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九十节 游骑兵7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哦,搭档,”高手意味深长的回答。“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要特别说明的是,陆五现在并不是在属于自己的个帐篷里。前面说过,虽然那个帐篷并不大,但是多多少少还有那么一点东西。但是这边真的空无一物——这是一个路边没人的空帐篷。这段时间,不少人或家庭正在朝着矿区迁移,又加上陆五把迦舍城里能拿的东西都搬出来发给难民了(当然现在他要为这个决定后悔很长一段时间了),使得难民营地区的空帐篷数量有了明显上升。一些损坏或者老旧的帐篷就这么被主人抛弃了。而这座帐篷无疑就是其中之一了——它之所以会被废弃,理由也很简单:洗浴装置损坏了。

    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人是不是习惯于搬迁,但是他们的帐篷——很大一部分帐篷——有附带洗浴装置。其实这倒不难理解——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实现一桶水的循环利用并非难事。而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能源了。虽然陆五至今尚未理解这些能源的来历,但是很显然,这种技术发展的非常成熟,而且已经被人视以为常。

    雨中,能够听到脚步声,似乎有一些人经过的样子。

    这么大的雨天居然还有人活动?陆五有些惊讶。但是这些人明显不止是经过,因为陆五清楚的听见他们进入了隔壁的帐篷。

    应该也是来避雨的吧?至少是陆五周边几座帐篷,都显然是被主人暂时遗弃的那一种。帐篷虽然搭建在那里,但是事实上里面空空如也。不过,哪怕空空如也,这些帐篷都是用相当优秀的材料制成,只要没有遭到刻意的人为破坏的话,哪怕在这种大雨下也完全撑得住。

    事实上,只要没有洪水漫起来就没事。不过,陆五对这一点还有有信心的。这就是有组织和没组织的区别了。几位部族的长老都起到了很好的领导和指挥作用,正确的选择较高的地形构造营区,并且在需要的地方挖掘好排水渠道并予以加固,同时避开地势较低,容易积水的位置。至少在难民营的这个区域,也就是这个部族栖身的区域内,应该不会有任何水灾。

    在陆五正打算把注意力从那些避雨者身上挪开的时候,却意外的听见了一个相当大的嗓门。

    也许是因为太近的缘故,使得他能够通过风雨声听见说话的声音。

    “各位教友,”那个声音说道。“很高兴各位能够在今日来到此处,这里虽然只是一个无主的帐篷,但是此刻却是无上圣主的临时神殿能够在这样的大雨中来到此处,正是虔诚的证明”

    因为大雨的缘故,声音并没有听的太真切,估计也传不出去多远。但是陆五还是听清楚了“无上圣主”这个词。

    按照高手的说法,所谓无上圣主就是凯查哥亚特,它是一个伪神。

    “我们大家都知道,这场战争已经延续数千岁月,但是,我们在战场上和冥月作战,又有什么意义呢?答案就在我们心里,我们作战,并不是因为我们想要作战,而是因为有人逼迫我们不得不去作战。”

    “战场之上,人与人之间面对面地厮杀,尽管别人对我们说,只要克服了对于死亡的怯懦,就能轻松直面恐惧。然而等到刀锋临头,鲜血涌出,我们才能从敌人淡漠的眼神之中明白死亡的临近。当你身体不再受自己控制,倒入尘埃之后,才能明白战场上弥漫的皆是灰暗衰败。一旦我们死去,代表我们所存在的符号——名字、地位、家人,一切都化为虚无,而在此之后无所谓开始,也无所谓结束,没人知道死后的世界,因为它很可能并不存在。”

    “是的,一旦我们死去,尽管山川河流,世间万物依旧颜色如故,日月星辰依旧运行,但是和与世长辞的你已经无关了。纵然春去秋来,白花绿茵,你却无法再感受到这一切。我想每个人都会觉得可悲。这不是自然给予我们的命运,而是有人强迫我们?为何我们要接受这样一种命运?”

    “是的,术士们告诉我们说,这是为了神的荣耀。可是他们绝对没说过,大难临头之际,恐惧会深入骨髓,寒彻心扉!诸位,请看我身上的伤痕,这是我在战场上留下的,这些伤口,我想足以证明我并不是一个怯懦的人,我冲锋在前,流血受伤,死亡的恐惧与我如影随形。但是,如今回过头来我才能真切的感觉到,这一切毫无价值。诸君,有闲暇之时可以看看头上那冷漠的月亮。术士们说那是我们的神,是辉月或者是冥月给了术士们力量。所以他们应该为神而战,但是诸君,这两个冷漠的月亮给了我们什么?”

    “我想我们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两位伟大的神明。他们伟不伟大我不清楚,但是它们的冷漠,我相信大家都有所感觉它们不是神,如果一个神对我们毫不在意,那么它又算什么神呢”

    又一阵暴雨落下,雨点敲打着帐篷的噼里啪啦声让陆五听得不真切。不过继续听也没什么意思了,反正这是一场典型的布道演讲罢了。应该是凯查哥亚特的信徒在进行集会不是那种带着一个“无上圣主”的徽记来祈求幸运的所谓“信徒”,而是真正意义上的虔诚崇拜者。而他们演讲的内容,完全符合高手之前的说法,就是攻击辉月和冥月,好抬高凯查哥亚特的身份。

    陆五还记得曾经从伊万哪里看过对于“无上圣主”相关信仰的调查报告。那份调查报告的作者要么是能力不够,要么显然敷衍了事,甚至可能压根没有细致调查。事实上,陆五一直认为这个信仰并非空中楼阁,而是有其背后骨干力量推动的,别的不说,“无上圣主”的徽章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肯定是需要有人专门生产的。

    现在看来,这些骨干分子应该是选择隐秘的聚会,比方说这种大风大雨的天气里才碰面集会。宛如邪教徒一样。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无所谓的事情。因为他们并没有做出类似于自爆之类恐怖袭击出来。这个世界的,就陆五接触到的范围内,相当的淡薄,似乎也没什么成型的宗教。难民信仰什么东西,估计没人会太过于注意。而在他们如此隐秘又如此小心,那就更安全了。事实上,如果不是这一场大雨,陆五估计也不会知道。

    “不,搭档,你错了。”陆五刚刚把话说出来,高手就做出了反驳。“你迟早会知道的。你明白吗?他们这是在扩大信徒。人少的时候可以隐秘,人多的话,被发现只是迟早的问题不好!”

    高手突然发出一声叫,“搭档,快离开这里!”

    陆五还没回过神来,却听见在风雨的间隙中,隔壁的帐篷响起了一句话。

    “我在这里,呼唤您的降临!”

    冥冥之中,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仿佛在无尽虚空的某处,一双眼睛睁开,朝着这边看过来。那道目光穿透了黑暗,穿透了雨幕,穿透了时间和空间,就在那么一瞬间的工夫,停留在他的身上。

    但是这种感觉转瞬即逝。这时间是如此的短暂,以至于让人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而且,正如高手之前说的,人是一种理性的生物。这么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无凭无据,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会很快认为这是错觉,并且随即将其抛之脑后。

    “太迟了”耳机里响起了高手的一身呻吟。

    “高手,发生什么事情了?”

    “算了,没什么,搭档。”高手说道。“不用太在意,反正也是迟早的事情吧。凯查哥亚特注意到我们了。”

    “凯查哥亚特不是一直都在关注我吗?”陆五搞不明白高手的意思。

    “不,这一次它注意到我了。”高手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不确定的,谁知道呢?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不说这个,搭档,这个帐篷挺有意思,看样子已经被遗弃有那么一小段时间了,这地方我们得呆三天甚至更长,而且必须做好被人发现立刻转移的准备。”

    时值黄昏。

    太阳的力量已经慢慢消融,只在天空塑造出一片暗红的云彩。在夕阳的衬托之下,这片云彩宛如刚刚从火炉里取出来的铸件一样,看起来充满炽热的气息。

    前方要比想象的还要荒芜。

    这个季节,应该是万物返青的时候,但是这里的地面到处都遍布一种令人不快的暗白色。这是诸多土壤中最为贫瘠的那一种,就算是无处不在的藤蔓和荆棘,在这种土地上生长也是要费劲全力的。所以它们理所当然的比生长在其他地方的同类更小,更矮,叶子也更少一点。

    整个地方是一马平川,甚至可以说光秃秃的,一览无遗。只有正中间那边,有个比较突兀的小山丘。说是小山丘,不过更确切的可以形容为一个小土堆。高大概只有三四人高,周边绕一圈不会超过半分钟。

    地图上的标记点,无疑就是这个小土堆。

    而这里距离迦舍城,不敢说遥远,起码也是有那么一段距离的。

    真有趣那个陆五,在这里和某些人有着联系。不过话说回来,要说有人想要这种方法把她骗到这里来,似乎又有点说不通。只要她的好奇心少上那么一点,或者她当时的心情略有偏差,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

    其他人或许觉得这是某种魔法的运用,当时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些招数她也懂。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