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零八节 追查4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虽然这确实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但是陆五还是感到自己的心灵承受了一次新的打击。“即便那是事实,但对于你最重要的同伴,你就不能更加委婉一些吗?”他叹了口气,把书本合上。虽然陆五知道格斗技巧——或者说体术——之类的教导肯定是需要用身体去体会的,简单的说就是挨打,但是天天被一个妹子打,哪怕是软妹子也会让人高兴不起来。

    当然,这是一种毫无道理的偏见。这个世界的男女平等工作做得要好得多,事实上,平等得让人完全忘记了两性的区别。琥珀显然从来不曾察觉过陆五那颗受伤的男人自尊心,不过你也可以说哪怕她察觉了也不会在意。

    他离开的时候,注意到高手已经关闭了当前学习的内容。因为这是自己的东西,所以高手无需任何掩饰。陆五可以直接从投影屏幕上看到里面书籍选择的变化。高手关掉那些关于指挥和控制的书记,转而去读那些浮空要塞的基础知识部分。

    比方说,这次它打开的就是纳米防护外壳的详细说明——别看在终端里都一样,但放在外面,可是所有科目中最厚的一种,包括五六本“大部头”,更别说还有众多其他的辅助教材了。而陆五现在只知道这种防护壁实际上由微型纳米机器人组成,在能源驱使下可以随意移动并大量复制,效果等同于装甲。当然对比起来,它的效果比装甲优秀得多,是这个世界的科技成果中,唯一一种能够抵挡(虽然只是部分抵挡)浮空要塞主炮的防御设施。

    ……

    陆五睁开眼睛,看着世界从摇晃不定中慢慢稳固下来。

    他开始觉得自己快要成为一个哲学家了,因为这种状态下,他居然有了那种想要作一首诗的灵感。好吧,他并不确定,因为事实上他也没能做出诗来,

    琥珀刚才干脆利落的将他摔在地上。

    那是一套组合技——某种意义上说,是完全脱离了人类固有的格斗常识的。先不提速度的问题,人体本身有着固有的结构,各种天然的限制存在。所以很多事情只能存在理论上,但在实际上没办法做到。

    陆五觉得自己练的已经不错了,但是事实上,他还是被琥珀轻而易举的摔在地上。琥珀已经控制了他的头部和颈部,如果不是这仅仅是一场训练的话,那么琥珀就不会是将他摔出去,此刻陆五脖子上或者脑袋上已经挨了至少一击。

    这可是在魔力加持下的一击。说句不客气的,哪怕带着钢盔,都有可能直接被拍扁。如果不是拍,而是戳刺或者劈砍,那效果就更不必说了。

    琥珀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并且伸出一只手。陆五拉住了手,将自己的身体站起来。他现在才能理解魔力也不是万能的。琥珀虽然没有给他真正的重击,但是挨了这么一下之后,一时也站不起来。

    这个原因倒是很容易理解,因为这样摔倒导致的的冲击会影响到大脑。魔力归根结底是需要大脑来操控的,一旦大脑的思维能力受到影响,那么也无可奈何。

    陆五会输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直到现在,他才真正领会到不同境界的情况完全不同。在魔法的世界里,任何他所知道的格斗技都没用。

    这里不讲究直拳勾拳,没有踢腿肘击膝击,更没有贴身摔跤什么的。不是说这些技巧没有,而是这种东西几乎没有发挥的机会。

    速度提升上去了,很多东西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这恰似地球上的飞机,早在低速的双翼年代,飞机最重要的,最主流的战斗方式就是空中互相咬尾的狗斗。然后等到二战年代,飞机速度提高了,于是h&r的攻击战术就成为空中格斗的主流。等到飞机的性能进一步提高,到了超音速的年代,飞机的格斗方式变成了超视距,讲究自身隐形,在视野之外发现敌人,发射导弹了。

    这并不是飞行员的问题,而是飞机的性能问题。开惯f35的飞行员去开一战的双翼机,保证会在第一时间内被人家揍下来。反之,操纵着f35想玩狗斗,基本上也属于给敌人送人头。并不是f35就真心不能狗斗了——最多转圈转大一点,而是在那种情况下,这种作战技巧是没有效率的。

    琥珀所传授的体术,有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不停的运动,绝对不能停下来。高速运动的一方对于停下不动的一方,有着压倒性的优势。甚至压根不需要正面打击,相反,真正最简单威力又最大的攻击方式,就是贴身擦过对方,顺带着用手轻轻一划。

    在高速运动的带动之下,肉掌能够化身最可怕的攻击利器,只要挨上一下,轻则伤筋重则断骨。如果有近战武器在手的话,那会更加夸张。基本上随随便便,你自己都觉得压根没用力的一击,就能把对手肢解了。

    像琥珀对陆五使用的摔技、投技之类,都是非致命的做法。换句话说,如果有人把你摔翻在地,这说明他并不打算伤害你。这一点和地球上就差很大了。

    “我学得怎么样?”陆五有点期待的看着琥珀的紫眸。刚才虽然又输了,但是陆五觉得自己已经有了明显进步,因为他始终把握住原则,虽然最后输了,但好歹进行了一些垂死挣扎。

    “不好。”琥珀似乎没有在意陆五的想法,“以术士的标准而言……不及格。但是,”她的话锋一转。“对付普通人来说,应该够了……不过也没太多时间了,现在可以教你真正的绝招了。”

    “这些不是……”

    “这些是一些格斗的基本技巧。”琥珀说道。“让你明白一些东西罢了。”她突然摇了摇头。“也许有用,但术士们不一定懂。”

    “这个,术士们不懂?”

    “啊,不用这么奇怪,因为单纯依靠第四律魔法的肉搏战是非常非常少见的,绝大部分战斗都不会这么简单。陆五也应该知道第七律魔法的威力了吧?术士们的战斗方式是复合的,第四律魔法很重要,但远不是全部。”

    陆五想起了之前被那个游骑兵攻击的事情。虽然那个时候他没戴戒指,但是对方显然也没有借助戒指的力量。同样的道理可以发生在使用魔法戒指的情况下,想想看,在交手之前的最后一瞬间,脑子突然一个昏沉。那什么技巧都没意义了,只可能形成单方面挨打的局面。

    “所以陆五,这就是绝招,一个简单的,但是却最强的技术。只要有机会,就能一击命中,重创敌人。”

    琥珀伸出手,用很慢的动作做了一个挥拳的演示,同时示意陆五伸手挡格。当陆五做出挡格的动作的时候,琥珀的手臂“弯”了过来,原来的肘关节部分,弯过一个不可思议的转弯来,完全违反了人体的结构。

    琥珀的手臂绕过了陆五的手臂,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陆五的胸口。当然这只是演示,动作不仅慢,而且也没用上半分力气。

    “这个不公平吧?”陆五苦笑起来。这对琥珀来说显然是可以做到的,这是因为琥珀的身体实际上是精神体,尽管它可以实体化,但就本质而言,其实和橡皮泥没什么区别。她完全可以变形的。她之所以保持这个形态,主要是因为这是她的原生形态,这种状态最省力也最习惯,最自然,无需花费额外的精力。

    但是陆五的身体是最正确不过的人类血肉之躯。琥珀的可以将她的手肘“反折”过来,但是陆五是没办法这么做的。人类的身体结构已经决定了这一点,除非是骨折。

    琥珀没有说话,而是看着陆五。她的紫色眸子静悄悄的,平静的看着陆五。虽然她没说话也没动作,但是神色之间却有某种力量存在,让陆五脸上的苦笑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琥珀,你的意思是……”

    琥珀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陆五早就知道魔法的分类,第四律的术士,曾经被人称为‘死灵师’,这一律魔法就是用来操纵血肉之躯的,而且可以对内对外,对外可以操纵其他的人或者动物(只要第四律术士愿意,他真的可以弄出一支不死军团出来——当然,这和幻想故事里的差别很大,因为术士操纵能力其实很有限,三五个倒还能行,十几个估计就要专门训练了,几百上千那完全是不可能的),对内操纵自己的身体。后者因为有着魔法戒指的缘故,陆五以为自己已经明白了,现在才意识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他举起自己手,认真的看了看。源自戒指的魔力流转全身,他意识到琥珀说的是正确的。

    所谓的“操纵自己身体”,是没有限制的。可以是顺势而为,做出种种符合人体力学的动作,但是也可以完全反过来。

    靠着魔力,自己折断自己的肢体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就算是折断之后的肢体,照样是血肉之躯,可以被魔力驱动。

    甚至没有神经连接都无所谓——陆五之前已经证明过这一点了。

    这算什么,天魔解体**吗?陆五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个词,但是他又明白,琥珀说的是对的。这确实是一个绝招,简单,明了,绝对能出其不意。应该说,就算敌人对此有所准备,也很难真正做出提防吧。但是,机会只有一次。

    “这个,这个绝招……”

    “机会只有一次哦,陆五自己去好好想想吧。”琥珀转身朝着健身房外面走去。“机会只有一次哦。”她重复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