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六节 被遗弃者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车子一路开回了营地。

    这里有路,在这座名为迦舍的城市外面,有着一条畅通的大马路。不是那种粗粗建造的,连高低都不平的道路,而是被硬化的,就算拿到地球上来也够得上高速公路标准的道路。不过这条路现在相当繁忙,因为大部分的物质供应都是通过这条路来进行的。

    因为整个营地布置相当有序的缘故,可以凭目测来对难民的人数进行大致的估算。陆五算了一下,估计整个营地大概有三十万人左右。整个女妖之门的边境,靠着辉月阵营领土的那部分,这种城市远不止这么一个。事实上,凯查哥亚特如果真的下了狠心,他就能轻易的消灭这些已经没有武力保护的人们。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现在的陆五已经知道那个“无上圣主”很可能就是凯查哥亚特。凯查哥亚特需要这些难民作为自己的信徒为自己提供信仰之力,所以他不但不会攻击他们,甚至还会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他们不受冥月阵营的攻击。

    不过这对于陆五来说不是坏消息,甚至可能是好消息也说不定。

    在他去参加培训的时候,琥珀倒是把帐篷搭建起来了——这倒不是说琥珀需要帐篷,而是为了藏放holoera。

    这个东西已经失去了它最初的作用,琥珀也不可能再进入由它形成的“界壁褶皱”,藏到机器里面了。事实上,由于世界本身不排斥的关系,琥珀现在可以长期将自己身体保持在实体状态,完全可以冒充普通人。但是很意外的,它依然和琥珀有一定的联系。这种联系就是指电力和魔力的转换关系。

    给holoera供电的话,holoera依然能将电能转化成琥珀的魔力。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看上去完全没道理的情况,就连琥珀自己也说不清楚。

    琥珀这一整天都在进行尝试沟通自己的身体。之前虽然她的沟通失败,但是这不影响她使用一些更复杂(也应该更有效)的魔法。陆五暂时也就不打搅她,转而去了解一些更加明确的事情。

    从培训班回来两三个小时之后,陆五已经对自己现在所处的情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了。

    “现在我们只剩下一百二十多个士兵了?”陆五问道。

    他现在在一个大帐篷里——可以简单的理解作为处理公务的会议室。不过此刻里面只有他和红衣两个人。

    其实陆五这个问题问得很傻,因为连中队长都成了最高指挥官了,那么五六千号人马剩下一两百实在太正常不过啦。特别要说明的是,这剩下的一百二十来号人马中,有着五六十个是第三大队的人——就是之前跟着陆五这个中队长的人。这些人和陆五一样,就受过那么一天的军事训练,。陆五虽然年轻,但是比起这些人,至少在年纪上可以当大哥。因为按照年龄,他们都只等于地球上的高中生——根本不能算作士兵。

    也就是说,真正意义上,受过正规训练的士兵,其实只有五六十号人,其中还有十几个是伤病员。军官就剩下两个,一个是陆五,一个是红衣。

    “是的,就这么多了,除非我们进行补充……”红衣摊了摊手。“但是,我觉得这么多人已经太多了。”

    红衣这个人绝不寻常。在对付增长天的过程中,陆五就知道这一点了。他知道很多秘密,而且有着很大的能力,不管是战斗经验还是军事素质都是第一流的。当初红衣指挥着陆五这一帮名为新兵实为平民的十来号人对付硬皮怪的时候,那是战果赫赫,自身却是零伤亡。那是一场上不了台面的小战,但是却也充分显示了他的军事素养。更别说这一次的阻击战,其他人都死光了,就红衣一个能带着几十号人跑出来,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来。说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红衣似乎压根没打算架空陆五当老大——在其他人眼里(其实连陆五自己也得承认),红衣其实远比他更合适当这个什么“最高指挥官”。

    “为什么?”陆五很好奇。

    “陆五,我们已经没钱了。”红衣从自己手里掏出另外一个终端,同时示意陆五拿出自己的。这种异界智能手机有一个很有用的功能就是短距离的信息传送——就和宽带差不多,但是不依赖路由器。

    一份详细的报告被送到陆五的军官用户终端里面,

    报告简单但是数据详实,陆五很容易就读懂了——也许红衣不是不想当老大,而是这个家真的没什么好当的。

    整个十六军团事实上已经被全歼,人员都死光了,装备自然不会留下来。别看只有一百多号人了,但武器、被服、医药、帐篷之类奇缺,虽然陆五今天收获了不少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但实际上唯一拿得出台面的实际上就那两辆车——而且实际上,其中一辆因为过度使用的缘故,亟需进行维修,更换一下磨损过度的零部件,否则估计稍微出点远门就会趴窝。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别说维修的人工费什么的了,他们连购买零部件的钱都没有。

    不止如此,春季就要到了,而士兵们春秋装还没着落。

    士兵们——其实不止士兵,还有难民——身上还有最后一些钱。但是问题是官方虽然在发放一些免费的食品,但是他们只发放食品。更别说那些食物与其说是让人吃不饱,不如说是让人饿不死。

    人是不可能除了吃了其他什么都不需要的。所以,如果把主意朝着这个方向打的话,那么冲突就不可避免。

    陆五还记得自己当时被强征入伍,那个时候物资还很充裕,至少各种装备都很齐全的发放给新兵的。但是现在却是什么都没有了。所有剩余的士兵都和普通难民一样,领着最基础的食品。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除了一把枪(有些连枪都没有了)和士兵的身份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事实上,陆五都搞不明白这种情况之下,为什么还会保留着这么一支部队的编制?估计就算上头下令解散也不会有人反对,毕竟中队长小队长什么的不被人放在眼里,别的不说,那个大队长不也是跑了么?

    难道军队的编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撤销的?或者说,除非总督下令才能撤销?

    他向红衣问了这个问题。

    “当然不是。”红衣干笑了几声,有点尴尬的回答了这个问题。“有一种情况军队会被撤销,那就是所有的军官全部战死或者当了逃兵。”

    “所有的军官……”

    “对,也就是你和我都死了,”红衣说道。“或者逃走了。”

    “逃走……会有什么后果?”陆五突然问了这个问题。说句实话,他虽然知道前任大队长当了逃兵的事情,但是却不知道逃走会有什么后果。

    “其实也没什么后果,只是沦为通缉犯罢了。”红衣淡淡的说道。“找个偏僻的地方,躲一辈子也行,逃到冥月阵营控制的区域也行。总之只要不被抓到,那就是万事大吉。”

    陆五想起了琥珀的能力——虽然没有验证过,但是如果是琥珀这样的术士来抓人,不管躲到什么地方都会被抓的吧?

    “放心吧,”红衣也许是猜到了陆五心中的想法,“类似于我们这种程度的逃犯,就连看到术士们双脚的殊荣都不会有。除非有特别的理由,否则术士们绝对不会屈尊来追捕这么区区一个逃兵的。不过,”他的声音变了一个味道。“如果我们被抓住的话,”他伸手做了一个割脖子的手势。“这是唯一的命运。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扭转的命运。”

    红衣的这个动作简单,但不知为什么却让陆五感觉到脊背上冒气一股凉气。

    “那个……我问一下,过去我们的……情况是怎么样的?”陆五决定不考虑逃兵这个选项了。

    “正常情况下,每年春季我们会提交年度预算,由总督大人同意后,经军用购物渠道购买相应物资。”红衣说道。“发生战争的情况下,任何一支军团在处于修整状态时,都有权提交临时购买计划,总督会根据实际情况核准。这也是女妖之门普遍的情况。”

    “可是总督已经死了。”

    “所以我们的问题必须我们自己解决了。”红衣说道。“一大堆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那个……现在总督已经死了……他的继承人会继承这个位置吗?”

    “没有继承人。”红衣露出那种“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的表情。“没错,虽然总督常常会是世袭,但是合法程序上,总督的继承方式来自前任总督的推荐……他既然死了,那就不会有这种方式出现的下一任总督了。而且,现在的女妖之门……已经基本沦陷了。”

    从地图上能看得出来,就行政区域而言,辉月阵营还占着女妖之门的一些边角地带,例如他们现在所处的迦舍城。但是也仅仅是占据着一些边角地带罢了。

    陆五脑子里突然灵光一动,醒悟到眼前这种诡谲局势的背后的原因。说实话,这场面相当诡异,放在地球上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现在,陆五已经有些明白过来了。其实一切都很正常,很合理,和地球上也没啥区别,只是他之前没能领会罢了。

    “那个,红衣,本质来说,”他停顿了一下。“我们是被抛弃了,对吧?”

    这一次,红衣是真的苦笑了一下(而不是因为他那张苦脸被误会)。“你说的很对。”他用手指了指帐篷外面。

    “我们所有的人,”他说道。“都被抛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