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五十节 炮灰6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阿琪走进她的新办公室。

    她的前任已经离开,不会再回来的那一种。现在这里属于她了。当然,其实前任是个不错的人,和她相处的也很好,各方面都给予她照顾。哪怕是阿琪想出来的那些培训班之类,对方也都给了各种支持——虽然他一开始表示了明确的反对,最终也没有赞同,但终究是做好了各方面的配合。

    但是,不管这位指挥官怎么愿意配合阿琪,都比不上她自己拥有这个位置。现在,她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指挥权,可以做一切她早就想做,却没有能力去做的事情了。

    办公室里已经站着一群人,阿琪全部认识。只不过,之前他们和她只能说是互不统属的同僚关系,但是现在,他们都是她的属下了。也正是因为彼此都认识,所以这一次新官上任可以直接忽略自我介绍等一些繁文缛节。

    阿琪直接坐到了前任的位置上,努力摆出一副上司对待属下的姿态。但是说真的,这是她第一次坐到这样一个高度。所以她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之后,一时之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所幸这只是一种短暂的茫然,因为她马上从部下们的神色察觉出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可是这里还能发生什么事情呢?至少在过来的路上,迦舍城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再说了,怎么说阿琪离开这里的时间也不算很长。这点时间也似乎不应该发生什么事情。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她清了清喉咙,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那么几分上位者的威严。“发生了什么吗?”

    “地方军的几个军团,”一名部下用尽量简洁的语气说明这件事情。“前段时间突然对凯查哥亚特的控制区域发动了一次进攻。”

    阿琪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嘴巴,张开的幅度可以轻松塞下一个鸡蛋。进攻?地方军的那些人肯定知道“进攻”这个词该怎么读,怎么写——但是这个词和他们的关系也应该到此为止了才对,不是吗?

    那些人什么货色,她再也清楚不过了。完全就是漏气的皮球,再也打不起气来的那一种。如果说她之前还对他们有过一定程度的幻想,那么在上一次百般努力却被推三阻四之后,这一点幻想也被彻底打消了。这些人都在之前的战斗中被凯查哥亚特打破了胆(客观的说,考虑到他们之前的战损,这倒是很合理的,反而是阿琪对他们的期待有些不合理)。尽管阿琪想尽了一切办法,但是最终却只能自己带头,还雇佣了两个术士这才能完成那项任务。

    作为一个监察官,阿琪其实曾经有那么一点点的野心。希望能够将败兵重新振作起来,作为一支力量发动反攻。当然,限于实力对比,也许这么做不会取得什么战果,但是多多少少可以承担一些次要的任务(就像上一次去抓个俘虏一样)。但是很可惜,她的一切努力换来的只有敷衍和推脱。特别是当她诚心实意的拿出作战计划,想要得到大家的支持的时候。

    可以说从那一刻起,阿琪就对自己的监察官的职务完全的绝望了。这群只存在于纸面上的军团根本不需要监察官——因为他们已经是一群废物,甚至不必担心他们能做出什么麻烦的事情来。

    但是现在好像哪里发生了变化?

    阿琪的震惊持续了几秒钟,不过她最终还是恢复了过来。她用了几声咳嗽掩饰自己刚才的失态。“具体点?”她问。

    几个部下彼此看了看,终于有一个出声了。“他们想要消灭凯查哥亚特部署在矿区的几支巡逻队,从而重新控制矿区。”

    切,果然符合那群全无荣誉感,只有蝇营狗苟以求苟且偷生的废物的做法啊。阿琪有些心烦意乱的想着。确实,这个行动看上去大胆冒险,但是却有那么几分胜算。因为凯查哥亚特部署在矿区那里的只有那么几支巡逻队。虽然毁灭者战力很强,但是毕竟那是巡逻队,数量太少了。

    但是击败巡逻队容易,凯查哥亚特的实力可远不止几个巡逻队啊。就阿琪上一次深入敌后的过程判断,凯查哥亚特在辉月的势力范围边缘,设立了一条相当严密的封锁带。如果不是上一次术士同行的话,估计根本没办法深入那么远。从这一点来说,在封锁带之内,很可能保留着一支战略预备队。

    该死,那些蠢货这么做毫无意义,甚至可能会打草惊蛇,刺激到凯查哥亚特。反而给她未来的计划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结果呢?”阿琪定了定神,继续问道。

    “损失惨重”

    那群废物果然不出所料的失败了。阿琪脑子这么想着,而她的嘴也不自觉的把这个想法说出了口。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消息让她有一种松口气的感觉。他们太废了。也许那伙败兵的这种做法确实出乎意料之外,甚至吓了她一跳,但是这种脑子发热做出来的蠢事果然没好结果。这也是军事课堂上经常说的:不顾一切的冒险从来都是兵家大忌。

    “但是也不能算完全失败,”另外一个人接上来。“他们最终占领了一个矿场。”

    “啊?”阿琪有些惊讶。

    “嗯,矿区边缘的一个矿场。”一名部下打开了自己随身的终端。几秒钟后,一张三维立体地图出现在阿琪面前。让她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明白那些残兵败将到底做的什么程度。

    确实,此时此刻地图比语言更能准确的说明一切。从地图上就能一目了然,那伙残兵所得到的成果——哪怕仅仅考虑矿区这个有限的范围——是不值一提的。他们就是占领了边缘的一个矿场罢了。至于为什么能占领,估计就是因为特定的地形条件,使得他们能够以很少的兵力就能抵抗较多的敌人。凯查哥亚特的士兵虽然拥有能量护盾,但是却使用近战武器。当然这并不是说近战武器不好,但是远近结合才是王道,不是吗?

    阿琪马上就决定把这件事情抛开不管。比起“损失惨重”这个形容词来,这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成果——因为通常用这个词的时候,一般而言意味着军队战力至少损失过半。它只比“几近全灭”好上那么一点点。

    当然,对于阿琪来说,这也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损失——她原本就没有对自己那个“兼职监察官”有半点期待。那些已经不堪使用的军队也不被她列为自己的战力之内。被消灭就消灭了,有他们不多,没他们不少。反正要是凯查哥亚特真的率领大军攻打过来,她也没指望能够靠他们帮助防守迦舍城。

    总算那些废物多多少少还是得到了一点战果。她凝视地图上那个被标注出来的矿场许久,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这里要多久才会被凯查哥亚特重新夺回去?”阿琪可不认为这个战果可以永久保留。

    “目前来看,凯查哥亚特似乎已经放弃了这块犄角旮旯。”也许是阿琪刚才的表现有点出乎意料之外,以至于部下说话的口吻有点小心翼翼。没错,阿琪曾经算是他们的同僚,但是现在却是上司。

    “放弃了?”阿琪有些不敢置信。

    “似乎是这样,也许是凯查哥亚特一方也蒙受了不小的损失,所以干脆放弃了不要紧的地方。反正凯查哥亚特又不挖矿,整个矿区对它们来说毫无价值。”

    说道矿,阿琪立刻想起另外一个问题。“但是凯查哥亚特的士兵,就是那些毁灭者,它们身上可是披挂着金属的盔甲呢。它们武器也是一种混合物其中有金属的成分。”她貌似无心的问道。“如果凯查哥亚特不采矿,那么那些金属从哪里来的?”

    “如果凯查哥亚特不采矿,那么那些金属从哪里来的?”陆五一边从矿洞里走出来,一边疑惑的问红衣。矿洞里的情况和人们离开的时候一个样,也就是说,什么都没动,包括那些固定在矿坑里,无法移动的采矿机器。也就是说,只要稍微补充一下人手,这里随时可以复工。

    “可能他其他地方有一个矿场吧。”红衣敷衍的回答道。“而且,我更认为那些金属盔甲什么只是装饰品有闲工夫的话可以穿上一套,没有的话也许毁灭者也会愿意换上另外一种类型的。”

    “装饰品?”

    “因为它们又轻又软。”红衣说道。“哪怕普通人,拿着一把普通的尖刀,也能轻易的将其贯穿。我不认为这样的盔甲有什么作用。更别说毁灭者拥有能量护盾,再穿上盔甲什么明显是多此一举。”

    这是一个严密而符合逻辑的推论。如果陆五不知道那种金属盔甲可以抗魔的话,他肯定会赞同红衣的这个判断。真的,这一刻陆五突然想到了高手对他的提醒:其实神的思维和人的思维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他们掌握的信息不同。

    好吧,这个话题其实没什么意义。反正,现在的情况也轮不到陆五这么一只小虾米去考虑。现在他要考虑的事情更多一些。

    “长官,”一个年轻的士兵——比陆五还年轻那一种——急匆匆的跑过来。“伊万军团长求见。”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