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十三节 追查9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在来到门前的时候,他用了那么一点时间稍微观察了一下四周。

    他受过严格的训练,有自信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听见人类轻微的呼吸声。如果不能,那么他头盔里的感应器会帮助他做到这一点。事实上,游骑兵虽然嘲笑头盔,但是他们的头盔并不是累赘,而是一个极其有力的补充。头盔里有着敏锐的声音感应,还有一个电子鼻。能够尽一切可能,给主人提供那些被刻意隐藏起来的信息。

    很安全,这里的主人显然毫无戒备。或者说,和大部分一样,陆五(或者是负责警卫的那个人)将信心寄托在那些监控仪器之上。但是他显然忘记了,如果监控有用,那么冥月一方吃饱了撑着才会建立这么一支特殊的斥候部队。他们给游骑兵配上这么奢侈昂贵的装备,可不是为了让他们到敌人那边去送人头的。

    别说监控了,此时此刻,哪怕有一名非常警惕,毫不懈怠的卫兵就在这里,甚至距离冥月术士只有十步,他也什么都发现不了。

    人类在进化过程中选择了光学视觉,这不是一种错误,但是却可以被利用。

    陆五应该在里面吧?当然,就算不在里面也没关系,反正肯定在这栋建筑里面不是吗?

    然后他用力的推开了门。

    下一瞬间,一声爆炸声打破了夜晚的寂静。

    ……

    蝶梦猛的睁开眼睛。

    她刚入睡不久,由于拥有特别的力量,术士们通常需要的睡眠时间要比正常人略少(当然这种事情是因人而异的)。特别是在他们无所事事,一整天都没什么体力和脑力消耗的时候,她们所需睡眠时间大概只有普通人的一半。所以她**睡觉的时间比较晚。

    “怎么回事?”她问道。蝶梦的声音比较大,把边上的女随从给弄醒了。事实上,刚才的那个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它足以将睡着的人勉勉强强的拉回到半睡半醒的状态,但是却还不足以让人挣脱睡魔的控制。也就是说,如果你睡熟了,那么你能听见爆炸声,但是不能起床。“好像有爆炸?被攻击了?”

    但是,窗外并未传来爆炸必然带来的余波声音——爆炸声就只有一声,立刻就消散在无尽的夜空之中,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应该没事吧?”随从看了看朦朦胧胧的窗外,此时窗外的夜色依旧深沉。“不像是战斗,再说了这个时候,谁会打过来呢?”

    凯查哥亚特从来不会搞偷袭这一套,而且迦舍城前方还有一个矿区呢。假如凯查哥亚特打过来了,它也得先推平矿区,然后才轮到迦舍城。至于冥月就更加不可能了。没错,双方是对立的死仇,但是现在的这种情况,先别说冥月军队要穿过凯查哥亚特控制下的整个女妖之门,来到迦舍城的难度问题,只要冥月有最起码的判断力和智商,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挑起和辉月的战斗。

    “这个程度的声音,感觉上似乎像是外骨骼装甲故障了一样……该不会是有个倒霉蛋的装甲爆炸了吧?”

    随从就事论事的分析道。蝶梦静静的等待了好几秒,确信爆炸没有任何后续的声音之后,她也就熄了出去看看的想法。

    既然她听见了爆炸声,那么肯定会有更多的人听见吧。城里执勤的士兵会去调查一下的。想到这个,她重新躺回床上去。

    不管这场爆炸到底是什么引起的,但是显然不是一次战斗。既然不是一次战斗,那么就无需她插手做些什么,不是吗?类似外骨骼装甲能源装置爆炸之类的事情,和她可绝对扯不上任何关系的。

    这确实不是一次战斗,因为战斗起码要敌对双方才行。人和陷阱之间,是不能算战斗的。

    冥月术士从地上挣扎的爬起来。与其说他是靠着自己的力量起来的,不如说是因为他身上有着一个提供悬浮能力的背包。他刚才踏上的是一个简单,但是恶毒的陷阱——在门被推开那一瞬间,一股气浪将他整个人吹飞(考虑到他是半悬浮状态,所以飞得特别远)。而无数钢珠甚至在气浪之前就命中了他。

    如果他没有全副武装,带上了自己所有的装备的话,这一次就死定了。别的不说,单单他的头盔的护目镜上,已经满是坑坑洼洼的弹坑。如果没有它挡住眼睛的话,那么他哪怕没有被爆头,起码一双眼睛保不住了。

    该死的陷阱……居然在自己起居的地方设置这种玩意!

    我太大意了!

    他甚至来不及检查一下自己到底伤到了什么程度,眼角的余光就已经捉住了一个突然出现的身影。这个速度是这么的惊人,傻瓜也能判断出,那是一个术士。

    普通术士的话,这一下恐怕要面对一场无法逃避,而且占尽劣势的战斗了,但是他可是一个游骑兵。只要他魔力尚存,只要他身上的悬浮背包依然能起作用,那么就没什么人能捉住他——否则的话,辉月又怎么可能为区区的低阶术士开出那样的悬赏呢?

    背包无声无息提供着悬浮和飞行的动力,在他的操纵之下以最快的速度沿着来路向外面撤退。虽然刚才这个陷阱让他吃了大亏,但是他头脑并没有失去冷静。说不清楚刚才的爆炸是怎么回事,但是这显然是一个刻意安排好的陷阱。这种情况下交战,特别是和术士交战是极不理智的。哪怕这个突然出现的术士只是一个少女,哪怕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个少女身上涌动的魔力并不如何强大。

    身体出乎意料之外的没多少痛楚——但是这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虽然不痛,但是半边身体却能感觉到湿湿热热,黏糊糊的,而且有着一种病态的麻痹感。他知道自己受伤了。他身上的盔甲质量不错,可以说靠着它才活下来,但是刚才那种暴雨一般的攻击是没办法全部挡住的。至少是关节部分,也许是整个肢体,应该受伤了,而且伤势不轻。

    靠人力支撑的盔甲,防御能力总归是有限的。

    他子啊一个无人的小厅堂停了下来,现在应该有短暂的时间可以稍微自我检查一下。

    检查的结果并不好,但是绝对不算太糟糕了。他不知道钢珠是怎么回事,是某种新武器吗?但是显然这种武器威力有限。由于他身上装备的缘故,他受到的伤害并没有预料之中的大。盔甲挡住了大部分伤害,而由于半悬浮状态的缘故,气浪造成的冲击伤害也减半了。具体的来说,他目前只有左手胳膊、右手大腿受了伤——虽然伤势严重,但是一时不会致命。

    至于他身体的麻痹感,要么是被气浪掀飞的时候,撞到了头部或者脊柱?他不是很确定。但是,就算是撞到了,如此也不影响他的行动。毕竟对游骑兵来说,他们除了走,还可以飞。

    大意了,太大意了!原本以为是对方太过于愚蠢,但是现在看来,整个叫陆五的家伙估计是算准自己会找上门?不,应该是这么做才对的!他脑子里仔细的考虑着,然后突然之间明白自己疏忽了一个细节。

    七号并不是当场被杀死的,而应该是在逃跑途中伤重而死。那地方魔力的残痕就说明了一切。那种情况下,估计哪怕那个被雇来的辉月高阶术士也只能认为他或者逃走了。

    所以,陆五只要头脑正常,就绝对会抱着“我的计策失败了,敌人一定会报复的”这样的想法。

    而且不止如此,既然陆五能够和凯查哥亚特私下勾结,又能设计对付一名游骑兵,那他显然不止足够狡猾,还足够大胆。而一个大胆的人,总是倾向于冒险的。

    他定了定神,仔细的考虑了一下周边的情况,然后突然之间明白自己又犯了一个错。一个狡猾的人在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策划陷阱的时候,怎么可能只有这么多?爆炸只是第一手,爆炸之后立刻冲出来的术士(虽然她看上去力量并不强)是第二手。但是这两招对付其他人尚可,对付一名游骑兵就明显不足了,那么,会有第三手吗?

    身后的黑暗中传来沉闷而轻微的机械声响。冥月术士转过头,笑了起来。

    那是一台外骨骼装甲,手中拿着很常见的电磁炮,而安装在装甲头部的探测器正死死的指着他这个方向。他辨别不出那是什么类型的探测器,也许是红外线?亦或者是电子鼻?

    正常情况下用这种东西搜索一个游骑兵自然是天方夜谭,但是现在他受了伤,而且出了不少血。在这种情况下被某种探测器发现了,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外骨骼装甲发出机械运转特有的轻微声响,而手持的电磁炮也指向这个方向。但是它没有动,很显然,虽然探测器有反应,但是对方依然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找到目标。

    如果有可能,他已经大笑出声。很好的陷阱……但是看起来这个叫做陆五的人,终究还是低估了术士的力量啊。他在这里安排一台(也许外面还有几台)外骨骼装甲,估计是想对付一名伤痕累累,疲惫不堪的术士。毕竟从一般人的感觉上来说,这似乎也够了。

    但是,他终究还是错了。

    电磁炮的炮口左右晃动着,如果说一开始指向还是完全错误的话,现在正在朝着正确的目标一点点的靠拢。但是冥月术士并不在乎,他甚至还有闲暇用自己的头盔的通讯系统,将自己遭遇的事情做了简单的录音介绍,甚至还给出了对陆五的评价:极其狡诈,大胆。做完这件完全可以说是多余的事情之后,他释放了一个简单的魔力攻击。

    外骨骼装甲瞬间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吧嗒声。虽然它事实上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是坐在它里面的那个人类已经在魔法的攻击下失去意识。这就是为什么术士们从来不把由人操作的机械装置看成威胁的缘故,不管什么样的战争机器,操纵者失去意识了,那就是一团废铁。

    冥月术士将注意力从机械上挪开。没有新的目标出现,他一边从身上掏出急救用的止血喷雾,一边考虑着要如何利用这个机会。对了,利用这台外骨骼,如能将其引爆,应该能杀掉那个看上去并不很强的术士才对……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眼睛不自觉的朝着已经废掉的机械看了一眼,然后突然发现电磁炮的炮口,不知何时已经对准了自己的头部。

    “啊……”在他能够做出任何反应之间,外骨骼装甲的手指扣下了扳机。于是,一发经过电磁加速的弹丸,以超过人类思维神经极限的速度,从炮口中射出,正面击中了他的头部。就像所有此类情况下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一样,包裹在头盔中的头颅连同头盔一起,瞬间四分五裂,像一个西瓜一样整个爆裂开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