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四十三节 琥珀的新身份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对了,那边都是些什么矿?”

    “钒和铼,还有锰。”红衣回答。

    “这些都是很一般的矿产吗?我对矿区的情况了解不多。”

    “除了采矿之外,还有一批用来初步精炼的提炼厂。”红衣说道。“矿区是总督的财产,所以现在真心没有任何所有权的纠纷,谁拿到手就是谁的”他迟疑了一下。“攻击凯查哥亚特并没有想的那么简单。他的实力可能远在任何人预料的之上。”

    “红衣,他们说,这边的凯查哥亚特的部队数量其实不多,也就是百来个左右的毁灭者。这些毁灭者实际上只是边境巡逻一下毫无防备而且缺乏后援。如果建立在突袭的基础上”陆五说道。“你觉得能打赢吗?”

    “如果是我,我不会做这种选择,”红衣说道。“我们都知道,现在高层正在全力寻找凯查哥亚特的弱点,在知道弱点之前,最好什么都不要做。伊万太心急了,他是不是说一定要乘着眼前的一个机会赶紧发动攻击之类的?”

    “是的,他说阿琪会干涉行动。”

    “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我相信他只是生怕失去机会。阿琪这一次抓到了一个俘虏其实不止阿琪,也许其他地方,也有一些人抓住了俘虏。只要再过上一段时间,毁灭者的各项生理特点之类数据都会被解读出来,到时候肯定能开发出针对性的武器,或者制订针对性的战术。到了那个时候,迦舍城的正规军很可能就会主动出击,控制矿区。正是因为这个顾虑,所以伊万才会不顾一切,在毫不了解敌人的情况下想要主动出击。”红衣再一次摇了摇头。“这种出自贪婪的盲目攻击,带来灾祸的可能性远比带来利益要大。”

    “原来如此”陆五开始明白过来了。“但是,这种顾虑你的意思是,其实夺回矿区的行动是错误的,什么也不做是最好的选择?”

    “任何选择都有风险,我不能说这么做就是错的。”红衣突然说道。“知道吗,原本我是坚决反对的,因为这对于指挥官来说,是很不负责的行为,是把部下往火力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你的自信说起来很可笑吧?明明决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的,但是到头来却像一个糟老头一样发半天牢骚。”

    “那个,红衣,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知道冥月和凯查哥亚特打成什么样子了吗?”红衣突然问。

    “打得怎么样了?”

    “我也是偶然之间听说的,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目前,凯查哥亚特那边的损失不明,但是冥月那边的损失至少六十个军团已经丧失战斗力了。冥月的术士们冒险的偷偷动用了几台浮空要塞,本来想只要不送到前线,只用来当做后方运输队,却照样被凯查哥亚特击落了,损失了大量的人员和装备。结果冥月的指挥官仓促之间,一昧向前线增兵,投入地面部队,却遭到了毁灭者的全力猛攻。据说冥月那边本来以为凯查哥亚特兵力有限,所以大意了但是事实上凯查哥亚特的兵力非常雄厚。这种错误的结果导致了一次非常凄惨的失败。凯查哥亚特已经在战场上占据了优势。现在冥月的军团,不是被击溃歼灭就是向后撤退,等待援军,这意味着冥月很可能向凯查哥亚特求和。”

    耳机里,响起了一声轻微的声响。陆五一小会之后才意识到这是高手发出了一声惊叹。

    “术士也挡不住?”陆五想起了光头对付毁灭者的样子。感觉上,高阶术士对付毁灭者并不是很难。“毁灭者其实没那么强,一旦护盾被耗尽,他们非常脆弱。”

    如果能进行远距离炮击轰炸之类做法,应该能有很大的效果才对吧?当然了,他这边没这个条件,所有的军团,包括伊万在内,现在都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但是冥月那边肯定是有的。

    “挡不住。”红衣说道。“毁灭者的战力很强。而且虽然他们是一种脆弱的生物,但是对于战士来说,这不是缺点,而是一个极大的优点。”

    陆五之前已经将自己这次跟着阿琪出去的经历(当然是有选择性的挑选一部分)告诉了不少人,当然包括红衣。

    “脆弱反而是优点?”陆五几乎不能理解。

    “是的,因为这样一来,几乎不会有伤员。”红衣说道。“军队中很大一部分力量都是为了照顾伤员的?而毁灭者在身体脆弱的同时,却有能够吸收几乎所有伤害的能量护盾。这两点的结合意味着,凯查哥亚特的士兵要么就是战力齐全,要么就是死了,几乎不会出现拖后腿的伤员。一旦没有伤员,这意味着极大的提高了军队的效率。”

    “原来是这个意思”

    “除此之外,他们还使用近战武器,这意味着他们持续作战的能力很强。而能量护盾又是可以恢复的——只要它没有被彻底耗尽,只需要并不太长的休息时间,它就能逐渐恢复。这让它们在行军布阵方面,有了极大的优势。再加上术士的魔法对它们效果很差哪怕是术士军团在战场上联合使用的情况下,魔法的效果依然不尽人意。”红衣说道。“对了,那边几十个矿场,你打算进攻哪个?”红衣再次换了个话题。

    “我争取了一个最适合防守的。”陆五说道。“边缘上的一个,位置很好,敌人巡逻的力量很弱,又易于防守。”

    红衣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开车。

    “对了,还有一个事情,关于琥珀的”过了很长时间,红衣再一次开口了。

    “琥珀怎么了?”陆五心头一惊。

    “人家参军啦!”琥珀站在陆五面前,身上穿着军装。其实这个世界的衣服在样式方面真的很简单,至少是陆五目前看到过的,花样不多。要么是军装或者工作服,要么是类似军装和工作服。傻大黑粗很常见,休闲风格的服装就非常的少,类似于地球的华丽时装什么的更是完全没看到(当然琥珀说术士们生活的浮空大陆情况不一样,不过陆五并未实际看见),但是说句实话,人要衣装,衣也要看人穿。至少琥珀穿上军装一点也不显得死板,而是如一道三折瀑一样,奔淌着流动的青春。特别是胸部,不知道是衣服不合身呢,还是军装本身倾向为男人设计的,怎么看都有点想要把扣子撑破的样子。

    “参军?”陆五的大部分注意力都被琥珀的胸口吸引住了,半响才反应过来,有些惊讶的问,“可是你”

    “嘻嘻,人家的名字叫做琥珀,是来自堡口城一带的边境居民。”琥珀看着陆五,一本正经的自我介绍。“在边境遭到冥月势力进攻的时候,虽然侥幸逃离,但因种种缘故被困在野外。幸好我有一个叫做陆五的男朋友,他在千钧一发之际,不顾自己的安危,回头过来救我出去,一直来到了迦舍城外。当然,我所有的东西都在之前的危机中丢掉了,现在唯一能证明我身份的只有陆五所以,我加入了第十六军团这不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吗?”

    确实,至少在理论上,这不是任何问题——作为战争年代,任何状态下军队都不会拒绝新兵加入——如果你能接受上面发不出军饷和装备,还要自己上前线拼命的话。

    琥珀凑近过来,“陆五,你看,人家的这个故事,居然没有人怀疑哦!”

    说起来,陆五原本以为琥珀自从上一次回来之后会消沉一阵子,但是似乎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不,就陆五的感觉来看,之前发生的事情,与其说是给琥珀造成了打击,不如说是激起了琥珀的斗志。琥珀终于看起来不像之前那么忧虑和消沉了。

    “琥珀,你为什么”

    “其实很简单的啦,”琥珀的手里已经多了一个铜牌。“怎么说人家也是一个术士,在这种地方为自己制造一个假身份什么的,是很简单的事情。”她把铜牌翻来覆去的看。“可惜是新制造的,里面没钱一个贝利卡都没有”

    “不是这个!琥珀,你为什么要加入军队?”陆五觉得琥珀明显有把话题带歪的打算。

    “人家不合适加入军队?”琥珀反问。

    这话当然是完全不可能的啦。琥珀真正的身份可是一个术士,远比陆五合适参军——按照这个军事化的世界的基本原则,陆五参军只能是从炮灰的位置起步(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而琥珀就是那高富帅精英特种部队(如果有的话)开始。说句不客气的话,对军队来说,陆五就是那没啥价值的杂鱼,死上一百万也只是一个轻飘飘的数字没人心疼,而琥珀则是要千般呵护万样宝贝的珍宝,死掉一个就能叫人痛入骨髓。

    “不是不合适”陆五发现自己又被转移了话题。“琥珀,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要上战场!”琥珀很坚定的说道。“不这样做的话,就没有这个机会!”

    “不行!”陆五这句话绝对是下意识的反应,因为他大脑的固定思路之中,就把“战场”和“危险”联系在一起的。不过毕竟只是下意识的第一反应,稍微迟疑了一下,他立刻想起其实琥珀比他要强得多。

    “为什么不行?”琥珀进一步凑过来,事实上她已经是整个人靠了过来,迫使陆五不得不后仰。“人家想要帮忙”

    “什么帮忙?”

    “陆五不是已经想要夺回矿区吗?但是,凭你手下的这点力量能做到吗?”琥珀说道。其他人也许会误解,但是琥珀知道真相。陆五是一个生活在和平世界里的普通人,不管在心态上还是在技能上,都不可能突然变成一个铁血军人。要说为了百分之一的胜率而下令让部下去死的话,哪怕这么做了,都会留下心灵上的伤口吧。“那个,人家可以帮忙的!”

    “啊?”

    “如果是对付术士,我现在的情况并不很合适,但是如果是对付那些人型蝗虫,我可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哦。”琥珀正色说道。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