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十四节 吞噬16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下一瞬间,均匀分配到魔法力场的魔力被集中到一起,从四面八方压制住了敌人。可惜的是那几个凯查哥亚特的士兵依然像打不死的苍蝇一样纠缠不休,所以让他不能真正的集中所有的力量。不过这也够了,反正光头也没打算用力场的力量将对方压扁撕裂什么。对于其他人或许可以,但是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绝对不输给自己的(如果不是比自己更强的话),已经取得称号的术士。

    无需其他任何证据,单单是对方已经取得称号这一点,就知道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强敌。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小心谨慎,任何小心谨慎都不是多余的。

    但是他相信自己还能一战,也许还有一定的优势,至少全身而退不成问题。因为他已经发现,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身上没有任何增强魔法的战斗服。

    不是盔甲型,不是堡垒型,不是布料型,也不是外骨骼装甲型,而是什么都没有。除非对方做了一个皮下移植,把刻有魔力纹路的钢板什么的放到皮肤下面,否则她确确实实什么都没有。

    这就好比一个强壮的战士手里只有一把小刀,一个特等的射手手里只有一把烂枪,一只老虎却被拔掉了爪牙一样。当然不能说他们战斗力就等于零,但是,就算是技能和力量远逊于他们的人(或者动物),现在也能够尝试一战,甚至赢面比较大。

    当然,另外一个原因是光头也足够自信,他认为自己已经有足够的资格去取得一个称号,只是目前有太多的偏见阻挠了这一点,所以他才需要“吞噬”。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候就这么不公平,别人只要考一百分就是满分,而有人却需要考上一百三十分。什么?考卷最高分只有一百分?抱歉,那不是我的问题。亲爱的,人和人是不同的,你要通过考试,就需要一百三十分。

    这个“吞噬”就是在满分一百分的考卷上得到一百三十分的附加题。

    “魔兽使者”立刻开始挣扎,想要挣脱,但是太迟了。光头并不需要束缚对方太多时间,事实上,他只需要对方暂停那么短短几秒钟就够了。

    四周地上已经有不少的碎石——也可以说是地砖或者金属的碎片。在魔力的驱使下,这些原本并无危险的碎片正以子弹的高速度射向一时无法闪避的敌人。于此同时,他再一次用魔法力场将那几个再一次逼近过来的害虫给击飞。

    这是一个早就预料好的陷阱,依靠着力场结界的加持,才能在瞬间激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同时兼顾三个方面。这瞬间魔力的爆发力,会超出任何敌人的预料,从而形成出其不意的突袭之势。

    就算是“魔兽使者”,这一次也失算了。她肯定料不到自己居然能瞬间将力量提升到这个档次。这就好比一个拳手总是以九成的力量来格斗,那么瞬间爆发出百分之一百三十的力量的时候,一举击溃对手的防御可能性极大。

    “呼哈呼哈”他喘息着,这一次就算是他也耗尽了全力。但是结果是如此的完美,让他自己都感到一阵满意。

    赢了!

    他抬起头,相关的战术他早就经过精心演练,这也不是他第一次使用这个战术,但是这确实是最好的一次。此时此刻,对方全部的精力都在挣脱魔法力场的纠缠,决计躲不过这一击,最差的情况下也可以重创对手。

    然后他看到对方的身体消失了。

    不是隐身之类的技巧——因为这种情况下隐身全然没有任何意义。对于子弹玩隐身就是媚眼丢给瞎子看,而是对方瞬间身体模糊的近乎虚幻。

    就在他惊愕的刹那,猎物已经灵巧的挣脱了罗网,消失在结界之外。远方传来一个什么易碎器皿被打碎的“噼啪”声,证明刚才发生的不是梦。

    “分”他迟疑了好几秒钟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分身?”他用仅能自己听见的声音说出答案。这是第二律,乃至于更高阶术士才能掌握的魔法,但是极少有人会这么做。

    怎么会这样?不!就应该这样才对啊!像“魔兽使者”这样身份的术士,怎么可能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偷偷摸摸跑到这个鬼地方找东西?十几天消失不见肯定要引起别人注意!事实上,别说“魔兽使者”了,就连他,一个连称号都还没有的术士也要找到一个借口才能过来。当然,他的这个借口找的很好,以被雇佣的方式,至少在理论上,任何人都不会对他起疑。而“魔兽使者”的情况更加困难。她怎么解释自己消失不见?怎么解释自己突然来到了女妖之门这个地方?

    “难怪”想通了这一点,刚才感觉到的那种隐约的不协调迅速就有了答案。这就是为什么对方需要布下陷阱,为什么身上没有战斗服最重要的是,这种情况下,明明局面大优,对方却不肯发动正面攻势,而只想着利用有利的地利,神出鬼没的方式来突袭。照理说面对着自己的目标,“魔兽使者”应该毫不犹豫的使出自己全部实力,把自己短时间内搞定(至少是尝试搞定),抢走“吞噬”才对。

    现在的对方,应该只能发挥出正常十分之一乃至于更少的力量。难怪才会这么做。

    想明白了,光头的心里越来越镇定,就连手上都不怎么疼痛了。没错,他刚才受了点伤,他抓不到对方的位置,难以发动直接攻击,最糟糕的是,那边还有几个简直如蟑螂一样死缠烂打,却某种意义上相当危险的生物。

    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每一次对手进入他的结界范围想要攻击的时候,本质上来说就是用自己的魔力抵消他的魔法力场,从而能发起攻击。也就是说,是一种魔力上的拼消耗。没错,他暂时奈何不了对方,但是没关系。只要他集中部分精力干掉这几个碍事的生物。他就不相信对方不动手,但是动手,那本质上就是魔力的拼消耗。当然,因为有那几个像害虫一样顽强的生物,他的消耗明显要比对方打。

    但如果是拼消耗,不管是怎么不利,他也不可能输给一个分身。

    营区今天静悄悄的。时间正值城里发放救济食品的时候,所以除了极少数留守之外,营区内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几个士兵沿着小路巡逻。因为视野良好,所以他们心情也比较平静,安安静静沿着规定的路线前进。要说这附近一带能够维持秩序的,也就是说,军队还能保持原先保卫平民的信念,还能进行维持治安的巡逻,而不是四处抢劫掳掠绑架勒索(甚至更糟糕一点)的只有他们了。大部分军团,或者说军团残部已经失去了纪律的约束,失去纪律约束的军队是什么样,不用想也能知道。

    事实上,情况每天都在变得更加糟糕。就算是他们,虽然因为各种原因维持下来,但是实际上心里也是没底的,没人知道未来会怎么样。目前只能说,每个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不可能维持太久的。要么变好——要么变得更加糟糕。

    “那是什么声音。”其中一人突然察觉到了什么,指着边上的一顶帐篷问道。那是一顶普通的帐篷——和周围几乎没什么区别,平凡无奇。一定要说出奇之处的话,那就是它的位置。稍微有点眼光的人就能看出,这顶帐篷和周围显得格格不入,就像一个整齐的队列之中,一名站错了位置的人一样别扭。或者说,它看上去就是迟到了,没地方放,不得不强行见缝插针塞进了这里的。

    当然,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几个同伴闻言都停下脚步。静下心来听的话,确实能够听见帐篷里面有异样的声音。感觉上某种机械的声音。

    领头的那位向身边的同伴做了一个手势,后者用手轻轻挑开帐篷的帘门。帐篷和房子的最大区别就在这里,它是没办法上锁的。也就是说,任何人都能进来看看里面是什么。

    “等等,我想起来了,这不是中队长的住处么?”后面的人突然说道。

    整个军团原先有几百个中队长,但是现在只有一个了。事实上,如果不是还有一个中队长和一个小队长,那么这支军团就可以宣告被敌人全灭而彻底从作战序列(不管是谁的作战序列)中消失——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情况也许更好一些。

    所以每个人都立刻醒悟过来。他们这位中队长虽然素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是却有几分传奇色彩。不是每个人都能鼓足勇气掉头回到凯查哥亚特的控制区去救人的——更别说还能平安回来。当然,后者估计归功于长老们送他的一个魔法戒指。

    再说了,之前在大胡子那帮人过来勒索的时候,他的表现也非常出色,至少不会让士兵们对他起反感或者轻视之心。

    “原来是他的”虽然这么说,但是那位开门的还是探头朝里面看了一眼,想搞明白那古怪的机械声来自何方。

    不过这个问题确实一目了然。在帐篷正中间,有着两个奇怪的东西,或者说,两个奇怪的机械。他当然不知道这两个机械,一个在地球上叫做手摇式发电机,另外一个叫做holoera。

    边上还有一个最普通的低功率的引擎,正在牵引着手摇式发电机在旋转,产生出源源不断的电能并输入到holoera里面。

    几个人虽然看不懂,但是也能明白这种东西应该没什么危险,此外声音也不是很大,并不会影响到其他人。

    “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最好别打搅它我们继续走吧。”领头的那个说道。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