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十九节 吞噬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哎,别人过节放假,我去加班悲剧

    向各位读者抱歉一下,昨天实在没办法上网。

    目光所及,全部是黄色和绿色的碧野。

    这地方的气候,如果放在地球上,大概可以被认为是靠近热带的亚热带吧。虽然是冬天,但是草木并不会彻底的枯黄。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用黄色和绿色在这片大地上信手作出一副鬼斧神工的巨大画作。

    也许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民族天性,陆五看到这片草原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可以开辟成大片农田。

    当然,这里没有农田。不止没有农田,连道路都没有。不过后者很正常,这个世界有着“反重力矿石”(正式名字叫做共鸣石)这个上天馈赠的宝物,使得他们很早以前——也许在迈入热武器年代之前——就点出了“火车”这个科技。而且是要比地球上夸张无数倍的无轨悬浮火车。

    总之,虽然不知道背后真正的细节,但是这个世界确确实实的完成了一件几乎是彼此矛盾的事情:在工业化的同时,保存着近乎完好的自然环境。

    陆五坐在车上,用一种不怎么舒服的姿势看着外面的风光。前面说过,这个世界的车子速度不快,却胜在平稳。虽然有所颠簸,但是还在人类的极限范围之内。至少陆五坐了半天车也没有感觉到五脏六腑有翻腾的迹象。

    这辆车子上一共八个人,阿琪,两个术士,还有包括陆五在内的五个人。

    陆五其实对两个术士很好奇,这是陆五来到这个世界后,见到的(除琥珀之外的)头两个术士。两个术士一个叫白灰,一个叫光头。任何人都能明白这两个人说的不是自己的本名,而是类似于绰号的玩意。“光头”这个名字的来源无需细说,只是在说明一个显著的生理特征。而“白灰”这个名字可能是来自他的头发——这个人一头黑色头发,但是却有一小撮的白毛,非常的明显。

    白灰看上去三十岁不到,哪怕年纪比陆五大些,也大得很有限。而光头看上去四十岁开外。白灰是典型的东西方混血儿外貌,而光头则完全是欧洲人的特征。就外表神情而言,他们看不出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之处,最多只是表情冷淡一点,不太爱搭理人。就感觉上而言,距离高手说的是“以太之海中最可怕的海盗”什么的察觉实在有点远。

    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两个术士中,光头是领导者。当出现什么问题的时候,白灰总是出面说话的那一个,但是每次遇到什么比较大的抉择难题的时候,他都会主动的征询光头的意见,并且都会按照光头的意见办。

    他们坐的是一辆八个轮子的越野车——极像地球的敞篷装甲车,但是车皮很薄。车子上的座位阶层分明。一名驾驶员,边上是作为领导者的阿琪,然后她身后是两位术士。当然,其实两个术士的座位有点宽,完全能容得下第三个人,可是其他人都觉得,与其让两位术士坐的不舒服,不如其他人稍微挤一挤。

    也就是说,除了陆五之外,还有四个人。呃,这算是一件好事,至少扮演“南郭先生”的时候,一时半会不会露馅。

    也许是术士们起了一个坏头,除了陆五傻傻的报上自己的真名之外,其他人都在这方面玩了个小花招。陆五左边的这位叫笑笑——这是一位三四十岁,高个子的中年人,脸上的神情严肃的仿佛是要去参加葬礼一样,从陆五第一眼看见他现在,笑笑的脸上就从来不曾出现过笑容。陆五右边的这位叫做盒子,完全看不出他和一个真正的盒子有什么联系,一定要说的话就是他长着一张方脸。另外两个也一样,一个自称自己叫十三,也许他只是随意选一个数字作为自己临时的名字,却不知道这个数字在地球上是不吉利的象征。最后一个就是开车的那一位,他干脆的自称为“司机”。

    五个人在年龄上明显分成两批,司机和笑笑年纪相似,都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其他人则和陆五类似,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不过,陆五虽然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信心,但是却也不记得自己曾经看过十三、盒子和司机这几张脸。相反,笑笑他却有一点印象——应该是在那些培训和会议上见到过。

    除了八个乘客之外,这辆敞篷车还带了其他许多物资,其中包括一台外骨骼装甲。不过带上这个东西并不是为了作战。事实上,最初的时候陆五还以为他们都会穿上一套外骨骼装甲(考虑到阿琪许诺的报酬,这是很正常的猜测),但是现在他明白这种想法是错的。

    外骨骼装甲虽然是非常强力的战斗装备,但是它的可靠性却远远比不上车子。它有着太多的关节,这使得它磨损远比车轮厉害得多。所以它虽然有着种种优点,但是在缺乏维护的情况下,外骨骼装甲绝不是远途的好选择。正常情况下,一副外骨骼装甲每使用十来天就需要保养维护一次,如果不保养那就不好意思了。机械什么时候出故障,或者是出什么故障(比方说某个关节直接罢工倒还好,要是能源系统出故障,很可能直接把里面的驾驶者煮熟)那就完全听天由命了。请注意,这是正常情况,满负荷运转的情况是另行计算的。

    而这趟旅途,按照他们原定的计划,单程就需要十五天,返程、战斗什么的另算。

    相反,车子在这方面的要求低得多。前面说过,这个世界有着非常发达,远超地球的能源存储技术,所以车子能够在完全没有后勤的情况下开上个把月不成问题。车子里装上外骨骼装甲,完全是为了以防万一。

    “前面有人。”眼睛最尖的盒子叫起来。

    司机减慢车速,几个人很快就都看到了前方另外一辆车,或者说,几辆车。一群人正在那边忙碌着。

    原本陆五以为他们可能会是唯一一批朝着敌占区前进的队伍。但出乎意料之外的,他们并不是绝无仅有的。一路上,这是陆五看到的第五或者第六批人了。

    车子在一个安全的距离停下来,阿琪做了一个手势,于是笑笑和陆五下了车,朝着那些人走过去。

    这些人正在做一件简单的事情:汽车维修。一辆装满各种工具,散发着钢铁和润滑油气味的车子停在边上,而一群人正围着另外一辆车——在陆五来到之前,这辆车已经被拆的乱七八糟,大量的零件散落在四周。人们虽然忙碌的在修理着那辆明显抛锚的汽车,但是却不是那种“遇到大麻烦”的表情,而是充满收获的喜悦。

    稍微观察一下就能从种种细节看出真相:这辆被拆开的车是被人遗弃在这里的,而这些人的目的就是修好这辆车,然后把它带回去。

    而陆五这一路上看到的几批人都是如此——他们过来寻找那些在逃难时被迫放弃的物资的,而这些因为故障抛锚而主人被迫抛弃的车辆是其中最好的一种。将其修好后带回去。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做法。这些车子已经是无主之物,被修好带回去也是废物利用。

    “日安,”笑笑出声打了个招呼。“看来你们收获不小。”

    “日安,”其中一个看上去像是首领的拾荒者站起来,他们认出了陆五和笑笑身上的服装,所以显得有点畏惧。难民营里,已经有不少的士兵失去了荣耀,变成了危险的强盗。“几位阁下,你们”

    “我们只是路过。”笑笑说道。“不过这里已经太接近危险区了,听说有凯查哥亚特的士兵在这里出没。那些可是异类的怪物,很危险。”

    “没问题的,无上圣主会庇护我们的。”那名拾荒者骄傲的示意自己身上悬挂的饰品。“他会在敌人的眼皮底下保护他的信徒,那些怪物看不到我们的。”

    “这个有用吗?我的意思是,它真的发挥过作用?”

    “当然,阁下。”对方用明显不高兴的口吻回答。“就在昨天,我们一次性遇到了三个巡逻的怪物。那个时候我们一时来不及隐蔽,等到察觉它们的时候已经没办法躲了。眼看着就要撞上了。于是我们每个人都拿出圣徽祈祷——那些怪物就好像看不见我们一样,掉头离开了。”

    “祈祷”笑笑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无上圣主的圣徽(这个东西现在很常见,而且经常被作为小礼物互相赠送)。“只要向他祈祷就有效?”

    笑笑又追问了一些细节,以确定这个人说的是一个真实的事情而不是虚构的谎话。等到没什么可问的,两个人就掉头回到自己的车上。

    “情况怎么样?”阿琪问道。

    “有很大的可能性是真的”笑笑皱了皱眉头。一次是偶然,但是三次、四次、五次之后,就没办法再把这种事情用偶然来解释了。“凯查哥亚特的士兵似乎真的不会攻击那些携带着圣徽的信徒。他们相信无上圣主可以在敌人面前隐藏他们,让敌人看不见。”

    “切。”阿琪明显表示了不屑。她可不相信这个。这段时间里,难民营里出现了相当多的谋杀案。不少受害者身上可都有着这种小饰品哪。但是这一次次的事实又没办法解释。今天他们遇到的每一批人都宣称过有这种经历:在仓促之间遭遇凯查哥亚特的部队,但因为无上圣主的庇佑而幸免于难。

    “现在他们越来越大胆了,”笑笑说道。“据说,已经有人去过那些被遗弃的城市,并且安全返回了。”

    这一次由于军事上压倒性的失败,所以几乎所有的城市都被放弃,居民撤退到边境,形成现在的难民营。当然,这些被放弃的城镇里,总会有那么一些没来的运走的,有价值的物品的。甚至有很多大型的昂贵设备——只要有耐心,就能用蚂蚁运粮的方式把这些东西一点点的搬回来。虽然感觉上这活很麻烦,但是只要没有危险,那么这可比呆在难民营里等死要强上太多啦。

    “我们要改变计划吗?”司机问。

    “不,原计划。”阿琪说道。“我们不能攻击凯查哥亚特放在第一线的巡逻部队。他们明显有着严密的制度,而且非常警惕。而且我们完全不知道他们是否有短时间内召唤同伴增援的能力。开车!”

    这就是阿琪曾经在会议上被恶意挑刺而被驳得千疮百孔的作战计划——不是去第一线攻击敌人的巡逻部队,和那些充满警惕和做好了随时战斗准备的敌人斥候作战,而是要深入敌人势力范围的深处,寻找那些不那么警惕也没什么戒备的敌人士兵下手。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