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七十八节 救援7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镰刀的尖端就停在距离陆五眉心大概一厘米的位置。

    假如陆五是一个不相干的第三者,他一定会指出,持国天犯了不止一个错误。因为首先,虽然战斗的时候动作越快越好,但是如果不是战斗,而是恐吓和威胁的时候,速度快反而会有反作用——因为如果动作太快的话,对方就缺乏感受到足够的精神压力的时间。

    持国天应该慢慢的砍过来,或许陆五就会被本能所支配,从而做出一个畏缩躲避的动作。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那么他之前努力维持的冷静沉着的形象,就如同一个鸡蛋被打碎一样,崩溃的再也无法挽救。然后,持国天就有了在谈判中前进一步的本钱,而陆五除了后退一步之外别无选择。

    但是持国天的动作太快了,快到陆五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的地步。所以局面就变得很不利了,镰刀落在陆五面前,但是持国天没办法砍下去——他等于已经暴露了自己底线,现在轮到陆五前进一步了。

    “你想杀我?但是凯查哥亚特也就是你的神明和君主,是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

    持国天没有回答,但是沉默本身就是最好的回答。

    “我希望他们能离开”陆五说道。“丢弃所有的装备,像失败者一样的离开,这样的惩罚已经足够了”

    他话没有说完,持国天就转身跳了起来。巨大的冲击力让大螃蟹都剧烈的震荡——如果大螃蟹不是依靠反重力悬浮而是依靠空气动力飞行的话,这一下足够让它坠毁了。陆五从摇晃不止的飞行平台上稳下这才发现持国天已经跳到了那座飞艇之上。

    刚才他没有多余的注意力关心飞艇的问题,所以不知道持国天是怎么上去的——大概是飞艇降低了一些高度,然后用绳梯、吊索或者吊篮之类的,把持国天给接住吧。总之,等到陆五抬头看去的时候,持国天已经半个身体钻进了飞艇里面。

    这个结果算什么呢?应该是默认了吧?陆五不是谈判专家,也对心理学没什么研究,所以一时之间搞不懂自己到底得到了多少。持国天肯定是默认了,但是他到底是默认了陆五可以自由行动,还是默认了他可以把包围圈中的辉月阵营军队带出去这是两个差别很大的事情。

    当然,陆五是想要后者。前者的话,只是晚星家族欠他一个人情,而后者,他估计立刻就能在女妖之门成为一个传奇人物。给他以后的行动带来的方便是难以想象的。

    “对了,高手,刚才是怎么回事?”陆五问。

    现在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大螃蟹又不是智慧生物。正常情况下,高手应该立刻做出回答,但是这一次,高手一声不吭。

    陆五又叫了一声,但是高手依然保持着坚忍的沉默。

    当陆五叫第三声的时候,他自己也意识到有些不太对头了。他知道高手不会无缘无故的保持沉默——加入他耳朵里挂着的蓝牙耳机突然损坏了,高手也大可用手机本身的铃声来提醒他。

    陆五立刻转过头,看着周围。但是前面说过,大螃蟹的背上其实就是一个金属平台,光秃秃一无所有,这样一个东西上面是不可能藏得了什么的。他左右环顾,但是什么都没看见。

    “哎呀哎呀,果然感觉很敏锐呢。”一个声音响起,但是,当陆五本能的朝着声音来源看去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敏锐的直觉真不错。”声音是在逐步接近中,陆五全身都因为紧张而汗毛竖立起来了。但是在他意识到之前,他感到神智一阵莫名的昏沉。

    明明是高度紧张的状态,但是他就是感觉到一阵难言的疲惫,就像一个人早上被闹钟刚刚吵醒时一样,说是醒了,但是脑子昏昏沉沉的,几乎没办法思考。

    然后,猛烈的一击就落在他的腹部。

    巨大的力量把他肺里的空气全部挤压出去了!等到陆五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跪在地上剧烈的喘息着。

    在他身前,站着一个陌生人。

    那是一个青年男人,年纪大概和陆五类似,就算大一点也有限的很。这个陌生人外貌是一个典型的混血儿,也就是说,五官俊美,身材修长,不过那双眼睛却满是居高临下的轻蔑。

    陌生人身上穿着一件相当怪异的衣服——它看起来像是一件非常紧身的皮衣,但是细看又知道这绝非皮质,更像是一种塑料,几乎将人体的每一个细节都凸显出来了。除此之外,这套衣服的背部有一个很大的包。没错,一个显然和衣服联在一起的大背包,背包的外形让人联想起降落伞包或者解放军的行军包。

    陌生人似乎对陆五这么细细打量他很不满,抬腿踢了过来。

    出自本能,陆五想要躲避,然而就在他身体想要行动却尚未行动的那一瞬间,脑子又一阵昏沉。结果被那一脚踢了个正着,整个人仰面朝天躺在了地上。

    现在陆五再傻,也明白自己刚才那一次次莫名其妙的昏沉并非源自自身的问题。在他面前的并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术士。

    说句实话,若非亲身体会,陆五真的不知道和术士较量居然会这么吃亏。虽然他早就知道魔法很神奇,但是这确实是第一次遇到恶意的术士。

    普通人和术士较量就是这样,压根没办法打。如果对方不是用拳脚,而是用致命武器的话,陆五已经死了一百遍了。

    没办法反击,甚至连躲避都做不到。因为每次陆五想做点什么,他就会莫名的感觉到脑子一阵昏沉。这完全是一场单方面的殴打。

    说不清楚这场殴打到底持续了多长时间,但是等到最后一击到来的时候,陆五已经躺在了地上,痛苦的呼吸着,感受着全身上下所有的痛楚。除了脸部——是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对方避开了他的脸。

    “你比你长得还要蠢一些。”一只脚踩在了他的脸上。“在面对自己无法对抗的敌人的时候,一个恭顺的态度是非常重要的。你似乎还不理解这一点。”陌生人傲慢的说道。

    被人用脚踩在脸上绝不是什么愉快的感受,但是陆五没有愚蠢地喊叫“滚开”什么的。他全身上下的痛楚告诉他,他如果不想遭到更糟糕的命运——这个可能性不止是再挨上一顿打,甚至可能伤及性命——那么最正确的选择就是听听对方想要什么。

    从这个角度,能够看到陌生人脸上残忍的笑容。这个可不是凯查哥亚特的部下,而是冥月的术士!他一点也不怀疑对方会残忍把他虐杀在这里。

    还有,这个人是怎么出现的?

    要知道,陆五现在可不是在某个丛林或者荒野里。他现在可是在大螃蟹的后背上,也就是说,他此刻悬浮在相当程度的高空(数十米?亦或者数百米?)中,而且以一个并不能算作慢的速度向前飞行。持国天是通过另外一架速度更快,飞得更高的飞行载具过来的。但是陆五很确定,四周并没有第二台其他什么飞行机器或者飞行生物了。

    如果有的话,持国天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那么,是对方具备飞行能力吗?他的目光越过那只靴子(靴子是连体的,和衣服连在一起),看到陌生人的身上,最后停留在他后背的那个背包之上。然后他意识到事情其实很简单——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

    既然共鸣石可以让一辆车悬浮,让一座城堡悬浮,甚至让一个大陆悬浮——那么,让一个单个的人类悬浮又有什么难度可言呢?一个背包即可。而既然这个世界拥有能让电灯亮上十几年的能源储存技术,所以弄一个喷气装置什么的也同样不是什么问题。

    “你是谁”

    这个问题激起了来人的不满,陆五脸上的那只脚力量加强了很多,让他的头整个按到了金属地面。这个金属平台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光滑平整,也许是为了加大摩擦力,这个金属地面粗粝的宛如石砖一样。凹凸不平的金属板摩擦着他的皮肤,让他感觉到那种被金属硬物顶住的特有疼痛。

    “给我听清楚了,我才是提问的那一个,你要做的,就是乖乖的回答。”那只沉重的脚挪开了,陆五想动,却发现自己连弯腰坐起来都做不到。

    现在他总算是体会到了在擂台上被打倒的拳击手的感觉了——他们不一定是失去了意识,但是却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给我听清楚,只要你对我隐瞒哪怕一点点,你就死定了!好了,你叫什么名字!”来人问道。

    “陆五。”陆五回答,这个他确实不需要隐瞒。

    “女妖之门地方军的军团长?”来人的目光停留在陆五的服装上。这个世界的服装尽管在样式上都靠近军服,但是毕竟还有很大的差别。平民的服装、正规军的服装、地方军的服装都不同,熟悉的人能够很容易就分辨出彼此的不同。

    说起来,陆五的服装还是刚刚到手不久的——反正迦舍城的物资堆积在那里也没什么用,陆五自然是拿走一切自己能拿的,当然顺带给自己换了一套衣服。不过这一次却因为衣服,被对方立刻认出身份了。

    “这个年纪的军团长?哈,反正辉月的家伙都是一群白痴,做点什么傻事都不奇怪。”不速之客看着脚下的猎物。“我看到你和毁灭者说话是不是?!”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