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十七节 迦舍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我一直搞不明白一件事情,”陆五看着城市的尽头。前面说过,这座城市并不大,站在最高建筑的顶楼,可以将整个城市,甚至包括远处的难民营一起尽收眼底。“这里为什么只有一条路?”

    而且这路并不大,也不宽,更别说看上去很萧条。不,何止是萧条,应该说常常半天都看不到一辆车。比起这座城市要负担的东西——也就是如此之多的难民——而言,这条路别说交通动脉了,连毛细血管都算不上。

    这么多难民每天要消耗掉的物质,哪怕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如果在地球上,这条路注定要车水马龙,一天至少能通过一整支运输车队,但是这个世界的人似乎不通过道路来运输。

    “他们没那么需要。”高手直截了当的指出了这一点。“事实上,地球上也没那么需要,据我所知,在地球上,公路并不是最有效的运输方式,在它之上还有铁路和航运。”

    “但是这里没有水域,而且也没有铁路。”陆五立刻指出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哈,但是这里有着地球上没有东西,”高手懒洋洋的说道。“你看,那个东西来了。”

    夕阳光辉之下,能够隐约的看到远方出现的那个东西。过来好一阵子,陆五辨认出那是什么。

    如果要形容,那应该叫做悬浮火车。当然了,它没有受到轨道的限制,所以它的车厢的形状是不固定的,各种各样的都有,甚至包括碟型和椭圆形。但是本质来说都是一回事,一大堆悬浮在空中的车厢,在一个火车头的拖拽之下朝着这边而来。

    幸好陆五之前已经见识过这种“反重力车”了。既然汽车可以没有轮子,那么火车没有轮子也很正常。而且,就人类的直观感受来看,这些依靠不知名的原理悬浮在空中的车厢应该能比它们在地球上的同类装更多更重的东西。

    “这个就是”

    “没错,这个东西,按照地球的话来说,火车,才是这个世界的运输主流。”高手说道。他注意到陆五的目光被那空中宛如蛟龙一样蜿蜒飞来的火车所吸引。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偶然,但是这种车子在空中也并不是直线前进的,而是似乎在反复弯曲折叠。它真的很容易让人想起神话中飞空的龙。

    “搭档,这两天你应该想明白了吧?”

    “想明白什么?”陆五把注意力从那辆如蛟龙一般的悬浮火车上挪开。

    “这个世界的法则。”高手说道。“不是那些物理上的,而是社会关系方面的。”

    “有点懂了,”陆五说道。“归根结底,就是两个东西,贝利卡,还有权限。”

    “不是很贴切,但是勉强还是合格的。搭档,我建议我们必须充分利用我们现有的条件。”高手提醒。“现在我们的条件太好了,简直就像游戏里开外挂一样,不用可惜。”

    “什么条件?”陆五还没搞明白高手的意思。

    “琥珀!”高手立刻回答。“一个第一律的术士可以帮我们,想想看,这是多么大的优势。”

    “可是琥珀她”陆五觉得老是依赖琥珀实在有点过意不去。在地球上如此,现在到了这里还是如此。但是这么说出来又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他采用了一点委婉的说法。“不一定肯帮忙。”

    “搭档,你现在还看不出来?现在她可很乐意帮忙的啊。”高手的声音里满是恨铁不成钢的味道。“搭档,你真的感受不出她的不安吗?”

    陆五坦率承认自己比较迟钝。但是话说回来,琥珀不安是正常的,她现在遇到了一个巨大的麻烦(甚至可以称之为危险了),她的身体被某个怀有恶意的人藏起来了。而琥珀一时之间却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这种情况下,只要是个人,就不会安之素然的吧?

    “不是那种不安,是对你的搭档!”高手把手机声音调到最大,甚至让耳膜都有些刺痛了。“在地球上,她蒙你收留——这没关系,很正常。但是现在回到了瓦歌,她居然还要再次蒙你收留——否则她就不知道该去哪里了。”

    “什么?”陆五真的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事实上他觉得两个人的彼此关系,他需要琥珀的程度可远远超过琥珀需要他的程度。也就是说,两个人中,处于弱势一方的应该是他而非琥珀。

    在地球上,遇到琥珀简直是一个奇迹。事实上,如果没有遇到琥珀的话,陆五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连在大城市里生存都是一个问题。像他这种人和“人生失败者”的距离已经无限的接近了。(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怎么说也和成功一词扯不上关系吧?)

    但是遇到琥珀,事情就立刻不一样了。毫不客气的说,琥珀改变了他的人生——向着好的那一面。更别说琥珀还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美女。而男人总是对美女总是更加宽容一些的。

    总之,种种因素使得陆五完全没有理解到此刻两个人的处境和关系:在地球上,琥珀靠着他才在那个完全陌生而险恶(某种意义上确实如此)的环境下生存下来,而在这里,这种状况继续保持。如果两个人就此互相告别,那么琥珀即将面对的麻烦和危险远比陆五面对的麻烦和危险要大一些。

    “所以,搭档,”高手循循善诱。“反正她暂时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也没办法离开我们。这种情况下,让她帮忙不但不是坏事,反而才能让她感到安心。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高手,你的意思是”陆五突然问道。“我应该去参加那个冒险队伍?”

    “当然,天予不取,反受其咎。这样一个机会怎么能放过?你不是说了,这个世界的本职就是贝利卡和权限,看看我们现在多少钱?”

    “差不多八万贝利卡。”陆五说道。比起上午只有那么一点点钱的状态而言,现在他简直就像是暴发户。至于权限么基本上就是最低的那一档。甚至连阿琪之前许诺的最新型号的外骨骼装甲,都超出了陆五的权限。也就是说,哪怕他有足够的钱也不能买。当然实际上他也买不起,那种装甲一台的价格就高达十万贝利卡。

    “微不足道,”高手说了一声。“任重而道远呢。”

    “要挣多少钱?”

    “起码也要等我们拥一台浮空要塞才够吧。”高手是毫不客气的提出了一个陆五连想都不敢想的要求。

    那可是六万亿啊——更别说猜也猜得到,那是这个世界需要最高权限档次的武器。

    “我们过去会怎么样?”陆五想起那种全身散发着橙黄色光芒的怪物是如何挥舞着镰刀,轻松的将一台钢包铁裹的外骨骼装甲一刀两断的——而且不是那种横向的拦腰截断,是从一侧的肩膀斜砍到另外一侧的腹部,从上到下,一击将外骨骼装甲砍成左右两截。那场面虽然只是那段颇长录像之中一个很短的片段,但是想起来却会让人头皮发麻。“我们对于那地方可是一点也不熟悉啊。”

    阿琪其实需要的向导和优秀的侦察兵——但是陆五可是统共才受了一天的军事训练,真心不是干这个的料。虽然别人误会他之前曾经独自返回被凯查哥亚特占领的故乡,并救回琥珀。但是陆五自己可不会搞错自己的实力。

    “嘿,怎么说你也是地球人,多少停过南郭先生的故事吧?二十台最新型号的外骨骼装甲这可不是一般的诱惑力,很可能有三四个,甚至五六个人都会加入,”高手说道。“只要混在队伍里就行啦。”

    “对了,大胡子那帮人不会死吧?”

    “不会的,他们只是呼吸麻痹,休克了而已。二十四小时之内只要被人发现就能救得回来。”高手蛮有把握的说道。“而且还因为大脑受到剧烈冲击的缘故,他们会短暂失忆。”

    “迦舍城?”一个中年男人走出悬浮火车的车厢,看了一眼前方的小城。通常情况下,这种火车只运货,不载人——但是那是通常情况。

    他的身材中等,没戴帽子,露出一个光溜溜的头部。至于的脸部则显得鼻子很高,眼睛深陷,而且留着一脸比较少见的大胡子。看到这张脸就会莫名的给人一种感觉:他并不是刻意留这么一脸络腮胡子的,而是这胡子实在如杂草一样充满了顽强的生命力,根本就是斩之不尽断之不觉,稍微一小段时间不打理,它就立刻重新占领阵地。

    男人的身上穿着一件对这个季节而言非常单薄的衣服。这是一件淡蓝色的单衣。虽然说还没到丝绸这个程度,但相当而言,它更适合春夏之交的时候穿在身上。当然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须知人类的耐寒能力差异非常的大,同样的气温,有人需要穿棉袄有人只需夹克衫就够了。所以这身打扮最多让路人好奇的多看他两眼,还不到能激发人的好奇心看个究竟的缘故。

    但是只有细细的盯着他的衣服看,才能注意到这件衣服并不寻常。淡蓝色的布料里面,同样藏入了淡蓝色的金属丝——只比布料的颜色稍微多那么一点点金属光泽,哪怕有着很敏锐的观察力,若不是盯着细看的话也绝对看不出来。

    男人身后,又走出来一个年轻男子,他穿着和同伴同样的衣服,露出一头短短的头发。

    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两个人是同伴。双方同样在打量着这座城市,但是神情安全不同。中年人脸上满是一种怀念,而年轻人的脸上则是一脸好奇。

    “迦舍”留着大胡子的光头中年人轻声的说道这座小城的名字。

    “古怪的名字。”他的同伴皱了皱眉头,说道。

    “几百年前,有人在这里召唤了一支来自异世界的种族。”中年男人说道。“那个种族名字叫做迦舍,也许是这个种族的领导者叫做迦舍反正就那么一回事。他们原本是作为佣兵而来,但是却起了异心,想要在这个世界争得一席之地。他们风光过一段时间,甚至在这里建造了属于他们的城市。”

    “然后呢?”这个历史故事引起了他同伴的好奇心。

    男人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我上一次经过这里的时候,据说这座城市的郊外,时不时还能挖一些稀奇古怪,不属于人类也不属于任何野生动物的骨骼。”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