着“准备”“小心”之类的话,镜头剧烈抖动,但是依然能看清楚墙壁上出现了一系列的裂缝。

    接着,伴随一阵烟尘飞扬,墙上出现了一个大洞,一个奇怪的生物穿墙而入。那是一个身高足有两米,体型却明显比人类粗壮的生物。它看上去活像一只拥有四肢,双足直立行走的蝗虫,全身上下披挂着金属光泽的盔甲。不过就它的外形而言,你很难判断这倒是它后天穿戴的盔甲,还是先天就长着这样的外壳。

    这个异型的战士手中持着类似于镰刀的近战武器,身上散发着橙黄色的光芒,那宛如昆虫复眼一样的眼睛(当然,还不能确定这到底是不是眼睛)冰冷无情,整个看上去威风凛凛,从头到脚都透露着危险。

    “开枪!”有人高叫着。录像中没有明确显示,但是每个人都能凭经验感觉到至少有十把通用步枪对着它开火,其中至少有一把是使用了大型子弹。就算一个巨型的硬皮怪,也很难对抗这样密集而凶猛的火力的。事实上,别说生物,就连装甲车辆都不一定能挡得住——毕竟这种枪发射大子弹的威力相当大。

    不过这些子弹看上去对这个异型战士一点用都没有,它连脚步都没有停一下,直接对着敌人冲过来。它的速度非常的快,快的有点令人眼花,只是镜头一晃的工夫,它就冲到了左边一个持枪士兵面前,那把镰刀一个直刺,就洞穿了那个不幸者者的身体。

    被洞穿的身体在它手臂上挣扎蠕动着,惨叫着,而异型战士手一甩,就像甩掉一块土块一样将这个已经必死无疑的伤者丢到一边——在这个甩的过程中,那个人身体直接变成了两半。

    这只是一个开始,只听惨叫声连连,而镜头在胡乱的晃动。不过短短的几个瞬间,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知道是这个异型战士下的手还是其他的敌人冲过来。

    所有看录像的,包括陆五在内,都被这惨烈的屠杀震慑得甚至忘记了呼吸。

    这哪里像是一场战斗?而是单方面的杀戮,更像屠宰场杀猪的情形。镜头显示一片混乱,惨叫声和呼喊声此起彼伏,第一线进行抵抗的士兵明显已经被这残暴的杀戮吓破了胆,因为几个镜头画面都出现了异型战士从身后砍倒逃跑士兵的镜头。

    “重装步兵!重装步兵在哪里?!”一个声音高叫着,接着几个外骨骼装甲出现在录像镜头中。

    就外形看起来,外骨骼装甲甚至要比这种异型战士更有气势些。外骨骼装甲不止是身高要比异型战士高处一个头,体型也更大一些,而且他们手中持有的武器威力也看上去更大。看到穿戴着外骨骼装甲的敌人,这个异型战士也是顿了一顿。

    就在刹那之间,一个外骨骼装甲手中的武器开火了。这武器正是陆五之前见识过的小型电磁炮。这种武器威力极大,当初增长天皮肤下装着钢板,面对着步枪子弹可以毫不在意,却会被这种武器直接洞穿。

    但是这一次,异型战士只是略微后退了一点,但身上的橙黄色的光芒却迅速减退,黯淡到不足原先的一半。但是这也到此为止了,它扑上前去,手中镰刀状武器对着外骨骼装甲就是一个凿击。

    这一下就清楚的看到双方的不同,异型战士挨了一击却依然能战斗,而外骨骼装甲却在这个凿击下直接分解。不止是金属外壳碎片漫天飞舞,就连里面的人体都变成了碎片。

    接着,异型战士转过身,朝着镜头的位置冲过来了。

    观众们明明知道这是录像,但是此时此刻,每个人都看得心惊胆战。陆五身边的这一位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身体都情不自禁的向后倾了一下,似乎想要躲避这迎面而来的攻击。

    接下去的场面混乱成一团,镜头以惊人的速度晃动,压根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最终结果很显然,镜头一头栽倒在地上,再也不能动了,不过画面倒是因此而变得清晰稳定。几分钟后,那个看上去坚不可摧的敌人终于再一次出现在镜头内,不过这一次它是躺在地上了——它身体的橙黄色光芒已经消退殆尽,那些不知道是天然外壳还是金属盔甲的东西被证明挡不住子弹,被打得宛如马蜂窝一般。就算它不能动了,还有人朝着它尸体补枪。

    之前的子弹完全对它没有伤害,但是此刻这些子弹却是确确实实的打得它血肉横飞。每个人都能回过味来,之前它刀枪不入的缘故,大概就是它身上那橙黄色的光芒在作怪。

    镜头画面还在继续,胜利的人们不知道在干什么,但是惊慌失措的叫声开始想起。

    “它们来了,更多的……”这就是整个录像的最后一句话。

    录像到此结束。

    接着,特派员,阿琪中校上台讲话。她讲话的内容无非就是说敌人非常强大,所以需要挑选优秀的勇士什么的。但是不管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放这段录像,至少这段录像绝对为她的这番演讲起了很大的反作用。所谓的煽动鼓动是需要特殊的环境和氛围的,有了这个环境和氛围,人们甚至可以为不相干的事情去冒生命危险,但是没有这种氛围,或者说眼前这样,先放一段杀戮录像把观众吓得面无人色的,这些煽动性的言语就完全失去了意义。

    幸好阿琪中校没有当场下达什么命令。否则的话,估计当场会爆发一次兵变。她只是宣布明天所有人要过来参加一个选拔会,到时候,她将以“自愿和挑选结合的方式”,挑选勇士去执行这个危险的任务。

    培训的各位军官纷纷做鸟兽散,动作之快速,颇让人怀疑他们明天到底会不会来开会。不过话说回来,也许是这位阿琪女士压根不在乎这个。想来这次“抓俘虏”的行动人不会太多——这种行动,估计十个人就是上限了。而这里参加培训的足足有两百来号人。更别说这两百号人都是军官——每个人手下都有一批部下。只要这么多人中有一个脑子发热,就满足她的要求了。

    一两百号人中,总会有那么一个甘愿做炮灰的勇士吧?

    陆五没想太多,培训完了,他也只能回去。说起来,他这个指挥官的地位来的太突然,以至于一时之间还没来得及进入这个角色。以至于门口那辆车的司机喊他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差一点,他就要混入其他人中,步行离开了。

    坐在敞篷运输军车上——陆五突然发现自己的情况还不错,因为很多必须步行离开的人都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这就是败战的悲哀——危急时刻,保命第一,装备只能放第二位。装备除了被摧毁、丢弃,还有大量的装备故障。比方说红衣他们其实一开始还是靠着四辆车逃出来的,但是那个时候急着逃命,把车子发狠了往死里用,直接让两辆车半途趴窝丢掉。

    往常而言,这简直连根毛都算不上的运输车,此时却成了身份的象征。

    坐在车上,风声呼呼,陆五现在终于有机会和高手说话了。

    “搭档,一切比我们预想的还顺利……现在你还觉得我们的运气很差吗?”高手说道。“说起来,你倒是有点退缩呢。”

    “我只是感到有点突然。”陆五说道。

    “搭档,相信我,我们可以在这个世界做一番事业。”高手说道。“乱世出英雄,不是吗?世界上不缺英雄,缺的是乱世。”

    用乱世来形容此刻的环境倒是真的很贴切。陆五脑子里想着。尽管来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真的面对一切的时候,还是有点不由自主的心慌意乱。

    “记得老兵教给我们的那个原则。”高手说道。

    “我知道。”陆五没有回答。势力还小的时候,千万不要温良恭俭让,脸皮要厚,心肠要狠,能榨出三两油的,绝不能榨出两两就住手。想要好名声、诚信什么的,一定要等你做大了再慢慢去弄,都来得及,搞暴力拆迁的洛克菲勒都能最后混成大慈善家呢(说实话,老兵居然扯到洛克菲勒真的让人有点奇怪),多少英雄豪杰,就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拉下不脸皮,错过了机会,生生把自己累死了。

    老兵说这些话的时候,那是满口叹息,大概是联想起了几个水平高明(也许能让老兵自己也甘拜下风),但是脸皮不够厚的失败者。不过,老兵说这些话大概只是觉得陆五只是需要参考他的人生经验——就像那些教人们商战的书却总是引用军事上的战例一样——两者是完全不相关的事情,但是却能够对比参照,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就是如此。他估计做梦都想不到,陆五现在居然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上,还面对这种情况。

    说起来,现在陆五真的有点佩服高手。

    最开始的时候,他觉得高手就是一爱吹牛,甚至还有点逗逼的货。比起名字来,它更像个小丑或者讲相声什么的。但是现在感觉上,高手真的当得起他给自己起的名字。陆五一开始的时候真的有点不相信的。

    在乱世拉起一帮人马什么的……感觉上是电视剧里才有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他身上呢?再说了,在这个世界里,也算不上乱世吧。但是怎么说背后也有中央政府呢。照理说,不是应该把难民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将军队撤回来补充修整才对吗?

    但是事实胜于雄辩。难民们不被允许离开,军队也没人管。

    “这是术士们的老招啦,”高手对陆五的疑问不屑一顾。“我早就知道,凯查哥亚特算计之下,总督死定了。总督一死,这边就没人管了。别看术士也是人类,但是他们对于普通人类,那个态度是……基本上不拿他们当同类看的。怎么说我也在这个世界呆了很长时间,这种类型的情况见识得太多啦。”

    “不管怎么说,搭档,下好决心了吗?既然我们不得不留在这个世界,那么,至少也努力站到这个世界的巅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