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六十五节 红衣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我不知道你为何如此自信。”红衣沉默了一会,说道。“如果仅仅是发动一次进攻以图消灭几个毁灭者,削弱敌人力量,这不成问题,很有可行性。但是,如果想要靠这种方法赶走所有的毁灭者,控制整个矿区,那完全就是一个毫无可行性的提议!”他用加重的语气说道,而且随即又补充了一句。

    “甚至可以说是送死!”

    “但是这样,总比我们让士兵去进行一场毫无希望的战斗比较好。”陆五说道,机会难得,可以刷刷红衣的忠诚度。呃,高手说过红衣似乎不太忠诚但是想想看也能够理解。因为陆五之前曾经是红衣手下一名小兵。后来提升为中队长什么的,绝不是因为他军事水平过硬,而只是运气而已。而且,当初为了对付增长天,红衣可以说是帮了他很大的一个忙。从人情上来说,只有陆五欠红衣,没有红衣欠陆五的。

    红衣之所以尽职的当一个部下,而不是找个机会干掉陆五直接自己当老大,只能说是个人道德观的问题。这种部下有好有坏。好的一面是只要陆五符合他的道德观,他就会无条件的支持陆五,哪怕陆五是个猪队友他也会尽一切努力扶持。坏的就是陆五一旦违反了他的道德观,估计事情就要麻烦了。

    “如果当指挥官的命运就是让别人去送死,我觉得,这种责任未免太严苛了。”陆五说道。“放心,毕竟情况不好的话,我绝不会盲目送死,我会第一个逃回来。只要我取得足够的战果,还有,让我亲自出动,相信别人没办法从正面挑错了。”

    红衣停在那里,用一种全新的目光打量着陆五,几秒钟后,他点了点头。

    “你确实不是军人,”他轻轻的叹了口气。“你是个英雄。”

    好感度立刻刷满值了?陆五自己都不太相信。可惜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没有某个系统的数字可看,于是他只能话题转到下一个东西上。

    “这个是”红衣认真的看着陆五下一张示意图。

    “一个跳发装置,脚踩上引起爆炸”这张示意图也是地球上最卑劣的武器之一,地雷。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种东西确实是非常有效的防御武器。雷区基本上等于禁区,哪怕是专业扫雷工兵,在没有时间要求的情况下,也常常在雷区折戟沉沙。陆五虽然对地雷没什么研究,但是基本的原理还是知道的,无非就是一个触发爆炸的问题。

    “想用这个对付凯查哥亚特的巡逻队?”红衣沉思了一下。“但是,如果想用这种武器对付凯查哥亚特那数量肯定要很多,这种武器应该是消耗品。而且最重要的是,靠着这样的武器,应该是伤不到毁灭者的。”他仔细揣摩了一阵子,“就算他们陷入了陷阱,也有很大的几率无伤的冲出去。”

    “是,所以它的最大作用并不是消灭敌人,而是建立一个敌人无法穿过区域,从而限制敌人的机动性。”陆五说道。“这种武器结构很简单,应该不会贵。”

    “但是想要形成足以让毁灭者却步的的厚度,需要的量会很大。从后方买过来不会便宜。”红衣说道。“如果我们有一座兵工厂就好了。”

    “女妖之门有兵工厂吗?”

    “有不过现在在凯查哥亚特的控制区内,距离迦舍城这里足够远。据我所知,我们的兵工厂对于凯查哥亚特似乎是完全没意义的,所以一直被废弃着。如果我们能把兵工厂拿到手我们的实力就完全不一样了。可以自己生产车辆、武器不过这个太遥远了。”红衣放弃了自己的幻想。“至少目前是完全不可能的。”

    “不管怎么样,这是一种有效的武器,”红衣说道。“我会和后方联系一下,做几个样品,进行初步测试,但是这需要时间。”

    “没关系,这个以后再说。”陆五说道。“我想要一台装着电磁炮塔的车。如果我没弄错的话,阿琪即将把她的计划付诸实施了。”

    “我也这么觉得。阿琪应该一直在等待着她的成果,现在成果出来,她不会再等了。”红衣说道。

    “为什么没人阻止她呢?”边上的琥珀突然问了一句。“想要发动一次大规模的战斗,不可能没有准备。现在随便有个什么人,将阿琪的准备向上面反映一下,她就得偃旗息鼓了吧?”

    红衣转过头看了一下琥珀,淡淡的回答道。“很简单,因为上头想要阿琪这么做。”

    “默许?为什么?”琥珀追问了一句。在说话的时候,她的紫色眼睛里闪动着轻微的,几不可见的光芒。事实上因为她的身份,红衣也不会紧盯着她的眼睛——这未免太不礼貌。所以,哪怕是红衣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小的细节。

    “从大的方向来说,就是为了自己,或者自己小团体的利益。”红衣说道。“从小的方向来说估计除了当事人,没人知道。正规军那边的消息可是很少外传的。”

    琥珀似乎是轻轻的叹口气,对并且用手遮了一下脸。红衣离开了帐篷,陆五才意识到琥珀发生了什么。

    那一瞬间,她原本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至少是看起来没区别)的身体变得如烟雾一样虚幻。不是那种陆五曾经见识过多次的变动,而是一种波动的烟雾,就好像有一股波动在她身体里震荡着,随时能将她虚幻的身体撕扯成再也无法恢复的碎片一样。

    所幸这段时间很短暂,琥珀很快的恢复了常态。

    “怎么回事?”

    “我刚才”琥珀心有余悸的说道,“看了一下红衣的命运。”

    “啊?”陆五想起琥珀说过的,查看命运是一种对别人的伤害。但是,这样子受伤害的好像不止是别人啊。琥珀自己也会受到伤害?

    “他的命运如火焰一样炙热,差一点就灼伤了我。他一定接触过不止一个术士,”琥珀定了定神。“有人用魔法影响过他的命运诸多的力量在他的身上交错,虽然不知道如何,但是他肯定接触过不止一个高阶术士不止一个术士接触过,甚至修改过他的命运。”

    “你的意思是他变得倒霉了还是幸运了?”陆五想起红衣,嗯,这个年纪在地方军力当一个小队长什么的,应该算是比较不如意的类型吧?但是反过来说,类似于中年不得志的例子也实在太多了。你可以说这个人运气不好,但是如果说被刻意改造影响了命运什么的,却又有点说不过去。至少在表面上看来,红衣身体健康,虽然说地位不高,但是在部族和周边的人群中颇受尊敬。而且他现在无亲无故孤身一人,但是如果说他真心想要找个老婆什么的,陆五觉得这不算什么难事。

    “我不知道,我只是粗略的一碰就受到了反噬陆五,我要休息一下。”琥珀的情况明显需要静一下,陆五只好自己离开自己的帐篷。

    四周的帐篷远没有迦舍城这么密集,但是整体来说丝毫不见混乱,是一个严密而整齐的营区。不过营区里面此刻几乎没什么人。虽然说凯查哥亚特已经表现出了明显的放弃姿态,但是谁又能说这是不是一个伪装?所以这里的人手和装备都有限,免得被毁灭者来个突袭,杀得片甲不留。

    当然,对于红衣的这个决定,陆五一点也没有反对。

    他走到边上的一座小山头去,看着天空。这里的天空要比地球上干净很多,悬浮在天上的太阳——几乎和地球上看到的那个没有任何区别。事实上,如果不是知道真相的话,陆五决计不会想到头顶上的并不是一个恒星,而只是一个位面的裂缝。

    “真有趣,红衣看来身份不简单。”陆五说道。不过,也许这样才是比较合理的解释。毕竟他之前已经从伊万的嘴里知道红衣来自冥月一方。从这一点推断,红衣应该是拥有较高身份,但是却在政治斗争中败北的那一种类型吧。毕竟按照琥珀所说,冥月一方要更加苛刻残酷,失败者选择隐姓埋名逃到另外一个阵营去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是啊,啧啧,不止一个术士对他的命运进行过干涉。”高手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羡慕的味道。“看来他的身份很不寻常。”

    “为什么说,很不寻常?”陆五还未意识到。

    “嗯,因为一般来说,这是不可能的。”高手说道。“不要小看这种能力其实按照地球的逻辑,影响操控命运什么的,是完全无法理解的东西吧?或者说,很不科学,是不是?”

    “是啊。”陆五倒是完全不反对。

    “术士们成为以太之海中最危险的强盗,可绝非没有道理的比方说这个能力吧。这可是连神祗都垂涎不已的力量,更让人嫉妒的是,术士们居然还有能力将这种行为的反噬效果转移到对方头上差不多就等于,自己购物,别人付账。”

    “你说什么?”

    “这有什么好吃惊的的?这是理所当然的吧?”高手回答。“干涉命运什么的,终究要有人付出代价,要么是对方,要么就是术士自己。所以,红衣如果被多个术士施加过此类魔法,那么从正常的角度推测哪怕他是位面之子程度的幸运儿,现在也已经是五痨七伤,能够有一口气吊着都困难。但是很显然,他虽然不甚如意,却也没倒霉到那个份上。所以正常的逻辑来推断,最后的答案就很简单了,有些术士,至少是一个术士在保护他。甚至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这么厉害?”

    “按照逻辑,只能这么推理了。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们也不必去强求知道这个秘密。”

    “神也没有的力量吗”陆五悠然看着远方的山峰,若有所感。

    “搭档,别想太多。术士和普通人的区别,只在于他们拥有特殊的力量,神和人的差别,在于他们知道的更多。仅仅是这样罢了。而智慧生物的本质,在于他们的智商而非其他。”

    随身的终端又发出一连串提示音,陆五拿起来,看到的正是伊万发过来的消息。

    “军团长我和阿琪的谈判已经结束,我相信已经争取到了能够争取的最好条件。”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