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七十七节 救援6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什么”边上的红衣也听见了这句话。“凯查哥亚特和冥月联手了?你刚才怎么没说?怎么可能?”

    这个问题其实是多余的。因为受伤的缘故,对方之前脑子明显还不能正确思考,连说话都是断断续续,需要连蒙带猜的。这个状态下,漏掉一些东西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再说了,这在理论上是完全不合理的事情。因为这两者根本没有演戏的必要啊!它们如果依然是同盟,那继续进攻就是了。冥月肯定会高高兴兴的提供大量支持,把异域雇佣军拿去和辉月拼个你死我活。

    “你没弄错吧?”就连伊万也狐疑的问了一句。

    “我确定我没弄错了,”伤员发出一声凄惨的笑声。“冥月的术士和毁灭者一起发动攻势,我们精心布置的防线如草芥一样被摧毁了哪怕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我想都都能坚持下去,但是确实没有任何希望咳咳”

    他说话的动作牵动了伤势,引发了一连串的咳嗽。

    伊万看了一眼周围其他的人,除了红衣之外,听到这个消息的还有好几个人,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觉得,”等到咳嗽结束之后,伤员反问伊万。“身为正规军的一员,我会弄错这种事情吗?”

    伊万的脸色迅速变得很难看。“该死!”他轻声咒骂。他很清楚,毁灭者其实倒还好办,但是如果加入了冥月的术士,那么陆五这一趟就不是去冒险,而是去送死。

    特别是冥月如果和凯查哥亚特重新结盟的话

    红衣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虽然他天生的表情是一副打工三年却被包工头拖欠了工资的苦脸,但是伊万却依然能从他的脸上读出一种不常见的感情那绝不是欣喜什么的,而是一种强烈的担忧。

    “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红衣定了定神,追问道。

    事情其实并不复杂,阿琪的作战思路,与其说是想要通过一次进攻来消灭敌人的部队,不如说她只是想从前方夺取一个前哨阵地,为未来可能的大规模攻势打好基础。所以,她的作战思路其实就是建立一个易守难攻的阵地,希望让凯查哥亚特知难而退。

    这个思路来自陆五之前的胜算——既然陆五能够依靠一个小小的阵地,让毁灭者在权衡之后选择放弃,那么阿琪也能做得到。理想的发展是这样的:阿琪在一个毁灭者无法发挥速度优势的地形,布下了防御阵地。凯查哥亚特在经过小规模的试探之后,确认攻陷这个阵地要付出太高的代价,于是选择了撤退。反正这片地盘对凯查哥亚特来说并不是什么核心,而是临时占据的外线,作为缓冲区使用的(这一点从巡逻队和被废弃的矿区就能看出来,凯查哥亚特完全没打算利用本地的资源)。在这里,凯查哥亚特应该不会投入太多的资源和精力。

    这是最理想的情况,不但可以收复失地,而且可以让凯查哥亚特的部队继续去和冥月打。

    不过阿琪也考虑过多种情况,比方说凯查哥亚特投入某种拥有远程攻击能力的部队什么的。所以她并没有在阵地构成上有所懈怠。她的布阵方式,哪怕此刻拿出来,也让红衣和伊万挑不出什么毛病——充分利用了各种装备,特别是电磁炮塔的射程和威力,形成一个个“硬核桃”式阵地,辅助以外骨骼装甲组成的精锐分队作为局部反击力量。就算是红衣也要承认,想要在较短的时间内攻陷这种阵地,非出动浮空要塞不可。

    不过这个前提是阿琪要面对的是冥月阵营的普通军队,而非凯查哥亚特,当然更不能是术士。

    凯查哥亚特的军队体系和作战思路,和这个世界上现有的几乎可以说是格格不入的。而且,由于它对这个世界的战争体系非常了解,很明白这个世界的战争是依托着术士和浮空要塞进行的。所以在战争初期,一旦浮空要塞和术士都没有介入,它简直是横扫千军——用一群显然是实验废品的硬皮怪就占据了整个(至少是绝大部分)女妖之门。等到后期的毁灭者投入战斗的时候,更是让辉月的军队闻风丧胆。只需要很少的一些毁灭者组成的巡逻队,就能让辉月的大军畏缩不前,满足于守住最后一点领土而不是发动反攻。

    当然,试探性的反攻不是没有——总有一些不怕死的人。要么是胆子比较大的,要么是被逼迫得走投无路的。但是,就像每个人知道的,越是小规模的战斗,就越能发挥毁灭者单兵战力的优势。所以这些反攻,正如之前伊万所发动的那一次一样,输得都比较彻底。

    阿琪这一次,就是用她自己的方式,估计了凯查哥亚特的军力和装备。她甚至有了被敌人包抄后方截断补给线的准备。负责后方的军团,虽然距离阿琪主力部队的位置较远,而且比较独立,但是也事先准备好了一个乌龟壳,就如阿琪的主阵地一样,就是规模略小。

    在经过凯查哥亚特几次突袭的打击之后,整个军团迅速的缩进了预先准备好的阵地。

    正常情况下他们能撑很长时间,或者能对凯查哥亚特造成巨大的杀伤。整个军团,从上到下,开始的时候士气还是很高昂的。因为很显然,哪怕凯查哥亚特真的想消灭他们,他也得优先把注意力集中到阿琪那边去。第一天的情况和预想中的类似,凯查哥亚特几次试探性进攻都被击退。但是到了晚上的时候,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原本易守难攻的外部阵地在短时间内一个个崩溃瓦解。毁灭者就像玩耍一样,轻轻松松就攻下了一个又一个阵地。交叉火力根本没有发挥,事实上,到处都是向错误方向射击的士兵。防御的火力要么就是压根没有开火,要么就是没有对准敌人,反而对准了自己的阵地。总之,当种种完全不正常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整个军团从上到下全部心里凉了半截——傻瓜也能看得出来,这是魔法的效果,冥月的术士来了。

    第二天,凯查哥亚特只派遣了非常有限的部队,有条不紊的拔除了几乎所有的外围阵地。因为防守的士兵不是陷入睡眠,就是被幻觉所困——从而做出了种种完全错误的事情。这不是他们的错。事实上不是任何人的错。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普通的军团在术士军团面前,能够,也只能够拖延时间。

    恰如地球上对癌症的治疗一样。每个人都知道晚期癌症是绝症,所以这方面的治疗,并不是指望着能把病人全身的癌细胞给解决掉让病人恢复健康,而是指望能多拖延几个治疗周期——也就是让病人多活上几年。同理,在没有浮空要塞的情况下,普通的军队在面对术士的时候,计算战果时从来就不指望击溃、击败敌人,而是计算能在敌人面前能撑多久。比方说,能撑三天就是优秀的战术表现,撑五六天那就是战果显赫了。

    问题是正常情况下那是可以撤退,哪怕是溃败,至少有一部分人能够逃出来。哪怕情况比较糟糕,至少大家还会有希望。因为通常你面对着敌人的术士的时候,就意味着己方的术士也在附近。至少,在理论上,没那么绝望。

    但是这一次情况完全不同。

    当士兵们意识到自己的情况的时候,士气就濒临崩溃了。战场上,恐惧是会传染的。正常情况下,军官能够压制士兵的,但是等到连中高阶军官都陷入绝望的时候,发现的一切就很正常的。

    军团带着十几个心腹,乘上侦察兵偷来的敌人运载工具,偷偷的逃离了自己的部队,逃离的这场没有任何希望的战场。

    “冥月的术士们加入了战场,并且配合凯查哥亚特作战。”这一次,哪怕曾经宣称只有十分之一的机会都值得冒险的伊万都知道必须放弃了。没错,浮空要塞是很好很强大的奖励,但是,如果没有任何成功的希望,那么就算浮空要塞也必须要放弃,没什么比自己的什么更重要了。“能联系上陆五吗?”他问红衣。

    “不行,完全联系不上。”红衣摆弄了半天之后,终于颓然的把自己的终端放到一边。“整个通讯都被凯查哥亚特干扰了。”

    不过这才是常态——凯查哥亚特之前就是靠着这一手,单用硬皮怪就愣是占据了大半个女妖之门。

    “那我们该怎么办?”

    “先撤退。”红衣已经对全军突袭并且打开一个缺口,让阿琪撤退这种事情完全不抱希望了。这里不是军团用武的地方。事实上,把军团投入解围战斗,就是送死,不仅是对自己,也是对自己麾下士兵的不负责。“但不能全部撤退,要留下一部分人,在这里设置一个防御阵地,等待陆五回来。撤退也不是回到我们的营地,而要撤退到后方一小段距离既能随时支援前方,也能快速撤离。”

    “但是如果那样的话留下的人”

    “我亲自留守。”红衣说道。他看着伊万。尽管这个老头已经不是军团长,但是毋庸置疑,他在这个军团里还有很大的影响力。现在还好,毕竟伊万眼下只是一个“参谋”,名不正言不顺的。但是如果陆五死了

    “陆五还能回来吗?”伊万的脸色也不是很好,至少看上去,他没有任何幸灾乐祸或者松了一口气的神情。假如他有什么阴险的计划,其中肯定也不包括陆五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在一场无意义的行动中。这种突如其来的意外只会让原本周密的计划变得一团糟。

    “应该能的”红衣说道。“他不是普通人。”

    “不是普通人是什么意思?他是术士,怎么可能呢?”

    “他不是术士,”红衣回答。“但是我我能感觉得到,他有着特别的力量守护着。毁灭者不,凯查哥亚特,应该有所顾忌才对。”

    “对了,要把情况告诉琥珀吗?”伊万想起这件事情。琥珀虽然现在也算是一个军人,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她加入军队的原因。所以在这种正式行动的时候,琥珀总是被其他人刻意安排到后方,也就是相对而言最安全的位置。

    “不,什么也别说,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等。”红衣说道。“只要他能回来就行哪怕只有一口气了”他轻声的说出最后一句话。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