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十二节 追查8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午夜的时候,冥月术士来到了目的地。

    可用于单兵飞行的悬浮背包(或者说悬浮飞行服)成本高昂,但是物有所值。游骑兵们的机动力,哪怕不是天下第一,至少也是首屈一指的。飞行带来的一个巨大的优势就是:路程和时间变得可控性极强。

    正常人在地面上前进,不管是坐车、步行或者借助外骨骼装甲,总要受到地面条件的影响。一条深沟,一座小山坡,还有一条小河之类。人们总是要在绕道和直线穿越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而这个使得地面上的路线和地图上的距离无关。地图上一个视距的距离,地面上也许要走半天,此类事情很常见。哪怕是依靠人类的力量制造的道路,也很容易会遇到种种障碍(比方说其他车辆或行人),而让速度受到影响。

    但是飞行真的就是直线的问题。而且,这种悬浮背包的动力远比一般人想象的更为强劲。事实上,这也是为什么这种装备非常少见,以至于除了游骑兵之外,鲜少有其他人装备的原因。当然,这是针对冥月而言,对于辉月阵营,令人尴尬的是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造出类似的装备来。

    没错,利用共鸣石的反重力效果,制造一个供人悬浮到天上的背包似乎没那么困难。但是这种装备可不是区区悬浮那么简单,而且还兼顾着飞行速度、可靠性,当然还有持续时间。

    这三个问题集中在一起的时候,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要想想,它能够让游骑兵在深入敌后,没有后勤维护的前提下,数十日乃至于数百日内,保持着极其优秀的机动能力,随意出现在战场或者敌人后方的每一个角落里。单单这一点就相当了不起了。事实上,哪怕缴获了少量游骑兵的装备,相关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因为冥月一方早有预料这种情况,针对性的做了一些安全措施。

    在辉月的资料中,只能初步认定其中有一些来自异世界的科技成分——至于到底是什么原理什么科技,那就不好意思了。

    一直以来,在游骑兵方面一直有两个重大悬赏。其中之一是活捉一个游骑兵,从他嘴里搞明白如何才能使用魔法而不留下魔法残痕。另外一个就是这种背包的详细制造方法。当然,至少在目前,这两个悬赏尚未有勇者领取。而且,两个悬赏还有逐年提高的趋势。

    所以,很多人或许都会忽略了一件问题:那就是游骑兵,真的没有护身盔甲吗?使用悬浮背包,行动不消耗体力的情况下,加装护甲不是一种很自然的事情吗?

    答案是否认的。

    因为今天来到迦舍城的这一位,身上就穿戴着盔甲。

    他穿戴者着一种明显由纳米科技根据人的体型凝聚成的盔甲,灰暗色,看不出什么材质。而在双肩,胸膛与大腿等关键的位置都放置了黑沉沉的金属甲片以增强防护。此外,他戴着头盔,头盔的护目放下,露出宛如黑色宝石一般无机质护目镜。在两条大腿的外侧都放置着武器,一侧是一把用来射击的枪械,另外一侧则是用来近战的,一肘来长的短剑。

    这才是一个游骑兵全副武装的样子。

    不过如果细细想的话,就会发现其实这很正常。虽然大部分情况下,游骑兵的任务都不是战斗,但是枪林弹雨的战场上,没护甲其实太危险了。说句实话,比地球上还糟糕。毕竟地球上的子弹基本上飞行轨迹稳定可靠,这个世界的子弹就没那么好了,满世界乱飞才是常态。哪怕你是隐身的,流弹照样很容易找上门。护甲能够提供额外的防御力,让他们能够更好的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生存。

    他进入城市之后,立刻就感觉到了城市中的那种不正常的安静。要特别说明的是,游骑兵这次虽然是出动了好些人手,但是不同人是负责不同片区的。负责迦舍城这边的,正是那位已经死掉的倒霉蛋。而他之前负责的是另外一处。

    前后一对比,立刻就能感觉到迦舍城缺乏生气,或者说,这里的人太少了。

    他当然不知道陆五只有半个军团(现在是大半个了),而且大部分人还在矿区那边,迦舍城这边空空如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种死气沉沉的感觉让他立刻警惕起来。

    “果然……没那么简单吗?”

    ……

    “果然,没那么简单。”迦舍城中,一座小型建筑物里,蝶梦舒服的伸展开她的双腿。“……不止是肌肉劳损,还有瘀伤。”她看着自己的膝盖,原来在挨上那一发电磁炮的时候,那种冲击力就传到了膝盖……虽然感觉上很莫名其妙,但是确实只有这么一个解释。那天疾跑可不是开玩笑的,果然连自己的身体也吃不消那种做法。

    早知道陆五不会死,就没必要那么拼命了啊!说实话,活了那么长时间,还没吃过这样的苦头呢,想起来她就觉得后悔。那个时候,竭尽全力之后发现自己还是迟来一步,心里的挫败感真的太过于强烈了呢。

    “是女士您太随意了啊。”随从微笑着拿来了一些水果。“以普通车速两倍的速度疾跑……那样的情况,长时间脚和膝盖承受的冲击和重压不可小觑。虽然是用魔法才做到的事情,但是**终究是超负荷了呢。因为这个缘故,就连瘀伤也被忽略了。”

    “女妖之门这地方……一点好东西都没有了,连点水果都要专程从后方送过来。”蝶梦换了个话题。“就没人去调查一下所谓的污染结束了没有嘛?真不知道这个地方的人的日子是怎么过的。穷人倒也罢了……有钱人甘于这样的生活?”

    “哈哈,女士,您说笑了。”随从笑了起来。“正常情况下,自然有封闭式的种植场所提供各种东西的。但是眼下可是战争啊。军队的话,哪怕是普通的术士军团,也没有这种规格的补给吧?难民的话,能活下去就很了不起了,享受什么也太奢侈了。至于污染,相关的调查一直在持续呢,战争爆发之前还有过最后一期的报告……到现在时间也还很短,短时间内不可能有全方面的变化的吧?”

    “那报告怎么说?”

    “结论还是老样子,有所恢复,但是想要全面摆脱影响尚需时间。不过,植物方面要比动物方面好上很多。现在如果在野外找不到水的话,弄点树汁喝喝也没事,但是动物的话就完全不行了。基本上都是有毒的,不能食用。”

    “最近陆五在干什么?”蝶梦突然问道。“这几天要求见面都被拒绝了呢。”

    幸好她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或者说,她希望能够私下里,偷偷的调查这件事情。否则她也不会弄了这么一个学者的身份了。

    这段时间她暂时休养,打听的事情就交给了自己的随从。事实上这样也够了。现在迦舍城的人,不管是哪方面的,都知道她们是来自后方的学者。这种身份几乎在任何地方都很受尊重,所以她们的行动几乎是没有任何限制的。虽然她要求和陆五见面被拒绝了,但是亲爱的,上面拜访被拒门外的时候,主人并不一定真的不想见你,也可能只是真的有事外出。

    “不知道,他似乎出去了,起码也是没出门。”随从说道。迦舍城里曾经那么多人,现在却少了一一大半。这很正常,正规军士兵都撤走了,没有了他们和各级各色的军官、后勤和其他人员,这座已经要塞化的城市现在已经完全空旷下来,就连流言蜚语都很少了。

    “不知道呢,但是我偶然之间听到了一些消息,好像有人偷偷的的收集了毁灭者身上的盔甲……战场上有少量毁灭者的尸体,但是它们的盔甲都不见了。”

    “哦?”蝶梦的目光立刻凌厉起来。抗魔盔甲的事情目前还是一个秘密——虽然这个秘密无法保持,但是至少眼下,知道这种盔甲能抵抗魔法的人不多。

    但是,收集这种盔甲的人,应该有着很直接的目的吧?这绝不是收集了拿去换悬赏之类的,因为根本没有这么麻烦的事情。毁灭者的尸体同样能换来悬赏。而且,蝶梦知道那种抗魔金属盔甲实际上又薄又软,很容易改造。可以很方便的变成适合人类穿戴的盔甲。

    甚至可能是……套在外骨骼装甲上面去?

    这种事,是另外某个神秘势力在偷偷的做吗?亦或者,是陆五下令的?那么陆五为什么要这么做?很显然是要对付某个术士吧?

    有趣,真有趣。在这里呆的时间越长,越觉得陆五这个人有很多的秘密。

    ……

    冥月术士没费什么劲就找到了迦舍城的指挥中心。根据之前被他抓住的那个俘虏所言,陆五这段时间就窝在里面。

    每个游骑兵都是审讯的大师——他们甚至受过专门的训练。事实上,魔法带来的便利使得他们无需恐吓、威胁、诱骗甚至刑讯这么麻烦的手段。术士们可以轻而易举的让你神志昏沉,意志恍惚,而一个神志恍惚的人,是极难说谎的。除非俘虏本身就受到误导,或者学习过特殊的意志训练,否则说出来的话就不是谎言。

    然后他明白自己的时间其实并不多——据说,这个叫陆五的,很快就能得到一座浮空要塞。这意味着什么,作为术士的他当然很明白。浮空要塞有着专门针对术士的防御措施,就算是游骑兵也别奢望能够渗透进去。

    这里有古怪……他悬浮着进入这栋建筑。里面安静的有些过分了,显然大部分房间都是空的。照理说,现在的陆五不是应该严密防御才对吗,为什么连卫兵都看不到一个呢?但是反过来说,他并不认为有什么力量能对一个游骑兵产生威胁。哪怕陆五雇了一个强大的术士在身边,他至少也能逃得了。这是游骑兵的看家本领,而他又之人自己是其中的佼佼者。

    这种建筑的格局他很熟悉,陆五为自己选择起居之处必然就是前方中心大厅的左侧。除非陆五来自异世界,否则作为最高指挥官,他一定住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