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四十节 分析会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终于回来啦,天天吃吃睡睡,人都肥了几斤

    帐篷顶端的灯泡散发着明亮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帐篷。

    帐篷的正中间放着一张长桌子,桌子边上分两排,坐着八个人。桌子的一侧摆着一台中型的投影仪,播放着3d视频。一个声音正在解说。

    说的不是别的,正是这一次整个女妖之门的大战。

    “这是战前女妖之门的势力分布情况在一百多年前,在“边境战役”结束之后,我们夺取了这个地区。虽然执政官任命了总督,但是冥月在女妖之门的势力始终没有被彻底驱逐。就地理而言,他们始终占据着女妖之门接近五分之一的领土,所以这里上百年间都是前线,边境战斗从未停止过。这里甚至曾经爆发过一场‘浮空要塞之战’,双方投入了总共三十座浮空要塞我们最终挫败了敌人的攻势,但是始终未能控制整个区域。”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完全的黄种人面孔,四十岁开外的年纪,脸长得端端正正。虽然谈不上什么英俊潇洒,但是却给人一种很稳重的感觉。

    “那场战役之后,很多人都以为,冥月已经放弃了这个方向的突破努力了。毕竟女妖之门的位置并不好,并不值得投入大军。但是很明显,他们从未放弃,我们却是疏忽了,懈怠了。冥月的术士们发现自己不合适出动大军之后,为这个地方找到了一个最好的方法,那就是作为实验从异界引入名为凯查哥亚特的神秘存在,在这里进行秘密的实验!他们苦心经营,默默筹备。而我们呢?在这里浪费时间,虚度光阴,沉迷于那暂时的和平假象之下。正是因为我们失去了积极进取的精神,才最终导致这么一场灾难!”

    中年男人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悲愤和悔恨。他的发言确实有鼓舞性的,让周围的人都不禁为之所感。这不是伪装,而是有着实际感情基础的事情——在座的诸位可是确确实实的尝到了失败的苦涩味道,被强大的敌人赶出了家园,并且看不到一丝扭转局势的希望。要说这种情况没有感受,那完全是骗人的。

    “这是我对这场战役的总结,整个战役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凯查哥亚特利用时空崩解的有利时机发动突袭,突袭的部队,就是被称为‘硬皮怪’的异型生物。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凯查哥亚特会掌握时空崩解这么一个天赐良机,但是也许他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只是等着一个机会罢了——就算没有时空崩解他也会这么做的,但是这一次大范围的时空崩解给他提供了一个最合适的环境”

    “等等,我能问一下,为什么会发生时空崩解?”陆五插了一句。毕竟是异界来客,他对于其他人那种激愤之情几乎没有感觉,相反觉得为什么没人提及这个问题很奇怪。

    主持者迟疑了一下,一时判断不出自己要采取什么样的态度,不过最终他还是决定详细解释。“根据上头的解释,这应该是七八年前xxxx战役的余波,”他说了一个在这个世界也应该没有其他意义的专用地名,这个名字只有四个音节,听起来很像是“索达菲斯”。“那场战役中,我们损失了超过一千四百个军团,包括六百个术士军团,超过百座浮空要塞被击毁。为了掩护残部撤退,我方不得不引发了一次时空崩解,方才阻止了敌人的追击。由于那一次造成的波动太大,所以”他注意到陆五的神色有点不太对头,不过这很正常,一个乡下小地方出身的年轻人,常常容不下这种和他光明的理想不兼容的灰色。

    “那一次时空崩解是受到严格控制的,我们只是造出了一个隔离地带,对陆地造成的损失,总共也不足一千平方公里。”边上有人耸耸肩。“术士采取了一些全新的技术,认为如此就能控制并利用这种灾难。可惜的是大自然用它的实际事实说明了,至少目前,这种技术还不成熟。”他看着陆五依然有点迷惑的脸。“最初的,也就是主动引发的那一波时空崩解确实只产生在原定的区域内,但是接下来在很广大的范围内,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了余波”他摊了摊手,“世界已经很脆弱了,时空崩解根本无法控制。”

    原来是这么回事陆五终于开始慢慢的明白这个问题了,等等!什么,损失了一千四百个军团?对方嘴里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个数字,让陆五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六百个术士军团??

    “那个我们遭到了一次史无前例的惨败吗?”陆五试探着问。

    “史无前例?那就远远谈不上了。但是那确实是一场大规模的战役,一场大规模战役的惨败,这种程度的损失,已经算是输得不算太难看了。”如果说有轻蔑的态度,至少对方脸上没表现出来。“再说了,冥月阵营的‘火焰之心’太厉害了,数百年来,冥月阵营之中能以非术士的身份得到称号的人屈指可数,而火焰之心则是当代唯一的一个,不是吗?”

    他注意到陆五脸上的神情。“你没听说过?”

    “是我孤陋寡闻”陆五只能自嘲一下。虽然他尽力的寻找各种资料,但是问题是这个世界没有英特网可以提供无限的历史、地理、生活方面的常识。“为什么他被称为‘火焰之心’?”

    “哦,据说是因为他的热情。他是一个充满进攻**的将军,坚定而狂热,如火焰一般吞没了所有的敌人。当然,你不知道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他已经死了。”

    “死死了?”

    “按照上头的说法,我们死了六十多个高阶术士才把那个可怕的男人给刺杀了,但是我不太相信。冥月那边再傻,内部斗争再激烈,也不会疏于对那种人才的保护吧?此外,火焰之心死后,他们居然对此毫无任何反应,没有疯狂的报复,这一点感觉就很不正常。”

    主持人轻声的咳嗽了一声,这次由陆五引发的插曲到此结束了。每个人都再次把目光转移到主持人这边来。

    “这就是第一阶段的突袭,很迅猛果断,但是除了迅猛果断之外,并没有其他值得注意的东西。硬皮怪战力不高,正面交战的情况下,哪怕轻步兵都丝毫不输给它们。而正是这个,造成了我方的麻痹大意。如果仅用这种程度的士兵发动攻击的话,那么等到时空崩解的影响结束,一切就会立刻扭转过来。但是很可惜,这只是敌人示弱的策略,于是乘着时空崩解刚刚结束,而我方尚未采取行动,而且疏于防范的情况下,凯查哥亚特发动了第二次攻势”

    也许是被陆五刚才打了个岔的缘故,主持人的声音似乎不复刚才那么有激情的鼓动了。不过他的讲述依然富有技巧。接下来的事情陆五也知道一个大概,总之就是凯查哥亚特使用了刺客杀掉了总督(这一个他甚至已经亲自看过现场了),然后用利用浮空要塞的某种设计方面的结构性缺陷,强行摧毁了几乎所有的浮空要塞。在浮空要塞完蛋之后,凯查哥亚特拿出了他真正的精锐士兵,毁灭者。

    呃,这个称呼是最近才出现的。陆五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来,但是转眼之间,所有人都用“毁灭者”来称呼那些披挂反魔法装甲,拿着高周波武器,拥有能量护盾的蝗虫人了。这个名字也算名副其实,这些生物确实拥有毁灭性的破坏力。

    接下去就是一场彻底的扫荡战。一方面是毁灭者卓越的战力,另外一方面则是辉月残存的部队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被分割,基本上各自为战。很快整个辉月的势力要么被歼灭,要么被驱逐到女妖之门的边境。做完这件事情之后,乘着冥月还没有接收的空隙,凯查哥亚特立马变脸,发动了针对冥月的反叛。双方现在还在那边打得热火朝天。

    虽然陆五不知道具体战斗情况,但是从毁灭者那针对性的装备来看,冥月那边肯定是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吃了大亏才对。

    “以上,就是这一次凯查哥亚特在整个女妖之门的所有行动步骤。大家可以细细的看,结合所有过程,我有理由认为,对于这一切,凯查哥亚特早就策划好了,它不会,也不应该会因为微小的变动而改变自己的战略计划。不知大家是不是赞同我的看法?作为一个辅助证据,”他拿起一份文件。“我们上头最近派出了不少的别动队,主要是为了调查浮空要塞被轻易摧毁的原因,还有抓一些毁灭者,尝试和凯查哥亚特进行接触。而在所有的这些行动中,目前确认击杀毁灭者至少五、六十名,但是凯查哥亚特没有对此做出任何反应。”

    主持者的目光扫过所有的与会者。没人开口。很显然,所有人,包括那几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在内,所有人都赞同了他的这个看法。这也省下了所有说服的麻烦,不枉他整理了这么多材料。

    “就像大家目前知道的,”他继续说道。“我们的矿区对于凯查哥亚特而言似乎没有任何价值,根据我们得到的所有情报,所有的矿场都没有被投入运作。”

    这个结论没有引起任何意外。不同世界的科技总是依靠着不同的资源,哪怕相同的资源,在不同科技文明之中的地位也是不同的。凯查哥亚特毕竟来自异界,他对矿场不感兴趣不足为怪。

    “如果我们能够采取一次成功的突袭,或许我们就能夺回整个矿区这个区域,对于广大的女妖之门而言实在微不足道,凯查哥亚特应该不会在意的。但是只要矿区回到我们手里并恢复生产我们这边的情况的情况所有人的情况,都会得到一个根本的改善!”

    他暂停了一下,再一次环视了所有人。每个人的脸上的神情都不同。那几个老狐狸面无表情,他几乎能看到他们隐藏在面具下面的冷笑。其他几个则看上去热情很多,但是相反,他原定的目标,也就是那个叫做陆五的年轻人(一个原本小小的中队长,原本连对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的人,现在却成了他的座上宾),脸上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怎么,有什么想法?”他问。

    “我有一个想法,因为我听人说,只要佩戴那个‘无上圣主’的圣徽,似乎能够保护人们不受毁灭者的伤害,”陆五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也许我们佩戴一下圣徽,就能无需任何冲突”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