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七十九节 救援8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是。”陆五知道这肯定隐瞒不过去了。话说回来,陆五现在已经意识到一点——刚才对方是隐身的。

    隐身没什么奇怪的,琥珀就会。陆五刚才没想到归根结底是接触的术士还是太少了,所以一时之间脑子没能拐过弯来。

    “真奇怪了,那些家伙是能够沟通的吗?喂,你是怎么和它们联系上的?”

    “我也不知道。”陆五脑子里想过了刚才整个过程,如果不知道前因后果的话,估计没人会相信毁灭者会和人类能达成什么协议。谁又能想到他和凯查哥亚特有这么一层关系呢?

    “果然凯查哥亚特没那么简单,它不可能同时和两个阵营开战喂,陆五,”冥月术士用很不客气的口吻叫着陆五的名字。“你刚才和那个毁灭者说了什么?”

    陆五不知道这是一个试探还是对方确实没听见他们的对话。持国天使用的是那种不可思议的“根源之语”,而陆五干脆用的是本地话,这意味着如果这家伙听见了对话,他就能完全理解其中的意思。所幸对话之中并未涉及这些东西,所谓“获选者”只是一个称呼,陆五不相信有人能够仅凭这个称呼推断出他和凯查哥亚特的真正关系。

    “我希望他们放松包围圈,让里面被困的士兵可以撤退。”陆五有气无力的说道。他这个时候才明白,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普通人面对着一个带有恶意的术士是何等的绝望。简直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除非像之前说的一样,在视距的极限,用电磁炮进行远程偷袭,否则压根没办法打啊。

    别说反抗了,连躲避、逃跑都做不到。有武器没武器都一个样。

    “让他们撤退?哈哈哈哈哈”对方大笑起来。“果然像是辉月的杂种会说的话。喂,你能和凯查哥亚特沟通的事情,应该是瞒着别人的吧?”

    “是”陆五知道这很难瞒。

    冥月术士盯着陆五的衣服上下看了几眼。“看你的年纪,根本不可能是军团长更别说在这个时候了。不过,如果你利用这个秘密,给自己刷刷功劳的话反而是正常的事情了。凯查哥亚特想干什么?”

    “我一点都不知道。”陆五只能这么回答。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对方没有想杀他的样子,但是他却能清楚的感觉到情况远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好。。

    不是骗人的,而是这个冥月的术士身上,有着确确实实的杀意。

    其实在地球上,也不是没遇到过危险。特别是在那一起莫名其妙的绑架案中。但是,那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尽管那几个绑架犯在交谈中就是说明白了要灭口什么的,但是他们实际上却在害怕,在忌惮,必须要靠着几个人彼此打气才能把“杀人”这个行动真正贯彻下去。他们并不是有着坚定的立场和计划(虽然一切正常的话,他们确实会杀了陆五),而是必须要彼此扶持,互相鼓励,才能犯下这种罪行。

    比起j来说,那种程度的罪犯压根不够看。但是反过来说,j虽然下手不会有半点犹豫,但陆五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j其实是个正常人。与其说j是心狠手辣,不如说他在思想上成功的欺骗或者催眠了自己,他已经说服自己不把人当做一个人,而是当做一件物品。某种意义上就如同医生对待实验尸体一样——也许在他的心里,那不是杀掉一个人,而是移掉一个障碍。所以j虽然是个杀手,但是他的言行举止,行为逻辑什么的,和普通人没太大区别。

    但是这个术士完全不同。当你看着他的时候,会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那就是这个术士有一种恶意——莫名其妙的恶意。这个恶意的源泉并不是因为陆五碍着他什么事,或者是因为陆五和他站在敌对阵营的立场,而是因为怎么说呢,他看起来似乎就是喜欢看着陆五绝望挣扎痛苦的样子。

    就像刚才一样,他本来可以用魔法轻松的,不费半点劲的制服陆五。但是他偏偏不要这样,他就要用拳脚把陆五打倒,因为他欣赏陆五这种痛苦挣扎的样子。

    陆五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变态,或者冥月的术士都是如此。

    “真有趣看来你大有前途!”对方眼睛一瞬间闪过凶光,但是最终,他没有动手。“真让人不爽啊,原本想看看你们这些辉月的崽子们是怎么倒霉的想到你们藏在一边,看着冥月阵营吃亏,我就满肚子不爽不过看起来没有这个机会了你是迦舍城那边的人吗?”

    陆五不知道对方脑子到底是个怎么跳跃,但是眼下不是追究的时候,他只能应了一声“是。”

    “冥月死了那么多人,怎么着也应该让辉月也尝尝凯查哥亚特的苦头才对”术士自言自语的说着,“真麻烦,但是这个机会确实比较难得你和凯查哥亚特达成协议了?”

    “达成了。”

    “凯查哥亚特会放过他们了?”

    “至少应该会放过一部分人”

    “真的太麻烦了,但是这个机会辉月受到这样一次迎头痛击的话,应该会出动一些术士才对吧?”他尽管是在问问题,但是实际上却是在自言自语,而不是在问陆五的意见,所以陆五也只能等待着。“我给你一个机会。”他对着陆五说道。

    “机会?”

    “我今天饶你一命。”冥月术士说道。“好好感恩吧,这样的机会,不是随随便便都可以遇到的。”

    他向后退了一步,让陆五可以慢慢的坐起来。这家伙下手并没有留情,事实上,陆五感觉全身上下到处都是疼痛。

    “感恩个x啊!”这是陆五实际想说的话,当然他没说出口,只是默不作声的看着对方。这一次真的没办法,但是只要有机会的话

    “啧,看起来完全不理解的样子。”冥月术士看到陆五的眼睛,随意再踢出一脚。和之前一样,陆五完全没办法闪避,被踢倒在地。这一次,冥月术士的脚结结实实的再一次踩在他的头上,力量和上一次完全不能比,大概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上来了吧——因为陆五清楚的感觉到眼珠在重压之下凸出眼眶,视野变得一片模糊。

    “正常情况下,本大爷应该再加大几分力气,直接把你这个下贱的脑子给踩爆!”术士的声音仿佛来自缥缈的彼方。“但是呢,大爷今天心情很好,所以暂时饶你一命!”头上的重压消失了,陆五过了好阵子才让脑子略微清醒那么一点。

    “好好感谢大爷今天的宽容吧,你们这些辉月的家伙可是难有这样的幸运的!这份恩情,可是需要好好回报的!懂吗?!”

    “呜”

    “那么给我听清楚,我已经在你身上种下了一个魔法种子这个是我特别发明出来的魔法,除了我,没人知道。通过这个种子,我能找到你。事实没有种子也一样——迦舍城,地方军的军团长,名字叫陆五我想任何一个人都能通过这些简单的线索找到你!”术士的声音里有着明显的威胁。“懂吗?”

    “你想干什么?”

    “在这个地方,”一个东西被丢到陆五的面前,那正是他自己的那个终端——这个终端是陆五从之前那位当了逃兵的大队长手里继承过来的,算是二手货,但是性能绝对没问题。陆五始终也没去弄个更新的,反正高阶军官的终端功能上几乎完全相同,就是外形更小更精致一些。但是,不管怎么精致小巧,比起地球上的手机都差着几个档次,所以陆五反而无所谓了。

    终端被打开了,上面正显示出一副地图。那正是迦舍城附近的地图,而且地图上的某个位置,被加了明显的标记。

    “十天之后,带个辉月的术士到这里来。”

    “我怎么可能”

    “我不管你可能不可能,或者是做得到做不到,第十天的时候,把一个辉月的术士带到这边来。当然,你可以试着将这件事情上报上去,看看辉月高层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你也可以当做自己记忆力不好,把一切都忘记掉了。甚至你还可以大胆一点,做点其他什么决定都行。但是,”术士的声音变得甜蜜而邪恶,令人作呕。“到了第十一天,你会后悔今天为什么没直截了当的被我宰了!我保证!”

    陆五把身体翻过来,看到的最后一幕正是对方启动了那个悬浮背包,整个人双脚离开地,升入空中。而且,他的身体正在变得透明。

    虽然显然和琥珀的隐身方式不一样,但是几秒钟之后,冥月术士的身形还是消失在空气之中。只有集中注意力仔细盯着瞧的时候,才能察觉那边似乎有点微小的痕迹,有点类似于火炉上方,热空气导致光线折射的现象。当然,之所以能察觉隐身之后的痕迹,更关键是因为双方此刻的距离真的很近。

    须臾之间,应该是对方离开的缘故,这一点的痕迹也看不到了。

    这种隐形方式不算很彻底,但是很显然,哪怕不彻底,至少也已经够用了。

    陆五挣扎着爬起来。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唾沫里满是鲜血。

    该死的家伙!突然之间,他发现自己全身都因为愤怒和恐惧而剧烈的发抖。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或者说,他第一次意识到这不是游戏,而是真实。

    冥月的术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对了,难道

    空气中传来一阵血腥的味道。一开始陆五以为那是自己的血,不过他马上就明白这是从外面传过来的气味。

    大螃蟹已经飞到战场了。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