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十三节 吞噬15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虽然脱离了力场结界的范围,并且藏身在黑暗里,琥珀也情不自禁的被光头这一声大喊弄的全身一震。

    被认出来了?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完全不记得对方。不,别说记忆了,就连这种特殊的,瞬间开启结界的能力,她都不曾有半点印象。

    当然,这并不是不可理解的,你认识别人和别人认识你是两码事。琥珀是一个很少见的第一律术士,所以如果说有人听说过她,甚至对她进行一些间接的了解,那是很正常的。而且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那就是,那个用某种不知名的办法控制了琥珀的身体,明显打算对她不利的神秘势力。这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多个人。

    “你认识我?!”琥珀问道。当然,说话之后她立刻转移了位置,免得遭到对方的攻击。表面上看她占据了压倒性优势,但实际上她很清楚敌强我弱。暂时不说魔力方面,她现在的状态在术士的战斗中非常吃亏,因为光头可能挨上三五下都不会倒下,而她,哪怕在较远的位置被正面命中一下,估计就彻底丧失战力了。

    特别是第七律魔法,正常情况下这是所有魔法中最弱的那一律,本来只影响人类精神,正常情况下只起干扰、混淆敌人作用的魔法,现在却能对她产生直接的杀伤效果。

    这就是真正的术士和邪魅的区别,后者怎么说也是类似于机器一样的存在,就算套上一个智能外挂,也天然在力量和力量的使用两方面都存在缺陷。当然,对于邪魅而言,那是无所谓的——它本来就是以太之海中专用的战斗工具。只要在以太之海里,它就是无敌的,没有任何术士有机会能打赢它。

    “哈哈”光头狞笑了一下,他的神情已经瞬间发生了改变,如果说刚才他还觉得这是对方的陷阱圈套,因而处于一种愤怒状态,那么至少他的怒气已经被压下去,神情变得极为慎重。“当然不认识,但是这并不妨碍我认出你!”

    “”琥珀沉默着,稍微转移了一下位置,免得遭到对方的突袭。要说这种极短时间内展开结界的能力确实很强。怎么说呢,只要光头全神贯注,那么除非拥有压倒性优势的力量将其正面击溃,否则根本没有机会赢。若非有那么几个好用的炮灰来牵制住光头,琥珀这一战几乎没什么机会。

    当然了,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的事情,如此好用而强大的能力肯定要在某个方面要付出代价。不过这个缺点肯定是一个值得让光头竭力守护的秘密,琥珀并没有信心能在短时间内试探出来。

    “很吃惊我认出了你吗?不过,其实这也很容易猜到的吧。像你这样,年轻的女性高阶术士可不多见哦。而且,不管是谁,看到你居然能够操纵这些生物应该马上就会回过神来吧?”

    “你说什么?”琥珀问了一句。凯查哥亚特的士兵之所以不攻击她是因为刚才已经打够了——前面说过,面对连真实身体都没有的琥珀,就算是无坚不摧的高周波武器也没意义。凯查哥亚特的士兵智商不怎么高,但是怎么说也比普通哺乳动物要高那么一个档次。面对着一个压根碰不着的幻影,就算是哺乳动物也会在短暂的尝试之后就放弃了无意义的攻击。

    但是光头不知道这个,他根据自己的常识,得出了一个不同的结论。

    这几个凯查哥亚特的士兵,已经被琥珀用某种魔法控制住了。这完美的解释了它们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如此悍不畏死,还有为什么可以对琥珀和陆五视而不见,却对他进行执拗得宛如疯狂凯查哥亚特一样的攻击。

    “魔兽使者是你,对吧?!”

    “这个魔兽使者是什么意思?一个人的名字?”陆五觉得这个名字真心奇怪。

    “称号,搭档,这应该是一个称号,”高手说道。“术士们的称号并不是随意产生,而是和他们取得的成绩息息相关的,比方说,魔兽使者这个称号,从字面上就能听得出来,这是一个在第五律魔法方面有着非同一般高超造诣的强大术士。她要么在魔法力量方面强大得让人绝望,要么在魔法具体操作技巧方面有着惊人的建树,当然还有最后一种可能,那就是她发展了一系列崭新的魔法应用。不过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高。几千年的发展,魔法的潜力已经被充分压榨出来了。”

    陆五立刻明白过来,光头认错人了。别的不说,琥珀控制动物的能力可远比不上还在废墟之外候命的白灰。琥珀自己在地球上的时候,也亲口承认自己这方面不太行。

    “你果然也有这方面的野心!”光头哼哼笑着。而陆五能够在肉眼可见的范围内,清楚的观察到那蓝色的结界范围扩大了。说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拥有瞬间开启能力的影响,光头的结界哪怕此刻也不算大,至少要比邪魅曾经布下的幻术结界小得多了。“怎么,想要更强大的力量?啊,当然,这是人之常情。有什么人能拒绝这样一个诱惑?”

    在浮空要塞的废墟外围,两个在车上的人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不妙了。

    先是通讯遭到明显的干扰,出现无数的杂音。现在干扰倒是没了,却陷入了彻底的沉默。

    不管怎么呼叫,都没有任何反应。

    其实干扰什么的还能理解,司机自己怎么说也是一路逃出来的,倒也见识过这种情况。事实上,之前大溃败的时候(凯查哥亚特还是冥月阵营的时候),每一次进攻都会出现这种大规模干扰:这倒是很容易理解,任何清晰,扰乱敌人的通讯都是一件大事。哪怕术士们进行正规交战的时候,出现类似的情况也很正常。不过干扰可以理解,沉默就没办法解释了。

    “已经很长时间了呢!”司机嘀咕了一声。废墟太过于庞大,所以此刻他们开车虽然只绕上一圈,但是两个人心里都很焦急。没有比未知更令人惶恐的了。当凯查哥亚特的士兵突然出现的时候,一群人实际上是完全分开的,所以要说他们在这个废墟里面被凯查哥亚特的士兵逐个击破并杀死,至少在理论上没什么问题。

    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过高阶术士被凯查哥亚特的士兵杀死的记录。就算有,也是大规模战斗中,亦或者是被压倒性优势的敌人包围之类的情况。根据已知的记录,人们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至少是在数量较小的战斗中,高阶术士是有着绝对优势的。但是这并不是是说凯查哥亚特的士兵就毫无还手之力。

    “够长了!”白灰焦躁的说道。“里面的人该不会”他没说出“都死了”这个词,但是这并不影响同伴理解这个概念。

    其实他们现在的情况相对来说应该比较安全,敌人的速度应该追不上车子的最高速度,但是,如果光头那样强大的术士都被轻易杀死了,那么没什么不可能的。

    光头的实力,可是已经到了有希望去争取一个称号的地步了。

    “我们要靠近一点吗?”司机问道。为了防止凯查哥亚特的士兵突袭,他现在虽然是绕着废墟打圈,却也留下了足够的距离。

    “再等一下,”白灰咬了咬牙,虽然理性告诉他,也许此时下令掉头离开会是最佳选择。但是在没有确定阿琪和光头的死亡之前,他做出这种举动是很不明智的:一旦前者不死,会让他积累的信用一下子清空,后者不死的话情况就会更加糟糕。

    没有人喜欢自己的同伴在自己面临危机的时候第一个掉头逃走——更别说还带着唯一的代步工具。

    “再绕上一圈,”白灰又想了想。“他们应该没事”

    肯定发生了什么应该是爆发战斗了。干扰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几个同伴(特别是光头)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失去联络。

    不过,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虽然白灰自己利用天空之眼观察着四周十个视距之内的一切事物,但是却甚至有这样一种感觉,那就是在更高处,有一双眼睛在更大的范围内观察着己方的一举一动。

    特别是这群凯查哥亚特的士兵突然出现。要么就是真的瞎猫碰到死耗子,要么就是人家早就准备好的关键一击。说句实话,这个时间点真的太巧了。要是稍微早上那么一点点,整个小队就有机会能上车撤退。

    “这是不是算计好的?”司机突然说道。“凯查哥亚特的士兵怎么出现的这么凑巧?好像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不可能的啦,如果真的在掌握之中,过来的就不会是这么区区十来个了。”白灰振作精神,解释道。“会有几百个,四面八方把我们包围起来除非,”他轻声说道,但是却立刻被自己脑海里刚刚冒出来的念头刺激得打了个寒噤。

    “这是一个阴谋?”可是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阴谋呢?难道是为了将某些特殊的情报送出去?这不可能!他告诉自己。光头是高阶术士,而且是高阶术士中很强的那一种,他怎么可能是一个间谍呢?而且凯查哥亚特和冥月打得热火朝天也不可能是伪装——高层再无能,也不至于搞错这种事情。

    其他人遇到凯查哥亚特的士兵恐怕有危险,但是光头一定没问题。也许里面有什么还在运行的装置隔断了通讯。如此想来的话,倒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这座浮空要塞曾经是总督的座驾。

    光头抬起手,用裸露的手背隔开琥珀的一击。这一击原本的目标是他衣服。五指从他手背上划过,纤纤手指在魔法的加持之下并不比钢铁铸造的利爪差劲,虽然光头同样在用魔法防御,手上照样鲜血飞溅,深可及骨。光头的这只手是不能用了。除此之外,他永远要分出一部分注意力控制自己的伤口,免得它成为敌人攻击的弱点。

    但是,光头的目标也达到了。这一次是他刻意露出破绽,终于成功吸引到了敌人。或者说,这是迟早的事情。因为他清楚的了解敌人的真正实力,而敌人明显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本事。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