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八十七节 游骑兵4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陆五几乎立刻就傻眼了。

    我屮,我艸,我屮艸芔茻!

    没错,蝶梦放的音乐,是所有中国人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乐曲——中国的国歌,或者说叫做义勇军进行曲。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不过这一次并没有歌词,只有曲调,但是这不影响陆五在肚子里合着调子唱歌。

    地球上有一个哲学假说,那就是让猴子在那里随心所欲的弹钢琴。当然,正常情况下猴子演奏出来的就是一堆不成调子的杂音,但是假如有无限的时间或者有无限只猴子,那么迟早会有一只猴子弹奏出贝多芬的交响乐。

    从这个哲学假说为基础出发,可以推测,只要有无限的世界(按照高手所言,以太之海无疑符合这个要求),那么总会有某个世界在独立的状态下,创作出“义勇军进行曲”来。

    很显然,就逻辑来说,这个理论上是完全成立的。就算是异世界,也可以在完全不发生关系的情况下创造出一模一样的曲子来。但是陆五一时之间可不相信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陆五耐着性子,等候着国歌播完。所幸这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那位女随从看了一眼陆五,似乎对他脸上那份努力掩饰的震惊感到满意。“阁下,怎么样?”

    “这是一首歌吧?”陆五问。歌是一种自然而然会被创造出来的东西,事实上哪怕原始人也会随心所欲的哼上那么几句。但是,制造出合适的乐器,专业的研究音乐,创作曲调什么的,那就不是每个社会都具备的能力了。

    就像中国发明古筝、西方发明钢琴,而印第安人只能发明沙球,非洲人就只能吹呜呜祖拉一样。不同文明的音乐体系差异是非常大的。

    “是,一首歌,但是,只是一首歌,却让人产生一种激烈的情绪是否有一种让人想要去战斗的冲动?”

    废话,这可是义勇军进行曲,是为了激励先辈们和外敌奋战的歌曲。当然,这些话陆五只能放在肚子里说说。“是,这种感觉让我相当吃惊。”他希望这个借口能让他混过去,至少不被这位看起来就很精明的中年妇女给看穿他的惊讶。

    不过,这应该是一个偶然,而不是一个试探。想也明白,陆五现在的位置,想要对付他,哪里需要什么试探?只要高层一句话,估计陆五就得束手就擒。

    “相当奇妙,对吧?”蝶梦说道。“此类的歌曲我有不少,虽然在个体方面,效果相当明显,不过就整体而言,目前还缺乏效果的样本。所以希望能在迦舍城这里进行进一步的实验,希望能够得到您的支持。”

    “支持,当然支持。”陆五一口答应。“不过这种有着奇妙力量的歌曲来自何方呢?而且,感觉上,是一种不知道的乐器演奏的一样。”这些话都是信口说的,陆五在这个世界目前还没接触到乐器呢。不过这也没关系,反正在表面上,他出身边境偏远的小城,没见识是很自然的事情。

    “这个暂时是个秘密”蝶梦倒是若有所感。“不过,说句实话,在利用歌曲来鼓舞斗志方面,是一个崭新的研究方向呢这应该算得上开创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了吧。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非常简单方便,而且没有成本的方法,不是吗?”

    “是确实是在下第一次见识到。”陆五肚子里鄙夷了一下这个简直堪称“文化荒漠”的世界。别看科技发达,但是说实话,人们过的日子还不如地球中世纪呢。至少中古年代,地球上人们还有音乐可听,歌舞可看更别说饮食方面的问题。不过鄙夷归鄙夷,现在的陆五非常非常想知道国歌怎么来这个世界的。“这些曲子,应该是某些人创作的吧?”

    “这个,其实我也不知道呢。”蝶梦回答。

    “咦,作为负责人,也不知道吗?”

    “啊,我只是个学者,负责具体研究实验,以及对于实验成果的确认、数据的收集。”蝶梦说道。“对于来源方面,我倒真的没有太在意也不是知道得很多呢”她清楚的感觉到后背的衣服被随从偷偷的扯了扯。“啊,说起来已经打搅了您太多时间了呢。既然没问题,那么等我制定具体的方案,我们改日再商量吧。”

    学者小姐匆匆的告辞了。

    “刚才”等到学者小姐离开之后,陆五转过身,看着琥珀。双方都在对方的眼睛里读出了深深的震惊。“那确实是没弄错吧?”

    “是。”琥珀怎么说也在地球呆了不少时间,国歌什么的肯定是听过的。事实上她非常喜欢音乐,所以——就陆五看来很有可能——是不是琥珀泄露出去的?哪怕是不经意的?

    但是转眼之间,陆五就放弃了这个想法。让琥珀唱一次国歌那自然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想要让琥珀演奏一次国歌先别说演奏技巧方面的问题,单单是那种那合奏的乐队,包括鼓、号、琴等等一大堆的乐器,就不是琥珀能做到的事情。那得需要一整支乐队。

    就算是术士,说是记住歌词没问题,但要凭空演奏,那也是不可能的吧?

    但是,如果不是琥珀,那从哪里来的地球歌曲?陆五开始怀疑,是不是偶然之间,又有一个什么人穿越过来了?

    完全搞不明白。

    “还有,陆五,”琥珀有些疑惑的说道。“除了这个之外,我还能感觉到蝶梦看上去没那么简单,她身上有魔法的残痕。”

    “啊?”陆五愣了愣,这位学者小姐还是一个术士?

    “很淡的残痕所以她要么是个术士,要么拥有一个魔法戒指。还有,”琥珀有点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担心,她是否注意到我。不,”她随即摇了摇头。“不,不可能的。我刻意的不使用任何魔法,身上的魔法残痕应该已经微弱得不可辨了才对。”

    刚才整个见面过程中,琥珀一句话都没说。就陆五的感觉,好像那位蝶梦小姐完全忽略了琥珀的存在。

    如果说陆五和琥珀定下心来,感受到的只有无尽的疑惑和隐约的不安。那么学者小姐得到的可就远不止那么一点了。

    事实上,他们离开没多远,蝶梦就迫不及待的让随从把东西拿出来。

    “全弄过来了吗?”

    “是的,女士。陆五使用的终端是一个档次很低而且比较老旧的型号,”随从显然也有些意外。“构成链接的过程很正常,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有些奇怪。他身上似乎不止一个终端。”

    “啊,两个啊?那也很正常,都链接了就行了”学者小姐不以为意。

    “不,第二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装备,无论是数据格式,还是链接方式,都完全不可辨似乎是一种很奇怪的电子设备,以固定的频率发出一种电磁波信号。唯一可以确定的应该不是冥月的东西,因为各方面差别太大了。”

    “有这样的东西吗”

    “但是考虑到他和凯查哥亚特多次作战,”随从说道。“也许是从毁灭者身上缴获到某种异类科技文明的造物?”

    “如果是此类东西的话,上交会获得很大的功劳吧?我记得军方对这种东西开了很高的悬赏,他们正在全力以赴的了解凯查哥亚特掌握的各项异域科技。说起来,能够这样直接在我们的世界里使用、发展的异域科技文明真的不多冥月那些家伙,还真的找了一个很了不得的家伙过来了啊。”

    “可是,女士,”随从倒是不怎么赞同主人的判断。“目前,陆五并不需要这些额外的功劳啊?他已经不缺任何东西了。”随从回答。“您看,这是从陆五的终端里复制出来的资料名单。看起来这位陆五大人,真的是小地方出来的人呢。”

    没错,她们这次拜访,表面上虽然说是为了进行相关的实验,但是实际上,是为了探探这位陆五军团长的底。这个“探底”可不是在言语上旁侧敲击一番,而是用更简单更有效的办法——蝶梦主要是为了吸引陆五的注意力,而她的女随从,则利用自己所拥有的终端的特殊功能,从陆五的终端里面窃取资料。

    这是一个秘密技术,只有很少的高层人士,或者是间谍才拥有这样的装备。不过蝶梦很明显就是这个“很少人”中的一个。

    正常人都会把自己需要的资料,或者是一些秘密日记、密码、暗号之类资料藏在终端里面。这是一种很安全也很方便的做法,因为作为一种军用设施,终端通常都有自毁装置。也就是说,从理论上说,把这种东xc在终端里通常并无泄露的风险。真的局势不妙的情况下,一个并不算太复杂的操作就能将一切归零,什么证据都不会留下。

    因为这个缘故,很多人都在这方面麻痹大意了。比方说刚才的过程很顺利,陆五完全没有察觉学者小姐的盗窃行为。和正常人一样,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并未察觉自己终端运行的轻微震动。当然这不能怪他太大意。事实上这种震动非常的轻微,以至于哪怕贴肉都不一定能感觉到。但是不管怎么说,就在两个人对话的时间里,陆五藏在终端里的各种资料,一点不剩的被复制到了另外一台终端上。

    冒牌学者小姐粗粗扫视了一下,大都是一些知识介绍的文章,当然还有一些涉及冷门介绍之类莫名其妙的东西。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军官平时会看的玩意。

    “回去慢慢研究吧。”她说道。“还记得那个自称‘笑笑’的男人吗?”

    “哦,你说那个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的家伙?”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