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十一节 追查7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四周留下的魔法残痕浓烈得可怕。

    就算时间已经过去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依然能感觉到当初在这里发生的那场粗暴到堪称疯狂的战斗。站在这个昔日的战场上的时候,几乎能够看到当初那个辉月术士爆发出何等可怕的力量。魔力简直像不要钱一样的挥霍着。

    七号的失败简直是理所当然的。游骑兵素称精锐,但他们是斥候,擅长的是隐匿,而不是冲锋陷阵,更不是一对一单挑。设下一个陷阱,伏击一名辉月的术士那是一回事,但是和一名异常强大的辉月术士正面对抗,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能够理解七号的想法。呃,没错,这个机会很难得。正常情况下,你是很难有偷袭一个术士的机会的,因为在这方面辉月和冥月并无不同,只有力量强大,亦或者有着特别的才能和技巧的术士才能被容许单独行动。力量和技巧较为逊色的术士都是集体行动的,或者说,以军队的方式行动的。众所周知,偷袭一支军队和一个个人是完全不同的事情,后者偷袭得手就行了。前者的话,必须安排好和撤退相关的诸多事宜,风险和难度不可同日而论。

    更别说还有一个大麻烦——就像每个人知道的,术士在不使用自己的力量的时候,是很难和普通人区分开的。除非他刚刚使用了强力的魔法,满身都是浓烈的魔法残痕,否则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位置的转移,术士身上的残痕会以一个很快的速度消退。无需太长时间,他身上的魔法残痕就很变得淡薄,残痕越淡薄,想要分辨就必须距离越近。

    正是这种种限制,使得“电磁炮远远的射一发”的偷袭策略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可以随意运用。守株待兔式的做法完全就是拼人品,不可靠。想要真正的进行一场偷袭,通常必须要知己知彼,在对方前进路线上安排埋伏——而这对于大部分术士来说,哪怕是游骑兵这样的职业斥候,也太困难了一点。或者说,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

    所以那个叫陆五的人是很难得的。术士威胁一个普通人很简单,但是想要依靠威胁来迫使一名敌对阵营的军官配合自己,哪怕是中下层军官也很难。因为游骑兵本身就是精锐,是值得猎杀的大鱼。这意味着只要对方将相关情报上报,估计辉月高层会毫不犹豫的组织起一支强大的队伍来对付这个大胆的游骑兵——能抓到活口,破译游骑兵的秘密,那么就值了。

    不过,机会毕竟只是机会,不是成功。七号找到了一个机会,但是他死了。所以必须搞清楚,这到底是七号单纯的运气不好,或者其中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这个被叫过来的术士力量非常强大。俗话说有多少胃口吃多少饭。稍微对“吞噬”研究过就能明白,只要能赢,那么敌人的力量是越强越好。但是,如果真的太过于强大,那么就有问题了……

    他来到了土堆的顶上。现在这里只有一个大坑了,似乎发生过一场爆炸?地上留下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痕迹,与其说像人留下来的,不如说是某种凶暴的野兽留下来的。其中有些痕迹似乎像是爪痕……在这里,是魔法残痕最强烈的地方,而且残痕之间有着一种奇怪的混乱又和谐的状态。能够认为,在短时间内,那个辉月术士使用了好几种强大的魔法,瞬间爆发出的魔力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这绝对不是一个默默无名的术士能做到的。虽然游骑兵的力量都谈不上“强大”,但是正如地球上一句俗话,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他们至少知道强大的力量是什么样的。

    是陆五做的!他无需花费多少脑细胞,就得到了这个结论。

    哪怕只用脚趾头想,也能知道雇佣术士的佣金和术士的能力是密切相关的。而陆五丢开那些随处可见的大路货不管,却挑选了佣金最贵,也最强大的术士。这显然是一个完全不合情理的决定。所以正确的理解就是,这就是一个圈套。

    七号威胁陆五,而陆五猜出了七号的目的,反过来就找了最强大的术士来干掉七号。或许他还透露了一部分的情报,使得七号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中了圈套,很愚蠢的去挑战一个自己根本不可能赢得过的术士。

    陆五也确实有这个动机。七号见到了他和凯查哥亚特秘密交易的场面。为了保密,只要有机会,他就会想法设法的干掉七号。

    地上的泥土中,有一些黑色的污迹。

    他将其中一小块泥土捡起来,细细的嗅了一下。果然,这是人血。然后,他在更远的一个地方,发现了一块已经高度腐烂的血肉。

    那是一只人类的手。

    虽然已经腐烂得很严重,但是依然能看出,这只手并不是被切割下来,而是被活生生的撕裂下来。

    现在,这场战斗所有的痕迹都被找出来了,加上当地浓烈的魔法残痕,能够想象着那场战斗。从痕迹来看,七号没被当场杀死,否则无法解释四周如此广大范围的魔法残痕。七号隐身之后,那个辉月术士为了追杀他,进行了无差别的攻击。不过最终,七号还是想法设法的逃走了——但是很可惜,他已经受到了非常严重的伤害。因为痛楚或者流血过多,他没能回到自己的藏身之处,就在这片荒野的某处死去了。

    “迦舍城吗?”他的目光看向远方。这个地方他知道……事实上,辉月给那座城市起的名字让人恶心。那些古代不知从何处到来这个世界的异族,自称就是“迦舍”。他们不仅是危险的敌人,也是卑贱的渣滓,恶心的爬虫。

    其实他们的战斗力也就那么回事,但是手段却足够下流无耻。女妖之门整个受到那些异世界生物的伤害,造成了整个生态圈的变异。当然了,事实证明这种变异扭曲是可以修复的——他自己就做过此类采样对比试验,但是须知这种修复需要足够长的时间,甚至需要用“漫长”来形容。幸亏世界足够广大,迦舍一族被消灭之前,受影响的也只有女妖之门而已。

    “那么,陆五阁下,我应该是去直接杀了你呢,还是给你一个机会?”他对着远方的晴空说道。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但是另外一方面,他面对的也是一个狡诈的对手。

    整个事情的过程,如流水一般的在他脑海里流动着,并被整理完善。一切都起源于一个意外,然后终结于麻痹大意。

    七号在侦察凯查哥亚特和辉月方面的情况的时候,偶然的遇到了陆五。在短暂的思索之后,他认定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一方面,试探一下这个凯查哥亚特的间谍的深浅,另外一方面,可以尝试着“吞噬”一个辉月术士。公私两便,正是个大好机会。

    七号也许很聪明,在短时间内想到了如何充分利用这个机会,但是他又很愚蠢,因为他根本不懂得如何正确的利用这个机会。

    知道该做什么,和知道该怎么做是两件不同的事情。

    很多术士都会犯下这种错误,那就是他们看不起普通人,为此还发明了种种充满轻蔑的称呼。力量上的差异使得很多问题都被掩盖住了,甚至有术士们压根不把普通人当做同类,而只把他们看成牲畜档次。

    更糟糕的,如果是在战斗中,术士们确实可以这么判断。因为双方的力量有着本质性的差别。哪怕力量最薄弱的术士,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抗衡的。这也常常给了术士们一种错觉,那就是他们可以为所欲为,普通人无法对他们造成什么威胁。

    七号大概觉得,稍微威胁一下,陆五就只能乖乖妥协吧?他明显不懂,人类真正的的力量永远都是自己的智慧。否则的话,怎么会有凡人得到称号的事情呢?人受到威胁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反抗。军人尤其如此。

    要粉碎对方的反抗意志,不能给他还手、下套子的机会——这本身就是一个相当深奥的学问。所谓威逼利诱没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将其灵活运用,正确运用,绝对是一门技术活。

    所以,七号死了,死在自己的愚蠢之下。陆五完全按照约定的做了。然而他找来的并不是那些普通的术士,而是一个异常强大的术士。在得到一些必要的警告和提示之后,那个术士来到这里,而七号却傻乎乎的以为自己抓到了一条大鱼。等到他发现自己渔网里的是一只鲨鱼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事实上,七号犯了很多很多的错误。如果换成他,绝不会傲慢到愚蠢的地步。

    他拿起终端,将自己的思路清理了一下,做出一份关于七号死因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并不是是作为日记存储的,也就是说直接发送到远方的机器之上。当然另外一个东西,也就是自己下一步行动计划,就要作为日记了。

    对游骑兵来说,日记是一个备份,不管多私密的事情都会记下来。如果他活着,事情结束后,为了**,他可以将其删除掉。反之,如果他回不来了,那么这些东西就能为他的死亡提供线索。

    反正人如果死了,就算**曝光,小算盘泄露,甚至私下的谋划被人知道也都无所谓了吧?

    “还是具体看一下吧。”他轻声的说道。机会很难得,虽然陆五是一个狡诈的家伙,但是怎么说都是一个普通人。诉诸武力的话,他没理由会输。同样的,对于如何胁迫陆五配合自己,他也绝不会犯下七号那样的错误。事实上,对于谈判交流什么的,他可是很有自信的。

    当然还有另外一些理由。一个和凯查哥亚特勾结的辉月阵营的军官,他的价值可决没有找个术士给你杀那么简单。因为很显然的一个事实就是:一个背叛过的人总是更加容易再次的背叛。是否能够通过陆五这个人,将辉月也卷入战乱之中,让凯查哥亚特多上一个敌人呢?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份功劳就大了。

    七号发现了这个机会,但是目光短浅,没能把这个人的每一分价值都压榨出来。

    此时黄昏已至,太阳的光芒已经有着明显的黯淡。不过明显距离天黑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从这里出发的话,如果能够以最快速度赶路……应该会在午夜,或者至少也是黎明之前抵达迦舍城吧。

    想到自己的美好前景,哪怕“迦舍城”这个令人作呕的名字,也变得没那么糟糕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