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零五节 追查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陆五是从地球上来的,他几乎不可能,也没办法主动和其他术士建立特殊的联系。要说雇佣什么的,那些都是通过公开平台进行的。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之前的事情

    果然,一个强大的术士死了,所以引起了高层的怀疑了吗?当然要说怀疑也是很正常的,两个术士都死了,其他人却全部完整无损的回来,就算是想想也会觉得奇怪吧?再加上女妖之门这地方此刻的敏感性,派个什么调查员之类隐姓埋名的过来调查一下,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琥珀现在有不被发现的理由。她的实体现在应该在某个不怀好意者的控制之下。如果对方知道琥珀已经返回的话,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不过,就算是想想也觉得很危险。

    所以她一直以来都小心的不使用自己的魔力。当然,遇到光头那样的人是没办法隐藏实力的,但是如果是像上一次的游骑兵,她就很好的贯彻了这一点。如果有一个术士将鼻子凑到琥珀身边嗅,也只能察觉到很低微的魔法残痕,不会超过魔法戒指的水平。

    但是就算如此,她也知道最好要低调,被查出来的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遥远的小木屋里面,神秘的仪器在里面闪烁着,表示它还在正常运作。

    比起小木屋来,这台机器显然太大了。很显然,要么它必须被拆散了搬进门,要么就先把机器放这里,然后再搭建木屋。不管是哪一种,至少这是一个相当出色的伪装。

    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件小屋的话,大概会将其忽略掉吧。不知道是自然的原因还是特意的伪装,此时小屋的外部已经长满了苔藓,让它看起来仿佛年代久远的造物一般。

    当然,此时例外。空气中的血腥味十分浓郁,在小屋外面的地面上,躺着一只异型的野兽。如果单纯外形的话,类似于地球上鹿和羊。但它身体一部分长着毛皮,一部分长着鳞片,相当的怪异扭曲。这只野兽已经被杀死了,不仅杀死,而且被解剖开来,一部分内脏被随意的丢在草地上,血腥味在风中飘荡,引来了一些小型的肉食兽在远远的窥视。

    一个年轻的男人从小木屋里走出来。男人身上穿戴着一种连体紧身衣服,后背上连着一个背包。但是这实际上并不是背包,而是这套衣服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是关键的一部分。任何人都能从这身装备认出,这个人正是冥月一方的精锐斥候部队,黑暗游骑兵的成员。

    如果细细的观察的话,能够看到在他身后“背包”

    “果然毒性成分很高,看上去不错,但如果吃下去就会要人命。啧我也变成随地采样的学者了吗?”他自怨自艾的叹了口气。但是形势比人强,既然他必须在这里独自等待,那么他现在能做的也就是充分利用这台机器,将这里收集到的信息发送回去。

    这些信息之中包括本地的生物样本采集——这些都是后方明确要求的情报。当然,说起来让游骑兵这样的精锐部队去做这种事情很蠢,但是怎么说呢,既然闲着也是闲着,那不如找点零碎活干干,给自己捞一点功勋值吧。话说回来,这个收集生物样本信息的任务貌似不应该由游骑兵来做,但事实上却非常适合他们。因为大概唯有游骑兵,才能在凯查哥亚特的控制区域内不受限制的自由活动吧。

    凯查哥亚特的部队,所拥有的都是和人类相似的光学视觉,这意味着他们可以被普通的伪装手段所隐瞒蒙蔽。对付游骑兵的特殊隐身能力就更不行了。

    这个名为女妖之门的鬼地方,真的是一点可用的生物资源都没有呢。几乎所有的动植物都饱含毒性,无法食用。

    根据历史记载,曾经有异世界的生物来到这里。最初的时候似乎是作为雇佣兵被术士招过来(到底是哪个阵营的术士就众说纷纭了,似乎双方都不承认),但是这些生物似乎很快就不知死活的发动了一场叛乱,恰如今日的凯查哥亚特一般。当然,事实上它们没凯查哥亚特那么厉害,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正面战斗中击败术士。他们的计划从来都不是在战场上的胜利,而是想要用某种生物科技把这里变成人类无法生活,但是它们而能够生活的地方,从而用这种无赖的方式兵不血刃的占领这里。

    算盘打的好,但却引起了公愤。最终的结果众所周知。那些异界生物永远的消失了,只剩下这个地方的名字,被叫做女妖之门。它现在是被公认为偏远落后之地。被冥月和辉月阵营分割——诚然辉月占领着绝大部分的地盘,但是不可否认,冥月也占着一部分。说不清楚为什么双方会形成这种各据一方的格局,也许是这里真的不是什么重要地方,以至于不管是谁都提不起兴致将精力消耗在这里吧。

    不过这百十年来,冥月确实没对这里的生物资源进行过大范围的调查。现在之所以调查,根据上面的说法,正是因为凯查哥亚特的缘故。有消息说,凯查哥亚特应该是在这里找到了一些它需要的特殊物种资源(作为它进行生化改造的基础),否则无法解释它为何会选择这里作为战场。

    按照一种公认的看法,无需任何人为的努力,大自然会修复这些人为造成的扭曲和破坏。事实上除了时空崩解这种特殊的灾难之外(恰如每个人知道的,造成这种灾难的不是科技,而是魔法),几乎所有的人为改变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最终恢复常态。

    处理那只野兽的尸体并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事实上处理方法也很简单,就是将它丢到一个稍远的地方。剩下的事情,交给那些同样的肉食兽就能解决掉的。然后,他听到了小屋里响起了期待已久的声音。

    死去的七号传回来的信息。

    必须要说,当他听到提示音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悲伤、痛苦或者悔恨之类,而是惋惜,深深的惋惜。游骑兵向来各自为战,从不集团行动,所以战友之情很淡漠。这是军规所在,甚至为了保证这一点,他们的名字都被隐藏起来,只用一个数字来代称。但不管怎么说,过去听到同伴的死,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点兔死狐悲之情的。

    而现在,自从“吞噬”以野火燎原之势全面传播开之后,听说同伴的死,你就会真心感觉到那种商人错过挣钱机会的深切悔恨之感。

    游骑兵所有成员都要记录详细的日记,并藏在自己的终端上。正常情况下他们会固定时间将过期的日记删除,但是如果没有删除,那么时间一到,相关的日记会发给后方去。这不是侵犯个人**,而是因为他们任务的确切需要。他们绝大部分的任务几乎都是在敌后进行的。虽然因为特殊的能力让他们十分狡猾难缠,甚至让很多辉月的高阶术士都望而兴叹,但是事实上,游骑兵的伤亡率一点也不低。

    辉月的术士并不是傻瓜。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们设置了种种陷阱来对付游骑兵(事实上现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有),造成惨重的损失。为了避免不同人掉进同样的陷阱里,冥月设置了相关制度。这种情况下,假如有一个游骑兵死了,至少他的死亡要起到一个提醒的作用,让同伴不至于重蹈覆辙。

    而七号传回的信息中详细的记录了他人生最后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里面讲述了他偶然遇到的一个辉月阵营的下级军官——不知为何,那个名为陆五的军官居然和凯查哥亚特有联系。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很可能是凯查哥亚特在辉月这边埋下来的一颗暗子。

    七号几乎立刻想要了要如何利用这个机会。于是他现身逼迫那位军官去找一个辉月术士到预选的一个地方去。正常情况下,辉月的士兵不可能接受这种威胁——因为只需他上报此事,就足以引来保护他的武力。众所周知,对付游骑兵向来是辉月术士很乐意接受的工作。

    他几乎完全能理解七号的感觉——是的,那是一种渴望,一种冲动,一种极其想要验证的**。现在“吞噬”的相关情报早就传遍了,还有几个冥月术士不知道的?事实上,它已经成为一种极其有效的督促手段,让每个冥月术士都知道落后者、无能者和失败者的命运——如果说过去冥月术士们中的弱者还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同情和怜悯上的话,那么现在哪怕最愚蠢的人也明白这压根不可能了。

    过去杀你不杀你要看我心情,现在不杀你,那是对不起我自己。

    但是话说回来,到目前为止,真正有机会将这个魔法付诸实践的又有几人?不可否认有聪明人做到了。这些聪明人要么依靠着时间上的优势,乘着别人尚未知晓的情况下充分利用了时间差,要么是胆大妄为,不顾一切(当然这种人真心不多)类型的。后者么,如果没有狡猾到某个程度,现在都已经遭到了镇压。镇压者执行这种任务的时候,那兴致可不是一般的兴高采烈。

    “所以,从战场上捡到一架电磁炮,并进行了相应的伪装”

    七号在日记里的思路简单而明晰,就是利用战场上捡到的电磁炮发动一次突袭,干掉那个被骗来的辉月术士。普通人也许会误会术士们非常强大,仅靠普通武器是没办法对付的,但是术士们自己(如果他们不是被傲慢和愚蠢蒙蔽了双眼的话)怎么可能不了解?事实上,极少有术士能够应付视距之外射来的一发电磁炮。

    至于准确射击是个问题。电磁炮虽然是很优秀的武器,但是想要在极远的距离准确命中敌人要害还是比较困难的。就算是非常优秀的光学瞄准系统也有其攻击的极限。所以为了命中目标,从什么位置发起进攻是一个问题。不过隐匿本来就是游骑兵的特长。

    这就是七号留下的最后情报,很明显,他就在这一次行动中送了命。

    接下去,是发生了意外呢,还是确实在一场战斗中被击败了?陆五到底是不得不兑现了七号的勒索,亦或者不顾自己和凯查哥亚特勾结的事情被曝光,选择了向辉月高层求援?

    他将所有的东西再看一次,确定无误之后,向后方发送了过去。当然,这份报告的最后部分要附上自己的决定。

    “为进一步明确,所以我计划去七号选定的地点进行细致调查,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九号。”

    他在传给后方的通讯中输入了自己的号码,按下了发送键。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