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十八节 光头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你是本地人?”年轻的那个问道。

    “不算是,”他的同伴回答。“不过这里已经是女妖之门的边缘了。虽然城镇不大,却也算是一个必经之路。”他摇了摇头。“当年我就是从这条路离开女妖之门的,没想到有朝一日我还会回来。”

    说话的时候,光头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这口气长得简直像要把自己心中的郁闷全部吐出来似的。

    “从这里出发,去学院?”

    “去学院。”光头说道,脸上露出一份苦涩的笑容。“那个时候,我还年轻,以为自己肯定能为自己弄到一个称号,荣归故里。但是毕竟那太遥远了”

    “你想得到一个称号?哈,怎么可能呢”他年轻的同伴笑了起来。“你又不是贵族出身啧啧,如果真的能得到一个称号,可就意味着一个全新的贵族家系被创建啦!所以根本不用想的,所有的贵族都会拼尽全力来反对你,贬低你!哪怕十分都会被硬贬低成五分的。除非你真的能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否则这只是一个梦!”

    他说话的样子很轻松,充分说明他从来不曾有过这种幻想。

    “像我们这种类型,是不可能的啦别说这个了,你不是说这里有人等你吗?”年轻的那个左右环顾。但是这个车站太干净了,除了一些机械的或者是非机械的搬运工之外,看不到有迎客的人。

    “是有人等我。”光头也有些疑惑。“他就在城里或者城郊。该死,那个混蛋不会忘记了我今天来吧?我出发前明明通知过他的!该死,他甚至没给我回应!”

    “混蛋?”

    “是,一个典型的混蛋。轻浮、愚蠢、爱吹牛而且老是赌博输钱,偏偏又自以为自己是聪明人的白痴。”光头恶狠狠的说道。“还有过喝酒打架的不良记录,不知道给我拖了多少后腿。我一点也不喜欢他。但可惜他和我有同一个妈!”

    “你弟弟?我记得你提起过。”年轻的那位笑了一下。如今早就不时兴什么兄弟姐妹啦。只有女妖之门这种偏僻地方还存在着。当然了,这其实也颇值得羡慕的。

    “如果真要这么说也行!那个混蛋,明明知道我一旦成功他会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偏偏那个混蛋还好死不死的给我拖了好几次后腿!”

    明显已经不会有人来了,所以他们就不得不劳动自己的腿,朝着城市那边走去。不过走了半路的时候,前面有一伙人走了过来,似乎抬着什么。

    光头毫不意外的看到抬过来的是几幅担架。

    这地方的情况,他们出发之前就有所了解。所以他们很自然就明白,这么几十万失去秩序,混乱不堪的人群中,任何罪行都有可能发生。当然,城里会好一点,至少有人帮忙收尸。比如说眼下就是一个例子。

    抬着担架的人几乎都扛着步枪,一看就知道是士兵。

    领头的那个士兵不耐烦的挥挥手,示意两个挡路者让开。光头没动,但他年轻的同伴拉了拉他的肩膀,把他带开原地,让出路来。

    “等等!”士兵身后,一个军官指着光头。“你等等!”

    光头脸上露出一个令人恐惧的笑容。他神色平静,但是如果细看他的眼睛,就会发现其中那种傲慢已经被激发到一个可以称为“愤怒”的高度。他看着面前的军官,仿佛在看着一只蝼蚁。

    “很像,”军官并未发现他已经站在一个火药桶边上,只需添加一丝火星,就能让人粉身碎骨。“这么说,你应该就是他的家属了?”

    “家属?”就算是光头都吓了一跳。“什么家属?”

    “这位!”军官不以为然的示意部下空出一个缺口,然后他掀开担架上倒霉蛋身上的铺盖,露出一张和光头非常相似的面孔来。除了五官之外,两张脸上都长着大胡子。任何一个人都能从这两张如此相似的脸上看出两个人之间存在着紧密的血缘关系。

    担架上的人脸色苍白——不是正常的,甚至不是病态的,而是一种死气沉沉的苍白。他的眼睛紧闭,嘴巴松弛。一股臭气在空气中弥漫,清晰可闻。

    光头凝视着担架上的人体,脸上抽搐了一下,仿佛一只蚯蚓钻进了他的脸皮之下,又或者有一块肌肉或者肌腱突然之间失去了控制,自行其是起来。

    “你弟弟?”年轻人问。他的这个提问很鲁莽,但是却情有可原。光头有个兄弟,有父母(虽然已经过世了),但是他什么都没有。事实上,他虽然有点羡慕光头,但他并不真的了解同伴此刻的心情。他知道有“亲人”这个词,但是他也仅仅会写出和读出这个词而已。

    光头的脖子僵硬的弯了弯。“怎么回事?”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郊外的地上的躺了一个晚上。”军官说道。“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死啦。身上没有外伤,大概是冻死的吧。其他几个人你们认识吗?”

    光头走上前,蓝色的光芒沿着玄奥的纹理,在衣服之上闪动着,编织成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图案。尽管他的衣服的颜色也是蓝色的,但是此刻他身上的光芒是如此的醒目,以至于让所有的其他人都吓得目瞪口呆。他的手放在死者的脸上,下一瞬间,从他手接触的位置开始,整个尸体连通衣服一起变成了灰烬。

    不,与其说是灰烬,不如说是飞烟。因为担架上并未留下残灰。不过,不可思议的是,担架和上面的被褥却平安无事。

    光头动作僵硬,做完这件事情后,他似乎根本没看见四周其他人,迈步向前。而明白他身份的这些普通人纷纷退开,不敢挡在一个强大的术士面前。科技和魔法构成了这个世界的文明,但截至目前,魔法占据统治地位。

    光头走路的时候,上半身僵硬的简直像是一个木偶,但是下半身依然保持着正常的灵活。而且随着脚步一步一步的迈出,他的动作开始慢慢变得正常起来。

    “喂”他年轻的同伴最终拉住了他。“喂,没事吧?”

    “不,我很好。”他的同伴露出一个笑容,但是这反而让人更加不安。

    “那个,刚才你的弟弟”

    “有人杀了他!”光头再次笑了一下,如猛兽一样露出他白色的牙齿。“一个术士!”

    “哈,不可能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哪里来的术士?”同伴不解。“如果我没弄错,只有我们两个被邀请过来。”

    而且酬金不高,若非闲着无事或者带着思乡的情绪,否则谁会来这里呢?

    “一次刻意的谋杀。”光头说道。“有人用魔法麻痹了他们的身体或者大脑,然后把他们丢在郊外活活冻死。至少是个第四律的术士!”

    这是一次公然的示威和报复呢,还只是一次偶然的事情呢?

    尽管从感性角度而言,后者的可能性很低。但是他刚才脑子里已经一个个的回忆着那些可能对他进行报复的敌人了。所有的这些敌人中,几乎没人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这次谋杀表面上可以极大的伤害他,但是实际上除了激起他的怒火之外没有其他帮助。毕竟,对他来说,这个不成才的弟弟是他的拖累而不是他的助力。有人会帮敌人去掉一个拖累吗?哪怕这确实会在精神上给予敌人打击。术士们是理性的生物,他们不会做这种毫无利益可言的事情。

    除非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这一切都是秘密的,或者说,藏在他心里的谋划,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他想不出有什么敌人能够打听到这个秘密——除非是第一律的魔法。那类魔法可以直接从时间长河之中读出未来,预判一切。但是很幸运(或者说很遗憾),第一律术士稀少得简直如不存在一样。虽然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但是却也不相信自己能惹来第一律术士的关注。

    “你确定?”他的同伴疑惑的问道。

    “我刚才感觉到了非常清晰的,魔法的残痕!”光头回答。“就在我弟弟的尸体之上。”

    如果没有这个发现,他此刻早就如雷霆一样的爆发,并且四处搜寻那个杀人凶手了。但是如果是一个术士,而且至少是个第四律的术士,他情况就不一样。光头从身上摸出剃刀,一边走一边刮掉脸上的明显特征。

    这次意外给他的打击之大,不亚于被一道从天而降的雷霆正面命中。但是在完成他主要目标之前,就算是雷霆灌顶,哪怕必须从胳膊上咬下一块肉来,他也会忍耐。

    唯一的问题是,那力量相当的弱小。当然,这说明不了什么。也许就是那个术士刻意的抑制自己的力量。

    所幸这个城市不是很大,一小段时间后,他和他年轻的同伴就来到的目的地。迎接他们的是一个年轻的女性,身穿着一件代表身份的军官制服——无需太多的时间,他们就认出这个女人正是他们的雇主。

    “你们来的正好,”阿琪看上去很满意。“这几位都是我们的队员。”他指着边上一帮人。“先介绍一下吧”

    “我叫白灰,”两个术士中年轻的那个首先开口,用明显不是本名的名字做了基本的自我介绍。“这位是光头。”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