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五十八节 魔兽使者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是的,陆五可以理解成,这是一场无差别格斗大赛吧。”琥珀回答。“估计地球上没有。这是学校举办的一场比赛是相当重要的比赛呢。虽然说第一名并不会得到什么奖励,但是听说历届的第一名,几乎都是能够得到称号的强者呢。”

    琥珀叹息着,将一块银白色的,没有棱角的钒合金丢到空中,然后接住。这块金属不知道为何被人丢在矿坑,被陆五捡到,因为外形相当漂亮后来被琥珀拿过来当做消遣的小玩具。

    “你也想去参加吗?”

    “不可能的啦。”琥珀摇了摇头。“人家是不可能的。虽然说现在遇到这么大的一个麻烦,但是哪怕没有遇到这件意外,也不可能的。”她解释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人家现在应该正在进行将精神体和实体重新结合的过程。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其中甚至需要相当长的康复练习嘉年华之前绝不可能完成。就算要参加,也要明年了。”

    “将灵肉分离之后结合这么困难吗?”陆五还记得自己被琥珀拉下海的事情。好像一回头就没事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后遗症。

    “哈,陆五那一次是一种临时性的做法啦,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琥珀说道。“但是人家的情况不一样,不止是要经历漫长的时间,甚至要离开这个世界所以要进行相当彻底的分割,从哲学角度来说,其实就是死了一次。将精神和身体重新结合,其实就是一次复活。想要不留后遗症的恢复需要相当复杂的程序。现代好很多了,解决了很多麻烦,除了足够的恢复时间之外基本没有不良影响。在古代的时候,一位第一律术士离开自己的身体,深入以太之海探险,是受到时间限制的。如果规定时间没能返回,那么甚至会留下终生的后遗症呢。”

    “可是不同世界的时间,”陆五有些好奇了。“不是不一样的吗?到另外一个世界之后怎么掌握瓦歌世界的时间呢?”

    “就是这样,所以出现这种情况的例子很多。”琥珀回答。“如果没出这个意外的话,也许人家现在已经进入康复训练至少明年的嘉年华能够参加。”

    “不过,”想到这个,琥珀从身边再一次拿起了终端。“现在估计每个人都知道‘吞噬’了吧至少两三天内,这个消息就会举世皆知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风波。”

    透过窗户,能够看着下方的操场。

    现在的操场上人并不多,只有少数看上去稀稀拉拉的,现在,整个教学活动已经暂停了,嘉年华即将到来。为嘉年华做准备已经成为绝大多数人的选择。现在,每个人都在努力利用这最后的时间做准备。有呼朋引伴结交的,有仔细研究地形条件,构思未来战术的,也有竭力放松自己,想让到时候有一个最佳表现的。

    对于所有人而言,尽管嘉年华是一场没有奖品的比赛,但是又有谁会忽视呢?术士们通常都以实力为尊,如果是真正的强者,那么任何阻碍都无法阻止他发光。但是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外部的提携也相当的重要。名气,特别是能够被高层所知,甚至会送到执政官面前,被他们提及并讨论的名气,真的是非常重要。

    所以,那个撑着拐杖,在操场上缓慢行走的身影,在这个黄昏显得格外孤单。

    “那一个就是上一次回来的第一律术士吧。看上去很年轻啊”对正常人而言,这个距离是超出人类视野的。哪怕视力再好的人,也只能看见对方,却没办法看清楚的对方。但是这个限制对术士而言并不存在。她能够把下方那位撑着拐杖的少女看得一清二楚——相当年轻的面孔。

    虽然就生理结构而言,术士和普通人之间没有任何区别——彼此之间不管是输血,通婚生育,乃至于器官移植都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术士还是有那么一点特别之处的,或者说女性术士还是有一点特别之处的。那就是她们的外貌明显要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举例来说,三十岁的女人有着二十岁的外貌,对普通人而言应该是相当罕见的天赋(虽然罕见,但还远谈不上不可思议),但是在术士之中却是很普遍的现象。

    但是,那个女孩确实是很年轻。

    “就是她,虚颜家族新生的第一律术士呢。相当有名的说。据说上一次进行相关测试的时候,在以太之海遇到了冥月的邪魅了呢。”

    “是啊,遇到那种鬼东西还能活着逃回来就很不错了,她反而有着杰出的表现,能把邪魅诱入某个世界并予以消灭”她看着那个女孩撑着拐杖一步一瘸的身影。“这份功绩可是相当了不得的。而且,据说发现了一个由人类统治的世界,带回了相当多的资料。本来只是一次普通的以太之海探索试验,却得到那么大的成果,不得不说相当的出色呢。虚颜这个名字,也许很快就会重新出现在执政官们的眼里。”

    “出色也没用。”随从说道。“她为这次成功付出了代价,恐怕这也是她一生中最精彩的一次演出了。”

    “怎么可能?”她有点惊讶。她和这事牵连甚多,但是却还没注意到这个。

    “殿下,”随从微笑着回答道。“虽然不是公开消息,但是这个消息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啦。那位年轻的第一律术士为了对付邪魅,恐怕付出的代价远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微不足道。您知道,她回来之后,需要将精神和实体重新结合,而且这个过程中,由人工智能系统进行魔力的测算。这种事情是做不了假的,所以人们才知道,她为这一次的冒险付出的沉重的代价,魔力永久损失了将近四分之一,甚至达到三分之一。”

    “啊”她转过头,再一次看向操场上的那个女孩。一颗尚未发光的宝石,就这样在一次偶然的意外之中破碎了吗?“说起来还是我的小学妹呢啊,在以太之海里,孤身遇到邪魅,哪怕只是逃回来都是很好的结果了。”虽然代价惨重,但是怎么说都比死了好吧。

    “除了第一律魔法的能力之外,估计其他的魔法已经衰弱到很平庸的地步了吧,而且有很大的可能进一步衰弱下去。”随从说道。第一律魔法的能力向来是例外,因为它太罕见了,不管多弱小的第一律术士也是有用的。但是,正如每个人知道的,“有用”和“有前途”,那是完全不相干的两码事,正如棋子和棋手的区别一样。

    说是黄昏,但是对地面而言,也许已经是夜晚了。就像每个人知道的,浮空大陆上的白昼远比地面上要长远。太阳在天际的尽头投来已经没有太多热力的光芒,在那个女孩的身后投下长长的影子。

    “而且,殿下,我还听说了另外一件事情。她似乎不知道为什么,在恢复水槽里面进行了挣扎,结果触发了自动系统。”

    “啊,我有印象,按照那个自动系统的设置,这种情况下就会注入强效的麻醉剂。”

    “没错,正是如此,麻醉剂注入导致了一种常见的意外——她出现了短暂的记忆空白,也就是损失了一小部分的记忆,甚至想不起自己到底为什么挣扎。简直可以说祸不单行呢。”

    “原来如此吗”她轻声的说道。

    这个时候,能够看到四周五六个人围上那个拄着拐棍的身影。虽然因为角度的问题,没办法看清楚那些包围者的面孔,但是从他们的肢体语言来看,怎么着都不像是好意呢。要察觉这一点并不需要什么魔法,只需要正常人类的视力就够了。

    “好像被围攻了呢”随从说道。

    “不是围攻,最多也只是挑衅一下。”她看着远方的细节。“不管怎么说,再大胆的人,也不敢在这么大庭广众之下杀人吧?”

    她说话的口吻平静得近乎冷酷,让随从小小的震惊了一下。

    “殿下您刚才说说杀人?”

    “杀人。”她回过头,看着随从的面孔。她的随从是一个看上去年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出身贵族之家,年纪较长,阅历丰富,正好可以弥补她的很多不足之处。而且,据说,仅仅是据说,她生过六个以上的孩子,而且绝大部分都拥有术士的天赋。可惜她本人不是术士,所以很自然不了解这件事情,这件已经在很短的时间内掀起滔天巨浪。

    魔法“吞噬”。一个邪恶的近乎诡异的魔法。只要是个术士就能掌握和使用。只要你身边有一个刚刚死掉的术士,你就能通过这个魔法掠夺死者一部分力量。绝大部分的术士一开始都是坚决的否认甚至嘲笑这个说法(这是一种很正常的心理)。但是,事实是不可扭转的。当相关的理论、细节和实践全部出现在你面前的,更别说你稍加揣摩就明白这个魔法确实可行的时候,每个人都必须要学会接受。

    现在,表面上还风平浪静,但是实际上,在这座术士的学院中,早已经暗流汹涌。每年学院的嘉年华都会有一些“意外”并导致一些学生死去。但是今年,高层从一开始就颁布了一连串的禁令。每个人都知道这些禁令是为了什么,但是,每个人都在质疑这种禁令又能起什么作用。

    哪怕是高层,应该也是错误的判断了这个魔法造成的影响吧。

    这个魔法的普及过程令人咋舌——简单粗暴,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阻止。又有谁能阻止这种方式呢?除非有人用强大的魔法预知到整个未来并且强行将其改变——不过先别说谁有这个能力,如果这样的话,估计一场规模波及整个世界的时空崩解就不可避免了。

    那场挑衅很快就结束了。没发生什么意外,也没人能逼迫一个还在进行康复训练的术士去参加嘉年华——或者进行一场决斗。学院的高层绝不会允许这种荒谬的事情。她微笑着,手却情不自禁的抓紧了金属的窗框,而且在不知不觉中将一块金属从上面扯下。这种合金向来以坚硬和耐腐蚀著称,而且有着极佳的延展性。很多重要的机械,比方说外骨骼装甲,其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的关键位置有资格使用这种合金。但是在她的纤细手指之中,这块金属就像橡皮泥一样随着她的手部动作揉捏变形,而她甚至毫无所觉。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