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四十四节 改变世界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琥珀,到底发生了什么?”陆五的直觉还是很敏锐的,而且琥珀的这种斗志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压力。

    简直就像是斗志都可视化了,在身体周围熊熊燃烧一样啊。

    “因为我想明白了该怎么办了啊!”琥珀说道。“之前困扰着的问题,我终于完全的搞懂了,也知道要如何去做。”

    之前困扰着琥珀的就是魔力和记忆的事情。前面说过,在地球上过完新年,突然之间琥珀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不仅魔力消退了大半,就连一部分记忆也丧失了。对此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琥珀藏在瓦歌的身体,遭到了某种伤害。

    当然,因为拥有第一律魔法的缘故,琥珀及时预知到了这个未来,并事先做好了用来位面传送的专用工具。可惜的是,因为记忆缺失,使得她完全忘记了自己当初到底预见到了什么,以及应该怎么办。

    “搞懂了?”

    “就是上次那个事情”琥珀站直身体,像是深呼吸一口气一样,说道。“那个,陆五,光头死后,我对他使用了‘吞噬’。那个魔法是真实存在而且确实有效的。”

    虽然说句实话,陆五早就猜到了。其实琥珀放弃那个机会才叫奇怪呢。但是猜到归猜到,琥珀这么正面说出来,还是让人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所以,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我现在可以基本上判断我的身体确实是落到了野心家的手里了!”琥珀摊开手。“如果说我的身体是因为某种故障或者某种意外而受伤的话,那么随着时间的流逝,伤势必然会改变。要么是伤势越发严重,要么是伤势开始痊愈但是,这两者都没有发生。”她看着陆五,严肃的说道。“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身体上的变化都会迅速的反馈到精神体之上,这是魔法上的常识!如果身体遭到致命伤害被杀死的话,精神体也会立刻消散死去。”

    “最初知道‘吞噬’的时候,我只是有这方面的猜想,觉得可能性很大。但是现在,越来越觉得只可能是这么一个理由。陆五,我现在的状况已经稳定了非常长的时间这意味着我身体上的伤势一方面无法恢复,另外一方面也不会恶化,如果没有外力干涉的话,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

    “有人想‘吞噬’掉我的魔力啊!”琥珀说道。“之前我搞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如果是为了得到第一律的魔力,那就完全可以理解了。我曾经听人抱怨过,抱怨辉月的学院正在向冥月靠拢,正常的竞争越来越被卑鄙的暗算所取代”

    “但是”陆五忍不住打断了琥珀的感叹。“为什么要参军?”然后他才突然醒悟过来,参军什么对一个普通人来说也许是很麻烦的负担(因为这个世界军人的身份并不能如地球一样简单的脱离),但是对琥珀这么一个术士来说压根没事。只要她表现出自己的真正身份,那么谁会用逃兵罪之类的军法来找她麻烦?对普通人来说,参军可能是一辈子的枷锁,但是对琥珀来说,最多只是一个角色扮演游戏罢了。

    “我想帮帮陆五。”琥珀说道。“而且,既然现在我也掌握了‘吞噬’,那么我应该可以从冥月的术士那里,通过‘吞噬’恢复力量。”

    “冥月”

    “是的,为了和凯查哥亚特交战,冥月在女妖之门这里投入了相当规模的军队,想想看,前线有大量的冥月术士被凯查哥亚特杀掉了,如果能够能够遇到那种场面的话,我可以用这种方式恢复魔力。如果我能恢复到我原本程度的魔力的话,应该就能够尝试去解决这个问题了。”

    “怎么解决?”陆五问了一句。他记得琥珀说过,这件事情的麻烦在于,那个阴谋家家根本不需要和琥珀来一场面对面的动手。他只需要确信琥珀的存在,他就会毁灭琥珀的身体,从而杀死琥珀。

    “必须将魔力恢复到一个相当的程度才有机会,不然连机会都没有。”琥珀说道。“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一个第一律的术士!”

    说道这个话题的时候,琥珀的情绪迅速的消沉下去。陆五赶紧转了个话题。

    “琥珀,你刚才说冥月冥月那边也有学院?”

    “嗯,两个阵营都有啦。大体格局类似,学院也进行划分,将低阶术士和高阶术士的培训分开来。不过,辉月的高阶术士如果说一百个人入学,大概有九十八个能结束学业出来,冥月的学院估计能出来的只有五十个人吧。”

    “冥月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他们崇尚的理念不同的地方?”说起来,来到这个世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陆五还真的不知道冥月那边是什么样的情况。他目前只知道,双方似乎因为两位神上之神的对立而对立,而且势均力敌。不过也有点奇怪,感觉上这似乎是因为宗教问题而对立,但是实际上在这里却感觉不到什么宗教的气氛(除了那个无上圣主之外),也许最初是因为宗教问题,因为因为打得太久了,以至于双方的血仇已经无法化解?

    “一个个比沼泽更为污浊粘稠的地方,”琥珀说道。“强者可以肆意的戏弄、羞辱、背叛、出卖弱者,术士之间,谋杀和构陷要比呼吸更为常见,阴谋诡计层出不穷,比阳光更为普遍。为了一个更高的位置,术士可以毫不犹豫的将匕首刺到战友的后背,哪怕这位战友之前刚刚在战场救了他一命。为了掌握更多的资源,学院之中,老师杀学生,学生杀老师,甚至老师互相杀都有,更别说学生自相残杀了。”她叹了口气。“但这样似乎也是有着好处的,那就是冥月的术士数量上虽然要比我们少,但是相同数量的前提下,他们的战力通常要在辉月之上。他们可以用一种毫不留情的,完全冷血的功利态度做很多我方无法接受甚至无法想象的事情。邪恶不再是他们的行事准则,而是一种本能这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优势。高阶术士的交战之中,这一点尤其明显。”

    “不过,如果‘吞噬’在冥月之中流传开的话,那么一百个人入学,能毕业出来的就不会超过三十个人啦,也许连二十个都没有也说不定。”说道这个,琥珀倒是很有一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但是,如果有了“吞噬”,这不就意味着出来的三十个人要比过去的五十个更加危险吗?陆五其实想这么问一句,但是最后决定还是不要开口比较好。

    阿琪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了办公室。

    外部环境会改变一个人,这个哲理似乎又得到了证实。现在的阿琪显得神采飞扬,甚至在一些人眼里,已经达到了趾高气扬的程度了。这倒是很容易理解,每个人都知道,她这一次立下了大功。不是那种普通的功劳,而是能够让她的名字被高层看到的那一种。

    在战争中抓一个俘虏,理论上似乎是很简单的事情,算不上什么大功劳。但是问题是事实和理论是两回事,也要比理论更能说服人。因为截至目前为止,去抓活口的行动早就数不胜数,但唯一能成功的却只有阿琪。至于别人为什么都不能成功么,理由很简单,因为一方面是那些被称为“毁灭者”的生物之勇猛顽强,死战到底的战斗风格(简直让人怀疑它们到底是不是智慧生物)。另外一方面么,那就是他们情报和反应能力简直比第一律的魔法——也就是预知未来那一种——还要夸张。基本上这边作战小分队刚发动攻击,才明白对方其实早就做好迎战准备了。侥幸逃回来的人无不述说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每次都是动手之后才意识到人家早有准备,甚至好几次出现调集了优势兵力来个伏击的事情。

    要知道就算是强大的高阶术士,战力终究也是有限的。想要全身而退是一回事,想要带着俘虏离开,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特别是毁灭者居然有抗魔能力的情况下,这一点更加明显。有足够多的勇士完成了杀死毁灭者的战绩,但是抓活的,只有阿琪一个人。

    办公室的主人是一个有着茶色头发的中年男人,五官并无任何起眼之处,但是却有着一种莫名的气质,让人不由自主的有一种紧张感。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他的脸庞形状和阿琪有那么几分相似——相似度不是很多,但是确实能分辨得出来。他做了一个手势,示意阿琪坐下。这是一个小小的礼遇,这些细节本身就说明了阿琪的功绩非常让人满意。

    “中校,这一次我找你来,是为了一件小事”男人说道。“听说你这两天一直在宣称,近期内我们将在女妖之门发动大反攻?”

    “这个这不是早就定好的政策吗?”阿琪有点惊讶。“只要通过分析了解凯查哥亚特士兵身上的弱点,相关的战略部署就会步上日程这一点现在已经根本不需要隐瞒了啊?难道那个俘虏那边出现问题了?”

    “你说的没错,那确实是原定的计划”男人踌躇了一下。“但是现在最好不要再宣扬此事,因为发生了新的问题。”

    阿琪注意到桌子上有一把镰刀——是毁灭者使用的那一种的缩小仿制品。这种武器阿琪已经看到过足够多个,所以有自信不会认错。

    “是这种武器很特殊吗?”

    “特殊?不不不,这种武器明显源自一个文明,文明的科技等级相当高,其中的设计思路和我们差异很大。它可以成为研究者们极好的触类旁通的媒介,”男人拿起小镰刀,赏玩了一下。“但是也仅此而已。真正的麻烦是这个。”他的手指向桌子上另外一个东西。

    那是一块小金属片,比起镰刀来,它不起眼到了极点,以至于阿琪现在才注意到了它。

    “看起来很不起眼,”男人叹了口气。“却是改变世界的钥匙。”他拿起金属片,在阿琪面前晃了一下。“这一个,是抗魔金属!”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