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十八节 俱乐部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当那个客人来访的时候,陆五正在把外骨骼装甲脱掉,或者说,把自己从外骨骼装甲里剥出来。

    这是他第一次穿上外骨骼装甲。其实他想穿穿这玩意已经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如果让他给外骨骼装甲一个评价,陆五要承认,它确实远不如魔法戒指。

    因为其他的不说,哪怕是这种最新型的,号称无需任何训练就能操作自如的,使用起来也能感觉到很累赘。首先是穿戴和脱下非常麻烦,需要四五个人帮忙才行。这是因为整个外骨骼必须要全部穿戴齐全(至少是大部分穿戴齐全)之后才能启动它的动力系统,在此之前,它简直就是一个金属柜子,不止增加重量,还阻碍了人体的活动。靠着个人的力量最多只能穿戴初始几个部件,接下去一定要别人帮忙才行。因为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在一堆碍事的累赘戴在身上的同时还能将一大堆几十公斤的金属部件逐个往自己身上套。

    实际操作起来,只有一个人帮忙都还不够。想要比较顺利和快速的穿戴和脱下,除了穿戴者自身之外,还要有四五个人帮忙才合适。就算如此,穿戴和脱下依然要花费十几分钟以上的时间。如果稍微遇到一个接口连接不良之类的问题,也许一个小时都正常。而且据说这种型号已经是很方便穿戴的了,那些麻烦的,哪怕甚至需要熟练工来搭配。

    当然,那些老式的,或者大得像变形金刚的,大都有驾驶座,进出方便。但是问题是外骨骼装甲并不是越大越好。高级货色基本上都是轻薄短小,超大动力的类型。这点倒是很容易理解,个子大在战场上没啥用,只是给敌人当一个更好的靶子而已——地球上的坦克也是越来越矮,以至于坦克兵身高都有要求。

    启动动力系统之后也不怎么样。虽然号称无需训练,但是实际上穿着它依然有那种很强的迟钝感,根本没办法和正常情况一般操作自如。戴着魔法戒指的时候,陆五可以在保持超强力量的同时自如的端起茶杯喝水,但是穿着外骨骼装甲的时候,估计能直接把茶杯捏碎了而不自知。

    其实仔细想想,一个人如果力量突然大上几十倍,出现无法控制这种情况很正常的。魔法戒指之所以牛逼,是因为魔力的影响是多方面的,远不止增强力量那么简单。它给予人类特别强大力量的同时,也强化了神经系统尤其是大脑,从而能保证人类能自如的控制自己新增加的力量。

    显然科技如果没有达到神经系统外接的地步,外骨骼装甲还是不能和魔法戒指媲美。事实上哪怕神经系统外接了也难说。魔法这东西不科学。

    红衣转头向那一排正在穿戴或者已经穿戴完毕的士兵。他看上去很满意——阿琪兑现了她的承诺,给了他们一批外骨骼装甲。对于事实上已经遭到全歼,损失了几乎所有重型装备和绝大部分人员的十六军团来说,这批装备简直就是续命一样,直接能让人得到在这片混乱中自卫的能力。至少别人再也不能开上一台外骨骼装甲就过来敲诈勒索了。说句实话,他们之前能靠着那么一点人手和装备能在这个群狼环伺的环境下维持下来,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只能说红衣的水平确实很高,不是那种某种方面具备特长,而是全方面的,综合性的高明,懂得利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来保护自己——当然,事实证明太过于弱小的话,一切招数都并卵用。不然的话就不会发生大胡子的事情了。

    “确实是比较新型的外骨骼装甲,”看着陆五从那一堆金属部件中脱离出来,边上的红衣开口说道。“三十台”他轻声的重复了一次这个数字,似乎有点感到不可思议。

    “怎么,数量不对?”红衣的神色让陆五觉得有几分好奇。

    “不,是数量太多了一点。”红衣回答。“这差不多将近一个普通的二线重步兵军团的四分之一左右的。”当然,军团肯定除了在役装备之外,还有那么一堆后备装备放仓库里。不过哪怕如此,这个数量也太多了。

    不过有此疑惑的也只有红衣。其他士兵都在兴高采烈的操作着外骨骼装甲走来走去,想要慢慢习惯使用这种装备。这种装备在这个世界的地位,大概等同于地球上坦克的地位吧。每个人都见识过,每个人都知道关于它的各种知识,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实际操作过。

    “太多了?”陆五可不觉得。阿琪为什么会用外骨骼装甲作为奖励?因为就现实来说,现在迦舍城里不缺装备,特别是外骨骼装甲更多。在见识过凯查哥亚特第二批士兵的威力之后(第一批士兵就是那些硬皮怪),任何还有脑子的指挥官都不会对普通轻步兵抱有太大的希望,而努力增强外骨骼装甲的数量。从这一点来说,阿琪用数量最多的装备来作为冒险的酬劳,倒也不是不可理解的。

    “我只是有一种感觉,”红衣说道。“上头这么慷慨,也许不止是阿琪小姐一时兴起,而是”他皱了皱眉头,确认身边只有陆五一个人之后,才继续说道。“他们想再一次把我们武装起来?”

    可是这有什么用呢?一帮子残兵败将,给点装备就能用?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别的不说,单单是把现在互不统属的各个军团汇总起来,补充兵员和装备,重新提振士气,需要付出的成本可就很惊人了。事实上,虽然身为受害者,但是红衣却很理解上头的思路——比起重新把这些残存的军队整顿好,还是组织新的部队更省钱省力。

    他沉思了半响,但是陆五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想这么多干什么?”陆五说道。“反正我们现在压根没资格去考虑命运和上头的构思。稍微一个浪头,就能把我们吞没。你刚才说有人找我?那个来找我的客人在哪里?”

    “在那边。”红衣回答道。他不得不承认陆五说的是正确的。现在的十六军团和过去的区别,仅仅在于他们现在能够勉强自卫了。之所说是“勉强自卫”是因为假如难民营中真正的大势力盯了上来,他们还是打不过。但是至少,像大胡子这种类型的货色已经不能再构成威胁了。这种情况下的他们,最多只能说在这个大鱼吃小鱼的环境中,从水草提升到了小虫——水草没办法逃也没办法自卫,小虫就初步有了这个能力了。

    几分钟后,陆五就见到了那位客人。或者说,熟面孔。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陆五虽然不知道这位客人的名字,但是他见过对方——就在阿琪举办的那此莫名其妙的培训班上。陆五的记忆力很好,多多少少对同班同学都留下了那么一点印象。

    但是哪怕是同学,也只是短时间的同学,陆五也不觉得在这个日益堕落(也日益紧迫)的环境下,还会有人上门讨论这段不值一提的同窗情谊。

    事实上,在看到对方的时候,他就想起了之前笑笑说的事情。

    “陆五?”对方明显早就不记得同窗的事情。当然了,这不能怪他。他只是好奇的看着陆五的脸,好几秒钟后才说道。“很奇怪的名字。”

    “这个世界什么名字都有。”陆五回答。他在这个世界上也算认识了不少人,所有人都没这么说过。“你是来干什么的?”

    “不用这么警惕,”对方笑了一下,做出一个表示自己无害的手势。“我不是来觊觎你的魔法戒指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他的眼光还是停留在陆五的手上。陆五手上的魔法戒指,也就是长老们送给他的那一个,现在已经看上去黯淡无光。它再也不会引起什么人的觊觎了,因为魔力已经接近耗尽甚至可能已经耗尽。

    耗尽魔力的魔法戒指就完全没有任何价值。当然,因为这枚是旧式的,也就是可以充能的那一种。可惜的是,充能也不是小事情。一方面要雇佣术士来帮忙,另外一方面也需要使用专门的机器,这两者都需要贝利卡和权限。

    说句实话,从效能角度而言,与其将耗尽魔力的戒指重新充能,还不如直接买个新的。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旧款式的魔法戒指越来越少的缘故。

    “大胡子的例子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了。”这位不速之客说道。

    大胡子的事情人尽皆知了?为什么?不过陆五想来,大概是大胡子的哥哥,也就是光头,没有给那位打听消息的付钱的缘故吧。嗯,他一开始是因为距离的缘故没办法付钱,至于后来,他想不想付钱都不再重要了。那位花费时间打听消息的仁兄肯定火冒三丈,但是却只能将消息到处乱传来发泄自己白干一场的怒火。

    但是现在陆五已经不担心这个了。这个世界真心很大,两个术士的死没有激起任何波澜。甚至哪怕连一个询问的人都没有。就好像全世界的人都遗忘了有两个术士曾经和阿琪一起出去冒险,却没能回来。当然,也可能是没人想要为了两个不相干的死人去扰乱阿琪的好心情。

    毕竟不管什么世界的军事思想,都知道“对战争来说,目的就是一切,手段随意选择”这个原理。战死什么的,他们接受雇佣的时候就会有所预料的,不是吗?

    “你不是特意来告诉我这个的吧?”陆五问,对方在笑,但是不是那种舒心的笑,而是那种狐狸的笑。用戒指上最后一丝魔力加快了自己思维速度之后,陆五寻找在对方的表情上找出了不止一处的不正常之处。其实察言观色并不困难——不需要太多的学习,只要你的头脑运转速度是正常人的十倍以上,你看别人一眼差不多就等于盯着对方看几分钟——细细观摩对方的表情的那一种。看出别人神情上的异真心样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当然不是,”对方再次笑了一下。“我是来邀请您参加俱乐部的。”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