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八十八节 游骑兵5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随从还记得很清楚那个人。虽然那个家伙给自己起了个假名叫“笑笑”,但是这绝对是一个刻意的名字。因为那个中年人脸上总是那么严肃,事实上他的脸上就从来不曾出现过笑容。至少在双方交谈的时候,那个人的脸色连一点笑容都没有严肃的仿佛是一个僧侣。

    当然,没有笑容无所谓。有了“后方调查组”的名义,加上一笔小钱,照样能说服他把事情过程都讲一次。蝶梦本来已经做好了从几个人嘴里听到几个完全不同的故事的准备,然后从中分析研究到底是谁在说谎,隐瞒了什么。不过事实上此类事情并没有发生。所有的故事就算有区别,那也只是所处角度的区别,或者是记忆中微小的错误之类。事实上,所有人讲述的内容惊人的一致。

    “整个队伍,一共八个人,两个术士战死,但是剩下的人都活着回来了。除了领队阿琪之外,还有,笑笑,十三,盒子,司机当然还有我们刚刚见过的陆五。”冒牌女学者用看似自言自语的口吻说道。“六个人中,十三已经死了,阿琪兵败领罪去了,这两位恐怕没办法了。剩下四个中,除开陆五不算所有人的讲述却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他们实际上都没有看到两个术士死的过程。从他们的描述来看,司机始终在外面开车待命,笑笑和盒子,甚至阿琪,都受到某种攻击而失去了意识也就是说,他们看到的时候,两个术士就都只剩下尸体了。”

    “而且他们都确定,是陆五弄醒他们的。”随从提醒。

    “是啊,而且如果我没弄错,让他们突然昏厥过去的可不是凯查哥亚特的手段,而应该是光头做的然后等到他们醒了,两个术士都已经死了,而且是一种最少见的死法,他们居然和毁灭者同归于尽。啧啧,很勇敢的死法,但是那太凑巧了不是吗?那真的是毁灭者干的?如果真的这样,那那个对我的指控是怎么回事?难道只是一次毫无证据的,无聊又拙劣的中伤?随意的把一个术士的死当做武器向我攻击?亦或者,这是来自冥月阵营的一个阴谋?如果能杀掉我的话,冥月那边确实有动力这么做。不是我自夸,我一直觉得,如果冥月能够现在杀掉我,那绝对是他们百年以来最辉煌的战绩了。”

    “但是,组织招募整个队伍的人不是阿琪吗?是她在这次行动中得到了最大的好处。女士,我认为我们有必要去见见阿琪。”

    “可惜暂时不行”冒牌女学者摊了摊手。“而且就我来看,阿琪已经用她的失败清洗了她的嫌疑。如果她是那个阴谋的负责人,那么她就不会那么主动出战,更不会输得那么惨,沦为阶下囚了。她应该应该安安静静的镇守迦舍城,等我过来,然后用各种言辞稳住我,甚至诱骗我,去某个地方,某个”

    “冥月术士们选择好的战场!”随从已经领悟了主人的意思。

    “所以,你看,剩下的唯一可以怀疑的,就是陆五了。”她对女随从摊摊手。“他虽然自称是第一个醒过来的,但是也许他压根没有昏厥也许他目击,甚至操纵了光头的整个死亡过程。然后就像我们已经知道的,陆五是个什么人呢?一个在逃难过程中被强征入伍的平民?哈,然后因为一些没人在意的小小功劳,荣升为一个微不足道的中队长?然后军团覆灭,他成了最高指挥官,手下只有几十个士兵——这很正常。然后他在一个偏远的小矿场,利用特殊的地形,击败了毁灭者的一支小小分队——这也很合理,很正常。然后他赚到了钱,于是让其他的失败者选择加入他——这还是很合理很正常。于是他利用一个巧妙的小构思,把电磁炮塔装在车上,赢是把毁灭者赶出了矿区——这虽然有点惊人,但是却依然是合理的,至少是说得通的。然后他受命去拯救陷入包围的友军,顺理成章的掠夺了迦舍城里足以维持十几支军团的物资,然后,用虚张声势的空城计,让凯查哥亚特不战而退如今终于成为了迦舍城的指挥官所有的过程都是正常、合理、说得通的。但是全部结合起来就说不通了!”

    “您的意思是”

    “在其他所有人都失败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取得胜利的。”蝶梦说道。“要么他真的是辉月眷顾之人,运气好到爆棚,能力强的逆天的那一种,要么,就是他背后有某种力量在支援他。而谁会支持他呢?显然有且只有一个答案!”

    “但是但是”

    “如果一个或者多个强大的术士在支援他,那么一切全部说得通了。击败毁灭者的小小分队把毁灭者赶出矿区甚至于让凯查哥亚特的大军不战而退,这些就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了,不是吗?”

    “女士,但是您要考虑到凯查哥亚特正在那里大发淫威,根据准确消息,冥月的军队损失惨重,他们还有余力吗?”

    “他们当然有余力,他们也必须有余力。否则的话,如果辉月加入战争,他们不就要彻底完蛋了吗?虽然凯查哥亚特很强大,但是冥月的真正敌人是辉月,自古以来,都是如此。而且,你可能不知道另外一个消息。凯查哥亚特这一次表现出了难以想象的宽容和温和。”

    “什么?”

    “冥月这一次的损失远没有想象的大,因为败军之中,绝大部分选择了投降。凯查哥亚特也接受了投降,而且,它还战后释放了俘虏哈哈说起来有点难以想象吧?这个消息估计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传开算了,不说这个,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先回去,好好查查我们那位陆五军团长的终端里,到底有些什么吧!”

    下午的时候,云层就开始变得厚重。但是黄昏之时,演变为一场铺天盖地的暴雨。雨势之大,仿佛整个天空都倾泻下来,将整个世界都压在身下。

    冒牌的学者小姐站在自己房间的窗口,看着外面的天空。正常人类的视觉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没什么用,除灰蒙蒙的天空就只剩下铺天盖地的大雨本身了。不过,术士的魔法强化了视觉,所以看得远比一般人远。

    比方说,她现在就能看到外面一小队人正在冒雨匆匆冲过街道——而且很意外的没有一边跑一边咒骂。

    如果凯查哥亚特真的那么厉害,就会选择这种天气发动攻势。她想着,同时揉着自己发疼的脑门。迦舍城的防御力量,在这种天气下至少会被削弱五成,应该挡不住。但是随即她想起凯查哥亚特根本无需这么麻烦,因为它只需要再等几天,这座城里的军队就会全部撤走,仅仅剩下半个军团驻守。

    “女士,已经全部查过了,除了那张地图之外,没有其他可疑之处”随从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这是主仆两个人努力至今的结果。从陆五终端里得到的所有资料,大部分最多只能说古怪。因为都是一些看上去毫无价值的,常识性的东西。要说给小孩当科普教育那自然没问题,要说出现在一个军团长的终端里面那就看上去有点古怪。

    但是,唯一只有一样是特别的。陆五的资料里面,有一张特别的地图。

    一张迦舍城周围的地图,而且在距离迦舍城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走路估计要好几天,但是坐车的话小半天就足够了)有一个标记,明显示意要到那里去。

    可是如果没弄错的话,蝶梦确定那是一个没有任何东西的荒丘——如果说那地方有什么意义,估计就是杀人之后不用埋尸。因为在血肉烂光之前压根不会有人经过。因为别说现在,哪怕是过去,那里也是没有任何价值的荒郊野外。只有贫瘠的土地,还有一些只有在最贫瘠的土地上生长的,连食草动物都不太愿意去吃的荆棘类植物。

    在那个标记上面,有着一个缩写的时间。按照推算的话,应该还有一天。很显然,这张地图提醒陆五,在那个时间点去那个地方和某人见面?

    非常的可疑。

    “到时候,我去看看。”她想了一下,做出了这个决定。如果地图没错的话,那么陆五和某个人或者某个势力有秘密联系。可是,如果说需要陆五离开迦舍城这么远的地方才能见面的话那会是谁呢?只有一种人,他们希望能够见陆五,但是又不希望这次见面被任何人发现——那只有冥月的术士了。

    当然事实上还有另外一个选项,就是凯查哥亚特。当然了,正常人的逻辑肯定不会朝这个方向去想,不是吗?

    “不过,我还有一个想法,我把这一次得到的凯查哥亚特击败冥月的具体情报发出去,你说陆五和他身边的人知道了此事,会做出什么反应呢?”

    这场暴雨气势汹汹,仿佛整条河流从天空洒落一般。但是暴雨对于营区的影响并不如预料中的那么大,更没有出现水漫金山之类的场面。至少陆五呆在帐篷里的时候,还有闲情看着帐篷的窗外发呆。

    他的终端里面,此刻塞满了各种各样的资料。复杂的简直难以计算,但是,其中有很大的一部分,都是陆五所熟悉的书籍。

    嗯,别的不说,最上面的那一篇,也就是陆五刚刚打开阅读的那本书,名字叫做《庄子》,这绝不是偶然,因为开篇第一章,叫做“逍遥游”,而第一句话,正是每个人中国人都熟悉的那段话“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上面是明明白白的中文汉字,然后在中文汉字中间,点缀着翻译过来的本地语言。

    如果说这不是来自地球,那就是完全的自欺欺人了。就算按照猴子弹奏钢琴能够弹奏出贝多芬出来,总不至于猴子还能发明出中文汉字来吧?更别说还是简体的汉字。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