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十一节 邀请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如果他不交呢?”一个部下问。

    “不会不交的,”大胡子很有把握的说道。“他为了那个女人,可是千辛万苦的回头深入敌占区的。哪怕他手里有魔法戒指,这也是非常危险的行为,虽说和送死还有一定区别,至少区别也不是很大了。这就意味着,那个叫琥珀的女人对他而言非常重要,甚至比他的生命更为重要!”他看了看部下们的面孔。“只要我们手上有人质,他一定会屈服的。”

    ……

    “这是城里送来的最新邀请,要你……各个部队目前最高指挥官去参加选拔会议。”红衣看着请帖,边看边说。“正规军的阿琪中校将选拔勇敢者组成特别部队,去执行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胜利归来者将会获得无上的荣誉……”

    “我可以不参加那个会议吗?”说到那个会议,陆五发现自己全然没有半点动心。不止是没有动心,甚至深觉无奈。说实话,虽然严格的说,在这个世界的时间还不算很长,但是总体来说却也觉得这个世界的人类和地球人类没什么太大区别,不管生理、心理方面都很相似,思维逻辑也没什么区别。但是昨天那个培训会什么的,却让人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人家的大脑回路和他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面对这一群明显已经被抛弃,正在(甚至是已经)逐渐出现生存危机的人,还大谈什么勇气、荣誉,这不是脑子进水是什么?而且就算真的想要靠着虚幻的“荣誉”或者“职责”来煽动人们的情绪,唤醒人们的热情什么的,你也不能先把那种杀戮录像放上一次,让人胆战心惊然后在提选拔什么勇士啊?

    陆五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对着红衣说了一下。

    “她是贵族,贵族大都是这种类型的啦!”红衣似乎并不惊讶。“如果我没弄错,那个阿琪应该是晚星家族的。”

    贵族?陆五为这个称呼略微惊讶。前面说过,他的本地语言能力是被高手强行赋予的,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免去了学习语言的艰苦和麻烦,坏处么,就是他必须以自己的母语(也就是汉语)的思维作为基础,来理解这个世界的语言。这意味着他很难理解语言文字之中蕴含的那种美。比方说,阿琪的名字叫做阿琪,就和琥珀名字叫做琥珀很类似,就是美玉的意思——当然这个世界不一定有地球上通常概念的玉,但是确实有类似的美丽石头。

    还有“贵族”这个词,这个词在本地语言中的概念和地球上明显不是完全吻合,但是却会自然而然的这么理解。

    “你不知道贵族?”红衣现在已经习惯于对于陆五那种“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的表情了。不过,一个来自乡下偏远的地方的年轻人,也许在发生这场灾难之前一步都不曾离开过故乡,那么很多东西不懂倒也是正常的(这很好理解,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上,人类都已经进行初步宇航探索的年代,非洲不照样生活着以渔猎为生,一辈子没接触过现代科技的原始人?)。“其实只要注意一下她的全名就知道了,贵族可是有姓氏的,她的全名叫做阿琪?晚星。只有贵族会有姓氏。”

    “有姓氏就是贵族了?那我也不成贵族了?”陆五一时之间搞不明白。

    “哈哈……你的意思是?”红衣那种苦相的脸居然也笑了起来。“你姓五,叫陆?”

    “不,我姓陆,名字叫五。”陆五也知道他的名字有点怪,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名字都是爹妈起的啊。

    这个笑话就更加好笑了,红衣也忍不住笑了好一阵子才平静下来。“好吧,陆五……我提醒一下,那个,我们自己私下里说说这种笑话没关系,大家笑一笑也就过去了。但是这种玩笑可不要在贵族面前开,事情也许会变得相当麻烦。”

    这个其中可能有涉及一些社会常识了。陆五不知道这些常识,但是又不能当面问红衣,只能旁侧敲击的问一下,或者等有机会找琥珀细细解释了。

    不过,想到琥珀,陆五却下意识的想起了琥珀的姓。琥珀的全名,应该叫做琥珀?虚颜才对,当然,平时只用称呼琥珀就够了。

    “那个,贵族不应该都是术士吗?”

    “哈哈,那是误解。”红衣并未察觉陆五的不对头。话说回来,正常情况下也不会冒出“这货莫不是个穿越者?”这种念头。

    “应该说,很多贵族都是术士,但是贵族不一定都是术士。术士血脉的隐藏和唤醒到底遵循一种什么规律,可是至今也没人搞明白的事。假如你搞明白了,估计你能立刻被晋升为大学者,到天空城市之上当教授去了……所以贵族都努力的想办法生育拥有术士天赋的子女,但是这种事情不是想要就能做到的。很多人没有这个天赋。阿琪明显就是这种类型。她小时候常常生活在天空世界里……所以常常做出种种看上去比较愚蠢的行为。但这只是他们不通世事罢了。那个阿琪中校……很快就会学会的吧。”红衣有些叹息的说道。“有时候并不是他们笨,他们只是不懂。”

    “那个……”陆五想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说句实话,他不知道红衣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他明显知道很多的事情,甚至有点知道得太多了。

    “你想问那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红衣说道。“其实很简单,她只是简单的想要进行一次筛选,把那些吓破了胆的,只能拖后腿的货色剔除掉。选择出依然保有足够勇气的战士,来执行她的任务。”

    “她就打算这样什么代价都不出,然后让人去冒险?”陆五愕然。

    “她应该就是这么认为的。可别说她什么代价都不出,想要在这种时节召开那个什么培训……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她只是不懂我们需要什么。所以说贵族们……特别是年轻的贵族们,常常不通世事。”红衣回答。“不过,碰几次壁后,她就会懂的。”

    “那么,我可不可以不去理会她?”陆五想着这个问题。他有很多事情要做,也许培训开会什么的也算一种,但是优先序列可以排的很后面了。

    “你要考虑到她可能为此的报复。”红衣倒是很容易的分析出了阿琪的心理。“她现在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多蠢,而你这种做法并不会让她明白自己的错,只会让她愤怒。她会报复的,她确实也有报复的能力。而且,一旦其他人没有响应……所有的怒火都会倾泻到你一个人的头上。这样的话,我们所有人可能一起倒霉。”

    虽然那边提供的食物很有限,而且除了食物什么都没有。但是有总比一无所有要好上很多。

    总之就要是去哄哄这位不通世事的贵族小姐……好吧,其实站在地球人的立场上,至少这种事情不会让人觉得无法接受。太多的人曾经为了上司一时拍脑瓜的决策而费神费力了。

    距离去开那个什么倒霉的会议还有一段时间,这让陆五能抽空去见了一下琥珀。

    琥珀的神情要比开始的时候好上太多了。可以猜测,虽然她现在还没能和自己的肉身建立那种关联,但是起码却已经有了一点点的眉目。当然了,哪怕已经不再算得上“惶恐”,但是“不安”却依然牢牢的缠绕在她的眉宇之间。

    她已经做出了一个大胆,但是却是目前唯一能说得通的猜测:有人控制了她的身体,想要让她回去。虽然还不能理解这么做的动机,但是其中的恶意却已经昭然若揭——如果琥珀就这么回去的话,那很可能要面临极大的危险。

    虽然琥珀是一个第一律术士,稀少而强大。但是眼下这种情况,一方面她的自身力量削弱到极致,另外一方面肉身又在对方的控制之下……就算是第一律的术士恐怕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之所以说是束手就擒,主要是因为对方明显不想杀她,至少是不想直接杀了她。否则的话,直接摧毁她的肉身就万事大吉了。

    可是这种情况下,琥珀却什么也做不了,或者说,她什么都不敢做。她现在之所以安全,主要是因为时间和距离的问题。前面说过,由于不同世界的时间流速存在差异(对陆五来说很神奇,但对于这个世界的术士而言,这早就是常识了),所以那个阴谋者肯定,也必须要耐心的等上很长时间。

    但是一旦琥珀的行踪曝光,当那个暗藏的敌人知道琥珀已经回到这个世界,那么情况就会截然不同。

    琥珀把自己现在的猜测告诉了陆五。这是她目前唯一做出的结论。接下去,她会想办法确认自己肉身的情况和位置,但是这只是一种尝试,不一定能成功。

    “那个,琥珀,你不能找到一个可靠的人吗?”陆五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所在的学院里,应该有官员什么的吧?”

    “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一个人可以这么做,有这么大的权力,甚至可以偷偷对我做什么……他就有很大的可能是学院的官员。”琥珀看上去很不安。“我不知道找谁安全……”

    “那么,院长呢?”虽然陆五不明白术士们的学院制度,但是学院什么的,应该有一个最高的院长才对。感觉上院长应该是很大的官才对——如果说这一切是院长策划的,那未免也太夸张了。

    “我们的院长不是普通人,她名列执政官议会之中,并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

    陆五一进会议室就后悔了。

    和昨天需要三个教师来开展培训的情况完全不同,今天来的人凑一个教室估计都勉强。想来昨天的培训什么的,大家其实还吃不准到底要发生什么。但是既然昨天阿琪中校就交代出底牌,那么今天不止一个人做出了正确反应:那就是不鸟她。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在意那些分配给难民的可怜食品的。而从职权方面来看,这个女人完全没有权力对他们做什么。

    别说没来的了,就连来的那些,都是一脸懊丧。

    不过阿琪中校进来的时候却显得意气飞扬。也许是来的人要比她预想的多吧。总之,她准备了一大堆地图,贴了半面墙。很明显,在来这个会场之前,她已经冥思苦想的构思了一系列具体实施步骤。其实她这么认真,本来哪怕不引起大家的赞同,至少也会赢得人们对她个人的认同。甚至哪怕是抱着怜香惜玉的心态也不应该唱什么反调,可惜的是所有与会者都深知生命的可贵,对她的努力哪怕不是言辞上给予反对,也是神情上表达不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