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八十九节 游骑兵6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至于为什么陆五的终端里会多出这么多资料,理由也是很简单的。也许人类的眼睛耳朵感觉不到无形无相的远程数据交流,但是高手可不会。事实上,从对方开始入侵陆五的终端,复制资料的时候,高手就乘机干了完全相同的事情。而且,就像陆五不曾发现自己的终端被人偷偷的拷贝数据一样,对方也完全没发现自己终端里的资料正在双线传输走。

    “搭档,怎么样,有点惊讶吧?”高手在耳机里提示。

    陆五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惊讶——事实上,是很惊讶。他搞不明白这些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么一个学者小姐的身上。但是话说回来,既然义勇军进行曲都出现了,庄子也就不算离谱的事情了。

    “这另外有一个地球人穿越到这里来了?”而且那个人应该随身携带了笔记本电脑才对。

    “啊,这个可能性也是很大的,搭档,穿越这种事情呢,我是最有发言权的。”高手说道。“其实也是很正常的,按照我对多重位面的理解,不管是怎么完整严密的法则,怎么厚重结实的世界界壁,终究不是完美无瑕的,总会出现这么一个漏洞或者那么一个漏洞的,不是吗?而如果某个人,我的意思是某个智慧生物,恰好在特定的时间位于特定的地点,那么,穿越就发生了。以太之海的洪流——你可以把这种情况想象出地球上的海流——可能将那个倒霉蛋冲刷到任何一个角落去。”

    “恰好来到瓦歌?”陆五怀疑的问了一句。

    “也可能是恰好遇到在以太之海中航行的术士们。”高手回答。“这个可能性可远比你说要大。海盗们可是对每一个可能的目标都是有兴趣的。”

    陆五也只能暂时接受这种假设了,不然的话也实在没有理由了。

    不过,这些资料中,除了这些来自地球的书籍之外,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比方说一些关于以太之海的资料。尽管其中涉及大量陆五难以理解的名词,但是感觉上来说,这位学者小姐似乎是有资格“离开”这个世界的人。

    “以太之海啊”虽然陆五已经知道术士拥有专门的技术,可以离开这个世界进出以太之海,但是很显然,这些都是高层的技术和科技,对于生活在女妖之门的人来说,这些完全就是传说了。事实上,大部分人虽然在某些传言中听过此类概念,也模糊的知道术士们能够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具体方面却说不出子丑寅卯来。但是从蝶梦小姐“提供”的资料来看,这位学者小姐在这方面显然是很清楚的。

    从这一点来说,陆五并没有估计错误。这位学者小姐,似乎是拥有很高地位,很有学术成就的那一种人。唯一的问题就是,她看起来太年轻了。前面说过,她看上去和陆五年龄类似,按照地球上的标准,也就是大学毕业。哪怕是妖孽或者天才一流,也太年轻了点。

    当然,这个问题很快被想明白了。陆五现在已经明白为什么当初琥珀在地球上表现出如此惊人的学习能力。其实说白了,并不是琥珀的iq远超正常人类,而是使用魔法之后,人类的思维速度会大大加强,虽然貌似琥珀只学习了那么几十、几百个小时的中文,但是如果考虑到思维加速的问题,那琥珀学习语言的时间就不能这么计算。事实上,正如陆五平时感觉到的,琥珀虽然聪明,但是也是正常范围内的聪明,并没有天才属性。

    同理,如果这位名字叫蝶梦的学者小姐使用魔法戒指的话,那么她的年纪和她的学习时间就不一定相等了,这就说得通了。

    “嗯,高手,从她的终端里储存的资料上来看,她确实是一个学者,而不是调查员之类。”陆五挨个看着这些文档的目录。“但是,她为什么要从我这里盗窃数据呢?”

    如果陆五现在身为某个学者的助手什么的,那这种做法就很正常(虽然不正当),但是,陆五身上,不管是实际上还是名义上,都没有任何有价值的资料。陆五不觉得自己经常在看,用来补充常识的那些书对学者小姐有用。这些书,按照琥珀的说法,简直就是小学级别的科普文。

    “也许只是一个习惯性动作。”高手回答道。他和陆五不同,每天都有大把的时间难以打发,所以对这些得到的资料很有兴趣。特别是有些陆五完全看不懂的东西。“比方说,她经常这么做,找个理由和别人谈话,然后乘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把别人的资料弄一份走顺带提一下,搭档,不要忽略琥珀。”

    “什么?”

    “不要忽视一个术士的感觉哦,”高手说道。“你盯着那位蝶梦小姐胸部看的动作太明显了。琥珀早就察觉到了,小心她发火。顺带说一下,虽然琥珀现在实力大减,但是要对付你还是很容易的。”

    “但是,她和我不可能的吧?”

    “这个就你自己判断,我只是提个醒,尽一下自己的义务。”高手说道。

    哎,现在陆五周边的每个人,包括熟悉的,不熟悉的,甚至还有红衣、伊万之类的人精,都把琥珀看成是陆五的伴侣。天可怜见,陆五知道他们并不是那种关系。他们之所以可以住在一个帐篷里,完全是因为琥珀现在是灵体,某种意义上说和橡皮泥捏的也没啥区别,陆五不可能对她做什么,也就无所谓男女之大防的问题。

    “总之,不管怎么说,看上去那位学者小姐没什么威胁。”陆五也已经想清楚了。哪怕这位学者小姐有偷窃癖也没关系,反正他身上确实没有任何值得偷的(更别说高手还反盗窃了一大批资料)。这个问题可以丢到一边,现在真正的问题在另外一件事情上。

    那位游骑兵冥月的术士。

    如果能够坐下来冷静的谈谈,陆五会告诉他,他的条件是不可能达成的——他已经隐约的知道,一个受到雇佣的术士死了并不是一件小事。也就是说,不会如普通士兵战死一样,发一份阵亡通知书就了事。比如说之前的光头死了,虽然表面上似乎也就这样过去的,但是事实上,有特别的调查人员偷偷的访问了当时那支队伍里好几个人。不过,也许是陆五运气好,光头自己作死,再加上那个毁灭者挥出的最后一刀确实发挥了作用,所以大家虽然中间经历了一场昏迷,但是并未对陆五的说辞有所怀疑。这场暗地里的调查最终不了了之,至少没有调查到陆五头上来。

    很显然,如果陆五兑现冥月术士的要求(傻瓜也能猜出来那个术士想要什么),他肯定会被调查到头上去。这种情况下,他就死定了。

    但是那位冥月术士明显不是会听解释的人。事实上,陆五清楚的感觉到他并不是真的很在意这件事情。他也许只是——陆五这么觉得——给自己找点乐子。陆五能送来一个术士给他干掉,那自然很好。但是如果陆五做不到,他就把陆五干掉,这也不错。

    “高手,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这很难办。”高手说道。“你也听说了,他可以自由自在的隐身。想想看,他只需要拿着一件武器,比方说一架电磁炮,在某个遥远的位置举起来瞄准你,那就一切都完了。”

    电磁炮真的是这个世界最糟糕的一种武器——它由于单发的缘故,战斗的时候会显得火力不足,但是如果搞暗杀,那真的是一级棒,威力绝非地球上的狙击步枪所能匹敌,甚至连反器材步枪都比不上。更糟糕的是,这种武器还是普遍列装的。

    “只能按照琥珀的想法来吗?”陆五觉得有点不太踏实。琥珀毕竟是没有实战经验,特别没有和冥月术士作战的经验。

    “只能如此了,而且,而且不要小看琥珀,我觉得她的建议非常好,很有针对性。”高手说道。

    说话的时候,终端发生了鸣叫声,那表示它又接收到了一份文件。陆五打开终端,却看到那并非来自公平频道。而是私人消息传递。

    “似乎是发错了。”陆五说道。不过他还是随意的看了一下。传递的消息正是最近的战况,或者说女妖之门的战况,有多个相关消息。其中最瞩目的是两个,一个是冥月和凯查哥亚特的战况详情,另外一个是辉月阵营,另外一个据点(前面说过,类似于迦舍城这样的据点有很多个,陆五知道这大概有五百多个,或者六百多个?。女妖之门的面积非常广阔,双方的交界线长得难以想象)的战斗。和阿琪一样,另外一个据点发动了反攻。但是和阿琪不同的是,那边取得了胜利,从凯查哥亚特手中夺回了一个易守难攻的前线据点,而且缴获了一些半生物半机械的武器。

    虽然是相当难以置信的战果,但是谁知道呢?也许只是凯查哥亚特另外一个诱饵。

    当然,在更高的层面来说,这只是一场“边境摩擦”程度的战斗,赢了输了都是无损大局。但是,无损大局是从整体层面上来说,立下这样功劳的人,在无数的失败者和平庸者(比如说阿琪这样的人)的衬托下,就显得格外醒目,能够进入高层的视野了。

    至于冥月那边的战役,陆五之前就已经大致上知道了。总的就是凯查哥亚特取的全方面的大胜,充分证明它之前的失败根本就是鱼钩上的鱼饵,是为了让冥月过来送死的。不过在这份消息里面就丰富、详细很多了。那是一场精彩的截断、迂回、包围和歼灭。冥月的军队被困在狭窄的地区,截断后勤,被迫全部投降。

    陆五看着这份消息,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错,凯查哥亚特的士兵,也就是毁灭者,接受了投降。而且它还表现出一种非常宽容的态度——不管是低阶术士还是普通士兵,在俘虏了一小段时间之后,居然被释放了。

    “高手,这是不是说凯查哥亚特觉得自己有很大把握?”

    “搭档,你看这个,”高手倒是发现了另外一个细节。这几份消息文件居然之前就在陆五的终端里了——前面说过,从那位学者小姐那里弄到手的。“看起来那位学者小姐不仅掌握着很高的权限,还对女妖之门这边的消息非常灵通。”

    “这很正常的吧?”陆五倒是觉得高手有点想多了,人家来这边进行那个什么实验,自然要对这里的情况深入了解,这里可是战争前线啊。“你说过凯查哥亚特一定会输。”

    按照正常的逻辑,宽容,是胜利者,至少也是优势方才拥有的特权。特别是无需顾虑舆论,连物种都不同的两方势力战斗时候更是如此。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