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零一节 后患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冬日已经逐渐远去,夜风之中已经有了那么一丝暖意,但是萧瑟的味道依然很浓厚。

    森林边上,有一个草草搭建而成的小木屋。这不是什么复杂的建筑,只要材料充足,一个略通木工的人就能在一天时间内造起这种房子来。它甚至连帐篷都不如——至少我们知道,现在的帐篷在防雨方面确实没话可说。

    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木屋之前,蓝色的眸子折射着一丝黎明的浅光。在他身后不远处,有着四个身影,远景是茫茫白雾中仿佛用浓墨拖拽出的一片森林的树冠。

    到目前为止依然只有四个。

    四个身影都用一种恭顺的态度半跪在地上。所有人的服装都是一致的——那是一种相当奇特的服装,就外表来看是紧身衣,但是身后却连着一个巨大的背包。但如果细看,就会发现那并不是随时可以解下的背包,而是这套衣服固定的一部分。

    这是悬浮飞行服,游骑兵的基本装备,也是他们如此难缠,如此擅长隐匿和机动的最大原因所在。特别要说的是,这种装备看上去并不怎么样,但是实际却是造价高昂。除了共鸣石本身是价值高昂的材料之外,还有其他各种特殊加工的材料。

    “七号还没回来”男人轻声的说道。“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他就应该回来了”

    身后的部下屏住呼吸,没有一人说话。

    “被俘虏或者被杀了”男人看似在问话,但是实际上却在自言自语。“不然无法解释这种事情。是凯查哥亚特干的?”

    “不,不可能如果是凯查哥亚特做的,那么现在的损失绝不是一人。”

    比起辉月来,冥月对于凯查哥亚特的了解更深刻。哪怕是他们这些人也知道,凯查哥亚特是一种特殊的生命,它是绝对没有什么延迟误差之类可能性的。如果凯查哥亚特解读了游骑兵的能力并研究出针对性措施,那么他们几个绝不会这么完整的在这里了。

    能有一个重伤逃回来,就是很好的结果了。

    “那么只有因为意外或者是辉月那边做的。”他说道。术士毕竟也是人类,特别是低阶术士,真的有什么意外也很正常——瞎猫都能碰到死耗子呢。比方说,悬浮在半空观察战场的时候被一发电磁炮击中,或者高空飞行的时候偶然一个机械故障,诸如此类虽然说几率很低,但是可能性总是存在的。当然,更大的可能是辉月阵营干的。

    “但是辉月那边没有任何的相关报告。如果他们杀掉了一个游骑兵,那么这种战绩绝不可能隐瞒起来相反估计立刻就会上报吧。”他突然转头。“如果说因为很偶然的意外而死,那么五天之内,我会收到他的临终日记。”

    他转过头,目光透过四个部下身上,看向小木屋的里面。正常情况过路人是不会在意这种与其说小木屋,不如说小木棚的建筑的。前面说过,这种粗糙简易的窝棚的居住条件还不如帐篷好呢。这种森林边缘的小木屋,通常是伐木工人堆放一些粗苯工具之类。以前倒也罢了,现在这地方可是在凯查哥亚特的控制之下,所以这种建筑反而无人在意。但是透过此刻小木屋的小门,就能看到里面的大堆机械。

    没错,所谓小木屋,主要就是为了藏放这些电子仪器使用的。这里是一个游骑兵的临时据点,通过里面强有力的通讯装置,能够让前线的游骑兵和后方保持联络。

    “但我没有时间了,”他转过头。“现在,凯查哥亚特在辉月一线的兵力布置和装备情况我们已经基本掌握但我军前线那边侦查情况吃紧。凯查哥亚特依然在不断的出现新的技术兵器,不少相当难缠。我们得早点回去。”他的手指向一个部下,“七号的事情交给你,把他的情况仔细反馈回来。”

    “但是,如果确实是辉月术士所为的话”

    正常情况下这不是游骑兵该说的话。他们是侦察兵,是斥候,擅长的是隐匿和机动,最多加上暗杀辉月方比较出色的中下层军官,而不是和对方术士拼个你死我活。除此之外,游骑兵训练不易,每个游骑兵都是价值高昂,不能随意放弃。同伴死了只能说他运气不好或者实力不够,要说报仇什么的,就是同时高估了游骑兵同仇敌忾的决心和他们的作战技艺了。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吞噬”这个魔法技巧已经在整个冥月阵营内部流传了。诚然,这一波内部互相残杀的风波被高层成功压制下来,但是更大的风暴正在酝酿之中。杀自己人确实既不合情,也不合理,只要整个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秩序存在就不会被允许。但是如果是杀敌的话,就没有人能说什么了不是吗?游骑兵确实正面作战能力不强,但是要说用暗杀的方式对付单个的辉月术士,成功率还是很高的。

    “那就看情况,能处理的话就地处理,不能处理的话立刻返回自身安全是第一位的。”

    在陆五面前,是堆成一堆的游骑兵装备。前面说过,看起来就是一具紧身衣服,外带一个背包。这个背包就是游骑兵们可以悬浮飞天的动力来源。传说这种衣服是冥月术士可以不留下魔法残痕的重要工具,但辉月的技术却解读不出来。

    此时此刻,这件紧身衣服的胸口和后背位置的中间部分,有着一个巨大的口子,大概就在人体的中线之上。这样一个缺口清楚的说明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衣服上没有血迹,但被贯穿的部分肯定是人体重要器官,甚至包括脊椎。

    琥珀的脸色要比想象之中的差实际上,她的神色非常难看,差一点让陆五以为琥珀也在战斗过程中受了什么伤。但是他随即想起那一次和阿琪一起去执行冒险任务时候的事情。没错,琥珀当时杀了光头,然后藏回到车子里面。但是,哪怕亲眼看到光头是如何想要杀掉陆五,又是如何残忍的杀害同伴的,哪怕再次见到琥珀已经是好多天之后,琥珀的表情也和此刻有几分类似。

    “琥珀你没事吧?”陆五下意识的想要安抚一下琥珀,但是这一刻他却能感觉到琥珀本能的向后避让了一下——很轻微的动作,连脚步都没有后退,但是陆五确实感觉到了。所以他伸手靠近的动作很尴尬的停在半空中,隔了那么一下子才收回来。

    这当然不是琥珀在嫌弃他,而是另外一种理由。

    “没事,我没事。”琥珀摇了摇头,甩动她的长发,似乎想要把某种东西从她身上甩走。“休息一下就好了陆五,有件事情要告诉你。这不是结束。”

    琥珀很快就把死去游骑兵临死的那句话告诉了陆五。没错,那是那个冥月术士死之前的威胁,但是这话应该是真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游骑兵显然有着严格的纪律和制度。如果说他们在深入危险地带的时候,有着特殊的制度能够确保每个成员死后,同伴们能够知道他到底是为什么而死(至少也知道他最后一天到底干了什么)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什么原来是这样二十天后”这一次,陆五纳闷了。这意味着很可能那个冥月术士的死并不是一个结束,而只是一个开始。冥月术士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这一边。你说一个两个还能对付,要是真的持续不断的过来怎么办呢?套用一句古话,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

    琥珀脸色很差,所以她说完之后就离开。陆五一个人看着地面上的那件飞行服。

    好像陷入了很大的麻烦里面了。对付凯查哥亚特他现在算是一点也不怕了,来来回回估计就是在演戏一样,对方会配合他的。但是冥月术士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果然,关键还在于浮空要塞吗?按照别人说的,要塞中有专门用来防止术士渗透的设施,就算是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游骑兵也无可奈何。

    等等!他脑子突然灵光一闪,立刻捡起地上的这件飞行服。飞行服的质地不明,反正陆五在这方面近乎一无所知,哪怕在地球上,也属于那种分不清楚羊毛和棉毛的类型,对这个异世界的织物材料就更不了解了。但是,虽然这衣服感觉有点厚而且软,保暖能力要比想象的强,但是很显然没有防弹功能。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没有发展出类似于凯夫拉背心之类的防弹衣。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压根没有这方面的必要——这世界可是有着单兵使用的外骨骼装甲的,厚厚的金属板可远比凯夫拉之类防御能力强多了。陆五现在已经知道,大部分情况下,穿着外骨骼装甲的士兵可以站在那里让通用步枪随便开火。

    另外一方面来说,游骑兵也不可能给自己加装厚装甲——这显然得不偿失。比起依靠护甲来抵挡攻击,还不如直接用隐匿的方式让敌人压根找不到目标。

    但是,他们能够遮挡敌人的眼睛

    “对了,陆五。”琥珀突然又掉回头来。“你也要学一下如何作战。”

    “我?”陆五完全不明白琥珀的意思。学什么东西?

    “是的,你的魔法戒指。”琥珀说道。“现在的你根本不知道正确使用魔法戒指的力量这很正常,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东西要怎么使用。如果能正确学习它的力量的话,就算面对冥月的术士,也不至于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

    “可是”陆五欲言又止。根据高手的说法,陆五的这枚魔法戒指实际上已经耗费了大量的魔力,十成能力大概只剩下三四成的样子。也就是说,它的使用寿命已经很有限了,要说练习什么——都这个档次了,练习什么还有意义吗?

    “我这里还有一个。”琥珀说道,拿出另外一个戒指放在陆五手里,“游骑兵的。”

    “高手,”琥珀离开之后,陆五挠挠头。“那个刚才琥珀是什么意思?”

    “这也看不出来?”如果高手有身体,那么此刻它一定是丢一个白眼过来。“小术士还嫩了点,不习惯杀人吧。搭档,我不得不说,这是很难得的机会虽然所有的术士最终都会变得嗜血残忍,但是她的情况还算不错。说句实话,地球比这里更合适她。”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