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八十四节 游骑兵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也就是说,我们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吗?”原本倒也罢了,但是红衣这句话出口,倒是让陆五突然起了一种感叹。

    好像之前,哪怕在难民营中,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可以欺上门来的说。

    其实严格来说,时间并不长远,但是感觉起来宛如隔世一样。那个时候,陆五几乎可以说对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大致的概念轮廓,对内部各种矛盾冲突一无所知,但是现在,他已经明白了一些。

    “也不能说很长,”红衣回答。“因为局势会发生改变的。总之,目前先把所有难民营内部的问题解决掉,这样做应该没问题吧?”

    “好的。”陆五随口回答,他突然泛起了一个念头。

    “不过,我还是不理解,为什么冥月一方不耐心等待呢?”

    凯查哥亚特之所以能够将浮空要塞驱离战场,是因为利用其结构的一个缺陷。但是,所谓结构缺陷并不是不可更改的。那么,在初次战斗受挫的时候,最正常的思路不是应该等待着浮空要塞改造完成吗?

    不过他没有想太多,因为红衣突然停下了脚步。

    “我先告辞了。”红衣匆匆说道,然后掉头就走。陆五这才意识到,琥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边上。

    “琥珀”

    琥珀的表情就像深深的憋了一口气没有吐出来,等到红衣稍微走远一点,她立刻走上来,一把抓住陆五的手。

    一股难以形容的颤栗从双手紧握的地方传来。那种触感,仿佛小时候调皮去接触电源开关的时候一样。但是却又有着细微的不同。某种能量温柔的冲刷过他的身体。哪怕是陆五这样并不具备魔力的人,也依然感觉到了身体上某处奇妙的不协调。

    很难形容的感觉,既不是皮肤表面也不是身体里面,也无法指明到底是身体的哪一处肢体亦或者那一个具体位置,但是就是能感觉到有一个奇怪的赘生物就在身体之上。

    而且,似乎只要简单的用意志引导一下,就能利用这股能量的水流将这个不知从何而来赘生物给冲洗掉。

    “等等,陆五!”琥珀说道。

    说不清楚这一刻持续了多久,等到陆五清醒过来的时候,琥珀已经半依半靠的和他贴在一起了,而他用手环抱住琥珀。或者具体一点,他把琥珀整个人抱在怀里。

    虽然是灵体,但是说实话,感觉起来和活人没什么不同。温暖的肌肤,甚至能够感觉到肌肤之下那种生命的脉动。

    附近并不是没有人。红衣当然是乖觉识趣的跑得远远的,但是依然有几个不知道情况的路人从边上经过。其中有人只是看了一眼就离开,但是也有一位好事的就站在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盯着这边看。让人觉得非常的尴尬。

    “琥珀,你”

    “呼没事陆五,只是瞬间把所有的魔力都释放出来了。”琥珀说道。“不过,没关系,有holoera呢,就算是一口气把魔力释放光,也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恢复。”

    “刚才到底是”

    “没什么,只是我花了一点时间,提升了自己的魔力水平。”琥珀这个时候已经能够站直身体了,反而是陆五觉得有点舍不得这种触感。好吧,他的理智迅速告诉自己,现在的琥珀只是一个“灵体”,虽然是实体化可接触,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说和橡皮泥没什么区别,可以随着琥珀的意志随意改变身体形态。“瞬间爆发出来的魔力,大概比我平常时候多两成左右现在这个状态下多两成。原来感觉不到那个魔力之种果然是因为魔力不足的缘故。”

    虽然陆五不是完全明白,但是大致能够理解这等于放大招之前的聚气——虽然费时费力,而且有那么一大堆限制,但是确实能提升魔力。

    “果然是这个我已经确定了,是游骑兵,或者叫荒野游骑兵,或者黑暗游骑兵。”

    “游骑兵?”陆五觉得这个词很新鲜。但是反过来想,那个能够飞行的术士,称之为“骑兵”倒也不为过。那个人的飞行速度显然要比大螃蟹稍微快那么一点。

    他们说的正是陆五之前遇到的那一位。现在陆五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虽然那个冥月的术士口口声声说什么“不杀之恩”,但是陆五可真心没有任何一点感恩。

    没错,站在阵营方面来说,既然陆五当了辉月的军团长,那么冥月术士杀他,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相反饶了他一次确实够得上“不杀之恩”了。但是,理论归理论,事实却是完全相反的。陆五肚子里绝对没有半点感恩,相反想起这件事情,陆五心头就满是憎恨和愤怒。假如那个家伙变成尸体躺在陆五面前,陆五肯定不介意去鞭尸几下。小说里那些某某人物被击败了纳头就拜什么的,估计九成九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结果。

    “游骑兵是冥月阵营中,精锐的术士斥候,负责渗透、侦察、破坏和暗杀等工作。”琥珀说道。“他们都是隐匿和潜伏的大师擅长野外生存,能够长时间的活动。虽然通常来说,游骑兵都是中低阶术士,但是却是很难对付的角色。因为他们受过特殊的训练,就算是高阶术士,在正常的环境下,也很难搜索追击他们。眼下这种情况下,游骑兵出现在女妖之门也不算奇怪。冥月阵营应该派出相当多的游骑兵,想要掌握我们这边的动静才对。”

    “那个家伙很难对付?”

    “是很难对付。他们战力不强,但是逃跑和躲藏的本事,是一等一的。找找不到,追追不上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的隐身能力是一种复合的技能,算得上是冥月最高的机密之一了。目前已知的是,游骑兵是使用魔法进行伪装、藏匿和隐身,但是他们的这种能力却不会留下魔法的残痕。”

    这倒可以理解,如果那种瞬间隐身的能力源自科技侧,那么一旦战场上被缴获,那么以两个阵营科技实力相近来推测,必然会被解读或者反推。哪怕做不到百分百复制,至少也能造出山寨货来。而且肯定早就出现具备相关功能的外骨骼装甲了。陆五就算没有权限购买,至少你也能从购买清单上看到名字。

    “也就是说压根没有痕迹?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陆五早就知道魔法会留下残痕的事情了。这也算得上术士们的一大缺点,否则的话,当初邪魅压根不会尝试在几百上千万人的大都市里搜寻琥珀了。

    “这也没办法啊。这是冥月发展出来的独立的魔法技能。”琥珀说道。“而游骑兵全部都是受过考验的死硬份子。曾经有多次计划想要活捉一个游骑兵,从俘虏口中破解这个技能的奥秘。可惜冥月那边也不是傻瓜。游骑兵受到魔法的制约,一旦被俘虏立刻会死。所以相关的奥秘对我们来说始终是一个秘密。陆五,如果现在有人能够将这种魔法技能解读破译的话,估计凭这份功劳就能得到称号吧。”

    “那么说是抓不到他?”

    “冥月的游骑兵向来以小心翼翼著称,他们主要是斥候而不是战士,所以要抓住他们是很难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他们是懦夫,丝毫不讲究荣誉,稍有不对头就会逃。据说游骑兵有一条规矩:那就是绝不会辉月的术士作战。他们专门对付优秀的普通人,而且哪怕是对于普通人,也使用暗杀的手段。”

    陆五开始明白事情没有如他预料的那么简单。虽然能猜得到那个冥月术士恐怕不会是很强大的那种术士,但是事实恐怕没那么简单。

    “那么,如果那个游骑兵来找我”

    “我有百分百的把握击败他,但是只有很小的可能杀死他。以我对冥月阵营的人的了解”琥珀迟疑了一下。“那些家伙一定会报复的。”

    陆五脑子里油然想到了一个很糟糕的念头。事实上,这一点琥珀也提及过。

    之前在战场上,陆五觉得电磁炮这种玩意火力太弱,现在他又觉得这种玩意火力太强。没错,正如琥珀说的,在视距之外远远的赏对方一发电磁炮,哪怕是术士都很难对付。更别说陆五这种凡人了。电磁炮的威力,单从穿透性来说,估计坦克装甲都挡不住。

    “不过,”琥珀继续说道。“我不能百分百的肯定,因为我从来没有和冥月的术士接触过但是如果书上的记载和学院里的说法是正确的话”

    “你没有和冥月术士较量过?”陆五一惊。好像比他预想的还糟糕。

    “我本来就还没有毕业啊!”琥珀回答。

    军事审判从来都是简单而又快速的。

    站在被告席上男人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微秃,脸色苍白,有一双看上去就很别扭的小眼睛,身上穿着军团长的制服。就外貌而言实在连一点可取之处都谈不上。如果有什么印象深刻之处的话,那就是他脸上那深深的后悔。

    不过,很难说清楚他是为什么后悔。也许是为了他在生死关头抛弃军队独自逃走的那一份怯懦而后悔。也许仅仅是后悔为什么不再坚持半天——就像每个人知道的,实际上半天之后,援军就到达了。而因为这个缘故,凯查哥亚特也放弃了围攻,选择了撤退。

    事实上,还有比这个更妙的事情。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看到凯查哥亚特撤退,援军再次前进,向被围困的主力部队解围。结果凯查哥亚特大概是错误的估计了援军的实力,居然不战而退。想想看,如果他不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放弃,做出令人不齿的逃跑行为,那么接下去只要带带路,恐怕就直接立下大功,升官发财什么的绝对逃不掉。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