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八十一节 失败之后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陆五的猜测是正确的。

    虽然地方军和正规军除了所处阵营之外,实际上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正常情况下,像陆五这种人进去宣布让正规军士兵服从他的命令,哪怕高阶军官跑光了,照样分分钟会有人跳出来反对。但是眼下这个时候,全军蒙受了如此之大的损失,每个人都意志消沉,士气低落。事实上这么说还不合适,真正意义上说应该是残部整个陷入慌乱和恐惧之中。

    否则的话,凯查哥亚特撤兵后,他们也不会只派出一个斥候去探索周围的情况了。原本必败无疑的战斗中,敌人突然撤退了,这个时候不正应该利用这短暂的机会撤退或者加固防御,至少也是重整一下组织,以面对敌人的下一波攻势吧。

    但是事实上,这一切都没发生。他们唯一做出的事情,就是派了一个斥候出去看看(前面说过,由于毁灭者的视觉系统依然是感可见光的,所以伪装、隐藏、保护色之类手段对它们照样管用)。凯查哥亚特真的撤退了么?还是暂时后退一下——就如一个人缩回拳头,并不一定就是放弃攻击,更有可能是为了更有力的挥出下一拳。

    这种气氛之下,有人站出来一呼,哪怕是个陌生人,也会天然的形成号召力。因为每个人都刚刚处于生死的威胁之下,彷徨无计。

    最终的结果就是,陆五不费什么力气,就暂时接管了这支军队。当然,要带他们继续作战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带他们撤退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和陆五之前预料的一样,阿琪将大量的反重力车辆放在了这边。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满地泥水,别说轮式汽车,哪怕是履带汽车都不怎么好使。反而反重力车辆在这种地方有着天然的优势。这种情况下,阿琪只要脑子没出毛病,就会把反重力车全部交给这支负责后勤的部队。

    凯查哥亚特,或者说,持国天,目前只能算作暂时撤退了。这只可能是陆五干涉的结果。但是,这又不是正儿八经的停战协议,甚至连条约、签名或者协商之类的流程都没有。谁知道持国天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呢?也许他只是给陆五一段时间撤退。

    靠着大螃蟹,哪怕救人,最多也救出三、四十个。但是如果是有了这么一支反重力车队的话,事情就会完全不同。

    迦舍城外,现在已经能够看看稀稀拉拉回城的士兵了。

    看一支军队是胜利还是失败,有着一个百试百灵的招数,那就是普通士兵表现出来的精神面貌。一支军队,假如衣衫褴褛,装备破烂,他们不一定是吃了败仗,但是如果所有士兵都垂头丧气,一声不吭,麻木的在路上走,那就不会有第二种情况。

    在迦舍城中的军事指挥部,阿琪进入了陆五已经光顾过的房间。这一次没有多余的拖沓,在她进来的时候,影像已经被投放在机器前方。上面是那个她无比熟悉,但是此刻又无比害怕见到的人。

    投影中的男人端端正正的坐在办公桌前,露出半个身体。他的双手重叠捂着嘴巴,手肘则撑桌子。那姿态仿佛是不堪重负,以至于随时可能向前方栽倒一样。

    “”沉默了好几秒之后,终于由男人开口了。“阿琪,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阿琪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勇气说出这种恬不知耻的问候话语来。虽然她此刻全身上下满是污垢和血迹,连她的衣服都有明显的破损,右边的小半个袖子已经被烧掉了。但是这些不是愧疚的理由。事实上,如果战斗的结果如阿琪最初所预料的,那么哪怕她全身衣服都破破烂烂了,她依然有资格骄傲的挺起胸膛,面对任何人都可以。

    “迦舍城这边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吗?”良久,对方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如果需要后方支持,尽管提。”

    “伤员太多,”阿琪回答,也许人类的感情到了一个极限,就会以完全不同的方式表达出来。正如同怒极反笑,爱极生恨一般,她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口齿清晰,一如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事实上,在踏入这道门之前,她一度以为自己会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着的。“已经超出了迦舍城的能力范围。”

    “作为一个前线的据点,迦舍城里有相当数量的药品和治疗器械”屏幕上的男人点了点头。“但是这一次情况特殊,可以理解。那么告诉我,阿琪,你希望怎么办?”

    “我想能调度一辆悬浮列车过来,”阿琪说道。“尽可能的把伤员送到后方去医疗。他们这一次已经尽力了,应该得到最好的治疗”

    “没问题,我会尽快的安排。你这边只需要紧急处理一下,确保伤员不至于在运输中出事就行了。”男人一口答应。“还有其他事情吗?”

    “还有,”阿琪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在我的直属之下,xxx,xxx等人,作为军团长,居然畏敌怯战,导致了原本不必要的严重伤亡这种懦夫应该受到重惩!”

    “我懂,”男人用手捂住脸,但是嘴没有停下来。“之前我就知道了。不过就算是我,也不敢相信正规军之中,居然有军团长能够弃军逃亡迟一点,把名单整理出来给我吧。这些人不应该再出现在军队离还有其他的吗?”

    “迦舍城这边因为大军离开的缘故,被劫走了不少物资”阿琪犹豫了一下。现在的她当然知道干这事情的人是谁。但是站在一个公正的立场,她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必要说一下。“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

    这一次,男人发出的就是苦笑了。“阿琪,你以为你为什么还能活着站在这里?”

    阿琪愣住了。

    “是我和陆五做了一笔交易啊,我让他去救你”说到这个,男人嘴角忍不住咧开一道自嘲的笑容。说实话,他原本也只能说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去做这笔交易,但是他做梦都没想到陆五还真的做到了——不只是做到了,而且做到了最好。他不仅把阿琪救回来,还把阿琪的整个军队都救了回来。当然,这是一件好事,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却又不是一件好事总之是一片混乱,连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此事了。“城里的物资,就是我许诺给他的一部分好处”

    “您不应该”阿琪本能的脱口而出,但是还是及时的停下了话头。对,他不应该,但是她现在有资格这么说吗?事实上,如果不是这一次的“不应该”,她应该已经死在那个宛如地狱一样的战场上。和无数的阵亡者一样,被光子炮烧成焦尸或者干脆被毁灭者一刀两断了。因为陆五是地方军,虽然同一阵营,但是和正规军相比完全是两个系统。如果没有得到这些交易的条件的话,陆五根本就没有来救援的义务。当然,事实上他也没有救援的能力——别的不说,阿琪清楚陆五根本没有足够的车辆,能够在短时间内抵达战场并开展支援。

    事实上,如果不从迦舍城里搜刮到足够的车,陆五压根来不及赶到战场。

    “还有,陆五是怎么把你们救出来的?”男人继续说道。“他的报告很简洁,他只是在外面绕了一圈,让凯查哥亚特误会有援军抵达”

    事实上,凯查哥亚特轻轻松松把阿琪的十几个军团围困住,然后如剥洋葱一样一片片剥下来吃掉。而陆五仅凭半个军团就能够击退凯查哥亚特,救出友军——这个故事听起来简直如神话一般。最神奇的是,陆五居然没有伤亡一兵一卒,仅仅在特定的恶劣环境下因为机械故障而损失了几辆车子。这简直若非亲身经历,阿琪一定会认为这是谎言的。

    “只可能如此了,除非凯查哥亚特和他有勾结。”阿琪随口说道。当然,这只是她无意识的随口说说,并不代表她内心的真正想法。“他只是很幸运而已。”

    “等一下把具体的情况发给我。”

    阿琪点了点头。“我已”

    下一瞬间,难以名状的沉默笼罩在整个房间里面。一切前面的寒暄都已经结束,或者说,终于到了最后,也是最难堪,最难以面对的那一幕了。

    “中校。”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这一次的沉默宛如一个世纪那样难捱——终于沉默被打破。“你违背军令,擅自出战,导致失败。你要负起全责。”

    “将军阁下!”阿琪本来以为自己不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是的,她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哪怕是白痴,也知道她要为这一次失败负责。因为这一次的战斗,从头到尾都是她独自一个人做出的决定。她错误的估计了凯查哥亚特的力量,也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力量。都是因为她太愚蠢,也太傲慢

    但是,当她的耳朵真实的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她依然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茫然。像所有的失败者一样,她下意识的想开口为自己辩护。可惜的是她没办法辩护。所以她除了喊出“将军阁下”之外,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

    而这一声,也让她厌恶得几乎响咬掉自己的舌头。原来我终究也是一个那么怯懦,那么不敢负责的人吗?

    “根据相关规定,暂时解除你现有的职务。”投影的里的男人恢复的最初的动作,也就是用自己的手遮住了嘴和下巴,使得别人很难看清楚他此刻的表情。“迦舍城的事情让人代管一下,你立刻回来吧。”

    “我会怎么样?”阿琪其实很想问这句话,但是最终,这个问题尚未出口便湮灭在她的喉咙里,她只是默默的点了一下头,然后转身离开。

    遥远的某处,和阿琪相对的另外一个房间里,被称为“将军阁下”的中年男人用力呼出一口气,然后把自己的终端开启到另外一个链接之上。

    “都处理完了吗?”终端的界面上,浮现一张属于老人的,满是皱纹的脸。“你真的感情太丰富了一点。”

    “她毕竟”男人苦笑着回答。“是我的女儿。”

    “但是她不是个术士,她能起了作用,也只有这个了。”对方毫不留情的说道。“不过这个不重要,那个救出她的陆五是怎么回事?你说过,他应该只有半个军团的兵力!”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