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一百十五节 真相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恭喜您,估计这一次您的功勋会被高层所知。”会客室里,蝶梦用一副真诚的表情向陆五恭贺道。“一个游骑兵可不是什么大路货的战绩。”

    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或者说,是蝶梦多次失败之后,好不容易得到的见面机会。不过其实也没那么艰难了——就像大家都知道的,之前她一直在养伤,所以对于和指挥官见面这件事情也没那么急迫和热衷。虽然这牵扯到她的调查,但怎么说呢,既然陆五没死,她迟早能见到他的,不是吗?

    蝶梦在见到陆五之前,就已经听说了他作业杀死一个游骑兵的事情了。事实上,她甚至还有机会在那具尸体送走之前好好的端详了一番。虽然没了脑袋,但那确实是一个游骑兵,绝对不是冒牌货。而且,死的这个和上一次她遇到的那个游骑兵不是一个人。

    在眼力方面,蝶梦可是很有信心的。她上次见到的不过是个小崽子,年纪轻轻,虽然阴险毒辣,但是显然缺乏经验,目光短浅。而这一个年纪就要大上很多。虽然说年纪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是根据一种公认的看法,年纪意味着经验的积累。

    至于对于那个流传的说法:也就是游骑兵被一发纯属偶然的电磁炮命中脑袋,她就嗤之以鼻了。

    天底下哪里来的这么好运气?要说是弹雨纷飞的战场上,这或许还能说得过去,毕竟到处都是流弹,此外电磁炮的射程那确实非常的远,一发电磁炮没有命中障碍物的情况下,射出数十个,甚至上百视距都有可能。但是这里可是安全的后方啊——虽然在军事概念上,迦舍城是对抗凯查哥亚特的第一线,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至少在凯查哥亚特主动发动攻击之前,这地方非常的安全。

    这种环境下,会有人随随便便的开火吗?拿着电磁炮随手来一发?然后凑巧的命中了隐形之中的游骑兵?估计稍微有理智的人都不会这么想吧。

    当然,有一个游骑兵被杀,那是客观事实。至于他为什么被杀呢……那就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了。

    而且,既然陆五有能力从一个游骑兵手里活着逃走,那么干掉另外一个也就不显得不可思议了。

    “只是一个意外罢了。”陆五真心实意的说道。他依然有点后怕,果然无知是最大的罪。早知道游骑兵也拥有盔甲的话,他就不会用那种地雷了……他现在也已经醒悟过来了,自己对于这个世界上的一些知识(甚至是常识)知道得还是太少。而琥珀似乎在这些细节方面所了解的也不是很多。所以以后一定要多问问类似红衣或者伊万这样的人才行。

    “这个意外可很难得,杀死一个游骑兵能够获得相当高的奖赏……您甚至可以将权限提高一级。”

    将权限提高一级是很多人追求的目标,因为这意味着自己能够购买更多,更好的装备了。和正规军不同,地方军的装备是受到限制的。每个人都知道,虽然表面上,地方军和正规军的在武器装备似乎差不多,最多只是外骨骼装甲多一点,电磁炮少一点之类的区别(要说全军使用魔法戒指什么的,基本就属于幻想了)。但是事实上,双方的情况差别极大。因为武器并不是装备的全部。比方说外骨骼装甲,其实严格来说,购买它的权限并不高,但是给其维护保养的机械设施权限就相当高了。至于将维护设备小型化,甚至装在车辆上,可以随着军队一起行动的那一种,权限就绝对归入“高级”档次了。

    所以两支貌似武器相等的军队,一支可以自由自在的长时间作战,做出种种战术行动,另外一支就如同被戴上镣铐的囚徒,行动的自由度被降低到一个极限。这两者的战力显然完全不能相比。

    这也是一种控制,用后勤控制的方式,确保这些连指挥体系都不同的地方军要服从于正规军的指挥(如果有必要的话),而不是扯后腿或者内斗。

    当然,过去还有一个总督在,现在什么都没了,女妖之门地方军分散成一个一个的军团,他们的力量几乎完取决于军团长拥有的财富和权限。能够拥有较高的权限的人,怎么想都是比较赚的。别的不说,他甚至可以买了东西,再转手卖给有钱而没权限的人。

    正规军这么干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是已经无人制约的地方军……比方说现在的陆五要这么做,那就是合理合法,就算不合法,也没谁有权拿他怎么样。当然,前提是,有那么一个有钱没权限的势力存在。

    “哈,我还是觉得贝利卡实惠。”陆五回答。他并未将这个事情放在心里去,也没注意到面前的冒牌女学者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

    宁要钱,不要权限?似乎不太正常啊。蝶梦别的不知道,但是她好歹也在这里呆了那么一小段时间,对于陆五的情况也有所了解。现在有一整个矿区在陆五的控制之下,而且已经成功的和公用贸易网络那边达成了交易。除非陆五打算大规模扩张势力,因而需要大量的钱,否则为什么放过这么一个机会?事实上,哪怕是大规模扩军,权限也比现金好用得多。

    “对了,之前说的,关于实验配合的问题,我已经整理成一份名单了。”蝶梦随手拿出自己的终端。示意陆五也拿出终端。她开始操纵,将一些东西输入陆五的终端里面。

    也许是为了保密,所以她刻意的使用了一个斜过来的坐姿,让陆五没办法看她的终端里到底有什么。当然,陆五也没有这个好奇心——反正对方的终端早就被高手渗透得如筛子一样,什么东西都被拷一份出来了。

    几首歌的音频数据被传到陆五的终端里面。

    “如果可以的话,就以这几首歌先作为第一批实验对象吧。”

    “这几首歌吗?”陆五兴趣缺缺的问道。每个音频传过来后,他都稍微点开听了一小段。如果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许会有兴趣慢慢的听完吧,但是对陆五来说,这些都是他耳朵里听出老茧来的老歌——毕竟,此类让人热血澎湃的进行曲可不比通俗歌曲,割完了一茬又冒出一茬来。真正好的,能够鼓舞人心的曲调,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首。而且,陆五怀疑,这位神秘的穿越者,也就是把地球上的知识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人,到底是干什么的。音乐爱好者?但是为什么随身携带这么一堆听腻了的老古董歌曲呢?

    蝶梦注意到陆五的神色,不过没有太过于在意。反正这种所谓的实验虽然不是谎言,但对她来说,只是一个身份上的掩护罢了。

    “而且重点是这一首,感觉很不错……”蝶梦让自己终端开始播放一首音乐。陆五现在越来越确定,那个除了他之外的穿越者一定来自中国,因为如果是外国人,估计除了专门研究中国音乐的,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中国歌曲。蝶梦播放的正是“黄河大合唱”。

    陆五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嘴角抽动。在异世界听到中国抗日的歌曲,这种感觉真的让人有一种成群的羊驼从身边呼啸而过之感。而且更糟糕的是,这首歌并不是那种单纯的音乐,还有歌词。听着里面唱着“抗日英雄真不少”“游击健儿逞英豪”,脑海中那群呼啸而过的羊驼数量直接暴增到一百万。

    “这些歌曲……”陆五问道。“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就算是我也不清楚呢。”蝶梦回答道。她面带微笑,但是目光却盯着陆五,“说起来,陆五阁下,我最近听说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听说,之前,在矿区那边的一个小镇上,有一大群人突然昏睡过去了,包括了士兵,也包括矿工及家属。”

    这个打击突兀、直接而且不留余地,让陆五脸色不由得一变。只能说他养气工夫还不到家,距离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那种档次实在太远了。当然,这很正常,很多东西都是历练出来的,陆五这方面就显得经验不足。

    “……好像没什么大事,没有人员伤亡的报告……”陆五勉强笑了一下,想要把这个话题错开过去。但是蝶梦却乘胜追击。

    “陆五阁下,您不觉得,这很像是术士做的事情吗?”

    “哦,术士,当然,”陆五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咄咄逼人的女学者。事实上,“您干嘛关心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果然有戏。蝶梦也没指望能一下子把陆五的秘密给整个挖出来,她这次只是一个试探,至少证明了有秘密存在,这就够了。但是,如果条件合适,她也不会放弃这个能得更多的机会,不是吗?

    “我是个学者啊,好奇心是一个学者最基本的素质吧?”蝶梦说道。“话说回来,您觉得我说的对吗?”

    “我不确定。”陆五终于回过神来。“嗯,蝶梦女士,您明白……这件事情很奇怪,但是它毕竟没有造成损失,也不值得上报。而且,您明白,也许是一个冥月的游骑兵偷偷潜入迦舍城附近,但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并不能做什么。”

    “您说的对。”蝶梦微笑着结束了这个话题。“我们还是回到之前的话题来吧。关于我的实验这件事,您所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将这些音乐播放出去。”

    “呃,不需要我调查吗?”

    “那是我的工作,指挥官阁下,我并没有任何质疑您的意思,但是根据一个学者的基本治学态度,我希望能够尽可能的得到第一手的情报。所以,我希望您给我一个特权。”

    “特权?”

    “是的,允许我能够自由的拜访您任何一个士兵,从您任何一个士兵那里得到我所需要的,第一手资料。”

    “当然可以,这没什么问题。”

    这次拜访到这里就结束了,陆五把蝶梦送到了门口,等到她的身影消失,然后才意识到琥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边。

    “琥珀,你刚才去哪里了?”陆五记得好像一开始见面的时候琥珀还在的,但是见到蝶梦之后,她立刻找个空子溜走了。

    “陆五!”琥珀这一次是很用力的抓住了陆五的手。“那个女人……她是个术士!一个很强大的术士!”
小说推荐