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十七节 吞噬19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搭档,如果不是这块反魔法装甲,你可就完了。”耳机里,响起了高手庆幸的声音。

    陆五心有余悸的看看自己的背包。这个魔法根本就是要他的命的,因为包被直接撕烂了一半。如果不是他将之前捡到的反魔法装甲——就是从那个死掉的凯查哥亚特的士兵尸体上弄下来的——放在背包里,这一次他估计不死也没了半条命。

    光头的身体被斜向分成了两截。琥珀没有杀他,或者说没有来得及补上最后一刀,因为那个最后残存的凯查哥亚特的士兵先一步冲了出来,一刀将他斩为两段。也许是光头杀害了它的同伴才让它有此执念。因为在斩杀光头之后,这个生物马上就倒下了——再也不会爬起来的那一种。

    一切似乎就这样结束了?陆五现在都感到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白灰死了,光头死了,凯查哥亚特的士兵也死光了。等等,其他人现在是不是已经醒了?该怎么解释?陆五不知道光头死了会有什么后果,但是很显然,如果要让他来承担后果的话,可能会很麻烦,甚至会很危险。

    “陆五,你是不是在担心事后怎么解释?”琥珀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虽然刚才经历了一场激战,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一种错觉,现在的琥珀看上去容光焕发。但是,在这种喜悦之中又夹杂着一丝忧愁之色。说起来这是很矛盾的事情,但是陆五确实就是这么感觉到的。

    “是的,光头用魔法把他们弄昏了,他们不知道醒了没有。我该怎么解释?”陆五脑子里已经开始考虑让琥珀使用幻术的问题。

    “放心啦,肯定没问题的。”琥珀笑了一下。阳光照在她的身上,让她的笑容似乎染上了一层光辉。虽然四周血腥味弥漫,但是陆五却不自觉的感到心中一动。

    “可是”

    “我也是术士呢,所以我很清楚这个。他肯定是使用魔法冲击直接把别人弄昏过去的,这是此类情况下术士们经常使用的花招。”琥珀说道。“被这种魔法攻击的人,会对短期内记忆产生妨碍,所以呢,事后只要编造一个勉强过得去的理由,你说什么他们就相信什么!”

    “会有这种效果?”陆五简直有点不敢置信。不过回头一想,这个答案是合情合理的。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光头杀了陆五之后要怎么向其他人解释呢?难道不成把他们都杀了?

    “还有,那个”琥珀欲言又止,但是最后还是说出来了。“我想我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说话的时候,她把手里的那块硫磺一样的东西递了过来。

    “什么意思?”陆五一时搞不明白琥珀的意思,但是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接。

    手触摸到琥珀和那块硫磺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意志,或者说,一个声音直接在脑海里响起。这个情况和琥珀进行心电感应差不多,这个声音用一种机械死板的节奏,将一段话,或者说一篇研究报告灌输进他的脑海里。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神奇,这种方式和听一段录音差不多,只不过速度要比用耳朵听快一些。前后大概几十秒钟时间,声音就结束了。

    说它是研究报告一点也不为过。因为它就是对术士的魔力进行研究的说明要说以这种方式确实比较容易让人理解,如果是正常情况的文字或者语言的报告,陆五可能根本无法读懂。其中夹杂着大量陆五不曾听过,正常情况下也难以理解的概念、术语甚至是名词了。

    里面提出一个假说,那就是魔力来自精神和**的方面的缝隙。

    在这个世界上,人类灵魂(或者说精神体)能够脱离**已经成为常识,事实上陆五之前就曾经被琥珀强行将灵魂扯出身体过一次。这篇报告从生理解剖角度说明了术士和普通人并不存在基因和器官的区别,也从灵魂角度说明术士和普通人不存在意志方面的根本差别。但是两者的差别(也就是有无魔力)又确实是客观的存在的,所以,假说认为,术士和普通人的差别在于**和精神的结合方面,正常人类可以稳固的结合,而术士结合就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缝隙——正是这个缝隙开启了通向其他维度的大门,将高维的能量引入这个世界,最终使得人类拥有了魔力。

    如果仅仅如此倒也罢了,反正每个地球人都知道,假说不值钱。假说需要的只有脑洞,而脑洞随时可以爆发出一大堆。但是这篇研究报告之中,根据这个假说里提出了一个对这个世界而言是前所未有的观点。那就是既然魔力源自所谓的灵魂和**的缝隙,那么理所当然,只要能人工制造和扩大缝隙,那么凡人可以成为术士,而术士可以变得更强大。

    前者,哪怕根据这个假说,也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这个暂且不提,而后者,这片研究报告却给出了一个详细的解说。也就是说,任何一个术士都可以用自身魔力为基础,乘着其他术士的魔力之源不稳定的情况,从别人那里“截取”一部分缝隙过来。而所谓的“不稳定”呢,最典型的一种情况就是术士快死了或者刚刚死掉。

    理论很复杂,实际很简单,说白了就是任何一个术士都能够在其他术士刚死将死的那小段时间,用一种魔法吸纳别人的一部分魔力之源。杀掉一个同类,就能夺取对方的部分力量。

    而这个魔法,被命名为“吞噬”。顾名思义,就是可以吞吃掉别人的力量,增强自己。特别要说明的是,研究报告绝大部分内容都在仔细的阐述这个假说,以及一些实验数据,还有其他一些陆五不理解的资料引用。真正涉及魔法本身的,只有非常少的说明。虽然陆五不是一个术士,但是也能感觉到这个“吞噬”本身是相当简单的技巧。任何一个术士都可以在短时间内学会——不,甚至不需要学,只需要稍微脑子里想想明白,就能掌握。

    这并不难理解。有时候,简单的东西发明起来并不一定就容易。比方说,马镫堪称是地球历史上最简单的发明之一,任何一个人稍微看一下实物或者图纸之后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这并不影响地球人类骑马骑了几千年后,才发明出马镫来。吞噬魔法虽然简单,但是捅破那层窗户纸并不容易。

    而且更夸张的是,这种方法不止可以实现力量增强的效果,而且可以实现力量的升华。举个例子说,假如有人杀了琥珀,那他就能直接从琥珀身上吞噬到第一律的魔法能力。

    陆五把手从硫磺上挪开,突然之间,他明白了琥珀的意思。

    “琥珀,你是说”

    “这个魔法,可能已经秘密的流传出去了。”琥珀有些伤感的说道。“也许,有人在觊觎我的能力。”

    “吞噬”有一个前提,那就得让吞噬的对象死掉。吞噬很简单,但杀死一个术士就不那么简单了。特别是低阶术士想要攻击高阶术士的时候,更是困难重重。没错,质量不够可以用数量来凑。但大家都知道,狼群去猎杀山羊那是正常的事情,却猎杀老虎的话也不是说不可能,但是这群狼至少要有死上不止一个同伴的觉悟。

    更别说“吞噬”真的只是吞噬,不是自助餐。战利品是无法分配的。

    比方说假如有人想通过吞噬获得第一律术士的能力,别的不说,单单是第一律特有的护身之术,也就是提前预知,那就是近乎无解的绝招。随便什么科技、魔法和陷阱,对于一个能提前预知未来(哪怕只有零点一秒)的人来说,就很难发挥太大的效果。

    但是很凑巧,精神和肉身分离的琥珀就是那其中的一个例外。之前琥珀早已经说明过了,当琥珀的精神体在地球上的时候,她留在这个世界的身体甚至不能用“脆弱”来形容。

    对于想要吞噬到第一律魔力的人来说,还有更好的目标吗?

    “我想,我没有办法去找其他什么人了。”琥珀有些黯然的说道。“所有的术士都不行”

    这甚至不是战斗的问题,而是她的肉身全无半点防备。人家根本不需要和精神体来战斗,直接一招秒了肉身就能让琥珀直接玩完。再说了,琥珀的这种情况下要比普通的灵肉分离(比方说陆五的那一次)不同,再次将精神和肉身结合是一个相当冗长而复杂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她脆弱得甚至连抵抗伤害的能力都没有。

    “琥珀,这种事情肯定是不合法的吧?”陆五想要让琥珀乐观一点,于是半开玩笑的说道。“第一律术士真的这么珍贵,值得,我的意思是,值得他们冒着巨大的风险去攻击你?”

    “如果是第一律魔法的话,”琥珀看着陆五,很认真的说道。“我想,任何风险都值得。”

    车子回到迦舍城——这句话的意思是迦舍城城郊的难民营——已经是十来天之后的事情了。比起他们过来的路,回去的路就快了很多。这不是他们车子少了几个乘客就变得更快了,而是因为他们不再走原先那种近乎布朗运动的路线——负责侦查的白灰已经死了,所有他们没办法隔着几个视距就察觉凯查哥亚特的士兵,所以也就不能预先避开那些似乎无处不在的巡逻队。所以,他们干脆就走了直线。

    事实证明,走直线的效果似乎也不差。虽然凯查哥亚特的士兵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友善的样子,但是它们的速度不够快。也就是说,只要能及时警惕的察觉,选择合适的路线,那么凯查哥亚特的士兵是跑不过汽车的。

    当然,晚上的时候就很危险了。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阿琪在回来的旅途上,始终把外骨骼装甲穿戴在身上。不过所幸的是,也许是他们挑选营地得法,也许仅仅是运气比较好,最糟糕的事情始终没有发生。最后一天的时候,他们很顺利的看到了远方的城镇。

    说不清楚麻醉药的效果太好了还是这种生物其实远没有它们看起来的那么强壮,总之被麻醉药弄翻的俘虏始终死气沉沉的躺在车子的行李箱里,没有给这趟归途添加什么多余的麻烦。

    接近城市的时候,阿琪就用自己的终端联络的里面的部下。所以车子停下来的时候,他们不出所料的受到了不少人马的欢迎。欢迎者中,有一部分是穿着外骨骼装甲拿着重型武器一副杀气腾腾戒备的样子的正规军士兵,另外几个却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人,也就是其他一些军团的“最高指挥官”——在军队几乎被全歼的当下,这个称呼其实真的有几分讽刺的味道。

    什么意外都没发生。俘虏很快就被几个人搬走,阿琪也得以踌躇满志的站在一群曾经的反对者面前。

    “我说了,这个任务很简单。”她在这些曾经给她唱反调的人面前大声宣告,选择性的遗忘了被她雇佣的两个术士战死的事。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