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四十九节 炮灰5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你看起来不太好。”他的同伴终于弯下身子,忧心忡忡地说道。与此同时,她将手放在了伤员的伤口上,那里已经流了足够多的血,但是新的血还在缓慢的流出。她眼睛中的贪婪与狠毒已经难以遮掩,而她似乎也不想去遮掩。

    虽然她的这位同伴是很强的高阶术士,足以让敌人望而却步。但是,再强大的术士,如果你发现他连挪动一下都做不到的时候,那他似乎也也没什么威慑力可言了。

    “你不能杀我”伤者断断续续的说话,为自己的生命做出最后的努力。“如果只有你一个人回去上头一定会”

    “一定会怀疑的。”女术士用轻柔的声音帮助对方说完。“是的,会怀疑的,我确信如此。大概会有一些危险的任务被派给我去完成。比方说,我听说上头正在担心辉月会涉足这场战争,所以有风声要组建一支力量,去斩断辉月想要插进来的那只手这是一个危险的任务,很可能会没有军团支援,没有基地,甚至没有稳定的补给线,只能依靠术士个人的力量去作战什么的。”她身体弯得更低了,身上一阵阵魔力的涌动令人绝望。“但是,也仅此而已,不是吗?”

    她的手一伸,一把死去的毁灭者所遗留的镰刀飞了起来,落在她的手上。这武器看上去相当可怕,但是实际上,如果人类尝试使用它就会发现它很不顺手——因为压根不是为人类设计的。当然这无所谓,反正她又没打算使用它作为武器来和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去战斗,而只是用它去对付一个不会动的猎物——其实就和处理砧板上的鱼没什么区别。

    镰刀的尖锐的那一段被刺进那个巨大的创口里,进一步扩大和加重了伤口。接着,在他彻底死去之后,她使用了“吞噬”。

    曾经属于死者的一部分力量被她掠夺到自身之中,那种充实感无法形容。能量如同融化的岩浆般灼热,又甜美的如同蜂蜜,当这些能量流入身体的时候,她都能听到骨头、神经与皮肉同时因为舒适而发出颤栗。

    在此之前,她从未得到过如此之多的力量,从未感到自己全身充满如此之多的生命活力。某种意义上,这种感觉对术士来说宛如毒品,享用过一次就难以忘怀。甚至更进一步的说,它简直如同生命本质的提升一般,让人沉醉,沉醉到无法自拔。

    太可惜了。在一切结束之后,她轻声的感慨。这样的机会,可能未来不会再有了。

    冥月的高层并不是傻瓜也不是瞎子,一切都被看在眼里。相关的惩罚措施越来越严厉,所以刚刚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自从“吞噬”流传开来之后,几乎所有的冥月术士在看着同伴的时候,目光中都会多出几分贪婪。

    最初的时候,高层还想要控制“吞噬”的流传。可惜这个魔法太简单了,想要禁止它的流传是不可能的——相关理论加实际运用,全部合在一起,能够轻易浓缩到三页纸上。如果把其中理论部分去掉,甚至一张纸就够了,只需要百分之一秒,就能从一个终端传送到另外一个终端。随便一个术士花费五分钟去阅读,再加上一点点独自揣摩的时间,就能轻易掌握这个魔法。

    为了阻止这一切继续发展下去,高层不得不出台了一个又一个针对性的措施。之前出现的那股风潮,也就是利用毁灭者杀死同伴以进行吞噬的做法(巧妙的人还是“利用”,性急的甚至直接动手了),现在已经被新出来的政策完全克制了。也许,她刚才就是最后一例。

    这倒是完全正确的做法。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也许冥月的术士们会用自相残杀的可笑方式,为这场绵延了数十个世纪的战争画上句号。

    不过,每个冥月的术士都知道,自相残杀其实并不是最好的选择。还有一个更好,更大的目标呢。而对于那一种猎物,高层却绝不会禁止。不仅不禁止,甚至还会有鼓励。

    “怎么回事?!”厉喝声传来,她站直身体,将手举高,以示意自己并无任何反抗之意。

    下一瞬间,五个人,或者说,五个穿着外骨骼装甲的人出现在她面前。五个。这个数字让她微笑了一下。这个数字真的太巧妙了,彼此牵制,却又无可奈何。也亏吞噬是个奇妙的魔法啊,猎物居然是没办法多人共享的。不然的话,事情早就变得不可收拾了吧?

    “执法队的?”她用温柔的口吻问。这很正常,从她之前的同伴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相关的警报就被传到了后方。执法队顷刻就到。

    当然,他们来迟了一步。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可疑的东西。她的同伴——前任同伴——死在毁灭者的镰刀之下。任何人都能看出,这附近并没有发生一场术士之间的魔法战。既然人不是她杀的,那么她的同伴战死后,她也只能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吞噬掉对方的魔力不是吗?

    当然,他们会怀疑——不过,这一点她早就预料到了。

    手机显示,刚才一共过了十秒。但是这十秒钟简直是如一个世界那样漫长。

    就算是陆五,也很快就明白做什么都没有用。红衣说过这座电磁炮塔能够对抗七个毁灭者,但是哪怕红衣是过分谨慎的夸大了敌人的战力,低估了自己的力量,陆五也不觉得自己能对付这么一大帮子的毁灭者。更别说领头的那个看上去有点不同寻常。

    那个毁灭者依然在凝视着陆五。双方距离很远,但是一方凭借魔法,另外一方凭借天赋力量,彼此能够看清楚对方的每一个细节。虽然之前陆五曾经有机会仔细的观察一具这种生物的尸体,但是这种正面打量一个毁灭者是第一次。活的和死的的毁灭者毕竟有着巨大的差别。领头的毁灭者用那双看起来宛如复眼一样的眼睛(陆五不确定那到底是不是复眼)看着陆五的时候,陆五清楚的感觉到似乎有一股异质的,宛如丝绵一样的细微东西在他的心脏里轻轻抽动,让他全身每一寸肌肉都情不自禁的抽紧,而且他的牙关在不受控制的死死咬住。

    每一秒钟都是那么短暂而又那么漫长,就像心脏完全冻结了一样。这种感觉,这种好像缠绕着人一样的压迫感。如果不是亲自体验的话是绝对无法想象的。

    虽然说陆五之前也遇到过邪魅那样的怪物,但是那个怪物外形和人类没什么区别。可以说,尽管你的理性知道它是一种怪物,而且拥有很强大的能力,但由于它太像人了,以至于并不能给你心理带来这种特殊的压力。最重要的是,和陆五接触的时候,邪魅表现出了一种非常明显的轻敌,它甚至像猫一样,想要戏耍自己的猎物。

    而这个毁灭者就明显不同了。能够直觉的感到它绝对没有玩弄猎物的嗜好,而只是如机械一样的服从命令,摧毁面前的一切。它不会关心面前敌人的心理活动,正是因为它更加简单、直接而且暴力,所以也更加危险。

    陆五现在真心确定自己的运气实在不怎么样。凭现在的运气如果去抽奖的话,估计哪怕花上一万块买彩票,也中不了哪怕两块钱的奖。他并不知道所有毁灭者的巡逻队的力量都是固定的(这是伊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观察结果),所以他只能判断自己运气真心不好,遇到了一支特别强化的巡逻队。

    如果它们冲过来陆五发现自己只能什么都不做的离开,任由它们把电磁炮塔砍成碎片?

    就在他心里忐忑之际,他看到那个毁灭者转过身去,也许是喊了一声或者做了其他什么事情,总之,带着整个队伍,掉头离开。

    直到它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野的尽头里,陆五才发现自己的额头之上已经满是冷汗。

    “搭档,你看,正如我预料的。”高手的声音适时响起。“凯查哥亚特的士兵不会攻击你。要么是凯查哥亚特对他的士兵控制能力很强,要么他给你的那个诅咒,能够让它们辨认出你的身份。”

    “刚才,”陆五吞下一口唾沫,润了润自己发干的喉咙。“它们是认出我了,所以选择避让?”

    “肯定。”高手说道。“能够感觉到吗?那个毁灭者我的意思是带头的那一个,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是。”陆五想起刚才那个毁灭者。说实话在陆五之前的印象中,毁灭者几乎都是一个模子的,不管身高体型什么的都非常相似。特别是智慧方面,虽然它们看上去像是智慧生物,但是实际上却感受不到智慧生物特有的理性思维。事实上,之前它们表现来看,与其说它们是与人类相似的智慧生物,不如说更像是野兽或者机械。

    但只有这个毁灭者显得格外与众不同。而且,能够感觉到,它并不是它们之中的普通一员,而是首领或者说指挥官级别的。

    “高手,你也能看出来它是不一样的吗?”

    “是的,搭档,你知道我没有光学视觉,我的感觉和你的感觉是有着一些不同的。不过像我这种类型生物很难把自己的感觉共享给你这种类型的生物我只能说它比它的其他同伴有着一些区别,相当大的区别。怎么说呢,差不多接近于猩猩和人类的区别吧?”

    “和我们之前遇到的也不一样?”陆五问道。他指的是上一次和阿琪一起深入敌后,遇到的那一整队的毁灭者。

    “是的,区别太大太明显,差异大得简直就像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生物一样。还记得增长天吗?”

    陆五立刻想起那只会飞行的巨兽,然后,他立刻从高手的话语里领会到了高手的暗示。增长天这个名字其实是“根源之语”强制翻译的结果,本意是“侍奉某位至高存在的四大守护者之一”。所以,如果增长天没有说谎,那么意味着相同地位的一共有四位。

    增长天是一位,那个魅魔应该也是一位,那么这个毁灭者就是第三个了?

    “你是说”陆五问道。“这一个也是四大天王之一?”但是这又是不可能的。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凯查哥亚特正在和冥月打得热火朝天呢。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把最为优秀的手下放到这么一个毫无意义的位置上呢?要知道,这场战斗,对于陆五等迦舍城外的残部来说自然是非常重要,但是对于凯查哥亚特而言简直一点价值都没有。

    “所以,”高手不紧不慢的说道。“理解凯查哥亚特想要干什么,正是这件事情的关键。但不管怎么说,假如那个是四大天王之一,那么这一次的反攻恐怕要踢到铁板上了。”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