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九十五节 游骑兵1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正常情况下,从那种高空坠落的话,估计直接变成肉酱了。但是他的情况有点特殊。这是因为他坠落的冲击力在坠落的过程中已经被抵消了大半。这种抵消并不是来自他的魔法或者他身上的飞行背包,而是源自另外一方的力量。事实上,他之所以会摔的那么惨,关键还在于最后一段距离双方分开的缘故。

    虽然最后一点并不重要,因为胜负早就在高空的时候就决定了。但不得不说,剩余的冲力依然很大。如果可以折算的话,差不多达到三四层楼无碍坠落的程度了吧。哪怕是泥土地面,也同样摔断了不止一根骨头。

    不过也因为如此,他挣扎的想起来的时候,血沫立刻从嘴里喷了出来。

    死亡已经是如此的接近,几乎能让人感觉到死神挥舞过来的镰刀锋刃一般。

    另外一边,那个陌生的辉月术士的情况则好上很多。她毕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肉身,所以顺利的消减了最后一段坠落的冲击力,以一个优雅完美的身段双足落地——就落在在不远处。用胜利者的姿态等待着最后的果实安安稳稳的落在手里。

    无声的夜晚,不知名的荒野,只有前方的强敌和耳边的风声。还有弥漫在全身的衰亡。死亡已经近在咫尺。

    “别别以为你赢了”冥月术士竭尽全力,却只能挣扎着抬起半个头。“哈哈那个陆五不是普通人吧身边居然有这么多高阶术士守护。哈哈虽然我死了但是关于他的事情马上会传到冥月高层那里你们两个又能守护他到何时呢”

    “只要你死了,谁又知道呢?”

    “果然是辉月的小傻瓜游骑兵的要求就是每天都要写日记如果我死了二十天内相关的东西就会发到后方去谁也阻止不了”他的脖子向后一歪,最后一口气沉寂下去。

    迦舍城的一座小建筑物里,冒牌女学者正躺在床上,享受着热水、按摩还有一种气味闻起来很好的药膏。。

    之前全速奔跑中,身体的大部分冲击力都由膝盖承受。魔法的力量虽强,但是终究要受到**的限制,此时她的膝盖已经有了明显的肿胀。当然还有她的鞋——她的鞋子已经可以直接宣布报废。

    不过膝盖并不是她唯一的问题。事实上,就像之前说过的一样,她真正的伤口在额头上。因为高速奔跑的缘故,被风干的鲜血黏着头发,结成了一块一块的,看上去怪异而狰狞。不过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伤口早就结痂,不流血了。

    这并不是一个严重的伤口。哪怕放在承平日久的地球上,估计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更别说这个战乱的世界了。

    “这么说,那个陆五已经死定了?”给女主人做腿部按摩的同时,随从的嘴巴并没有闲着,一起讨论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死定了,那个冥月术士是少见的游骑兵。”蝶梦(暂时我们这么称呼她)回答道。“啧,真的名不虚传。”

    她做出这种感慨是有理由的。先别说那一次完美的偷袭了——虽然蝶梦是带着高度警惕过去的,但是最后还是中了招。单单是对方那一系列近乎本能的应对措施,就值得她再三赞赏了,哪怕双方是站在敌对立场。一个力量方面只能说平平无奇的术士,能够在一个强大的高阶术士面前活着逃走,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夸耀的战绩。

    这就好像凡人的军队面对着术士的时候,从来不是以“造成多少伤亡”来计算战果的,而是以“坚持多少时间”来衡量的一样。

    “幸好游骑兵人数一直不多。”随从说道。

    “这是当然的,要拥有力量,还必须要有正确使用力量的天赋。”蝶梦说道。拥有力量和使用力量是两种不同的天赋,它们几乎同样重要。不过很遗憾的是,凡夫俗子大部分都注重前者,而忽略后者。“我没有任何留手,但是他还是跑了。”

    “大家都说游骑兵非常擅长逃跑,但是战斗就不行了。”随从说道。

    “他们本来就是斥候部队,和别人正面战斗才叫做傻。”蝶梦倒不想自欺欺人,她承认自己这一次没能得手。事实上,按照一种普遍的,根深蒂固的观点,冥月术士的数量较少,但战力较强。“不过,现在依然想不明白,为什么陆五和游骑兵扯上关系?”

    如果双方勾结的话倒很容易理解,但是这种态势怎么看都是双方充满了敌意吧?陆五竭尽所能的加强自身防御,而那个游骑兵的敌意也丝毫不加以掩饰。

    “算了不去想太多了,反正他九成九已经死了。除非能出现奇迹。”蝶梦回答道。“我额头上的情况怎么样?”

    “小问题,但是如果您担心留下疤痕,那么可以去申请一次皮肤移植”

    “不,不用申请。这种程度,只要我想要,就不会留下什么疤痕。倒是我的腿有点麻烦,这一次好像确实用力过度了。”

    “女士,您的情况并不严重,不影响行动。”

    “我的情况我自己知道,要等到完全恢复,至少需要七天呜,我担心陆五一死,我的线索恐怕就中断了。”

    “您是说”

    “到底是谁杀了那个光头佬,然后嫁祸到我头上啊。如果这个游骑兵不是偶然插入其中的话这个越来越神秘了。对了,你觉得,为什么那个光头佬会死?如果是冥月术士谋划针对我的阴谋倒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不是的话你觉得他死因会是什么?”

    “太傲慢了?我听说他是一个粗暴而且好斗的人。不,应该是”随从想了想,“他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

    “确实,这个可能性最大。啊,真头疼陆五死了,我还没开始查找真相呢,就死了我应该去找阿琪试探一下吗?该死!迦舍城这边恐怕要乱成一锅粥,我什么事情都别想干了对了,你有没有发现陆五的那个小女朋友?”

    “啊,就是上次见到长得挺不错,但是看上去不太爱说话。叫什么名字来着?女士,我真的没记住。”

    “还记得我们上次打听到的消息吗?那个陆五,”蝶梦正色说道。“听说他曾经为了那个小姑娘,甘愿冒险回去救人。”

    这个故事现在已经流传的相当广了,打听起来一点也不困难。反正在这个故事里,存在着一枚罕见的魔法戒指,所以合理性倒丝毫没有引起人们的怀疑。陆五自己也从来没有出来辟谣——否则他怎么解释自己突然失踪了那么长一段时间,然后再一次突然的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这对于男人来说特别是他这样的年轻人来说,也不算离谱啦。只能说他确实有勇气等等,女士,你的意思是,那个小姑娘?”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那个小姑娘应该知道一些事情。说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那个小姑娘很眼熟。我哪里见过吗?”

    “应该不可能的,女士。她只是一个边境地区小地方的女孩不过,您可能见过和她类似的脸,因为我听说,女妖之门这边,特别是原本的边境地带,依然有很多人以部族的方式聚居生活。我听说,部族里的人,虽然不是贵族,但是却能如贵族一样知道自己的血缘和先辈呢。”

    “但是人口数量不足。和平时期倒也罢了,战乱一起来,估计这种脆弱的社会秩序马上就会瓦解吧。说起来真不知道死掉的那位总督大人是对是错,如果他早点把这些部族解散了,估计兵力还能强一倍不过这一次,强一倍也没用。”蝶梦觉得自己又扯远了,而且,按摩也已经持续了足够长的时间,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随从额头出汗,呼吸也变粗起来。“不说这个了,今天晚上就到这里,明天去看看陆五当然,应该是看不到他了,不过可以见见那个小姑娘。”

    陆五是在一片光明之中睁开眼睛的。

    他似乎做了梦,但是又似乎不像。梦中有着无数光怪陆离,但是彼此之间又毫无联系的画面切换过。似乎看到了很多东西,但是定下神来回忆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察觉。

    “早上好,搭档。”边上的手机喇叭响起了高手的声音。“睡醒了?”

    高手其实是一个很体贴的同伴,具体的表现之一,陆五每次醒来,高手都会问候一声。

    “嗯。”陆五问。“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我们这里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高手说道。“所以,希望琥珀那边发生了什么吧。按照地球上的一句话,不怕贼偷只怕贼惦记不是吗?”

    他已经在这个帐篷里藏了几天,而琥珀则变型成他的外貌(琥珀现在状态,其实就和橡皮泥没区别,改变外貌小菜一碟)在那里等待着那个游骑兵。琥珀说过,要击败游骑兵很容易,因为他们擅长的是逃跑藏匿和偷袭,而非正面战斗,但是想要真正的消灭一个游骑兵,那就是一件极富挑战性的任务了。事实上,很多强大的高阶术士挑战过,大部分都失败了。

    “琥珀能成功吗?”

    “搭档,这是唯一的办法,所以根本不存在考虑的余地。”高手说道。“除了这个方法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我还以为那个小术士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但是看起来,所有的术士对于诡计、偷袭和暗杀都不陌生。”

    陆五认为高手这句话是随口的调侃,并非真心话。不过这句话让他想起了另外一个事情。

    昨天晚上,凯查哥亚特(虽然它自称只是一个分意识)是真的来过吗?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