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五十七节 琥珀的理想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看来这个事情,琥珀也已经知道了。

    琥珀来到陆五身边,这段时间,陆五很努力的工作。或者说,陆五很努力的把自己伪装成“很努力工作”的样子。因为事实上他什么都不懂。别说这个世界的采矿业了,就连地球上的采矿业他也一窍不通——要说知道什么,就是知道采矿其实挺危险,时不时会冒出一些小煤窑倒塌之类的新闻。

    所幸,他不懂没问题,红衣懂。这种事情有人懂就行了。至少,陆五知道红衣很快就理顺了开采需要的人力、设备之类的问题,反正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所有的工作都留给自己人。当然,关于出售之类的事情,前面说过,伊万都已经搞定了。

    不过,为了不露馅,琥珀还是跟在陆五身边,至少在能在他因为无知而说错话的时候帮把手。虽然此类情况没有发生,但琥珀一直没离开他太远。

    也许今天晚上也不例外,陆五只是独自出来散散心罢了,但是看起来,琥珀确实没有远离他。

    琥珀的神情似乎有一点惶急。

    “陆五,你看到了?”

    “我看到了。”陆五将手里的终端示意了一下。琥珀的终端到底是哪里来的是一个谜,陆五猜测,可能是从大胡子那边搜刮过来的。

    “这个该怎么办?”琥珀问道。

    “好像也没什么办法。”陆五诚实的回答,而且他也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大不了的。知道就知道了吧。呃,如果高手说的没错,凯查哥亚特肯定是下定决心要把这个魔法扩散到全世界的。既然如此,这个事情无非是迟早,亦或者是什么方式的问题罢了。

    “哎!”琥珀在陆五身边坐了下来。也许是想明白了,也许仅仅是无可奈何,她坐在陆五身边,肩靠肩,看着天上的月亮。

    “陆五,”短暂的寂静之后,琥珀突然说道。“有没有觉得这个世界很疯狂。”

    “这个”陆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最后只能含混的应了一声。但是随即又觉得不太妥当,所以又加了一句“还可以啦”。

    “那个”琥珀轻声的说道。“我很羡慕地球。”

    看着这个干净明亮的天空,陆五暂时忘记了这个世界那除了耐储存和高营养价值之外别无长处的食物,转而想起覆盖在地球城市上空的雾霾。“地球有什么好羡慕的?”他下意识的问道。

    “地球人比较聪明啊。”琥珀两手托腮,认真的回答道。

    “哪里聪明啦?!”陆五可一点都不觉得。“别的不说,地球人可是制造了核武器,一种足以毁灭地球的武器。”

    “但是他们至少懂得不使用核武器。”琥珀说道。

    呃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吗?矬子里面拔将军,也能比出一个高下来的。地球人节操不高,但是这个世界的人,节操更低一些?

    “核武器的话,上百年时间就足够自然净化了吧?可是时空崩解的话,那是永久的。”琥珀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看起来有点悲伤。“陆五,真幸运遇到了你,你真是个好人。”

    “怎么?”刚刚被发一张好人卡的陆五不禁错愕了一下。

    “哈,因为陆五并没有怪我。”琥珀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发了一张卡,“因为我的缘故,让你被来到了这个陌生而疯狂的世界不过看起来,陆五在这里好像过的很好。”她抿着嘴又笑了一下。“原本以为陆五在这里要靠着我的帮忙,现在看起来,是我需要陆五帮忙。”

    陆五这才想起琥珀的情况比他更加糟糕。因为陆五至少没有琥珀那种迫在眉睫的危机。凯查哥亚特并没有想要他的命(恰恰相反,凯查哥亚特还得竭尽全力保护陆五,局势越是不妙越要如此),而琥珀,则有一个控制着她身体的危险份子正打算杀了她,吞噬她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说琥珀的心理素质非常好。

    不过目前,陆五觉得除非必要,否则最好还是不要涉及魔法比较好。因为他已经知道魔法的使用会留下所谓的“残痕”——说不清楚所谓的残痕到底是什么,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术士能够感觉到残痕,由此推断曾经有人使用过魔法。而且时间越近,感觉到的信息就越多越精确。这里可不是地球,虽然说术士和普通人通常并不来往,但是突然冒出一个术士的情况也很正常。正如之前阿琪雇佣了两个术士来帮忙一样。这意味着如果琥珀随意使用魔法,哪怕她隐藏的很好,那么假如有一天一个陌生的术士突然到来,甚至只是经过,他就有可能看穿琥珀的伪装。

    然后,相关的消息就可能——很大的可能——被传到那个黑手的耳朵里。

    “对了,琥珀,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陆五问。

    “我之前看到你出去的。”琥珀回答。“坐在这里看夜空陆五想家了吗?”

    想家?陆五仔细的想了一下。

    “没有,也许是因为读大学的缘故吧。”陆五轻描淡写的回答道。“已经分不清楚到底哪里是家乡了说起来地球上,哪怕仅仅是中国,面积也足够大了。”高铁飞机坐上那么几个小时,就会来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但是,也许正是交通的便捷,正是因为每个人都知道随时可以回去,反而让人难以形成“思乡”的概念。

    两个人再次陷入沉默。但是隔着衣服,能够感觉到琥珀靠上来的身体的那种柔软的触感。两个人一起看着天上的两个月亮。也许是之前那个想象的缘故,现在的陆五,越发感觉到天空上那两个月亮看起来都不怀好意。

    这样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后,陆五终于试探着想伸出手,搂住琥珀的肩头。

    “陆五有什么理想吗?”琥珀突然问道,吓得陆五那只刚探出一点点的手立刻缩了回来。“既然暂时只能呆在这个世界,那想要做什么?”

    “那个,我只能说耐心等待了。”也许是出自中国人惯有的谦虚,下意识之间不想说出豪言壮语,陆五做出了这样的回答。说完之后他叹了口气,想起了整个军队吃喝拉撒睡那一大堆零碎事——事实上如果没有红衣,也许他会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刚才说话的时候他还不觉得,但是现在定下心来细想一下,却深深的觉得想要更进一步,难度不是一般的大。“琥珀有什么理想吗?”

    “也不是能说是理想吧,但是呢,”琥珀看着天上的月亮,回答道。“陆五,人家其实真的有一个野心:有朝一日,希望能治疗这个世界。”

    “治疗?”

    “你要说恢复也行。人家希望有一天,能够让这个世界脆弱的时空平衡能够得到修复至少也要找到合适的修补方法”琥珀叹了口气。“这就是我的理想了。”

    陆五已经从高手那里理解了时空崩解更多的一些概念——这种灾难虽然致命,但是其实相当罕见。因为这种灾难必然建立在一个极其脆弱的时空结构之上。正常的世界,先别说地球那样法则严密的世界,哪怕是稍微次一些,也不会动不动就发生这种鬼事情,不,应该是压根不会发生这种灾难。正如高手说的,这种灾难其实是世界灭亡的一种方式,但是一个世界的消亡哪里是这么容易的?

    但是,这个世界因为有着“术士”这种特产,由于第一律和第二律魔法实在太高次元了(按照高手的说法就是简直干涉到了世界最初始的结构),这类魔法的滥用使得世界的结构变得脆弱,最终导致眼下这种局面。

    当然,更糟糕的是,这个世界的人居然还尝试把这种灾难当做一种武器来使用。打给比方来说,这就类似于地球上的人类用原子弹去轰炸地壳薄弱处,由此引发地震、海啸甚至火山之类灾难来攻击敌人。这种做法理论上当然可行,效果也绝对惊人,但是问题是——敌人是倒霉了,但是你也不是在安全的外太空啊!无非就是杀敌一万自损九千,大家一起倒霉。

    是的,这个世界很大,大的简直夸张。目前规模的时空崩解,还远谈不上什么致命的威胁之类的。但是,哪怕是让人闻风色变的癌细胞,一开始的时候也是弱不禁风的。癌症早期通常只需要一个小手术就能解决,但是等到癌症晚期嘛相信大家都明白什么叫绝症。

    陆五想起了琥珀刚刚来到地球的时候,似乎就曾经说过类似的话。

    “没有修复的方法吗?”陆五问了一句。

    “实际上是有的,但是,”琥珀这一次是真正的叹口气。“那是一个不可行的方法。相关的魔法其实早就被研究出来了事实上,那是我的祖先就完成的研究。”

    “那为什么不做?成本太高吗?”

    “也不算高吧,事实上只要战争结束,整个世界共同努力的话,那只是时间问题。因为只要通过严格的控制,哪怕世界不会变好,但是起码不会变得更糟糕。但是,”她再一次用了这个词。“前提是战争结束。”

    至少在目前,哪怕以琥珀的最乐观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不可能的。

    “有其他办法吗?”

    “嗯,有几个。”琥珀说道。“最靠谱的方法就是异世界。根据多重位面的法则,一定有一个什么世界,拥有某种能够迅速治愈时空崩解问题的物质如果能找到这个世界就好了”

    陆五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应该是可能性很小的吧。别的不说,高手自称自己曾经周游过至少两万个世界,但是即使如此,它也承认自己所经历的旅途,相对于以太之海而言不算什么。这意味着想要靠着个人的力量找到那个神秘的世界,可能性太小了。

    “想要做到这一点的话,除非能成为高层,得到探索以太之海的权力”琥珀再次叹了口气,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上。“对了,学院那边,嘉年华应该已经开始了吧。”

    “嘉年华?”当然,这个被翻译为“嘉年华”的词实际上在汉语中没有对应的词,而是琥珀所在的学院的特殊活动。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