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六十节 意见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这只是实话实说。”她笑着回答道。“你以为我被称为‘魔兽使者’,仅仅是因为我在第五律魔法方面有着深入的研究和创新吗?不过放心,我对你这种愚蠢的控诉不感兴趣。所以我建议你们还是离开,等找到了更多证据再过来比较合适!”

    几分钟后,会客室里只剩下了她和她的随从。

    “麻烦透顶,”她轻声感叹。“原来想要找个合适的男人,现在看来必须要先想办法解决这个麻烦。到底是谁察觉到了我使用了分身,并且想要用这个机会攻击我呢?”她定了一下神。“女妖之门?”

    所幸,分身要干的事情早就结束了。而且时间线也不吻合。从这一点来说,这不像是一个阴谋,反而更像是一次意外。

    她静静的思考了一阵。虽然她理性告诉她,这件事情也许就到此为止。但是,另外一个想法让她有点坐卧不安。

    “似乎这不是一次试探,而是一个诱饵?”她轻声的告诉自己。有人想挑逗起自己的好奇心,然后去女妖之门那么一个鬼地方诚如刚才说的,那边现在在打仗,要是死上一些人,哪怕死的是高阶术士,甚至是如她一般已经得到称号的高阶术士,也就和一块丢进池塘的小石头一样,须臾就无声无息了。混乱的战场上死几个人,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对了,女妖之门那边有新消息吗?”她问身边的随从。说话的同时,她也拿出自己的终端,从上面调出所有和女妖之门以及凯查哥亚特相关的资料。她的权限只比最高的统治者,也就是执政官及其候补低了一个档次,所以能够查阅的资料非常的之可观。

    “谁在第一线负责的?”当她看到一些不太合理的情况的时候,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这段时间她也许不应该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刚刚从异界获得的那一大堆资料,而应该稍微关注一下瓦歌世界的战争才对。

    “似乎是晚星家族的一些人。”她的随从这方面了解的比她多。其实在后方,特别是学院这里,很多前线被视为“机密”的情报反而会大量流传。这并不是说后方被渗透得如筛子一样,而是因为位置不一样产生的需要。因为“机密”这个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位置的改变而有不同的看法。举例来说,很多所谓“机密”,在过上一小段时间之后就完全没有了保密价值。另外一些“机密”在当事人看来似乎不能外泄,但是站到一定高度之后,就会觉得它毫无保密的需要。

    “晚星家族啊这个名字已经变得有些陌生了呢。”她想了一下。“似乎他们好长时间没诞生过高阶术士了不过这个家族似乎也不是因为诞生了高阶术士而兴起的才对。”

    “是的,历史上有很多贵族之家并非出自高阶术士之后。但是,殿下,诚如您所知道,还从未有过一个家族能够在没有高阶术士的情况下保持强盛。晚星家族现在也只能说苟延残喘,家族势力只能在例如女妖之门那种偏远地方的驻军中保持一些。如果没有诞生高阶术士的话,他们可能会做出一些不那么理性的事情来。”

    “不那么理性?你的意思是说”

    “殿下,单单从‘晚星’这个词就能看出吧,一般来说姓氏名通常是称号的变体或者简称,晚星家族的名字明显应该是来自一场胜利,或者说,来自一场大失败。”

    “失败中的唯一胜利,就如黑夜中的星辰一样”她轻声的说道。“你该不会说他们想要引发一场大失败?”

    “殿下,这就难说了。但是,他们如果想要立下大功而冒险的话结果导致一场惨败什么的,一点也不值得奇怪。”

    “你这么说了,反而让我真的好奇起来了。”她拍了一下手。“就这样决定了,我要去女妖之门看看!”

    “啊,殿下,您要怎么过去?学院那边暂时不提,现在他们刚刚对你发出了指控啊。这个时候过去,不就没嫌疑也变成有嫌疑了吗?”

    “学院那边肯定没问题,我可以用研究的名义去看看。光明正大的名义,”她站起身。“毕竟最新从异界得到的东西,正好去看看效果。而且那些指控也很荒谬,就算嫌疑又能拿我怎么样?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这件事情并不是虚构的,那么到底是谁,在假借我的名义去杀人?更别说杀害的是一名高阶术士了。”

    “那可能是冥月的人做的,这不是很正常吗?那边冥月可是调集了大军,其中夹杂着一些高阶术士实在再正常不过。”

    “从逻辑上来说,冥月的人压根没有做这种事情的必要。直接杀了他不就完了?如果让我推测,我会认为最大的可能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圈套,是一个极其熟悉我的人布下的陷阱。第二大的可能就是这是一个误会,是那个光头的家伙误会了!女妖之门那里,确实有一个四处猎杀术士们的存在,甚至可能就是凯查哥亚特!”

    “凯查哥亚特?可是那不是异界的生物吗?它怎么可能会用魔法?”

    “已知的异世界生物中,也有颇多拥有特殊能力的存在。而且凯查哥亚特绝对与众不同。它对于术士的力量有着难以想象的深刻理解,其认知程度远远超过其他的生物否则,它怎么可能研究出抗魔金属,又怎么可能发明出‘吞噬’这种诡异的魔法?不必说了,我要亲眼去看看!反正只要躲在我方控制范围内,应该就会很安全的才对。”

    “那个,您打算隐瞒身份?”

    “我对院方的解释是去进行试验啊,当然要隐瞒身份咯!做好各种准备吧。说实话,能够用实践的方式来验证异界的知识和技术,真的是很难得的机会呢!”

    “我就是这么对她说的,如此才换来阿琪的同意。”伊万说道。

    “你这个是”陆五觉得自己简直说不出话来,现在的情况已经一团糟了,伊万还许下了那样的承诺?

    “但是唯有如此,才能说服阿琪让您能够代理军团长职务。”伊万摊了摊手。“如此才能理顺内部编制。否则,人数增多只会造成臃肿迟钝,变成不必要的累赘。”

    “你在把我们引入一场战争!”红衣在边上冷冷的说道。“现在我们根本没有这个实力去进行这么一场进攻。”他随手从身边抽出一张纸条,丢到伊万的面前。“看看,这是装备一个完整军团需要的装备,以及金额!看看我们缺多少东西?现在我们给所有人换掉冬装,修理维护所有出故障的装备都还有难度呢!告诉我,等到阿琪提出要求让我们发动进攻的时候,我们用什么东西去进攻?难道用人命去顶吗?”

    “我知道,我们缺乏重型装备,还有车辆以眼下的情况,除非大量补充装备,否则根本不可能和毁灭者进行战斗。”伊万丝毫没有动怒,他完全无视了红衣,只看着陆五。“事实上,哪怕补充了也很难打赢。但是,陆五阁下,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一个机会?”陆五看着对方。伊万说话的时候有一种奇怪的力量,他似乎能够让人感觉到他的真诚,所以当他发言的时候,你很难将其忽略。

    “是的,一个机会。一个矿场的收入有限,嗯,想要依靠这点收入购置各种装备,那可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而据我所知道,阿琪恐怕已经铁了心要发动攻势了。这一次进攻,她需要有人作为先遣队或者其他什么来分散凯查哥亚特的注意力。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实力不足,那么阿琪很可能直接给我们支援。”他说道。“无需自己购买什么,她会把我们想要的东西,特别是武器装备方面的,直接送到我们手上。我对迦舍城内的情况很了解,城里是按照进行一场长期而艰苦的防御战的思路进行物资储备的,这意味着我们需要的所有东西,阿琪手里都有,而且数量很多。”

    “然后到时候要我们去主动发起进攻?怎么保证能打赢。”陆五很疑惑。就算是来自地球的他,也不相信这个世界有免费的午餐。前面说过,之前的惨败不但是装备上,还有人员上的损失。就个人而言,陆五的军团倒是大大扩张了,但是就整体而言,难民营残余的战力,却是基本被摧毁了。别的不说,单人数而言,现在陆五手里只能说有大半个军团。这意味着哪怕把装备全部补充完整,他们的战力也是从整体上大幅度降低了。就算陆五完全没有任何军事素养,他也能理解这种情况下去进攻是极其不利的。

    “无需获胜,只需要能对阿琪交代过去就行了。”伊万很镇定的回答。

    “你的意思是输了也不要紧?可是你知道这等于让很多人去死!”红衣看上去勉力克制着自己。在这方面,三个人显示出完全不同的道德底限。红衣完全不能接受这种用部下的人命去交换装备的做法,伊万则视为一个完全可行的选择,陆五则表示犹豫。

    此刻三个人正聚在红衣的那顶小帐篷里,为军团的未来进行着讨论。虽然说小帐篷

    “军人战死沙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这又有什么问题?”伊万反驳道。

    “但是这是毫无荣誉的,无意义的去死!”

    “谁说无意义?如果能换来整个军团战力的提升,那么就是有意义的。”

    两个人针尖对麦芒一样,陆五看着心里都觉得悬乎。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不同世界有着不同的道德准则。别说异世界了,地球上不同时代、不同区域的道德准则也差别很大。但是看起来,这个世界上,各种道德观点同样在彼此冲突。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两个人争论的样子,陆五反而感到一阵安心。这个世界并没有他之前认为的那么疯狂。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