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零三节 深入了解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总之,在红衣眼里,这种武器虽然是一种很不错的构思,但是只能说构思值得赞赏一下。因为它应用范围太狭隘了。当然,如果本着出其不意的原则,当做一锤子买卖那自然是可以的,效果甚至会很不错。但是如果这样的话就意味着它们的制造量就不会很多,单价就会显得昂贵。

    总之,按照红衣的判断,这是一种不太实用的武器,性价比不高。作为一种防御武器,地雷的效果不能说没用,但是用处却也有限。

    “其他两种呢?”陆五问。他向红衣提出过相关构思,甚至画过设计图。三种武器都是结构简单,制造难度很低类型的。以这个世界的工业技术水平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制造出来。

    “你说的是手榴弹和迫击炮吗?”红衣回答。“目前还没有完成,但是我想这两天就能拿到样品了。以我的看法,它的问题和地雷差不多,总之,虽然都是不错的构思,但实际使用效果不一定好。手榴弹简单易用,但是它只适合对付轻步兵,和地雷基本上是一个问题——太轻了对付不了重步兵,太重了个子就太大,丢不出去。如果交给重步兵来投掷的话,那么就会有另外一个问题有这个丢出去的时间,用电磁炮来上一发不更快更方便?”

    “倒是这个迫击炮,可以在地形特别复杂,视野范围狭小的情况下使用。但是它的命中率很成问题,需要大量炮弹。不过它制造简单,也谈不上什么测试在浮空要塞能够再次出动之前,倒是可以用上那么一小段时间试试。”

    “这个地雷现在有多少?”陆五心里知道,其他两个东西暂时可以放放,但是这个却是一定需要的,而且是立刻需要。

    “不是很多,几十个吧,为了测试它的威力,我用掉了一些。”红衣有些奇怪的看着陆五。在他漫长的人生里,他见识过很多很多的新发明。大多数时候,这些发明都是有用的。但是,这个“有用”指的是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通常这个条件就是“敌人对此一无所知”。而且离开了这个条件后,这些发明很快就会失去效果。比方说这种被命名为“地雷”的武器,在它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只要条件合适,它可以发挥很惊人的效果。但是只需要三次五次之后,效果就会变得可有可无,并最终静悄悄的消失在历史之上。只有很少的发明能够被保留和记录下来——变成装备库中可有可无的一条名单。但是不管怎么说,一种武器的诞生总是需要足够的测试的。

    “有几十个?那就够了。”陆五松了口气,几十个显然已经足够了。

    “我提醒一下,这种武器只是经过初步测试”

    “不,已经够了。”陆五说道。迦舍城的正规军已经撤得差不多了,事实上从今天起,这个指挥部现在就已经是陆五在使用。“我想把它装在指挥部这里。”

    红衣疑惑的看着陆五,大概十几秒钟后,他脸上露出了思考的神色。

    “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您请一位术士过来作为护卫。”他说道。“价格也许比较贵,但是物有所值。不过就我来看,其实术士们很少会把目标放在普通人身上,区区的地方军的军团长更引不起他们什么兴趣。除非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会战。但是哪怕发生了大规模的战役,术士们也不会专门做这种事情,最多是捎带着顺路干一下罢了。术士的敌人始终是术士。”

    他已经想明白了之前的那起神秘事件。这种事情本来确实很奇怪,要说某个人睡着了那是难免的,但是那么多人,包括穿着外骨骼装甲的人都昏睡过去,那种情况明显是有术士在动手。当然,那个时候红衣还想不通为什么,因为虽然发生了那种事情,但是事实上却没有受到任何损失。不过现在陆五说出这种话,他就理解了。

    术士的目标显然是陆五,而那天陆五是刻意躲起来了,所以那个术士空手而归。以红衣的经验,极少有普通人值得术士一而再的出手。像陆五当前的身份就更不用说了。当然这也不好说,有的时候,失败的沮丧和恼怒足够让人反复的尝试一件毫无价值的麻烦事。

    “用这个就够了。”陆五坚持。“为了预防万一,这里进出的时候,都穿上外骨骼装甲。”

    “陆五嗯,抛弃其他不谈,这个名字很奇怪。”冒牌的学者小姐认真审视着自己面前的投影光屏,上面正是那个见过一次面的年轻男人。“与其说这是一个名字,不如说这是一个化名,或者来自另外一个语言体系。”

    通过自己的权力,她已经把关于陆五的所有资料都汇总过来。可惜的是这种程度的人资料有限的很——就算是这个年代,人们也不大关心一个区区的地方军团长的情况。更别说总督都已经死了,女妖之门基本上算是全土沦陷,现在有谁会把注意力集中到地方军,也就是一群丧家之犬的头上?总的来说,是那种无可挑剔,让人找不出疑点的经历。该含混的地方含混,该清晰的地方清晰。

    “从他来到迦舍城这里之后,应该没有任何问题。”随从同样在边上插嘴。她的女主人并不是那种独断专行,不喜欢听别人意见的那种人。事实上恰恰相反,蝶梦属于那种喜欢听别人意见(哪怕是她不认同的意见)的类型,因为这有助于激发她的思维能力,或者说能让她脑洞大开。

    “是,来到迦舍城这里之后没任何问题。”蝶梦表示同意。一切合情合理,顺理成章。换一个人,能够利用各种有利条件对凯查哥亚特取得这样的战绩,他也会走到这个地步的。“但是,他的来历很有趣堡口城最边境地带的一个小地方,称之为“城”都勉强的小镇,居住的绝大部分都是从冥月那边逃过来的人。根据一些资料,那地方压根就是一个走私点,全城的人都是走私犯。”她撇撇嘴。两个阵营整体来说不管是科技和魔法都是一个档次,但是细节方面还是有很多差别的,而这种差别就理所当然的导致了这种不受官方许可的,私下里的贸易。这种情况总督,或者说高层,并不是不知道,但是大部分时候,他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这些走私渠道并不全然是坏事。

    对于女妖之门这种类型的地方来说,这甚至可以说是总督的一条财路呢。

    当然,等到时空崩解发生,凯查哥亚特让那些名为“硬皮怪”,实为人类扭曲变异而成的怪物发动进攻的时候,类似于堡口城这样的地方就首当其冲的遭到了第一波攻势。结果自然很简单,凯查哥亚特可以让硬皮怪随便去死,反正它也不会心疼这些只能算作废物利用的的实验品,但是女妖之门的总督可绝对舍不得让自己宝贵的浮空要塞卷入时空崩解之中。加上时空崩解导致交通断绝,让战斗变成了一面倒,纵然硬皮怪其实战力有限,却能够在每一次战斗都集结压倒性的数量而取胜。堡口城就成了第一批消失的地名之一。就像每个人都知道的,那些怪物虽然曾经是人类,但在那些冰冷无情的实验中,已经失去一个智慧种族必须的理性和智慧,变成嗜血残忍的怪兽了。

    事实上,已知的所有记录中,陆五是唯一一个从那个鬼地方逃出来的并幸存到今天的幸运儿。

    “他真的是堡口城的人吗?”随从问。“我记得女妖之门这里的人口管理非常混乱。”

    “对,这里有很多人特别是边境一带,都是部族的模式聚居生活的,这意味着太多东西不可控。也只有这种偏远的边境才能被允许,其他地方是绝不可能的。”冒牌的女学者回答。“这方面我倒是有那么一点印象,曾经有过此类报告,想要将这种不受控制生出来的人统统清除掉当时还有不少人支持的呢。”

    “清除”随从愕然,这个词其实就是“屠杀”比较文雅的说法。“会有人支持这种想法?”提出此类话题当然没关系,反正疯子在哪里也不缺,更疯狂一点的提议也到处都是。但是要说他得到支持那就显得非常怪异了。

    “当然,部族的存在就是对于贵族的逾越,”冒牌女学者回答。“一个毫无价值的人,却可以在没有任何特别贡献的前提下,将自己的名字无限的传达给下一代——这怎么看都很不公平吧?早在千年前的贵族法案就完全否决了这一点了。废物们没有将自己的名字传达下去的权利的。不过这种提案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这种边境地方本来就是战争前哨,没人愿意来,如果将这种部族杀光,短时间内到哪里找人来填充?所以最后也是听之任之了,反正涉及的范围也不算很大,不值得重视。”

    当然在,这番话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他们继续寻找着相关陆五的资料,可惜这方面资料太少了。陆五是独自逃难的,然后在冒险穿越时空崩解地带的时候,损失了他所有的财产,但最终还是幸运的逃了出来,然后和十六军团混在一起。接着的事情都是有足够的证人的,包括他如何被强征入伍——仅仅给他发了一套士兵的装备和一把枪,然后加上一天的训练。然后,由于一些说重要也不重要,说不重要也重要的小小功绩,比如在猎杀增长天的事情中出力之类,让他最终成为了中队长。接下去的事情就不必说了。

    “除了他的出生之外,没有其他可疑之处。但是哪怕他是从冥月那边逃过来的也没什么。”随从说道。“怎么想,他也不像是冥月的间谍。冥月不可能为了他付出那样的代价。”

    “过去也许不是,但是现在就难说了。”冒牌的学者小姐说道。“你觉得他要怎么从一个游骑兵手里逃走呢?”

    对于冒牌学者小姐来说,游骑兵不是威胁,只能算特别狡诈的猎物。但是对于身为普通人的陆五而言,面对游骑兵就像是老鼠面对猫一样,是近乎不可对抗的天敌。

    “那个游骑兵既然受了重伤”随从说道。“也许被他捡了个便宜?”虽然说绝大部分情况下,术士都是藐视普通人的力量的,但是其实客观的说,术士自身终究也只是人类,同样会死。

    “哈,既然如此,陆五已经建立了那么大的功劳,他怎么一声不吭呢?”对此,冒牌学者小姐是完全不相信的。杀死一个游骑兵的功劳可不小,虽然陆五是地方军的人,但这功劳同样能让陆五得到很多东西,比方说在公用贸易网络的权限提高一级什么的。没人会错过这样一个机会的。“而且加上之前的事情我现在觉得算了,还是暂观其变吧。看看冥月到底在女妖之门这里想搞什么鬼。呜该死,脚的情况比预想的还糟糕。”

    他最后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结果扭到了自己的膝盖。膝盖上红肿已经消退,但疼痛似乎丝毫也没有减轻。那一天真的是运用魔法过度了大概造成了一些深层次的伤害吧。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