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六十七节 访客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什么?”陆五一惊。

    “嗯,我也不懂怎么回事,我很确定,我们一路所作所为,一切都出自本心,也不可能有术士来对我们进行干涉,但是但是我刚才却突然有了这种隐约的感觉。”高手说道。“我不知道这些该死的术士们有很多莫名其妙的能力,而且更该死的是,这些能力还因人而异,各自不同!”他接着用一种陆五完全不理解的语言发出了一连串尖锐的音节。不过哪怕听不懂,但是任何人都能意识到这是在骂娘或者是诅咒。

    “只是隐约的感觉吗?”陆五也能感觉到高手的那种沮丧心态。不过站在人类的角度,陆五还是不明白高手为何如此激动。每个人都常有类似于这种经验:好像听见了谁在叫自己,但是停下来环顾四周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亦或者前方的人群中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但是定下神却发现找不到了。这种隐隐约约,一瞬间似乎有所察觉,但是定下心来却发现并无此事的错觉很常见。

    “希望我是太过敏!”高手有些沮丧的说道。“算了,”不过它的情绪变化向来是很快的,只是一下子的功夫,情绪就重新振作起来。“我们确实该走了,先去了解一下成果吧!”说道这个,高手的声音又显得有点兴奋起来。因为这次计划的主要谋划者就是它了。虽然说这件事情的当事人是陆五,但是高手似乎比陆五更想知道自己的计划能不能成功。

    虽然温度已经有了极其明显的上升,但是走在这个荒凉的悬浮列车的停靠点,风依然会带来明显的寒意。

    两个女人从停靠点离开了车子。她们身上携带着简单的行礼,但没有穿戴任何能够让人辨明身份的衣服。其中一个女人年纪较长,但另外一个还很年轻。出乎意料的是,年轻的女人走在前面,明显是两个人中能够做主的那一个。

    两个人已经走到了这趟旅途的尽头。前方那座不起眼的小城就是迦舍城。女妖之门地区,辉月阵营残存的少量领土之一。从面积上来说,“残存”两个字其实都不合适,因为整个女妖之门其实已经都陷落于敌手。她依稀记得,迦舍城周边到底算不算女妖之门的范围内,在学术上向来有所争议。

    远方的小城看起来哪怕不是破破烂烂,至少也是毫无特色。就像一块灰不溜秋的石头,丢在路边都不会让人多看一眼。

    “这就是荒凉地方的感觉吗?”她轻轻的晃动着手里的书。在这个年代,很多人——很多术士——已经高度依赖他们的终端,以至于已经丧失了阅读纸张的习惯,但是总有一些例外。“要比学院冷上太多了。不是说越高气温越低的吗?这里可是陆地之上。可这风让人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殿下,学院那边有强大的护盾法术寒风无法穿透。”随从轻声介绍。

    “哈哈,亲爱的,那不是法术好吧,至少不是完全的法术。”她大笑起来。“还有,别叫我殿下,从现在开始,我不是一个术士,我只是一个来这里进行一些研究实验的学者。懂了吗?你可以叫我嗯”她想了好几个称呼,最后决定使用一个朴实平凡,而且绝不会引起什么关注的,“女士?”

    “这个称呼的话”

    “你只是我中途雇佣过来的一个随从,对,就这样。你对什么都一无所知,只知道要完成我交代的一些简单的工作。”她说道。“这个称呼很合适。”

    列车很快就重新离开。从这个停靠点下来的人寥寥无几,或者可以确切的说,其实就只有她们两个人。现在有谁会来这里呢?这个世界并不鼓励旅游(事实上也很少人有这个能力),更别说这是一座被孤零零的丢在前线,宛如孤儿一样的城镇。

    “哦,方向不对?”她注意到悬浮列车的方向问题,“怎么是去那边?”

    “女士,恐怕是要去那边运一批货物。”随从回答。她来这里之前,可是针对当前情况做了大量的了解,所以能够明白车子为什么不卸下人和物资就立刻回头。

    “从凯查哥亚特手里购买?那边不是敌占区吗?”

    “不,是从一个矿场那里装运矿石。听说这里有些人占领了一个矿场什么的,并恢复了生产。”

    “这样啊听起来还不错嘛,看起来这边的情况没大家说的那么糟糕。之前听说兵败如山倒什么的。”

    “但是女妖之门的浮空要塞确实已经被全部击落了。”

    “那又怎么了?凯查哥亚特不也是依靠地面部队作战的?说的好像浮空要塞完蛋,地方上的军队就完全丧失了战斗力了一样。不过至少看起来,这座城市安全无虞,城里应该有相当规模的驻军吧?”

    “有十几个军团,不过部分是从地方军收编的,应该能够应付凯查哥亚特的攻势才对。他们说,前线现在正在耐心等待。等到浮空要塞的那个结构问题,也就是动力炉热交换排气口的自毁装置和共鸣石核心的反应接口太近的问题得到妥善解决,一切就不一样了。”

    “啧,说起来凯查哥亚特到底是从哪里知道浮空要塞的布局的?应该是冥月那边提供的吧。不过那边估计应该后悔到死了吧”

    说话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朝着城市走去。这边走向迦舍城的话,并不会经过城外的难民营,所以两个人很容易就到了能够近距离观察城市的地方。但是正如之前说的,这座城市,以她们的标准而言,乏善可陈。

    而且,不止是平凡无奇那么简单,两个人很容易的就察觉到一件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座城市,空空荡荡的。

    不是说没有人,而是人少得和预料之中的差的远了。

    “为什么觉得这里人这么少呢?”看着冷冷清清的街道,完全不像是一个囤积重兵的边界小城。

    “不知道呢,不过,女士,我们还是先去拜访一下这里的负责人吧代理的司令官,嗯,名字应该叫做阿琪,是个年轻的女孩,刚刚从学院毕业不久。”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她的主人年龄也没大到哪里去。“她是晚星家族的成员,应该有个身为低阶术士的兄长哦,还有,之前就是她完成悬赏,捉到一个毁灭者的。自她以后,还没有人能第二次完成这个任务呢。”

    “哦,找几个高阶术士帮忙也不行吗?”

    “似乎凯查哥亚特在这方面防御的非常严密呢。想要抓到一个活口,并且送回来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大概是凯查哥亚特怕自己的秘密被破解吧。毕竟一个活的试验品和一个死掉的试验品,两者是完全不同的。”

    “总之,一位战争中刚刚成长起来的新贵?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进一步,至少能成为晚星家族的支撑力量。”她做出这个评语。

    几辆大车从街口呼啸而过,浓重的血腥味和止血药的味道随之顺风飘过来。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这几辆车子不是运送尸体,就是运送伤兵。

    “这个是凯查哥亚特发动全面进攻了?这可不太妙了”她轻声的嘀咕着。

    不过情况和她们想的明显不同,等到她们来到那栋应该是指挥中枢的建筑的时候,看到的并不是因为作战而极度繁忙,不停有人奔进跑出的作战指挥部,而是一座看上去安安静静的建筑。唯有门口站着两个拿着武器的哨兵,证明她们没来错地方。

    稍经交涉之后,卫兵马上就明白了这两个女人的身份:这来自后方的两位学者,到这里来,是要进行一项军队内部的集体实验。

    对于这种人物,卫兵还是不敢怠慢的。于是两人被带到一个小会客室稍作等候。

    会客室的光线很好,又没有其他的事情。所以她再一次拿出之前的书,开始阅读起来。

    “女士,这是什么书,这么有趣?”

    “呵呵,这个可是来自异世界的哲学思想哦。”她随手将书翻开,示意给对方。书本上是两种文字的混合体,其中一行是这个世界的文字,另外一行则是一种怪异的,宛如方块一样的文字。不过如果细看的话,却又会发现后者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美感。

    “什么样的哲学思想?”

    “一些相当有趣的想法。比方说,这里提到一个事情。有一个人,有天晚上做梦,梦到了自己变成了一种能够飞翔的,色彩艳丽的飞虫,在梦里,他飞来飞去,感到非常愉快和惬意,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人。然后呢,这个人突然之间梦醒过来,方才明白自己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只飞虫。于是他就搞不明白了。到底是人做梦,梦到自己变成一只飞虫呢,还是一只飞虫在做梦,梦到自己变成了一个人。”

    “这个故事”

    “这是源自一个异世界的人类文明或者说,一个异世界的人类文明中,其中的一个小小的分支,这个故事很有趣,它从侧面证明了第六律的魔法,也就是幻术,其实还有极大可以挖掘的潜力,甚至有着无限的可能。因为包括人类在内的生物,并不能真正的区分真实和虚幻。”

    “这是一个有趣的小故事,但是好像也只是一个有趣的小故事吧?”

    “不,不止呢。这个故事让我很有灵感果然,接触异世界的文明,总是能让人能学到很多的东西,或者激发出诸多灵感。我已经有一个初步想法了,等到这边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就去着手进行这个方向的研究。”

    “不过呢,”她把书放下来,转头看了看窗外。“看这情况,如果没弄错的话,阿琪恐怕做了一件危险的事情。”

    “什么?”

    “她应该违反了上面的军令,不顾一切的指挥着自己的军队,向凯查哥亚特发动进攻了。”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