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零六节 追查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巨大的机器发出了轻微了振动声响,周围一些指示灯闪烁,说明机器里面的能量被迅速的转化,变成一道人类无法感应的数据流发射向远方。也许有人会觉得区区发送这么一点文字信息就引出这么大动静有点不太正常,甚至会觉得这玩意太原始无用。但是事实上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在这里和后方的接收装置之间,可没有无数提供中转的信号发射塔。

    这样就差不多了吧。七号会怎么死的?很显然,七号发起了进攻——因为如果他什么都不做,在原地保持隐形,那么辉月的术士是没办法发现他们的。这已经是无数的例子作证过的事情了。所以,如果发生了战斗,那么必然是七号动手了。

    不过也可能是根本没动手——在七号的计划开始之前,他就因为某个意外(比方说一发瞎猫碰到死耗子的子弹)送命了。不管怎么说,他有义务去查个明白。当然最重要的是七号发现的这个机会可不能放过。

    凯查哥亚特在辉月那边埋下的一颗钉子吗?说起来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仔细想想也很正常。凯查哥亚特并不是那种无法沟通,无法对话的存在——事实上,之前它一直和冥月这边的人在一起,还曾经彼此是盟友呢。

    这个世界上,从来不存在不能收买的人,最多只是你开不出他需要的价,或者你的讲价方式有问题。当然,直接收买辉月的高层,别说凯查哥亚特,哪怕是冥月阵营都很难出得起这个价。但是如果从底层找个什么人,然后给他创造机会往上爬,这个就容易得多了。

    再加上此时凯查哥亚特和辉月这边保持平静(没错,虽然大小冲突不断,但是比起冥月来说,凯查哥亚特和辉月的相处大体还是保持和平状态的),那么做出这种偷偷的渗透行动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机器的振动声平息下来。这样,他要做的事情就做完了。这台机器确实能够让他和后方保持联系,但是通常情况下,后方不可能做出什么及时的指示。所以这实际上是单方面的信息传送。

    他离开小木屋,打开边上一个地下室入口。小木屋的主要空间都被机器占满了,并不能住人。但是在小木屋的边上,有一个狭小的地下室。虽然小,但是它隐秘而坚固,如果不是了解具体情况,或者携带着专业机器来搜索,否则想要找出这个地下室是很困难的。这里才是他真正的藏身之处和物资装备的储藏室。

    他把自己的装备全方面的整理清点了一次。在进行这种行动之前,任何准备工作都是多余的,更别说他的一个同伴已经折在那边了。哪怕是抱着对同伴的敬意,他也要认真面对这次行动。同伴死了就将其蔑视为无用的废物,然后冒冒失失的过去重蹈覆辙什么的,可不是游骑兵的作风。

    这里剩余的物质并不是很多,但是那是本来要供给六个人使用的,所以对于一个人而言,已经是很丰富的。如果真的情况不妙而受伤的话——当然那种致命重伤是没办法的,但是只要死不了,他完全可以藏在这个小窝点里,安心养伤很长时间。

    他把东西整理好,准备出行的时候,却听见了小木屋里的机器再次传来振动声。这可不是机器坏了,而意味着后方给他传来了消息。

    他走进小屋,看着机器在那边运作,然后在他惊讶的目光中,相关的信息被投影显示出来。

    那是一条简单明了的答复。上面说的很清楚,会有一个新人过来,和九号一起,联手完成调查同伴死因的任务。

    很显然,对于凯查哥亚特在辉月阵营中安钉子的做法,上头很有兴趣。也许,他们想通过这个例子,弄明白是不是凯查哥亚特在冥月这边也安了一些钉子,这才导致前线连续不断的失败。

    但是这样一来,估计就是把那个叫做陆五的人抓回去吧?或者至少取得整个事情完整的报告。抓一个普通人并不是太难的事情,但想要带着俘虏穿过凯查哥亚特的控制区域,那就有点难度了。这就是为什么上头会增派人手的缘故吗?

    机器还在振动,这一次发过来的就另外一个情报了,不是别的,正是那位即将到来的,协助他完成任务的帮手的资料。来历、名字、照片还有其他一些文字性叙说的材料。

    他几乎第一时间意识到对方的身份。

    血腥的黑魔女?

    前面说过,虽然“吞噬”造成了很大影响,但是到目前为止,真正有机会使用这个魔法的人却并不多。冥月的高层几乎是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用最强横的手段和最无情的姿态,第一时间将这股原本可以吞没一切的浪潮硬生生的压成了暗流。但是,不得不说,就算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有人得到了使用“吞噬”的机会。或者说,他们在高层出台制度后,使用了这个魔法,但是成功的为自己避免了罪名。

    哪怕冥月术士们也要承认,只有最狡猾也最恶毒的人才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而在这些成功者(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也不算好事,因为这等于被高层挂了号)中,有些名字则私下里流传很广。要知道,冥月术士们向来崇尚力量和成功,特别是后者。如果有人能顺利完成自己任务的前提下,偷偷的干掉一个仇敌或者竞争对手什么的,并不会引起什么歧视,相反会得到私下里的羡慕。

    而这个女人则是其中之一。血腥的黑魔女当然这是私下里有人起的绰号。因为有消息说,她完成了好几次阴谋,其中一次甚至是用最完美的方式谋杀了自己之前的搭档,一个力量比她更加强大的术士,一方面吞噬了死者的力量,另外一方面却又没有惹来任何公开的指控,巧妙得简直令人赞叹。

    当然,所谓的令人赞叹是在事情和自己完全无关的情况下,如果这个恶毒的母蜘蛛来到你身边和你搭档,那种感觉恐怕就不怎么好了。

    他后退了几步,脑海里千百个念头转过。然后他笑了起来,后退几步,将小屋的门关上,并且放下用于伪装的一些伪装网。现在,如果有人仅仅是通过小木屋的那扇破门(这是用木头粗粗扎成的,与其说是门不如说是栅栏)朝里面看,他就会看到一座因为时间久远而散着霉味的木头堆。除非他破门而入,才能看清楚所谓的木头堆实际上只是伪装布塑造出来的错觉。

    这个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是配合小木屋里昏暗的光线,以及本身长满青苔,看上去又脏又滑的木头门,却让人很难洞察真相。

    是的,一切都很正常。他发送信息之后立刻离开了,没有收到后面的消息。那位黑魔女想要来到这里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也许不是很久,但至少能够让他调查完,并且做完自己想做的事情。

    陆五现在觉得很烦恼。

    他轻巧的把门后的长弦拉到固定的位置,长弦的末端连着地雷的引线。这意味着有什么不知真相的人推开门,就会触发地雷。而且最糟糕的是,爆炸的威力会呈现扇形,将整个门边周边一圈全部包裹进去。这意味着哪怕你及时作出了反应,你也会因为门框正好限制你左右两边的缘故没办法躲避。

    尽管地雷最常见的用法是放在地上给人踩,但是他不能肯定游骑兵会吃这一套,因为那些家伙能飞。他们需要进入建筑物贴地行动的时候,谁知道他们是如普通人一样用双脚走路,亦或者干脆是悬浮在地面上的呢。

    这个陷阱是他精心构思出来的。当然,也许在专家眼里,这不算什么精巧的埋伏。但是对于缺乏专业知识的陆五来说,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他对于地雷的了解,除了其基本构造之外(这个现代网络上很多)就剩下类似于“地雷战”、“征服死亡地带”之类的电影。他曾经有机会可以向相关的专业人士学习,但是可惜的是,陆五自己浪费了那个机会——说说句实话,这也不能怪他。谁能猜得到他居然有幸穿越到异界,还卷入了无法逃避的战争,必须要靠地雷来自卫呢?

    而且更糟糕的是,就算是地雷也不一定能自卫。

    只要对方没有傲慢的过分,只要他行动之前稍微做一些准备工作,比方说抓个活口审问一番之类,他大概就能察觉有问题吧。亦或者连这些都不需要,仅仅凭借人类本能的直觉,他就能察觉里面有危险。

    j曾经告诉过陆五这个事情。一个长时间从事危险工作的人,是有可能培养出这种近乎不可思议的危险嗅觉的。这属于那种毫无道理,莫名其妙的事情,一定要说只能说这是人类深不可测的潜力。换句话说,对于这种超感觉,什么陷阱都没用。

    对方真的会傲慢到那个程度吗?对方真的没有这种敏锐的直觉吗?说句实话,现在陆五也没有底。游骑兵可是精锐部队,完全符合j所说的那种情况呢。

    “搭档,弄好了吗?快一点!”

    “来了。”陆五叹了口气,走到房间前的桌子上。那里,一大堆书,当然还有终端投射出来的影像,在等着他。

    刚刚在健身房被琥珀干脆利落的彻底修理一番,现在他要承受第二轮打击了。问题是,输给琥珀可以自我解释——怎么说琥珀也是精英术士,受过完整的战斗训练。而陆五则是一个和平国度长大的平民,没受过相关教育,双方差距大,很正常。

    而现在,陆五却发现自己没法解释了。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