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十六节 吞噬18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呜”他轻声的发出呻吟。

    几根破碎的金属穿过他的身体,将他钉在了墙上。但是他感觉不到痛,只感到冷。整个身体只有两个感觉,麻木和冰冷。

    如果换一个情况,他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样一个结局。拥有力场结界的他,居然被别人用力场给钉在了墙上。但是很可笑,这就是事实。

    魔兽使者的分身就在他面前,这个女人在魔力上的爆发力上乏善可陈,力量一直比较微弱,但是她的魔力在耐力方面却无比惊人,源源不绝,似乎永无止境一样。他是一座大湖,但是曾经充盈的湖水却已经在无止尽的流淌滞后干涸。她是一条小河,但是这条河水的清流永不见停歇。

    “呜”他再次呻吟了一声。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一切不都应该按照他的计划进行的么?他应该他喘息着,想象自己的未来能得到的荣耀和地位。他将得到称号,成为能够站在高台之上接受万众欢呼的强大术士,他将他似乎看到了自己正在高处,身边站在自己的兄弟——虽然大胡子总是给他扯后腿,但是他并不介意让弟弟分享这份荣耀。当然弟弟做下的那些破事也会有人帮他掩饰过去,不会有人提起了。其实说到天上去,他弟弟也就不过杀了几个普通人罢了,再加上一些强奸抢劫之类的小事罢了。普通人的命算什么?每天都有因各种意外死去的人——更别说这个世界烽火连天。

    他猛的瞪大眼睛,看向前方的敌人。对方依然保持着最初的态势,全身上下闪耀着旺盛的魔法光辉。他依然不敢相信,但是事实是不容置疑的。原来这就是拥有称号的术士的实力?他脸上因为疼痛而绽出一个苦笑的表情。仅仅一个分身,就能将我拖垮?他曾经是如此自信,以至于若非亲身经历这一切,他绝不会想到一个拥有称号的术士居然会如此的强大。

    一块三角形的尖锐金属片,正插入他腹部。它是在魔法力场的操控下,从正面飞射过来,刺穿他的身体并从后背透出,深深的扎进墙壁。这伤也许还不够致命,但是血已经流太多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整个事情都发生了改变?

    “琥珀!?”边上响起一个声音。光头转过头,看到拐角的位置出现的陆五。陆五虽然也是跟过来,但是速度上却慢上不止一筹。

    “魔兽使者”的正式名字,叫做琥珀吗?光头发现自己居然在思索这个问题。可惜他对此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有称号的术士常常会让人忘记他们的本名,这是一种普遍现象。只有少数熟识的人或者朋友之类,才会知道她的本名。

    他马上把这个想法丢到一边,这个时候,身体的疼痛才姗姗来迟。一阵猛烈的剧痛让他身体都轻微抽搐起来。

    “别过来!”琥珀叫了一声。“他还有余力!”

    果然是算无遗策是吧?光头把恶毒的视线转向较远处的陆五。现在他已经看出来了,他之前的所作所为是浪费时间。这两个人之间是有着紧密联系的,不是盟友就是情人。他之前的做法,也就是把“吞噬”的奥秘暴露出来毫无意义。没错,正常情况下,为了秘密不暴露,杀人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如果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到了能够共同保守秘密的程度,这个秘密只会让他们联系更加紧密。

    下一瞬间,他意识到这个事情的关键就是陆五。不,应该说,从一开始,他就被算计了。

    原来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不,这才是正常的。这就是为什么他要带着白灰过来,因为他需要验证一下“吞噬”的效果。对方从一开始就打算从他身上验证验证“吞噬”的效果。

    哈哈他突然有一种想要狂笑的感觉。想明白了,也就是一切豁然开朗了。他输了,输得不冤。因为这是人家设定好的圈套!而他居然一开始没看出来。是的,一切都是预先设置好的。他的弟弟被杀,尸体恰巧的送到他面前。那个打听消息的家伙的消息来得那么凑巧,还有陆五一路可以轻轻松松的跑到最合适的战场之上

    一切都是圈套!

    可是。他的目光看向陆五。现在的他赢不了魔兽使者的分身,但是他却是一个高阶术士!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匹敌的。

    光头的手伸进口袋里,摸出那块黄色的,宛如硫磺一样的矿石。石头被他丢出去,在空中形成一个优美的弧度。就算是琥珀,那一瞬间的注意力也被它所吸引。

    但是这不是一个圈套。因为光头全身的衣服上纹路一起亮起。当然此刻的他全力以赴也无法激发出太多的力量,纹路在阳光下显得黯淡无关,不仔细看的话甚至看不出来。这种程度的力量对上任何一个术士都不够。

    但是对付一个普通人已经很够了。

    下一秒钟,那块矿石落到琥珀手里,光头全身光芒黯淡,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而陆五的身体凌空飞起。一股气柱宛如破城锤一样的击中了的后背,打在背包上。这是因为他也察觉到不妙并且正在打算转身逃离,可惜光头的动作太快了。

    这个魔法并不强大,但是对于无法用魔法防御的人来说,它足以粉碎任何生物的骨头。

    哗哗的排水声让她沉睡的意识稍微清醒了那么一点点。但是真的只有一点点,她的思维昏昏沉沉的,身体无力,麻醉药剂的效果绝对符合要求。

    “这个系统该不会故障了吧?居然注入了麻醉药剂!”有人在这么说着。她用尽全部的力气才勉强的把眼皮撑起那么一线,看到一高一矮两个模糊的女性人影。两个人身上都穿着维护人员的制服。她明白,第一段康复期已经结束,这两个人是过来把她带出恢复水槽的。

    她再也支撑不住,眼皮仿佛有千斤重一样,以无法抗拒的力量再次合拢在一起。

    “不是只有里面的人身体失去控制的时候才会启动的吗?”两个人并不急,开始讨论仪器记录下来的一系列信息。这一套仪器是为了这种情况的术士特制的,当然不会除了辅助恢复之外没有其他功能了。这段时间里,已经将她身上的所有数据——从**到灵魂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能够探测数据——都变成了相关记录。

    “啊,说不清楚不过记录上显示,她有挣扎的动作。大概是意识和身体未能完整融合产生的副作用吧?”

    “记录很完整什么,这是真的?”那个声音突然变得高亢起来。“她居然永久性的丧失”声音戛然而止,因为说话者意识到自己在说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

    “安啦,麻醉药效还没褪去她应该还没有意识。”另外一个声音说道。“记录绝对不会出错,既然如此,这意味着她的魔力恐怕永久性的丧失了相当大的一部分。”

    “这怎么可能不会是事故吧?”

    “不,应该和她的经历有关。这边有记录,请仔细看,她在以精神体行动的时候,在以太之海遇到了冥月阵营的邪魅”

    “哈,邪魅什么?邪魅?那她怎么活着回来了?”

    “不止活着回来,”说话的那一位回答。“她还成功的把邪魅吸引入一个世界,并在那里将其击败。哦,这可不是吹牛,相关的证据都被带回来了。”

    “不可思议”

    “要说在这样的战斗中,采用了某种同归于尽性质的战术,导致魔力永久损失这个也无可奈何的了。可惜了这么罕见的一个第一律的术士大概就废了吧。”

    “是啊,太可惜了,这么年轻,这么强大,这么出色该不会是一个阴谋吧?本来只是一次尝试,怎么会这么凑巧的遇到邪魅?”

    她的心里突然想笑,原来不止她,任何人都觉得这不正常。

    “这话可不能说,至少不是我们能说的”虽然她无法睁开眼睛,但是却也能想象得到那个说话的人投过来的一瞥。“而且,如果没错的话,这一次将精神和身体分离,进入以太之海的活动计划应该是她主动提出来的总之,我们别管这么多,把相关文档仔细的收集好,带回去就行了,学院高层已经指明了。不过,如果力量丧失如此之大,就算是第一律术士,估计也没什么太大用处了吧”

    声音远去,她们应该是绕到另外一边去进行仪器本身的检测去了。这种专用的机器昂贵而珍稀,需要很多维护检测。因为它守护的是更加珍稀宝贵的第一律术士。

    高层会说什么呢?如果看到那个记录的话,估计会她用昏沉的头脑思索着。估计如此一来,应该可以暂时避开别人的敌意了吧。但是

    突然之间,他感觉到一阵无法形容的力量冲刷而过。她不知道一切从何而来,但是压根不合理,不可能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她僵硬的身体上噼啪的能量环明暗交替,这股力量开始规律性地跳动,每一次脉冲过后都比之前更加强劲,这股冥冥之中突如其来的力量就这样涌入她的体内,深达魔力的本源,让她感觉到生命和能量的喜悦。这种感觉如此的迷醉,简直让人以为那是一场梦。

    发生什么了?这怎么可能呢?虽然身体为此迷醉,但她意识的深处清楚的明白,这是不正常的。甚至可以说,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所有的经验、记忆和知识都在无情的强调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术士的力量并不会增长,恰如人的身高一样。魔力之源是恒定的,不会增多,只会因为受损而减少。一个术士的力量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突然增加了?

    废墟里面,陆五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伤痕累累的凯查哥亚特的士兵倒下。在给了光头致命一击之后,这个生物也到了极限。没有那种能量护盾,它们比人类更加脆弱一些。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