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十二节 动员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整个会议过程完全就是一片混乱。

    这个结果,其实从会议一开始的时候就可以确定了。因为会议一开始的时候,任何人都能看出,与阿琪那意气飞扬的脸比起来,其他人要么精神萎靡、要么面无人色,完全是两个极端的强烈对比。也许阿琪以为来的人都是乐于奉献,敢于牺牲的勇士。但是事实上来的人(比方说陆五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只是害怕她断掉难民的食品供应,让本来就很糟糕的生活条件更加雪上加霜罢了。如果没有这个担忧的话,估计来开会的人连一个小小的警卫岗亭都坐不满。

    看到阿琪中校居然这么真心真意,充满热忱的想让他们去送死,与会者自然是不甘心的。没人想死,特别是这帮人。事实上,能从那种灾难性的溃败中幸存下来的,起码都有几分眼色的,至少也是爱惜自己生命的,否则早就死在战场上,压根活不到现在了。于是各种各样的花招就出来了。要说打仗他们也许不怎么卖力,但是给别人的计划挑错可就起劲的很了。

    虽然说阿琪整理出来的地图和计划很完整,但是依然有一大堆人提出了一大堆反对意见,而且至少听起来有理有据,充满说服力。好吧,陆五听起来觉得挺有说服力的。

    阿琪虽然是个美女,属于有脸有身材的类型,但是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能力能够震慑众人,却也是没有的。大家只是看在救济食品的面子上来的而已。而且她的提议更是性命攸关,谁有信心和决心为了那一点点只能说饿不死人的救济食品,就不要命的跑到敌人的主场抓人?而且在场的人哪怕没有在战场上正面接触过凯查哥亚特的精锐,至少也在昨天的录像上看清楚了对方的战力。要抓一个凯查哥亚特的士兵可没那么简单。那些生物杀起人来,简直是砍瓜切菜一般,更有未知神秘力量,可以承受极大的伤害。

    这种敌人已经超出普通人类所能对付的范围了,要去抓的话,就让术士们去抓吧。当然话说回来,其实大家也知道术士们动手也不一定行得通。因为冥月那边正在和凯查哥亚特交战,他们可是真正的投入大批术士军团的,不照样打得热火朝天?还据说还被凯查哥亚特多次击败,损失惨重。

    阿琪的作战计划很快就被一群牟足了劲的人驳斥得体无全肤,她自己都有点哑口无言。其实在边上的陆五能够看得出来,其实这个计划有一定的可行性,稍微加上修改,也许就能用。大家这么反对,其实就是怕死而已。但是怕死这种事情,以一个军人的身份说出来还是很丢脸的,于是就只能针对计划里的圈圈框框,地理位置等细节问题来挑刺。而这位贵族小姐明显没有太多实战经验,鸡蛋里面挑骨头不要太容易。

    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原定作战计划完全被推翻,这个议题彻底的开不下去了。于是议题就变成了“制订一个可行的作战计划”。这个当然就更不可能了。下面的人理所当然地闹成一团,会场乱哄哄的,就连少数几个原本另有打算的人也发出了不满的起哄牢骚声。

    最终,这位不通世事的贵族小姐连连挥手让大家安静下来。等到会场恢复平静,她才开口说:“我们要综合一下意见,一个个的说,不能一哄而上。”

    就连陆五也看得出来,所谓的“合理的作战计划”是完全不可能在这场会议中定出来的。因为,想都不用想,关键不在于这个计划到底是怎么样,是不是有可行性,而是没人愿意参与这种危险的抓捕任务。想要一群已经损失了绝大部分士兵、军官和装备的残兵肩负起这样的任务,完全就是痴心妄想。于是会议从刚才的混乱场面变成了一个个都在踊跃举手发言的场面。踊跃是踊跃了,秩序也是秩序了,哪怕嘈杂声也少了,但是提出的意见却是彼此矛盾,各有考虑,总之就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还是彼此不兼容的那一种,根本就不可能变成一个可行性计划。

    阿琪还犯了一个错误,居然一时沉不住气,被人转移了话题,和人争辩起战术理论问题来了。这种争论当然绝不可能获胜——人家就是为了转移话题,混淆会议内容来的,只要你和他争论就是输定了。再说了,理论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争得出胜负?战争这种东西,除非是面对面分出一个胜负,否则肯定是关公战秦琼,或者说纸上谈兵。

    陆五没参合进这场混乱的讨论。这一方面是他本身压根不通军事谋略——虽然作为网络发达年代的地球人,陆五对军事有着天然的爱好(就像一个男孩都会本能的喜欢玩具枪一样),但是这里可是异世界,而且是科技魔法混合,发展水平不输给地球(假如不是更高的话)的世界。他对这里的战争实在比较无知。另外一方面是因为眼下如此混乱的会议,一大堆试图把水搅浑的人,也不缺他一个了。总之,他只需要在这里浪费时间,耐心等待会议结束,然后走人就行了。当然下一次会议的时候,他就会进一步考虑到底要不要再来了。

    他现在就坐在一个并不算后排,但是也不靠前的位置,以吃瓜群众的角度观察着这场绝不可能有结果的争论。说句实话,陆五觉得想要制订一个合理可行的作战计划真的一点也不难。阿琪只需要做出一个承诺,那就是无论出现怎样的情况,都不会让与会众人进抓捕行动队。这种话只要一出口,眼下的混乱和争论必定在几秒钟内自动平息,所有人转而群策群力的提意见想办法制订一个可行的行动方案。

    可惜的是这事情简单,但说要被看穿却也不容易,至少对阿琪来说不容易。在一场旨在浪费时间的争论告一段落之后,阿琪终于勉强拼凑起了一个作战计划的框架。当然了,大家照样对作战计划各种细节进行吹毛求疵,使得它完全没有成长的可能性。

    陆五开始在那里走神,考虑着自己的未来。话说回来,高手今天很安静——不知道在干什么。不过这也正常,人多眼杂的时候,高手一般都保持沉默。不过他们的未来……虽然说高手很有信心,但是陆五的信心其实没高手那么大。

    站在世界的巅峰之类的话,说出来鼓鼓劲是很不错。但是却不能拿过来细细的想。细细想的话,估计会觉得那实在是一个高不可攀的目标,以至于让人瞬间丧失了攀爬的**。

    “……那好,我亲自去!让你们知道这绝对行得通!”

    这一身喊叫让眼观鼻鼻观心的陆五都震动了一下,然后他才注意到阿琪那气鼓鼓的面孔。看样子这群人中终于有人犯下大错。原本大家只要转移话题或者吹毛求疵以求拖过今天的会议就行(下次的会议估计就没几个人来了),但是人多口杂,智者千虑也必有一失,何况在座的还不一定算得上智者——有人的言辞明显过了边界线,把美女中校给激怒了。

    陆五刚才正在走神,所以没听清到底是谁说了什么话。他只能依稀记得刚才某个人在指责阿琪不体恤别人,让别人无谓的冒生命危险。原本那女人就处于半抓狂状态,被这么一刺激,直接发作了。

    这是……要付诸行动了?

    “我自己带队,有没有自愿者愿意和我一起去?!”阿琪大叫道。

    这一下,就直接拆穿了西洋镜,阿琪的声音虽然大,但整个会场突然之间一片寂静,更无一人答应。

    她又叫了一次,同样没人回应。每个人都在装聋作哑。正常点的垂下头默不作声,掩耳盗铃的则四处张望,假装对着几乎没有任何家具的会议室某个角落感兴趣。

    这一下,所有之前的的问题都被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回答了。阿琪再傻,也明白过来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什么作战计划不完美啦,什么地形不是这么判断的呀,什么军事原理不是这样的啦,统统都是推脱之辞罢了。

    “原来是这样……”她冷笑着环视了一圈。

    “这个,我们现在装备损失殆尽,根本无法支撑这种行动……”不知道是谁,硬着头皮说出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这个简单,我保证,谁跟我走,那么由我这边提供二十台外骨骼装甲。”阿琪说道。“最新型的!”

    她寻找着说话者,但是那个人只是说了这一句话就不出声了。所以下面依然保持着沉默。

    二十台最新型的外骨骼装甲虽然好,但是要说用自己的命去换,却有些不值了。

    这里就显得昨天那个录像绝对是败笔中的败笔。在普通人类的认知中,外骨骼装甲是很强力的装备,对付普通人类轻步兵完全算得上是一件利器。也许对付凯查哥亚特的部队一样有效。可惜的是大家昨天看的录像完全毁灭了这点侥幸心理,这玩意对付凯查哥亚特的军队就明显有点不够看。昨天的录像上那些大屠杀的场面可是清清楚楚的,人家一刀子下来,外骨骼装甲其实和纸片也没啥太大区别。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阿琪满腔怒火,但是一时之间却对这些胆小鬼无可奈何。她知道自己和这些人之间又不是上下隶属关系,人家真的不鸟她,她也干不了什么。如果是上下隶属的话,还能强制指定几个人跟着她,但是现在却没什么好办法。

    “中校,”就在她满腔怒火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门口一个声音叫起来。“有您的紧急通讯。”

    这个意外插曲给了她一个下台的机会。阿琪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终端,上面的指示灯瞎闪一气,提示音却因为响太久而自动关闭了。要不是刚才那么嘈杂,其实她早就该察觉有人找她了。她一脸气鼓鼓的神情离开教室,来到边上一个无人的小房间里,然后打开开关。

    电子设备上,浮现着一张熟悉而严厉的面孔。

    “阿琪,情况怎么样?成功了没有?”那张面孔用平静得毫无波澜的声音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